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冲突
    第二天,刘文华带着助文早早来到福记糕点铺,今天是票券发售的第一天,他要在现场掌控一切。马车还是停在原来的位置,刘文华喜欢远远地观察事物的进展,这让他能够感觉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文掌柜听从刘文华的指示,特意加设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摆放厚厚一叠票券,旁边还竖起来一块板子,上面书写“福记糕点票券发售”的字样。

     今日来买糕点的客人好奇地盯着票券摊看,但就是没有人上前询问。急得站在旁边的文掌柜换了个方法,抽出店中两个伶牙俐齿的伙计挨个介绍票券的好处。

     饶是如此,一个多时辰下来还是没有卖出一张。急得文掌柜团团转。

     刘文华把情况看在眼里,他上辈子一事无成,这辈子坚决不允许再出现同样的情况。有问题,立马解决是刘文华的行动准则。他马上在助文耳边嘀咕几句,助文跑到门前高声大喊:“各位客官!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福记糕点票券今日出售,为了回馈广大客户的支持,每张票券只卖五文,凭此票券可以领取福记桂花糕一盒!数量有限,预购从速啊!”……

     在一旁排队的顾客一听,呦!还有这种好事,平常一盒桂花糕都要十文钱,买票券只花五文就能够得一盒十文钱的糕点。排队的客户一窝蜂地涌到票券摊前,各个激动地挥舞着铜钱,高声叫喊着“我要两张!”……“我要三张!”……。顾客地热情一下子就被激活了!

     文掌柜一看这场面,立马多调些人手,才能勉强维持秩序。他忙里抽空,用歉意地笑容向刘文华歉意地点点头。文掌柜心里十分懊恼,这么简单的手段自己竟然想不出来,少爷会不会因此对我的能力不满?会不会从此嫌弃我?不在用我?一时间文掌柜心里真的非常难受。

     刘文华发现,有些手快的客户买到票券后并不是立马兑换,而是站在一旁等到别人兑换成功后,把他手上多余的票券偷偷地藏进衣服里。这种顾客有好多个呢。说明古人还是颇有经济头脑的,刘文华相信,只要假以时日,票券就能成为一种金融工具横行东方县。

     文掌柜满完手头上的事,立马跑出来,上了马车,对刘文华道歉:“对不起少爷,老朽没有完成少爷交待的工作,还请少爷责罚!”

     “不是我说你,啊!年纪一大把,怎么遇事就不敢做决定,啊!……”刘文华面色通红地骂道:“要不是今天我在这里,这局面你想怎么收拾?票券是我的心血,任何人都无法阻止我!你听懂了没有!”

     文掌柜低着头一个劲的道歉,三四十岁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一样被人训斥。可他还偏偏觉得少爷这么骂真好,至少,少爷把他当成心腹。文掌柜战战兢兢地道:“下次我再也不犯这种错误了!”

     “还有下次?……”刘文华瞪着眼睛。

     “没…没有下次……”

     刘文华脾气来得急去得也快,他轻声道:“等会你带着票券去县里的大户家,挨家挨户地送,每户给个两三张。告诉他们,现在福记糕点铺有票券出售,告诉他们票券的优点,隐蔽!是送礼的不二选择!听明白没有?”

     文掌柜忙不失地点头,少爷再一次把这么艰巨的任务交给他,再做不好,直接回家种田去吧。

     “票券今天就按五文钱出售,明天还是按照十五文。”刘文华拉着文掌柜出了马车,指了指那些买了多余票券又不当场兑换的顾客说道:“记好这些人,明天派面生一点的人和他们接触,记得,用每张十二文的价格收购他们手上的票券!”

     文掌柜细细想了一下,多年经商的经验立马知道这其中的窍门,佩服地说道:“少爷这手段真是神乎其神,老朽佩服!”……

     正当刘文华还盯着票券发售时,有两个人正在想办法对付他。

     “少爷,你看!”

     循着助文所指的方向看去,远远发现客云来茶楼门前挤着一堆人,隐隐约约还传来打骂声。

     刘文华一看,这还得了!现在客云来茶楼是自己的产业了。这帮混蛋!他面色铁青地走过去,倒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打刘家的主意。

     挤开人群走进圈子里,发现到处都是身着短打的汉子,刘文华看到店内一片狼藉不堪,很多桌椅都被打烂肢解。最为可恨的是,林广和几个伙计人人身上带伤。尤其是林广,刘文华进去的时候还躺在地上呻吟不已。

     “住手!…”刘文华面色通红,站到林广身前,对着一帮看似打手的人喊道:“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如此行径,还有没有王法!”

     “呦!哪里来的公子哥啊!”一个长相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出口不逊道:“赶紧走开,聚义堂办事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刘文华一听是聚义堂的人,顿时七窍生烟。好嘛!我不去找你们,你们倒找上门来,刘文华怒极反笑:“呦!是哪个王八蛋没系好裤腰带,把你这肮脏的东西放出来显耀啊!”

     “哈哈!…”周围的人笑了起来!

     “不准笑!”年轻人恼羞成怒,指着刘文华喊道:“来人!把他给我废咯!…出了事我担着!”

     “你担不起!”刘文华冲上去,趁聚义堂的人没有防备,反手把年轻人夹在腋窝下,狠狠地掐着年轻人的脖子喊道:“我看你们谁敢过来!……”。

     “你敢!…”

     “放开王大哥…”

     “放手…!”

     聚义堂的人没有想到面前柔柔弱弱的公子哥竟然敢动手!他挟持的这个年轻人可是大哥最为疼爱的人,名叫王小波,在聚义堂里是个二号人物,狠角色,没成想,成日打雁,反被雁啄了眼睛。

     局势一下子紧张起来!王小波被夹的差点透不气来,他真怕公子哥把他给勒死。王小波挥手制止手下人,难受地说道:“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喝!我管你是谁!想和我斗,你还不够格!”刘文华冷笑道。说着,手上的力气还多用几分。王小波脸上通红一片,眼看着就要没气了。

     “少爷!我们来了!”人群外助文一声高喊,引得众人看了过去,只见,文掌柜和助文带着七八名伙计各个手拿木棍,气势汹汹地站在外围。助文这家伙夸张地左手拿把生锈的菜刀,右手拿着一根三指头粗的木棍。

     聚义堂的人随着助文他们到来,让出一条道路,文掌柜他们顺利地进入人群中,文掌柜一看这场面,差点吓尿了。少爷这是要一个打十几个人啊!试问哪有世家子这么够胆孤身一人就敢往里闯,还跟人动上手了!这万一伤着,这东方县要人头滚滚了!

     “你们听着,衙差一会就到,要是不想到牢里吃饭,马上给我走!”文掌柜压着恐惧,对着众人大声喊道。文掌柜在码头这片还是有点头脸的,他一出现就被人认出来,这是福记糕点铺的掌柜!这福记可是县城里最显赫家族的产业,能让福记掌柜叫上一声的少爷,那不就是?……刘家的少爷!聚义堂的人脸都吓白了。这是踢到铁板上了呀!王小波自然也认出文掌柜,他这时心里后悔死了,你说你一个世家公子没事出什么风头啊?出风头就算了,还动手!这下真是麻烦大了。

     刘文华把王小波丢给几个伙计看管,不大的眼睛透露着威严,扫视众人,霸道地说道:“从今天起,客云来茶楼就是我刘文华的产业!老子今天把话撂这里,谁让我不舒服,我让他一辈子不痛快!”。他转过头,对着文掌柜指示:“派人去叫大夫过来,到衙门去消案”。

     “刘公子!请把王大哥放了!今天我们认栽了!”一个聚义堂的人喊道。

     “放人?…”刘文华笑道:“叫雷叶过来和我谈!”

     “刘公子,你这是要和聚义堂上上下下几百号人为敌啊!”

     刘文华瞪了一眼说话的人,不可一世道:“哼!你们不配!…”

     “放人!”

     “放人,要不放人跟你没完!”

     “就是,叫上兄弟抄家伙把二当家抢回来…!”

     聚义堂的人纷纷叫嚷,其实他们也有担忧,今天要是不把王小波救出来,那他们聚义堂这个名号以后还怎么在县城里大吃四方?王小波被两个伙计看管着,这脸都快丢光了。他这时候什么都不能说,只能低着脑袋。

     文掌柜怕刘文华冲动,主动说道:“我不管你们道上的规矩,今天你们砸店了就是你们的不对,王二当家今天必须留在这里,我们需要一个说法!”,见其他人还要说话,文掌柜挥手制止道:“这事太大,你们做不了主,去请雷当家的来和我谈。回去吧!我可警告你们,衙差马上就到。”

     聚义堂这些人也都是些打手而已,他们也明白,这么大的事,他们真不够资格处理。人群经过一阵骚乱后,一个汉子被推举出来,他拱手道:“刘公子,今日的事,谁是谁非我们无法做主,二当家今天在您这做客,还请您好生照顾!若有差池,我聚义堂绝不善罢甘休……我们走!”,一群人在他的带领下纷纷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