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九章 言羽晨记忆空白
        他们点了一间小包厢,原因是酒楼大厅里人太多,很多嘈杂声与香烟的气味,吃饭的时候当然要静,食不言寝不语,吸二手烟危害身体,更何况有个小孩。

         迎宾员带领他们进去里面的雅间,早茶很早就开始了,到中午左右的时分才结束,一般没有事做的人,特别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人,总是在早晨6点多就过来占头位,然后和朋友聚在一起,叫了早餐,一直坐到11点多才走,这种生活真的很悠闲很惬意,但他们这种行为常常让其他顾客没有地方坐,旺的时候还得排队。

         女服务员穿着红色的旗袍,为他们斟茶,苏凌修长细腻的手指翻过菜单,然后一一点头,杰杰刚说的点头,再点其他几个素菜,早餐不能吃得太油腻,何况现在时间也不早。

         服务员边写着菜单,言羽晨凑着嘴巴对着苏凌耳朵说道,“吃不完,浪费。”

         苏凌喷着温热的气息说道,“杰杰喜欢吃。”

         这厮开始照顾孩子的感受了,将来一定是个好爸爸,言羽晨美滋滋地想,就一次浪费些没有所谓。

         服务员微笑写完菜单,带上房门退了出去,苏凌根本安安静静坐在一旁等上菜,谁知他一只伸过来夺过杰杰的杯子,温声说道,“杯子脏。”

         他细心用开水烫了一次,才递给杰杰,然后把每人的餐具都重复烫一次,看得言羽晨目瞪口呆,这种事天之骄子也会做?

         苏凌把餐具响亮放在言羽晨面前,看着她惊讶不以的目光问道,“怎么呢?”

         言羽晨目不转睛看着他修长的手指,随意放在餐桌上,“我喜欢看你认真的样子。”

         “嗯,很好。”苏凌眉角轻挑,淡笑说道。

         言羽晨就喜欢他如此细心的样子,与往常的高高在上很不同,她帮他倒了一杯茶说道,“奖励你的,喝茶。”

         杰杰坐在苏凌的右边,此时他一脸不顺,又被人遗弃了,“表姐,你怎么不理我?”他刚口渴想喝水,但是凌哥哥把茶杯取走,表姐也不帮他倒水,哎。

         言羽晨头转向杰杰那边,“点了你喜欢吃的点心,怎么会不理你呢?”

         “可是我口渴,你不帮我倒水。”杰杰唉声叹气说道。

         “好吧,帮你倒。”言羽晨心情还不错,伸手拿过杰杰的水杯,倒白开水进去,然后又递给杰杰,“喝吧。”

         苏凌说道:“小朋友不能宠。”小朋友要早些适应环境,才有利于生长。

         言羽晨把手放在木椅的背后说道,“你刚点那么多早餐,还不是宠吗?”小孩子做不到的事情,大人理所当然要帮忙做,即使小朋友自己做到,大人偶尔帮下也没有关系,苏凌刚自己不是宠吗?现在又掉头说起自己来了,搞不清楚他的想法。

         苏凌目光清淡看着言羽晨,“我是点给你吃。”

         瞧他的语气,做错了事,还找借口,言羽晨就是不服,她把脸转向一边。

         不一会儿,两个服务员陆续把糕点拿了上来,杰杰已经对它们摩拳擦掌,甚至是虎视眈眈。

         为了慰劳某人,言羽晨把一只晶莹剔透的虾饺放到他碗里,最后肯定是他买单的,吃人的嘴软,起码也要意思意思一下。

         苏凌绽放清冽的笑容,接过了。

         陈绍撑着身子,眼前还是模糊不清,但清楚记得昨晚发生的一切,他就是接着酒意接近言羽晨,但最后他幸好收手了,但是他为什么会躺在这里,他晕倒的最后一刻,他记得是被人用硬物狠狠敲下他的后颈,后来发生什么事都没有记性了。

         他艰难睁开双眼,使自己的意识尽量清醒,映入眼帘的是一间没有多余摆件的卧室,显然不是一个女生的卧室,他推开被子,在床尾找到了自己的鞋子,穿上。

         他走出房间出了客厅,客厅里面坐着一个男人,他无聊吃着杯面,眼睛时不时瞟了一眼电视。

         他不是在言羽晨那,那他究竟是在哪里?他站在陌生男子一丈以外。

         顾谦之反应是极其迅速,从陈绍张开眼开始他就知道陈绍的动静,他迟疑了一下子,嘴边嚼着面条,转头对着陈绍客气说道,“老板你醒了,昨晚睡得舒服吗?”肯定是不舒服,被他敲晕了,而且正好是敲到后颈,不知道会不会落下病根。

         陈绍也反应过来了,是顾谦之,言羽晨的房东,所以他对此并不惊讶,言羽晨屋中不方便留他,因为她肯定在生气,而且她不知道自己在这边的住址,所以打了电话给她房东。

         “昨晚麻烦你。”陈绍脸色带着一些沉敛说道,“羽晨她…?”他站在就想跟她道歉,昨晚的方法是行不通,他决定要和苏凌公平竞争,但这前提是必须得言羽晨对他的原谅。

         “我和言小姐是邻居,所以昨晚是我接你过来住。”顾谦之微笑说道,不用跟他客气,是他的过错,如果不是他冲动鲁莽,你怎么会在出现在他家呢。

         陈绍皱眉问道,“她还在家吗?”就想过去道歉,又怕打扰到她。

         顾谦之放下杯面,爽快答道,“她今天出去。”继而笑着道,“她今天和杰杰出去玩,我看着他们出门口的。”

         陈绍脸色不悦起来,带刚才那种心惊消失了,假如真的要让他马上道歉,他会有点颤抖,他抿着唇站在一边。

         顾谦之说道,“老板,卫生间有干净的毛巾和牙刷。”他一大早起床去便利店帮他买的,为了补回昨晚的过错,希望他不要追究,但是他是不会捅自己娄子,“如果你不介意,我这里还有几杯泡面当早餐,我一个男人在家也没有什么东西。”

         “谢谢。”陈绍目无表情说道,走到卫生间去。

         顾谦之也不管他呢,继续吃自己的杯面,继续看一些无聊的肥皂剧,尼玛的,他自从来到这个地方后觉得很无聊,日子过得不充实,但也不用担惊受怕,还是向往这种米虫般的生活。

         陈绍收拾妥当就走出来,好似浑身都带着水汽,他在一个员工家里,觉得太不自然,而且不习惯用别人的东西,“我先走了。”

         “老板,把早餐吃了再走,我都帮你泡好面。”顾谦之说道,他可是都没有伺候过别人,就怕上头怪罪。

         陈绍看了一眼黄红色杯装的泡面,“不用,谢谢。”他不会吃垃圾食品,这些东西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碰的。

         陈绍说完就推开门就走了,经过言羽晨公寓的门口,停留了几秒,叹了几口气,就上了电梯,如果事情再从来一次,他是不会对她做出这样禽兽不如的事情,如果上天怜悯他的话,就让羽晨可以回心转意,他付出和收获要成正比。

         在酒楼里面,杰杰吃得津津有味,他肚子空空如也,消化太快了,他要把肚子填满,塞了一个云吞下去,又把馒头蘸着牛奶吃,不亦乐乎。

         苏凌拿筷子吃饭的动作极其斯文优雅,仿佛是对待一件价值连城的艺术品,小心翼翼,不能有半丝差错,他咀嚼食物的时候半点声音都没有,不紧不慢吃着,言羽晨睨了他一眼,再看看自己的吃相,真是天壤之别,一个大男人那么斯文那么优雅干什么,又不是古代的深闺小姐那么讲究。

         言羽晨恨不得把他那份都吃完,他坐着椅子上,雷也打不动他平静的心,反倒自己是心浮气躁,难以平静,好吧,她就是眼红苏凌的高贵气质,长得比女人还要好看的样貌,话说回来,现在苏凌不就是她的吗?所以他有的一切就代表自己也有了,想到这里她心情舒畅了不少。

         “来吃个饺子。”言羽晨主动夹个韭菜馅的饺子,她注意到他每个点心都吃了一点,唯独没有任何饺子。

         苏凌见饺子妥妥当当落入他的碗里,波澜不惊的眼色有点涟漪,转而望向言羽晨。

         言羽晨见状,咬着嘴唇说道,“你不喜欢吃饺子?”她可是最喜欢吃饺子,蒸饺子,油炸饺子都喜欢。

         苏凌缓缓夹起碗里的饺子,微微皱起眉头,垂下眼帘,慢慢把韭菜馅的饺子放在口中,然后细嚼慢咽。

         言羽晨见他吃得那么优雅,她不自然咽了一口水说道,“我可是很喜欢吃饺子。”她抓起筷子看了碟子上只剩下三只饺子,她把剩余的饺子都夹到苏凌碗里微笑说道,“喜欢就多吃。”

         苏凌再次看了她一眼,微捏紧筷子,她笑靥如花的面容正对着他,他眸底遮盖某些神色,柔声说道,“好。”一口气之下把三只饺子都塞进嘴中。

         言羽晨立刻倒了一杯水说道,“喜欢也不能吃得太急,快喝水,要不然噎着。”既然他喜欢吃,以后她就天天做给他吃。

         苏凌骨节分明的手指,接过水杯,一杯水就下肚了,言羽晨见他那么听话,心情加倍好了不少,以后他只要喜欢吃什么,她都变着花样做。

         “表姐,我想去厕所。”杰杰突然捂着肚子说道,肯定是吃撑了。

         “好,表姐带你去。”言羽晨放下筷子,准备下地带他进去女厕,因为小朋友跟着妈咪肯定进去女厕,要不然女人带着男孩进厕所,不可能。

         苏凌用手拦住言羽晨,“等我带他去。”

         有人自动请缨,言羽晨自然求之不得,说道,“快去快回。”

         杰杰从椅子上跳了下地,奶声奶气说道,“凌哥哥,快点。”他就快憋不住,太急,早知道就不要喝太多水。

         苏凌看了言羽晨一眼,温声说道,“自己一人不要走开。”还是嘱咐一句。

         “好,我又不是小孩子,当然不会乱跑。”言羽晨推着苏凌出去,心里就像一抹暖阳照耀着心房。

         看着他们出去了,言羽晨觉得包厢空空如也,一片寂静,离开几秒就如此不适应,以后得怎么办,难道要天天腻在苏凌身边,她做不到,自己也要上班,苏凌更加不行,管理一间大公司更加没法抽空。

         言羽晨把一颗牛肉丸放在口中,纳闷咬了下去,有嚼劲的牛肉丸喷出水渍,弹性很好,以至于喷到门口,门口没有带上房门,所以准确无比射了出去,而且更加准备无比弄到一名靓丽的女性身上。

         她烫着大波浪的棕色头发,面容姣好,眼睛深邃带着深蓝色,鼻子高挺而尖,皮肤洁白无瑕,是一名正宗的外国女人。

         言羽晨见状立刻抽身拿起纸巾准备拭擦被喷到的地方,她吃东西的时候太不斯文了,要多向苏凌学习。

         外国女人嫌弃之色闪过,脸上出现了惊怕,用纯正的英语焦虑说道,“小姐,我丈夫在隔壁包厢晕倒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我刚来这里人生地不熟。”

         言羽晨听后,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一向很善良,用英语说道,“你带我去看看。”这里的服务员应该不会听英语,女人不会讲中文很正常,只要打了一些普通的手语,不懂任何外语的人都可以进行简单交流。

         女人走在前面,连忙带路,脸上出现了得逞之色,高跟鞋嗒嗒往前走,优雅扭动臀部走着,哪里还有担忧之心。

         女人带着言羽晨进去一间包厢,桌上放在一堆的点心,但基本都没有动过,言羽晨走了进去,看到包厢里面没有人,不由疑惑问道,“小姐,请问你丈夫呢?”她丈夫不是自己醒了,然后走了?

         女人邪邪笑了起来,走近言羽晨身边,她立马警觉起来,这是一个局,正准备冲出去的事情,鼻尖传来一阵清香的味道,她还不及躲避,身子逐渐发软,手上也提不起力气,女人突然在她耳边用清清楚楚的中文说道,“以后千万那么容易相信人,哈哈。”

         言羽晨眼前一黑就躺在地上,她在晕倒的那一刻还想着苏凌假如找不到她,会怎么办?

         女人见言羽晨彻底瘫痪下来,眼里充满得意之色,想不到他的女人是那么容易收拾,还以为是什么厉害的脸色,白白浪费她辛苦研制的迷香,上头叫她带些有用的资料回去,她暗地调查多日,发现她是最容易下手的,而且是最有价值的。

         女人在言羽晨身上套了一件衣服,然后自己就把言羽晨扶在身侧,这样在其他人眼里就像一个朋友扶着醉酒的人走了。

         她迅速,甚至不会引人怀疑,冠冕堂堂把言羽晨带出茶楼。

         苏凌在洗手间外等着杰杰,旁边静的出奇,一点声音都没有,刹时,他心头涌上一个的预感,飞快跑回去包厢,发现言羽晨不在,他脸色黑得发人,攥紧拳头,用尽平生最快的速度冲到门外。

         他眼角一瞥,发现一辆军绿色可疑的吉普车,车这时缓缓发动,车主好奇发现了什么,吉普车还没有正式从车库倒出去,就直接向着前面停放的车一撞,前面的车严重变形,吉普车缺安然无恙,飞快向主干道驶入。

         苏凌全身的力气注入脚中,奋力向车变追去,周末的交通有些堵塞,吉普车并不是开得很快,但相比其他车已经超速了,苏凌随便摸索一件锐利的东西,向吉普车车轮扎去,吉普车逐渐减速下来,苏凌脚步依然不停。

         女人冷笑看着言羽晨一眼,淡漠说道,“你以为他会成功救你出去吗?不可能。”人的速度和车的速度根本不能比。

         女人不理会其他,车轮泄气,车身严重往右边倾,她不停车,继续踩着油门,连续装上几部车,满街响起车的报警声,女人不以为然继续恣意闯荡。

         苏凌眸底席卷一团黑雾,扬起双腿,跳下一辆车的车顶,那辆车证跟着吉普车身后,他身体向前倾,黑亮的皮鞋一踏,又调到另一辆车上。

         女人从倒后镜看到苏凌,脸色很快一变,在前面交叉的路口,迅速打了一个大大的转弯,路上明显留下一条车扎痕,轮胎已经显然没有气了,车已经开得不快,苏凌轻而易举追上,跳到车顶上,他扶住车框,手中灌满力度,坚硬的拳头往车窗一拳,玻璃瞬间破裂,但他拳头上粘满玻璃碎片,鲜红的血不断流出。

         苏凌已经从车窗跳进后座,伸手钳住女人的脖子,冷言说道,“停车。”

         女人脸上一阵惊恐,但装作镇定说道,“同归于尽又如何?我已经把自己奉献出去。”

         苏凌一跃起,硬生生转动钥匙,车突然不受力迅速往一边拐,车头装上护栏上,险些冲出护栏,还好这辆吉普车够结实,外表撞得凹凹凸凸,但里面还安然无恙,进口车还是不一样。

         苏凌看了言羽晨,没有什么大碍,放下心,车已经停在路边,不能动,不出五分钟警察就来了,女人不想在这里惹事,虽然她不怕警察,但上头吩咐过要低调行事,不要引起不必要的慌动。

         女人准备撇下一切就要弃车而逃,苏凌用力扣紧她的脖子说道,“我今天先放过你,如果有下一次就不会那么走运。”

         ------题外话------

         正版群,订阅10元以上,粉色福利,53098905

         大家猜出苏凌身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