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凶猛的刘文华
    林广从来没有想过,一个只认识三天的人能够挺身而出,在一群混蛋面前替他出头。何况还是一个身份高贵的世家子!刘公子完全可以不必亲身犯险,他只要站在一边等到事情结束了才出面,林广也会感激涕零,可真是没想到啊!……今天林广才知道刘公子有多仗义!他庆幸跟对了人。

     林广双手抱住刘文华的腿,不顾脸面地痛哭道:“公子!以后……以后我林广这条命就交给你了……呜呜……”

     刘文华被林广这一弄,无比地尴尬,他手忙脚乱地拉起林广肥胖的身躯,看着林广那张被打成五颜六色的脸,感慨万千!没想到小说中的王霸之气一抖,小弟纳头就拜的场景活生生地上演。他用力的拍了拍林广的肩膀,安慰道:“你回去好好养伤,其他的不要多想!”

     林广还想说话,文掌柜叫上两个伙计直接把他拉走。文掌柜忧虑地问道:“少爷,接下来怎么办?”

     刘文华看了一眼被带进柴房的王小波,冷笑道:“你做初一,我就做十五!”

     刘文华想好了,报复聚义堂,首先要从码头的苦力下手,釜底抽薪,让聚义堂变成一个空壳。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对付聚义堂,利用刘家的势力,给官府压力就够了。但是,刘文华一心想摆脱刘家的影子,他想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自己去解决问题。刘文华靠近文掌柜,在他耳边窃窃私语起来。

     靠近县城运河码头,有一大片低矮的民居,这里龙蛇混杂,阴暗丛生,这些居民主要靠码头为生,由于这里消费水平低,生活条件差,自然而然成了贫困百姓聚集的地方。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聚义堂就坐落在这片特殊的贫民区中。

     聚义堂的大厅里坐着一位五大三粗的壮硕汉子,国字脸,短粗眉,身着短衫,手里握着一对铁球,一看就是个玩体力活的人。汉子正坐在那,紧锁眉头,双目无神地看着空无一人的大门。他心里现在特别地焦虑和不安,真害怕突然有人冲进门来告诉他“你完蛋了”。没有人清楚他坐到这个位置上有多么地胆战心惊。

     大门如他所愿的被打开,一汉子急忙忙地跑了进来,焦急地说道:“大当家的!二当家被人掳走了!…”

     我就知道会是这结果!

     昨晚王小波提议动茶楼,雷叶内心是反对的。王小波不清楚,但雷叶清楚这后面的事情不是简单地聚义堂对付林广这么个小商人,而是面对刘家这样的庞然大物。

     按理来说,一个茶楼放弃就放弃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可雷叶更担心背后会发生的情况,比如手下弟兄会不会瞧不起他,外面的人如何看待聚义堂,这些才是让雷叶纠结的,动与不动间颇感为难。好在王小波自己自作主张跑去砸店,免去他的纠结病。

     雷叶经过这几年安逸的生活,已经没有当初的雄心壮志了,剩下的只有贪图享乐了。他只求安安稳稳的坐在大当家的位置上,尽心尽力地做好自己的事。

     了解王小波被扣押的情况后,雷叶还是在纠结中做了决定,“叫上两个人,我现在就去会会这个刘家,唉!希望能够息事宁人”。

     一路上雷叶疑心病犯了起来,今天这件事是不是有人准备对他下手!王小波?官府?刘家?还是他?……

     带着疑虑,雷叶带着两个手下急忙地赶到客云来。从门口看进去,里面一片狼藉。

     “麻烦通传一声,雷叶求见刘文华刘公子”雷叶对着众人拱手说道。

     刘文华正在柜台站着,听到这一句,大声说道:“呦呵!反应不慢,这么快就上门了要人了!”

     雷叶仔细打量说话的人,弱不经风,白白净净。不像其他公子哥常年流连风月场所般虚弱,反而看起来精气神十足。怪不得,敢在人群中擒下王小波,想来性格是个不好相与之人,雷叶上前拱手道:“想必您就是刘公子!”

     “公子不敢当!叫我一声华哥,我心里听着舒服。”刘文华饶有兴趣地说道。这声哥可不好叫,它不像现代一样人人称哥称姐,在古代那是尊称。放到今天这种场面,是要让雷叶低头,有羞辱的成分在。

     雷叶当然清楚,这声哥要是叫了,那岂不就是低人一等,混江湖的可不能乱喊的,只听雷叶笑道:“刘公子说笑了,你小我大,叫声小兄弟不为过吧?”

     “呵呵!我可不是道上的人,这小兄弟的尊称敬谢不敏。有事就说,没事滚蛋!”。

     雷叶死死地压着怒火,这黄毛小子毛都没长齐,口气倒是不小。

     “还请放了我们的人!今日的事就这么算了!”

     “凭什么?”

     “凭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刘文华这个气啊!上门要人还敢如此猖狂,真当我刘文华好欺负不成!刘文华他也不管雷叶到底哪来的底气,十分霸道地说道:“想从我手里要人,你还不够格!”

     雷叶眼神中闪过一丝亮光,他的手摸了摸鼻子。只有特别熟悉他的人才知道,他这个动作代表已经动了杀心!

     “刘公子这是要把我聚义堂踩在脚底不成?”

     刘文华咆哮道:“你们赤裸裸地打我的人,砸我的店,难道不是把我的脸踩在脚下不成?”

     雷叶心里知道,在这样下去谈不了任何事,谁心里都有火,他现在只想把王小波要回来,平息堂里其他人的恐惧,让那些人知道他这个堂主还是值得追随的。

     “刘公子,今日之事确实不好说,这样吧,今晚我雷某人在金香源摆酒,还请刘公子赏脸!”

     “我这人奉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今日的事我绝不低头。想让我放人可以,等我气顺了再来找我谈!”刘文华不爽道。

     雷叶气道:“看来刘公子这是要不死不休啊!”

     刘文华抓住一个茶盏,狠狠地摔在地上,面色狰狞道:“这次我就是要不死不休又怎样!”

     到了这个时候,雷叶知道谈判已经破裂,再说下去也于事无补。丢下一句“我聚义堂等着”就灰溜溜地走了。

     刘文华不傻,眼见雷叶离开,他带着助文进茶楼后面的柴房,那里关着聚义堂的二当家。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从王小波口中得到聚义堂的把柄,这样才能在接下来的斗争中保持优势。

     他让助文准备一大木盆的清水,然后再备一些牛皮纸,等这些东西备好了,加上三个身强力壮的伙计一同进入柴房。

     王小波被五花大绑地躺在地上,看到是刘文华进来,正准备开口说话,哪知道人家根本就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一上来就把他摁倒,王小波心里这个气啊!这几年都是他打别人,哪有像今天这样三番两次轻易被人摁倒。这还要不要人活了!

     刘文华笑嘻嘻地拿着一张牛皮纸,对着被压在地上的王小波说道:“这个活计我一直想找人来做实验,今天你送上门来,正好成全我了,来,看看你能承受多少张纸!……”

     这时才想起来这种处罚方式的名字,他邪恶地笑道:“哦!对了,忘了告诉你,这个叫加官进爵。好好享受!”。

     不管王小波如何瞪着双眼,如何叫唤,刘文华一下子把牛皮纸摁在王小波的脸上,助文倒了一瓢水上去。

     “就按照这法子,一张一张地往上贴,直到他没气!”刘文华轻描淡写地说道。

     助文恐惧地看着自家少爷,啥时候少爷变得如此邪恶了?但他不敢问,生怕一不小心自己就像地上死死挣扎的这位。

     助文嘀咕道:“死道友不死贫道,您做鬼别来找我!”,手上动作可不慢,一张一张地往上贴。其实这小子也想看看这方法管不管用。

     第五张!……

     王小波的胸口就像是拉风箱一般,拼命鼓动。看得出这家伙已经开始喘不过气了,他挣扎的动作越来越大!

     第十张!……

     王小波胸口的动作就像个发动机的活塞一样高速转动。身体所爆发出的力量差点把三个伙计掀翻!

     第十五张!……

     王小波的胸口动作的幅度反而小了许多,他挣扎的动作也慢下来了。

     第十七张!……

     不动了……王小波不动了!

     助文和三个伙计恐惧地看着刘文华,这种邪恶方法,自家少爷是怎么想出来的啊!几人内心深处打了个冷颤!

     刘文华见助文没有往上加纸,一巴掌用力地拍了助文的肩膀喊道:“看我干什么,继续啊!”

     脑子回路有点长的助文傻傻地看着少爷,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刘文华受不了他的白痴样,一把抓来一张纸继续压上王小波的脸上。对着助文吼道:“你再看我,我就让你也享受一把!”

     被少爷这么一吼,助文吓了一个激灵,马上往上倒水。到了第十九张时,刘文华俯身检查了王小波的心跳,发现这家伙的心跳虽然弱,但是还在跳。为了不出人命,刘文华制止了助文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