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新的想法
    “等等!”

     文掌柜急忙喊道:“客官,话可不能这样说啊!”

     这年轻人个子不高,脸色苍白,三角小眼睛贼亮贼亮的,一看就是个尖酸刻薄之人。

     他冲着文掌柜轻蔑一笑:“怎么,事实摆在眼前,你们福记还要强词夺理不成?”

     文掌柜强忍着怒气,赔笑脸道:“客官,虽说自古开门做生意讲究的是先来后道没错,可你所说的那两位是我家的公子爷,他吃自家的东西总不会有错吧!我知道您排了队,心里难受,可这也不是这么个闹法……”

     还没等他说完,刘文华走了过来说道:“文掌柜,开门做生意,来者是客,说话客气些。”

     刘文华走到年轻公子身前上下打量一番,笑道:“客官,首先本人要感谢你对小店的支持,今天你没有买到心爱的糕点,本人也是深表歉意。”

     果然是大家族出来的人尖,刘文华的一段话,周围的食客们都频频点头,原本有些想要起哄的人也都心里舒坦不少了。

     年轻公子丝毫没有被刘文华的话影响,眯着三角眼,咳嗽两声。

     “本公子是来买东西的,不是来受气的。”

     文掌柜连忙摇头,惶急地说道:“客官如此说话实在太过分了,我福记何时委屈过你…”

     “这位公子,明人不说暗话,今天这事错并不在我们,如果你非要纠缠不休,我可以把我的那份让与你……”刘文华插口说道。

     “你放屁!”年轻公子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睁开狗眼看看,我像是随意接受别人施舍的人吗?你这是在侮辱读书人的身份!”年轻公子发飙了。

     “如果你把这当做施舍我无话可说,但这里不是你能胡闹的地方!刘家不是你能惹的。”

     刘文华说完转身要走,年轻公子气得头发都立起来了,眼珠一转,跺着脚对着刘文华大声喊道:“一个没有功名的世家子,不就仗着家族势力,我这有一对子,你要对上,我乖乖就走!”

     刘文华眯着眼看着年轻公子,不屑道:“匹马陷身泥内,此畜生怎得出蹄(题)”

     一个对子直接无误地告诉年轻公子,你不够格。气得年轻公子七窍生烟,自从有了功名后,还从没有人敢这样羞辱过他。当即冷笑道:“螳臂挡车,暴虎凭河,匹夫何堪言勇!”,一个没有功名的世家子也敢和我放对。无非就是匹夫之勇而已!

     “蚂蚁沿槐,蚍蜉撼树,愚者妄自称雄。”刘文华用愚者回馈过去,明确告诉你,愚者自娱,懒得理你。

     年轻公子没想到这世家子倒是有点墨水在胸,他看着旁边站立的助文,灵感一来,笑道:“弱小书童,不识三代夏商周!”。

     “俊秀才子,只读四书风雅颂。”刘文华不甘示弱。

     “图画里,龙不吟虎不叫,小小书童可笑可笑。”

     “书院里,笔无锋纸无刃,叫声秀才提防提防”。

     眼看着就要出丑了,年轻公子哈哈一笑:“不错不错,想不到你一个纨绔子弟还有如此文采,可我接下来的对子就要考功夫的了!…”没等刘文华反应,他直接念道:“十口心思,思君思国思社稷”。

     刘文华还以为是什么难的对子,听到是这个自己都想笑,这不是周大爷的点秋香嘛!刘文华笑容满面地笑道:“哈哈……八目共赏,赏花赏月赏……秋香!”

     :“好!”,围观的百姓有一些也是眼力劲的人,一看两人对答如流,尤其是刘文华才思敏捷,立马叫好。

     “秋香?秋香是何许人?……”年轻公子傻乎乎地问道。

     “傻子,你管秋香是谁!”助文叉着腰叫道:“哈哈,只要我家少爷高兴,别说秋香,春夏秋冬也都有!”

     年轻公子只觉得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没想到自己引以为豪的对子都被人对上了。他不甘心,立马出题道:“莺莺燕燕翠翠红红处处融融恰恰”。

     刘文华越对越有感觉,不加思索答道:“雨雨风风花花叶叶年年暮暮朝朝!”

     年轻公子实在不行了,这两副对子可是他的压箱货,这么被人对了出来,而且还这么好,弄得他一时半刻也想不到好的对子。

     刘文华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冷笑道:“这位公子,不知道你还有什么本事,一起亮出来咯!”

     “对,放马过来,我们可不怕你!”助文在旁边起哄着。看你还仗着有功名欺负人不,看我家少爷堂堂正正的打败你,到时出去说也有面子。

     “继续啊!”旁边的食客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各个跟着助文起哄。

     正当年轻公子苦苦思索的时候,人群中有个食客眉头紧皱,突然喊道:“哎呦,这不是绿柳村的肖伟嘛!,在十里八村可是有名的啊!”

     “肖伟?就是那个无理也要闹上三分的肖大官人啊!”

     此话一出,大家全都像看稀罕物一样,盯着年轻公子,这家伙在十里八乡仗着自己读过书又有功名,凡事爱与人争执。有理无理都要闹上三分,要是事主不愿意闹事,基本上也都吃点亏给银子认输。久而久之养成了这家伙无事也要闹上三分的性格。

     今日这事,本来他就不占理,性格使然,这家伙得到机会又开始胡闹,谁知道今天碰到了硬茬,而周围人越说越难听,矛头都指向了年轻公子,俗话说吐沫星子淹死人,肖伟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助文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冲了过来抓住他的手说道:“好嘛!打秋风打到我刘家来了……走,我们去见官老爷,让他老人家来评评理……”

     “你这个泼猴,还不松手?”

     “哈哈,松手?老子还要拉你见官呢,反正我不怕丢人,倒是肖公子舍得面子,咱就看看谁更狠!”

     怎么就碰上了混不吝,肖公子这个恨啊,他做人的信条就是出门没有闹事心里就不爽,这次到了县城拜访好友,偶然听别人聊天,就有人讲到这个福记糕点生意红火,排队都不一定能买到他家的糕点,别人都只是羡慕福记糕点的生意兴隆,唯独肖大公子记在了心头,准备好好的去敲竹杠,弄点钱花花。

     没想到竟然聪明反被聪明误,把自己给坑了!

     “我,我认倒霉还不成!大不了我就不买你家的糕点了。”肖公子脸红脖子粗的。

     “呸!”

     助文顿时啐了一口,大骂道:“你的眼睛都长大脑门上了!连我刘府的生意也敢来敲诈,你污了我家的名声还想走掉!”

     肖公子被逼得没有办法,只能耍赖。

     “臭小子,你再如此!那咱们就去见官老爷!”

     “你还有理了?看老子……”

     文掌柜急忙跑过来,一把拉住了助文的胳膊,低声说道:“行了,咱们做生意和气生财,别闹了!”

     助文看了看站在一边的刘文华,只见刘文华轻微摇头,掂量掂量周围的情况,发现再闹下去并没有多大意思,心中也就没了再闹下去的想法,可是脸上还不依不饶,骂道:“哼!下次再让我碰到你,见一次打一次。到时候让我家少爷用对子对死你。”

     虽然骂着,手却悄悄松开了,肖伟恨不得把脑袋塞进裤裆里,转头就跑。助文美滋滋地跑到刘文华身后站着,活脱脱的就是个立了功期望着受赏。

     一场闹剧就这样虎头蛇尾地结束,但是刘文华心里突然有了些不成熟的想法。文掌柜这时走了过来,带着歉意说道:“实在不好意思,还麻烦少爷替老朽解围。”

     “没什么!都是自家的生意。”

     刘文华摇头说道,他把文掌柜叫到一安静的地方,把刚才的灵光一闪说了出来:“文掌柜,咱们福记生意是每天都如此的好,又供不应求的,加上这个糕点即可自己吃,又可送人……我想给咱们福记糕点铺推出一种新产品缓解供不应求的压力。你看如何?”

     文掌柜闻言一喜,急忙问道:“少爷你有法子啊!是什么新的产品……难道是一种我没有见过的糕点?”

     “不是糕点,而是一张精美的纸张!”

     文掌柜惊讶道:“纸?!……少爷,咱们这是糕点铺,卖的是吃的,卖纸……是卖书干的事!”

     刘文华笑着说道:“文掌柜,这张纸可跟糕点息息相关……不知文掌柜一天能做出多少糕点?”

     “大概是三百笼,打包成盒子应该是一千盒左右。”

     “是不是这一千还不够卖的?还有很多客人也会像今天一样排着队,到最后什么也没买着?”

     “不是像今天一样,而是每天如此,咱们店面的师傅一加再加,但是这个量始终上不去,实在愁死老汉了!”

     刘文华听后对自己的想法越发肯定,自己要开创出一门新的生意了,就让福记糕点在这个变了味的时空里开创金融的大海吧!他自信满满地说道:“这样,我们过几天印制一批精美的礼券,边卖糕点边卖礼券,凭礼券可以随时随地到店铺来兑换糕点盒。而且还不需要排队!”

     文掌柜一听仔细想想,觉得每天累死累活还不能满足客人,天天挨骂也不是个味,每个来买糕点的顾客基本上是小康之家,谁也得罪不起。如果这个礼券大家都接受,那敢情好,既能多卖赚钱,又能不挨客户骂!最主要的是纸张值几个钱!

     “少爷,这个礼券售价几何?”文掌柜小心翼翼地问。但他闪着铜钱的眼睛深深地出卖了他。

     刘文华好笑地看着他,反问:“你觉得多少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