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男女授受不亲
        出乎言羽晨意料,苏凌这次破天荒的早到,他穿着白色的烫金衬衣,干净整洁的黑色西裤,坐在中间,他始终保持着微笑,犹如一名天使帮人们洗礼,隽美的五官,没有一点污染,马上成为全场的焦点。

         苏凌侧目转向门口,看见她正认真打量着自己,他眸光闪过一丝光亮,纯白色的小礼裙,皮肤晶莹剔透,绝美的脸庞流露着欣赏。

         他仅是看了一眼就马上移开,转移到马初雁身上,“初雁同学,里面有位置。”

         她见苏凌招呼着自己,松开拉着言羽晨的手,走进去。

         言羽晨微微低头,他总是这么不动声色来忽略自己,告诉你,我脸皮厚得很,比万里长城石阶还厚,苏凌,你,我追定了。谁叫你招惹我。

         气氛很活跃,苏凌被同学围在中间,她没有办法过去挤,反而坐在角落里。同学提着问题,苏凌无一不解答,此时与上课的神情完全不同,放松散漫,他的笑容也很亲民。

         班长大人见苏老师一直被同学包围,于心不忍,响亮道,“各位同学,我们嗨歌吧。”

         同学们也想把自己的才华展示给苏凌看,就去点歌,言羽晨旁边的谢同学也帮忙点歌。

         “老师,您想点什么歌?”众人问。

         “我听着你们唱。”苏凌温润说道,对问题避而不谈。

         一心想在苏凌面前表现的同学,已经高歌起来,有的则敬酒。

         谢同学也拉着言羽晨敬酒,她人比较腼腆,一个人不敢,有个伴会大胆很多。

         苏凌每杯酒只是沾个边,大家也没有为难他。

         谢同学心跳加速,递过一杯酒,“苏…苏老师,我敬你。”说完还刻意把头低下。

         苏凌微笑接过,抿了一小口。

         “老师,我敬你,谢谢你的教导。”言羽晨看着苏凌温润的脸,心里一下子被融化,真的感激。

         “苏老师,我先干为敬。”马初雁也走了过来,豪爽喝下一杯。

         苏凌余光睨了言羽晨一眼,把面前的酒杯倒满,一干而尽。

         “好,老师酒量不错。”同学在起哄。

         “老师,请喝。”言羽晨递着杯子,伸也不是,收也不是。

         苏凌不为所动,好似没有见到她,他陆续碰着其他同学的杯,唯独言羽晨的杯孤零零,好像被人遗弃一样。

         言羽晨神色很快一变,很委屈,但也不能表露出来,她默默忍受着,谢同学没有发觉,拉着她又回到座位上。

         她把杯子捏得很紧,牙关咬紧,她硬把泪水逼进去,他拒绝人总是不留情面,自己是多么的讨好,他还是视而不见,她猛地把酒灌入喉,呛到眼睛都蓄满泪,当然她是自欺欺人的,一杯接着一杯,眼泪无声落下滴入杯中。

         苏凌眼眸时刻注意着房间里的一切,眸光总是在她身上停留几秒,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苦涩,但对不起,他不得不这样做,他不会给她希望。

         大家气氛被挑起得老高,扯着喉咙,“这歌是那个同学点的?不错的歌。”

         言羽晨没有留意这一切,与酒做乐。

         谢同学也盯着屏幕,凑过来问道,“羽晨,这不是你点的歌吗?”

         言羽晨听后偷偷擦了眼泪,望着屏幕发呆,“嗯”。

         “是那个同学点的?要不然就跳过了。”

         “别啊,是羽晨点的。”马初雁望着羽晨,出生说着那同学。

         这首歌是羽晨的饮歌,她有可能不清楚吗?

         同学们都好奇望了过来,吹捧到,“言校花,大家还等着,让我们也开开心心下。”

         言羽晨也不推脱,清清了嗓子,使自己变得平静一些。

         《别问我是谁》是她喜欢的歌,之所以喜欢是道出很多人的心声。

         从没说过爱着谁为谁而憔悴

         从来没有想过对不对

         我的眼中装满疲惫

         面对自己总觉得好累

         …

         个个人静静听着,并不是言羽晨歌声多么动听,而是适合这气氛。

         别问我是谁请与我相恋

         我的真心没人能够体会

         像我这样的人不多

         为何还要让我难过

         唱到*时,言羽晨不禁眼眶大红,声音带着哽咽,这感染了许多人。

         她想起她和苏凌的种种,从遇见第一天开始,她就懊恼他,可是发现误会他之后,她的心有些变化,他虽然黑心黒肺,虽然冷言冷语,虽然不屑一顾,但从来没有阻止自己的心对着他加速跳动。

         哽咽着,唱出的是别一种悲伤,一曲终落,大家还沉醉其中。

         苏凌嘴巴抿紧,这刻很想冲上去,去呵护她,然他把心里的躁动压下去,言羽晨放下麦克风,跑了出去,她需要静静,需要一人流泪,她会独自把伤口舔干净。

         马初雁也很自然走到走廊上,拿起电话,“喂,她喝了酒,在迪克俱乐部,406包厢。”说完,挂了电话,大家各取所需而已。

         陈邵放下电话,开车赶来,他发现自己摸不准她,所以必须要用强硬手段,禁锢起来。

         言羽晨哭得撕心裂肺,吐得也撕心裂肺,以前她是不会轻易醉的,但这次真的醉了,醉酒的感觉好辛苦,想忘掉不愉快的东西,反而更加深刻。

         她跌跌撞撞走到走廊上,走姿成S型,不是碰到胳膊就是碰到腿,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不清,不知是被泪水蒙蔽还是被酒精冲昏头脑。

         她的头低着,撞到一个结实而温厚的胸膛,迷糊抬起头来,怎么眼前的苏凌有好几个,这个是我的,这个也是我,那个也是我的,她伸手去捉,可是一碰就没有了。

         “苏凌,你不要走。”

         “你醉了,我找人送你回去。”苏凌双手紧贴裤子两侧,他不放心,所以在门口等。

         言羽晨听着熟悉的嗓音,心里说不出的感动,“我想和你在一起。”说完便主动搂住他的腰身。

         苏凌身体有着颤意,她独有的香味冲击着他的鼻孔,耳边微发热,双手围成一个圈,但碰不到她。

         “言羽晨,你放手。”冷言道。

         “不,我不。”言羽晨在他怀里蹭了几下,搂得更紧,娇嗔道。

         苏凌呼吸微妙变了一下,余光一扫,僵硬着,深呼一口气,把她与他的距离拉远,“不要在这丢人现眼。”

         言羽晨没有想到他力度之大,她一个不稳,被推跌在地,头也撞到墙壁上,这一撞也清醒了一半,“嘶。”

         苏凌没有上前扶,只是看着,眼神不停变幻莫测。

         陈邵也赶来,看到言羽晨坐到冰冷的地上,他一快步把她扶起,看到苏凌平淡的样子,有着一些怒火,“你没看到她在地上吗?”

         “男女授受不亲。”苏凌斜了一眼说道,随即转身回去。

         ------题外话------

         国庆节快乐,文文4号下午一点上架,订阅抢楼有币币

         推荐好基友的文《痞爷撩宠小逃妻》

         作者:莫离姎

         一个海外留学归来的名门闺秀,嫁给一个权势滔天的臭流氓?朱婉婷表示抗拒抗拒非常抗拒!姚家大少:抗拒无效!于是,火星撞地球!千金学会了爆粗口,流氓开始学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