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命中注定地相遇
    清晨的东方已在茶市地喧闹中苏醒,百姓已经在各个茶楼开始一天新的生活。喝茶是东方县百姓日常生活中最不可缺少的活动,早茶、下午茶、晚茶充斥着他们的生活。县城大街小巷到处都有着各式各样的茶肆茶楼,他们经常几个人围到一起,点上一壶茶,便能喝上一整天。

     只是今日的东方颇有些不一样的气氛,大街小巷中,每家挂着联合会牌子的商铺,门前都是人声鼎沸。这吵杂地声音把还在沉睡中的县城彻底吵醒。

     在一家联合会商铺门前,对面的一座茶楼二楼上,两位少女凭窗而望,“小姐,这有啥好看的?……”昨日那个斥责孙可为地银萍穿着一件粉色地碎花长裙,头上还是绑着两个小丸子,满脸不高兴地说道。

     明霞公主,姓赵名雅婷,外界只知道朝廷有一位明霞公主,但是不知道赵雅婷是何人!因为这个名字从来没有在外界叫起。她穿着一身天蓝色地长裙,随意地靠在窗前,她随性地把头发盘起,饶有兴趣地看着楼下地人群,嘴角微微露着一丝笑意。没有人知道她为何会对底下那帮泥腿子如此地感兴趣,只有她自己才清楚,原本不过是躲避朝中纷争,没想到在这个边境小县城既然看到了新鲜的事物。这让她想起了熟悉的事情,太刻骨铭心了!

     只听见商铺伙计还在高声呐喊“各位主顾,今日推出的粮票每张三钱,可兑换一斗粮食。总共发售十万两,存货有限,欲购从速!本票券由联合会和交易中心共同担保,信用有保障!”

     赵雅婷仔细听听,觉得这粮券越来越有意思,指着楼下,温柔地说道:“管家,找个人问问怎么回事?”

     矗立在一边,垂手站立的中年人点头应了一声,便出去找人。不到一会,一个伙计战战兢兢地跟着管家走了进来。

     赵雅婷温柔地问:“小二,楼下这个粮券是怎么回事?”

     看出小二的拘谨和不安,管家笑道:“知道多少就说多少,不要怕!”说完还给伙计一两碎银。

     伙计手里握着银子,心思也活泛开了。知道贵人想问的是什么,开口说道:“这粮券是票券的一种,票券是我们县大户人家刘公子发明的。它是一种可兑换票据,除了本身具有兑换的功能外,还可以进行买卖交易。到现在为止,票券这东西共发行了三种。”

     “哪三种?”

     “嗯,福记票券、金融票券和肉券三种,今天的粮券是第四种。前三种票券在我们百姓中特别受到大家的追捧,听说昨天收盘,金融票券都涨到了三十二文每张……只恨我当初不多买一点”说着说着,伙计有点懊悔当初小气抠门,不敢多买,这下可好了,眼看着价格哗哗地上涨。

     管家听到伙计话里话外这么追捧票券,疑问道:“这票券怎么还会涨?它不就是一种票据而已嘛!”

     “虽说是票据,但它已经被人为地赋予投资功能,随着价格的不断攀升,越来越多人会把手上的钱投入到票券中去,直到泡沫被挤破。”赵雅婷道出了其中的关键,现在她越来越想会会这个发明票券的人,看看是什么样的人才想出这种敛财的手段。

     “姑娘所说,小的就不清楚了,小的只知道现在您要是不玩上一两种票券,您都不好意思出去与人交谈。”伙计不敢认同地说道。

     可能是嫌伙计话太多,中年管家皱着眉头把伙计打发出去,转身问道:“公主!难道要任凭票券发展下去?”

     “票券用好了,可以为民间商业提供新的融资渠道,扩大再生产,从根本上来说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赵雅婷眼中透着智慧,把票券的优点说了出来。但,赵雅婷有句话没说,票券要是用不好,那就是祸国殃民之举。

     “走,我们去交易中心,看看那里有什么神仙!”赵雅婷笑地说道。

     一行五六个人信步当车地走在街上,一路上经过联合会的商铺,都见到排满了长队的人,不用问也该知道是在买粮券。赵雅婷在管家耳边轻轻地说上了几句,管家又和旁边的护卫耳语,一会就有人从队伍中离K县城不大,走不远就到了交易中心。这个时候交易中心的大门已经打开,里面已经有了好些客人坐在里面喝茶。管家上前找了个伙计聊上一会,伙计便把他们一行人都请进票券交易处。

     赵雅婷从进入交易中心的大门便一直留心打量周围的布置,除了交易处,其他的装饰还算中规中矩。

     一进入交易处,看到中间的六块巨大地黑板,赵雅婷眼中透露着浓烈地光芒!

     “快看!刘公子来了!……”

     “是刘公子!我们过去看刘公子今日买什么!”

     三个人从门外走了进来,为首的年轻公子风度翩翩,看起来温文儒雅,充满活力。他脸上一直带着淡淡地笑,对着围上来的众人一一问好。当被问到今日想买什么票券的时候,年轻公子笑道:“今日我就打算看看,你们玩你们的……”。

     这个人就是刘文华,他带着王坤和林广今日前来就是真的看看,并没有出手的意思。他环顾四周,看到站在角落,被保护在人群中的赵雅婷时,眼睛一亮!

     他不是没有见过美女,后世那些电影电视明星打扮的花枝招展多招人喜欢。但是他总觉得人为修饰太多,总少了一些味道。

     但是眼前这位,浑身散发着优雅的气息,未施粉黛的脸庞带着淡淡的光芒,嘴角似有似无地笑意,融化了他的心。这样一个女子,让刘文华突然感觉心里某个角落好像有些松动。

     刘文华用手抚摸了一下胸口,带着更迷人地笑容走上去打招呼“美丽地姑娘,你好!”。这个一瞬间发情地家伙浑然不顾眼前阻挡他的护卫,他的眼中满满地被美丽地身影牢牢地占据着。

     赵雅婷面带微笑,葱白的手轻轻地挥了挥,护卫为难地看了一眼自家小姐,便识趣地退到一边。

     “刘公子是这样和人打交道的吗?难道不怕唐突佳人?”赵雅婷笑问。

     “与美丽的姑娘打交道总是需要直接一些,免得大好的机会错过了!……”刘文华拱手问道:“还请教姑娘贵姓!”

     “免贵姓赵。!

     “国姓啊!看来赵姑娘并非小家小户!”刘文华有些诧异道。怪不得气质如此动人,一般的家庭可出不了这种气质。

     他们的谈话一直吸引着场内的人侧目注视,赵雅婷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难道我们一定要这样子聊天?我可不太习惯被人如此注目!”

     刘文华赶紧告了一声罪,请赵雅婷找了最后一排座位坐下来,其余人则错落有致地分开而坐。刘文华问道:“不知赵姑娘从何处而来,将要去往何处?刘某可以做东陪着到处转转。”

     “如果有需要,小女子一定开口相求,倒是眼前这个交易处,听闻是刘公子的手笔,还请刘公子解疑释惑一番。”赵雅婷闭口不谈其他的。

     当下,刘文华就像是个专业导游,使出仅有地口才,像个小广播般,叭叭地介绍交易处的功能和作用。

     听完了刘文华的介绍,赵雅婷笑问:“我在京城经常听人说过这么一段话,挺有意思的,刘公子想不想知道?”

     “愿闻其详!”

     “她说……资本主义的核心其实就是剩余价值的生产和利用,我一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今天看到这个交易处,我终于明白其中的含义。不知道刘公子怎…么…看?”赵雅婷眼中的笑意浓烈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