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我喜欢他,你知道的
        他们吃过晚饭后,苏旭送言羽晨回学校,她想独自走操场,所以就叫苏旭先走。

         即使现在苏凌对她没有感觉,她也不会放弃,她突然想起一首歌,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所以我求求你,别让我离开你,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丝丝情意…

         她想着想着眼眶渐红,眼泪无声落在塑胶跑道上,好在是夜晚,没人能看清,所以可以尽情把泪流干。

         黑夜中,她可以不低着头走,所以操场三三两两的情侣刺痛她的心,她被熟悉的笑声吓到把眼泪收起来,用手甩了甩几下,睁开眼睛,她没有老眼昏花吧。

         杨仁是在和姚雪绮谈情说爱吗?

         他们也注意身后有人,猛地转身,迅速拉开两人的距离,看清身后的来人,又是一惊。

         姚雪绮支支吾吾说道,“我跟师弟随便走走。”好像在偷情被人发现的心虚。

         言羽晨看到他们你依我侬,扫开之前的阴霾,她早看出几分,杨仁有意无意约她出来,而她总是有籍口去应约。

         “我可是什么都没看见。”

         言羽晨还是喜欢杨仁这个小鲜肉,他和姚雪绮一起真的挺般配。

         “羽晨师姐,你不要误会,我们没什么的。”杨仁偷偷看了姚雪绮一眼,继而低着头。

         “对啊。你看我们两啥事都没有做。”姚雪绮急切把事情抛开。

         言羽晨扑哧一笑,“我可没说什么,不过…”

         “算了,我坦白,羽晨师姐。自从有了雪绮手机号码后,我们经常联系,一来二去产生了感情,至于之前我对你说的喜欢只是一时的好感。”杨仁话是对言羽晨说的,但他脸始终对着姚雪绮,“每次见到她,我的心莫名有了悸动。”

         对于他们在一起,言羽晨很满意,“你们不用管我,大家也是好朋友。”

         姚雪绮的脸红得更快,拉着杨仁的手,“羽晨,是我瞒着你,我怕你会生气。”

         “傻瓜,你有了男朋友,我高兴都来不及,好好恋爱着。”对于她很快从另一段感情释怀,重新打开另一个窗,言羽晨还是很高兴的。

         言羽晨摆摆手,免得再打扰这对小情侣,“你们聊,我先回宿舍。”她踩着路灯的影子轻松离开。

         “以后就可以大大方方了,羽晨师姐能找到真爱,我们都祝福她。”杨仁心里松了一口气,同时他也怕雪绮反悔。

         “其实羽晨喜欢的是苏老师。”姚雪绮继续道,“这件事我只能告诉你,你不要传出去,你知道苏老师的身份吧。”

         言羽晨心情颇好回到宿舍,解决一件心事了,然看到马初雁一人坐在床上,不可避免,她又想起一个事实:她们都爱上同一个男人。

         “初雁,对不起。”小声说道。

         马初雁眼角还残留一些没有干的泪痕,微微抬头,“不用道歉,你没有错。”错就错在这世界为什么只有一个苏凌。

         言羽晨不想她们的关系为此僵化,“苏凌也不喜欢我,但以后她身边出现任一女人,我们就去虐她。”

         “好,我想我们关系还和以前一样,为了一个男人,不值得。”马初雁也扯出微笑,再大的坎也要过去。

         随后言羽晨拿了洗漱用品奔向浴室。

         马初雁掏出手机,打着一个将要封尘的号码,“陈邵,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羽晨喜欢苏凌,而不是你。”多么的讽刺,自己的未婚妻竟然心仪的人不是他。

         陈邵在书房倒水的动作一滞,语气十分不满,“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虽然他有怀疑,但羽晨不承认,他没有理由逼她说。

         “因为我喜欢苏凌,你是知道的。”马初雁阴沉道,“这件事看你了,我只要苏凌,其他你就看着办。”

         陈邵脸上黑得无法形容,很想把书房砸出一个大洞,“我帮你谋苏凌,你负责羽晨。”

         电话终于结束,协议达成。

         马初雁唇角一勾,心里的人谁也不能动。

         晚上,陈邵开车出去了一趟,来到B大,陈倩凝穿得花枝招展从宿舍楼下来。

         “哥哥,怎么那么晚?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吗?”陈倩凝摸了摸头发的卷发道。

         “不是,我来告诉你一声,我已经安排你去美国留学,全家人都同意了。”陈邵稳重说道。

         陈倩凝一惊,“我不去,你们都没有征求我的意见。”她在升大学时,她哀求着家里能送她国外读书,因为有凌哥哥在,可是他们就是不同意,而现在凌哥哥又回国了,她怎么舍得去英国?

         “你的事什么时候由你说得算,不去也得去。”陈邵狠下心来,他只有一个妹妹。

         “我要打电话找爸妈。”陈倩凝看着哥哥暴厉的眼神,她身子一缩,看来他真的下定决心。

         “随你。”说完陈邵又开车离开。

         陈倩凝急忙跑回宿舍,找到手机,哭哭啼啼哀求父母。

         但父母语气心长道,“倩凝,别在任性,就去两年,两年的时间很快过。”

         陈邵把陈倩凝的任性与所作所为全告诉父母,父母也反思了一下,确定要去一个艰苦的环境学习。

         陈倩凝脑门一冲,把手机往门一摔,哐当一声,手机支离破碎,而她早已哭得不像人样。

         ------题外话------

         一个人写文实在是太孤单的,从来没有人陪着我。就这样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