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不是吓大的
        映雪姑娘一进门,春青就被她胸前一对招魂幡似得***深深吸引。

         那波澜壮阔的场面,就算是现代电视广告上的那些胸模在她面前也会自愧不如。

         春青不禁扶额,自己一马平川的飞机场上两个旺仔小馒头怎么和人家的招魂幡比啊。

         难怪宋徽新婚当夜也要跑到映雪姑娘那里了。

         自己要是个男人,也接受不了这巨大的差距啊。

         不过,自己不是男人,所以春青还是不能原谅宋徽新婚之夜抛弃妻子的举动。

         映雪姑娘一路走来,气喘吁吁,胸前波涛汹涌,春青深深地为她担心,深怕她哪一口气没有喘匀,然后,胸就炸开了。

         映雪见春青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胸部看,悄悄抬眼朝春青胸前望去,顿时心中冷笑,前胸后背一样平,还没有世子爷胸前的肌肉凸出呢,也想和我争世子爷的宠爱,真是做梦。

         映雪一路迈着小碎步,及至春青面前,深深一福,“妾给大奶奶请安。”

         春青心里暗叫,好家伙,这货不光胸大,脸比胸还大,怎么就自称妾了。

         春青略微向前探了身子,弯腰俯身,伸出胳膊用手指将映雪的下巴抬起,一副纨绔调戏良家小媳妇的样子。

         刚刚只顾着看映雪的一对招魂幡,现在才看清她的脸。春青搜肠刮肚,也没找到个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眼前这位美人,只能说,她长得很接地气,特别接。

         此时,映雪也看清了春青那副精致的风华决绝的容颜,心中不禁泛起一股酸水。暗暗骂道,长得再好又怎么样,上了床,哪个男人愿意看你那两颗蜜枣似得胸。

         春青眉毛轻挑,对映雪说道:“我记得你不是在明志堂浇花洒水的吗?什么时候就成了妾了,不是该自称奴婢的吗?”

         地下黑压压的一片下人,没有一个敢大声喘气的。

         一个是明志堂的主母,得了镇国公府老太君以及三房四房的青眼,一个是世子爷的心头爱。

         众人只觉得眼前火花噌噌的窜。

         花厅里游蹿着一股浓郁的醋拌生姜的味道。

         个个屏气凝神,等着看好戏。

         映雪已经做了两年通房了,只等宋徽娶了正妻将她抬做姨娘,如今在春青面前,映雪想都没想,就自称妾了,她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

         想到田嬷嬷和自己说,世子爷不是很喜欢大奶奶,映雪底气十足的说道:“大奶奶有所不知,妾两年前就是世子爷的通房了。”

         听明白了吗?我虽然位份不如你高,可是论起和世子爷的情分,你可比我差远了。

         春青瞧着映雪一副傲娇的小模样,心里就不悦了。

         我可是镇国公府的世子夫人,你一个小小通房就想要把我压下,我今天要是被你压制住了,以后还怎么在镇国公府混吃混喝!

         “两年前就是通房了啊?”春青身子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不咸不淡的说道。

         映雪心底冷笑,嘴上应道:“是。”知道害怕了吧。

         春青就心平气和又不急不慢的问:“怎么做了两年的通房也没有被抬做姨娘呢?”说完,看着映雪温柔的笑。

         就像一头母狮子在温柔的看着小白兔笑,而且这母狮子嘴边还流着口水,这笑容背后意味着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可惜映雪太过不把春青放在眼里,压根没有看出春青这笑的意义,只当是春青和她拉家常呢。

         “按照府里的规矩,您进了府,妾才能被抬做姨娘呢。”映雪说道。

         哦,原来是有规矩的呀,春青心里就更有恃无恐了。

         不怕不成方圆,就怕没有规矩。

         莫名其妙,春青忽然觉得花厅的空气似乎是凝滞了,抬眼就看见宋徽站在花厅门口。

         这家伙是什么时候来的。

         春青看见宋徽的目光落在映雪身上,心里冷冷的哼了一声。

         方才还说要去锦衣卫,这么快就得了消息,见我找来了你的老相好就急急地赶回来了,怕我吃了她不成!

         我春青虽然是个吃货,可从来不吃人肉,更何况你这老相好看上去也不好吃。

         宋徽厌恶的看了映雪一眼,一边朝春青笑一边走进花厅,坐在春青身旁。

         映雪一见宋徽,方才还中气十足傲娇的不行,此刻就一脸委屈满眼柔情的望向宋徽。

         春青心里翻了个白眼,白莲花,绿茶婊。

         宋徽见春青不理自己,咳咳,轻咳一声,问道:“说什么呢?”

         春青才不想和他说话。

         映雪就抓住时机,飞快的说道:“姐姐和妾说抬妾做姨娘的事呢。”面若桃花,含情脉脉,声音嗲的能拧出水来,一对招魂幡抖啊抖的。

         春青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宋徽一愣,朝春青看去,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春青竟然进门第二天就急不可耐的把映雪抬做姨娘。

         一种不被在乎的感觉顿时袭上心头,宋徽登时脸阴的像要下雨。“这事你看着办吧。”

         映雪如火般炽热的目光落到春青身上。心里一阵雀跃,世子爷都发话了,你周春青敢不答应吗?

         春青看着宋徽黑着一张脸,更不愉快。你这是什么意思,威胁我吗?

         哼!我周春青是吃饭长大的,可不是吓大的。

         想着宋徽前前后后做的事,春青心里越发觉得这货能做出宠妾灭妻的事来。

         大不了和离,反正我爹爹说了,我就是大归回去,他也让我安安稳稳的在侍郎府做姑奶奶。

         我才不受你这气!

         如此想着,春青底气十足的翻了宋徽一个白眼,“我看着办?”一脸不悦的问宋徽。

         宋徽嗯了一声。

         这是内宅的事,当然是你这个明志堂的主母说了算了。

         春青就噌的站了起来,走到映雪身边,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呢,什么都好,就是脾气不太好,所以呢,怎么说呢,我今儿就是看你不很顺眼,所以今儿你就还做通房吧,什么时候我瞧着你顺眼了,咱们再议。”

         说罢,春青也不看宋徽,抬着小下巴,脚下生风的走出花厅,走的那叫一个生龙活虎。

         白芍早就被她家小姐,不不,是她家大奶奶的这番举动吓得一颗玻璃心碎了一地,大脑一片空白,片刻反应过来,不敢看世子爷的脸色,满面忧愁的朝春青的背影追了过去。

         王嬷嬷犹豫片刻,亦跟了上去。

         方才还静默的花厅,登时骚动起来,谁也顾不上注意,世子爷还在花厅坐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