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 危险任务,生死搏斗
        言羽晨向自己许下承诺,如果她今天判断错误,就让她孤独终老。

         她镇定地站起来,抱起杰杰,“杰杰,不要害怕,表姐不哭了。”

         杰杰看着表姐难受的样子他也想哭,“表姐你不哭就好。”

         “表姐带杰杰去吃饭,你肯定饿坏了。”言羽晨扯着笑容道,她没心没肺,她这刻可以伤心到绝顶,但下一刻也可以笑出来,她向往的生活是无忧无虑,无牵无挂。

         “雪绮,一起去吃饭。”

         姚雪绮点头,跟着言羽晨身后,她很懦弱,朋友吵架她帮不了忙,男朋友被人抢走,她无能为力,她不知道她究竟可以做什么,可能世界上需要有些蠢人,才显得世界的公平,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是大自然的法则。

         陈绍上了金宏的专车,金宏的能力很强,昨晚下的任务,今天就可以执行,调查出欧阳靳最松懈的时间,正是现在的一两个小时。

         金宏皱眉说道,“陈老板,虽然欧阳靳现在守备松懈,但身边人还有很多,到时候自己要小心。”

         “这层你不必担心,败了就撤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陈绍沉敛说道,敢对他女人下手的人,他绝对不放过。

         “嗯,他现在在打高尔夫,球场空旷,没有东西可以挡身。”金宏提醒说道,随着距离越近,心又紧张一分。

         陈绍点点头,不过是打架,他从来不怕。

         “你尽量跟在我后面。”金宏说道,“他们配有枪支。”

         陈绍对这些都不熟悉,为了言羽晨也拼出这条命,“好。”

         大家都装着传声器在耳朵里,可以彼此有个照应,随时可以汇报情况。

         带头的车开到距离高尔夫球场2000米外停着,然后其他车也跟着在不同地方停下,混乱又不令人生疑。

         金宏手下统一穿着轻便的衣服,带着30个精英过来,他们以一敌十,他们躲过保安耳目,攀着墙壁进去。

         传声器传来,“高尔夫球场上还有一栋五层高的私人别墅,别墅每一层都守着两个人。”

         看来硬闯也不容易。

         陈绍跟着金宏身后问道,“欧阳靳是什么背景?”一个落马的政府官员竟然家里守备森严。

         金宏脸色很沉,低低说道,“他和军火非法买卖有关。”他就知道这事不好处理,他从来不接触这玩意,这是底线,一旦这底线破了,就引起警方的注意,可是欧阳靳不同,他有背景,每次都可以化险为夷。

         陈绍担心他们兄弟有危险,“你们带够了装备了吗?”

         “放心,我们都穿着防弹衣,还有一点的是,我们逃跑能力强,要不然每次接任务失败的时候就有去无回。”金宏仍然皱着眉头,但脸色好了一些。

         随着他们的深入,地面的能够遮挡住他们的建筑已经不多,金宏为了速战速决,下令说道,“分五批人,每组两个,把各自楼层的保镖搞定,记住不能用枪,也不能惊动其他保镖。”

         “是。”在传声器中陈绍听到他们服从的命令。

         “听到命令的人出发,其他人,隐蔽。”

         随后一部分上前,另一部分找地方隐蔽。

         陈绍看到金宏的手下像蜘蛛一样,很快去到相应的楼层,扼住敌人的脖子,然后抽出小刀刺入脖子上的大动脉,一刀毙命。

         动作干净利索,不愧是金牌一大精英。

         金宏继续下达命令,“你们迅速潜入屋里,避开各自监控,屋里肯定有很多看门狗看着,一定要提防。”

         金宏脸色越来越沉,他这是第二次亲自出去带任务,危险程度相当高,每个兄弟都不可以牺牲,这是他们的宗旨。

         “里面情况怎么样?”金宏问道。

         另一个人回答,“里面没有任何异样,连个人都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人,陈绍说道,“别墅里有可能有机关。”

         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听到传声器几声惨烈的叫声,“啊…”

         “怎么回事?”金宏按着耳朵问道。

         “大哥,里面有机关,我们的人被红外线截断双腿。”那头着急说道。

         “有办法可以破解吗?”

         “大哥,我们正在找开关。”

         金宏手一摆,对着后面的人招手,大家一起冲过去。

         陈绍紧跟着金宏,他一个人生意人,从来没有见过这真枪实弹,但是他不畏惧,为了报仇。

         传声器又传来紧急的叫唤声,“大哥,带着兄弟撤退,我们这里已经被包围。”

         四周的人持着黑枪对着他们,“谁派你们来的?”

         金宏杀红了眼,知道这任务的艰难,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暴露,不能让兄弟受伤,他指挥道,“剩下的兄弟跟我上,全力营救。”

         其中两个手下掩护着金宏,其他已经从窗户破窗而入,举着手枪对着四周黑衣人说道,“放下手中的武器。”

         黑衣人相互对视一眼,慢慢放低手枪,然后趁弯腰这空挡手肘子直击金宏手下下腹,金宏的人也不是吃醋的,用脚挡,然后把腿压在黑衣人身上,听到骨头破碎的声音,黑衣人手枪落地。

         金宏的人使着眼色叫人带着受伤的同伴撤退。

         所以的黑衣人都举着双手,同伴用枪指着周围,迅速带受伤的同伴撤离。

         金宏见到有人出来,大概看了伤势,“快送去医院。”

         “可是大哥…”

         “我们还有人,不必担心。”

         陈绍看着血淋淋的场景,脸色也有些不自然,金宏看了他一眼,“出来混的就是那么残忍。”

         陈绍没有多言,身体也发出冷冽的气息。

         忽然从别墅传来警报声,高尔夫球场瞬间黑衣人,他们犹如没有气息的人,个个面如死灰,井然有序包围着陈绍他们。

         金宏脸色一紧,拳头瑟瑟作响,下令道,“突围,保护陈老板。”

         金宏的人没有过多的时间考虑,一切听从吩咐,几个人掩护陈绍,开枪对着前面的黑衣人冲出去。

         黑衣人也不示弱,夺开子弹,发动猛地的进攻。

         砰砰砰,枪声一直不断的响起,没有任何建筑的掩护下,形势很快分明。

         金牌的人穿上防弹衣是有备而来,黑衣人什么都没有准备就遭突击,杀伤力骤然下降了一半,一个黑衣人见势不妙,取出一个东西,手一拉,向空中发射信号弹,在空中形成绚丽夺目的色彩。

         金牌的人继续火拼中,不少人已经挂彩,血腥味浓厚,陈绍紧跟其后,他没有用过枪,但见识到这触目惊心的场景。

         不一会儿,黑衣人的支援来了,比先前来多了一倍,被黑压压的人包围着。

         金宏杀红的眼,对着陈绍说道,“你先走,要不然今天你就死在这里。”

         陈绍心里虽然有些害怕,但脸上很镇定说道,“这事因我而起,我们共同进退。”

         砰,又有一个同伴中枪,被打中膝关节,血渗透裤子涓涓而流,他在陈绍身边重重倒下,表情极其痛苦,龇牙咧嘴,冷汗直流,嘴唇被咬破到血肉模糊。

         金宏上前冲扳动手枪,气势凛凛,对准敌人的额头,砰,一枪毙命,敌人双目狰狞,表情僵硬着,倒在地下,身体又上下跳动几下,最后一动不动。

         随着黑衣人的救援越来越多,显然金宏是占下风,眼见只剩下十个人同伴,金宏脖子上的动脉凸出,喝令,“兄弟们,今天是我金宏对不起你们,如果有来世我再好好报答你们。”

         同伴们都视死如归,整齐的口号叫道,“为大哥而死,是我们的光荣。”

         “停,都停下来。”突然有人洪亮叫道,“果然是真心护主。”

         黑衣人齐刷刷收下手中的武器,同时脸上望着别墅顶层,等待吩咐。

         陈绍顺着声音转了过去,只见在欧色别墅最高层站在一个穿灰色高尔夫球服的男人,他面带春风,看不出什么杀气,他身边一排的保镖哭着机关枪正对着他们,他拍着手掌说道,“很好,很精彩,我佩服你们。”

         陈绍眼眸一眯,手死死攥紧起来,他就是欧阳靳,就是今天要收拾的人。

         金宏吐了一口口水冷笑道,“欧阳靳,说什么风凉话,有种的我们单挑,你就靠这些看门狗保护你,算什么男人。”

         “别嘴硬,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说出来还可以免受一死。”欧阳靳严重一紧,看着带头的男人,

         “我今天来了就不准备回去,你以为我像你一样是贪生怕死之徒?”金宏铿锵有力说道,整个气势都比欧阳靳高几筹。

         欧阳靳被气得浑身发抖,他不能杀这个男人,他还要问话,跟背后的人一决高下,“说吧,你主子是谁?”

         金宏发出嗤笑,一声不吭。

         欧阳靳不想浪费时间,拿起黑衣人旁边的手枪,往金宏肩上就是一枪。

         金宏没有躲避,因为根本没得躲,硬生生中了一枪,闷哼一声,血溅出,身子退后,紧咬牙关,强忍着。

         “大哥,你怎么样?”手下的人连忙向前扶着。

         “说还是不说?”欧阳靳眼上染上嗜血的表情,“不说,你的同伴就跟你一起陪葬。”

         话还没有说完,砰一声枪响,只见欧阳靳中枪躺地,周围乱糟糟。

         紧接着,轰的巨响,浓烟滚滚,黑衣人那边应声倒下。

         是手榴弹。

         陈绍疑惑着,突然浓烟中出现一个熟悉的声音,“走。”他拉着陈绍往外跑。

         ------题外话------

         灯灯还是不要脸求评价票,这个月都要,看文的小伙伴都给我,好吗?文文就快完结了,所以支持我一下。

         今天晚上7点二更,二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