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话梅糖
    春青端过茶杯,向三房宋三老爷和其夫人苏氏敬茶。

     老太君拿出珊瑚红头面给春青时,田氏和宋静若脸上的神色苏氏尽收眼底,心中冷笑。

     周春青可是嫡长孙媳妇,老太君有好东西不给孙媳妇难道给你一个眼看要出嫁的孙女不成。

     苏氏一向喜欢和田氏争高低。

     此时春青又得了老太君的青眼,苏氏自然对着春青更是一脸慈母般的微笑,接过春青递上来的茶杯轻呷一口,笑道:“这是三婶和三叔给你的。”将一个大红封递给春青。

     说着,苏氏轻抬眉毛,瞥了田氏一眼,将头上一根金簪拔了下来,“这是我新打的簪子,原本觉得我戴着还算好的,如今看来,这簪子更适合你戴,也罢,就送给你了。”

     金簪上可是有一颗拇指头肚大小的红宝石,熠熠生辉。

     说完,苏氏眼角余光看到田氏气的脸色微微发青,心中更是高兴,“三婶那里还有一匹橘粉色的杭绸,那是我当年的陪嫁,如今这样娇艳的颜色我是穿不得了,可惜那是上好的御用杭绸,你拿去做几身家常衣裳穿。”

     春青只当这位将军府出身的三婶是财大气粗,乐呵呵的点头答应,“侄儿媳妇多谢三婶,下午给您送海棠糕吃。”

     苏氏笑眯眯的答应。

     宋三爷就说:“你三婶不爱吃太甜的东西。”

     春青不禁朝宋三爷看去,他却正一脸柔和的看着妻子,语气是及自然的宠溺。春青对宋三爷就多了几分好感。转眼瞪了宋徽一眼,不像某人,新婚之夜抛下妻子去找别的姑娘。

     宋徽被春青妙目微嗔,一脸莫名其妙,我三婶就是不爱吃甜的啊,你瞪着我做什么。

     苏氏娇嗔道:“什么爱不爱吃的,这是大郎媳妇的心意。”

     宋三爷憨憨的笑着,没有说话。

     “三叔放心,我做的海棠糕不甜。”春青笑道。

     苏氏额外给了春青一根金簪,轮到四房的时候,四房主母王氏就不好只给春青一个红包了,将手上一个羊脂玉的镯子退了下来,连红包一起给了春青。

     宋四老爷不等春青说话,就说道:“我们的海棠糕你要多送些,你四婶怀着身孕,就爱吃这个。”丝毫不拿春青当外人。

     春青目光落到王氏微微隆起的小腹上,含笑答应。

     王氏脸颊微红,有些羞赧的低头。

     老太君心中很是满意。

     一圈下来,有心人就会发现,唯独田氏只给春青一个封红,也唯独二房,春青没有说要送海棠糕过去。

     宋二老爷翻了田氏个白眼。

     平时看着挺精明的,今儿怎么就这么愚蠢。人人都给新媳妇额外的礼物,你那么小气做什么,连个镯子钗子也舍不得。

     田氏心里也苦啊,她哪里想到苏氏和王氏会一人多给春青一份,明明说好一人只给个红包的,心里把苏氏和王氏咒骂了几遍才平息怒火。

     给长辈敬完茶,轮到平辈之间相互见礼。

     宋徽是长孙,一屋子的弟弟妹妹们都过来给春青行礼。

     春青忙把早就准备好的见面礼一一分给大家。

     二房长子宋章已经十七岁,三房长子宋启十三岁,次子宋泽十岁,春青每人给了一方砚台,一匣子湖笔和几卷澄心纸。

     二房十五岁的嫡女宋静若和十四岁的庶女宋静文,春青则一人送了一套头面,没有多贵重,胜在样式好看。

     宋静文怯怯诺诺的收下,低头垂眸,声似蚊呐般的说了声谢谢。田氏心里冷哼,果然是姨娘肚子里爬出来的,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宋静若则撇撇嘴,随手将见面礼搁在一旁。

     春青权当眼瞎没有看见。

     另外,春青给每人一个绣平安福字的福袋。里面装了金裸子金如意和春青自制的六颗话梅糖。

     四郎宋泽接过福袋,很是不情愿,嘀咕道:“我才不愿意要福袋,这是女孩子的东西。”

     二郎宋章和三郎宋启脸上一阵尴尬,捏着手里的福袋,觉得格外烫手。

     田氏顿时神清气爽,心中暗暗欢喜,没想到是苏氏的二儿子给她出了这口恶气,飞快的朝春青看去。

     四郎已经把福袋打开,里面话梅糖酸酸甜甜的味道顿时飘了出来。

     怀着身孕的王氏本就对味道格外灵敏,又紧挨着四郎,皱了皱鼻子轻嗅几下,对四郎说道:“福袋里装的是什么,怪好闻得。”

     四郎低头看福袋,除了金裸子和金如意,里面还有六颗乌黑色的花生仁大小的东西,圆圆的硬硬的,四郎不知道是什么,伸手取出一颗来。

     酸酸甜甜的味道扑鼻而来,四郎不禁咽了口口水,转脸对王氏说:“四婶,您说的是这个?”

     王氏也觉得口水充盈嘴巴,点点头朝春青看去。

     春青恍然,她们都还没有见过话梅糖呢。

     “这是话梅糖,我在娘家的时候闲来无事做的,酸酸甜甜的,四婶怀着身孕,若是喜爱,每日饭前可以吃上一颗,开胃的。”春青解释道,说着从自己腰间荷包取出一颗,用手帕包了递给王氏,转脸又给了老太君一颗。

     宋静若心里冷哼,果然是个只知道吃的吃货,上不得台面。

     没听说过谁家新媳妇的见面礼是糖果。

     听大嫂说能吃,一嘴巴口水的四郎已经放了一颗糖在嘴里,一脸兴奋的说道:“祖母,这个话梅糖真好吃,是孙儿吃过的最好吃的糖。”

     苏氏有意要给田氏添堵,说道:“四郎,给母亲一颗尝尝。”

     四郎蹬蹬蹬的跑过去,从福袋里取出一颗,亲自送到苏氏嘴巴里,一眼期待的看着母亲,“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吃,娘亲?”

     苏氏原想着是气田氏,却没想到这话梅糖真的这么好吃,立时摸着儿子的头对老太君说道:“娘,这糖真的好吃。”

     一向不爱吃甜食的苏氏居然说糖好吃,没听错吧!

     田氏心里一阵烦躁,这苏氏今日是要和她死磕了,老太君面前睁眼说瞎话,也不怕把嘴闪了。

     老太君见三儿媳妇都说好吃,就把春青递给她的糖含在嘴里,一阵酸酸甜甜的味道刺激着味蕾,老太君不禁眯了眼,这糖确实好吃,“是用什么做的?”

     王氏怀着身孕,东西可不能乱吃。

     春青明白老太君的意思,笑道:“是用乌梅和绵砂糖熬得。”

     苏氏大睁眼,问道:“就这两样?”

     春青点点头。

     乌梅是开胃的,孕妇吃了自然是无碍。老太君点点头,王氏将话梅糖放到嘴里,登时觉得全身的毛孔都舒畅了。

     自怀孕以来,她就没有吃哪样东西这样舒坦过。

     丝毫没有反胃恶心,而且,果真如春青所说,这是开胃的,她真的有点饿了。

     春青也没有想到,原本是给孩子们准备的礼物,竟然如此受追捧,早知如此,出嫁的时候就多带些了。

     在侍郎府的时候,一日闲得无聊,春青带着白露做了整整一缸的话梅糖,侍郎府上下都爱吃,尤其是双瑞。

     出嫁的时候,双瑞小小的身子挡在放话梅糖的大缸前,哭死哭活不许春青多拿,春青就只带了几十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