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六章 偷看我洗澡要你以身相许
        言羽晨睁开着眼睛认真问道,“顾先生,你难道不好奇,我跟他为什么突然和好?”她不是个表里不一的人,只是在爱情面前很迷糊,总是被牵着走,但也要看看是谁向她抛下这条红绳。

         “我知道你的决定是正确的。”顾谦之不带虚假看着她并且很认真说道,“你爱他,所以即使是错误也会飞蛾扑火,更何况,他是对你认真。”

         言羽晨不敢置信望着他,他正是戳中心中的想法,她对苏凌是从来都不会怀疑,即使当时真的有疑惑过,但很快消失,人的生命真的不是很长久,所以就当是放纵自己。

         “你还是最懂我。”言羽晨浅笑道,有人说,女人应该最了解女人的想法,可是现在却不是,她的想法面前的男人了解,而且是清晰了解。

         杰杰在言羽晨怀中打了哈欠,为什么大人们的对话那么无聊,他又听不明白,面前这位顾叔叔不是坏人,因为他在这里很久都没有把自己带走,而且表姐还对着他笑,所以他心就不用那么害怕。

         言羽晨低头看着杰杰快要闭上的眼睛,“杰杰困了,表姐带你回房间睡觉。”

         “嗯,我想你跟我睡,我怕黑,妈咪爸爸又不在这里。”一天没有见过妈咪,他想念妈咪。

         言羽晨看到杰杰委屈的小脸,小孩子一天到晚都恨不得在父母身边,他一天都没有见到他妈咪,现在不哭着要找妈咪,看来他很坚强,所以就顺着杰杰的意思,“乖乖,表姐当然会跟你一起睡。”在他脸颊上亲了两口。

         侧脸对着顾谦之说道,“谦之,我能这样叫你吗?我把你当成朋友了。”

         顾谦之不好意思说道,“我不喜欢你这样叫我,还是叫我顾先生吧。”这样的叫法实在不合适。

         言羽晨没有多想,这是个人的习惯而已,“好,顾先生,我们要睡觉了,如果没有其他的事,那就早点休息。”

         顾谦之点头说道,“好。”看了躺在沙发上的陈绍一眼,有搀扶着走。

         言羽晨见状,惊讶问道,“唉,你把陈绍带去哪里?”

         顾谦之托住陈绍的腋下说道,“你一个女生不能随随便便让男生留宿,我那边有沙发让他在那里睡一晚。”

         “这样不会太麻烦你吗?”言羽晨问道,这样确实也好,也不用照顾陈绍,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确是多有不便,“你家有多余的被子枕头吗?”

         言羽晨跑回房间把新被子枕头都抱出去,多准备这些也无碍。

         顾谦之摆手说道,“我家有,不需要。”扶着陈绍往外走,他哪敢要言羽晨的被子给一个大男人盖,还是用他自己的,就算自己不盖,也不能委屈陈绍,悲催啊。

         言羽晨把被子放在沙发上,立刻过去打开门,“顾先生,那就麻烦你。”

         言羽晨望着他的身影向他摆摆手,如果陈绍在她屋里睡觉,半夜起来发生事都不知道,女生都要懂得保护自己,再加上他喝醉酒,半夜起来吐,还要不眠不休照顾,她没有那么好体力,自己还是安心睡觉。

         锁上大门,言羽晨伸了懒腰,送走一个大男人,屋里还有个小男子汉要照顾,她头都大了几倍,杰杰在沙发上眼皮都在打架了,这一天他也够累了。

         言羽晨把杰杰抱了起来,拿起他的小书包,翻找要换洗的衣服,附在杰杰耳朵旁边说道,“杰杰,起来洗澡,洗完再去睡觉。”

         杰杰闭上眼睛摇摇头,不想洗,他就是想睡觉,看猫和老鼠他觉得猫的智商不是非一般低,连小小的老鼠都抓不住,他还是喜欢那只可爱的老鼠。

         言羽晨把他抱进浴室,放好温水到浴缸里面,唯有帮他洗澡,这个小懒虫,她两三下把杰杰的衣服脱掉,花洒对着他的脑袋,搓点洗发水,帮他洗头。

         杰杰的睡虫还没有赶走,继续迷糊睡中,任由言羽晨帮他弄,过了十分钟后,擦干头发,把他小小身子放进浴缸,轻轻柔柔地搓。

         言羽晨按些沐浴露到浴球上,还没有碰到,杰杰一下子惊醒过来,捂住自己的屁股,满脸通红说道,“表姐,你怎么偷看我?”他害羞,女人不能看男人的身子,幼儿园的老师说的,那个叫男女之别。

         言羽晨一把揽住他的小身体说道,“我帮你洗澡,是光明正大的看,不是偷看。”小小的脑袋都不知道装什么,谁给她灌输写思想,她记得上幼儿园有时候是爸爸帮她洗澡,上小学三四年纪还要妈妈帮她洗,她现在想起来还真有点惭愧,杰杰从3岁开始就自己胡乱洗澡,虽然洗得不是很干净,但这个自立能力比她强,她不好意思说出来。

         杰杰继续羞答答的,肉乎乎的身子缩到浴缸的角落,“再看我就要你以身相许。”她觉得好委屈,自己被另外一个女生看到,被女生看到应该是要以身相许,这个他在电视上看过,妈妈那时候和他看电视还边看边笑。

         “那你自己洗,我不看了。”言羽晨被他的话气到没有力气,“我出去了,你洗好叫我。”还以身相许呢,小小年纪学了些什么。如果将来她有个儿子,天天帮他洗澡,到长大有7岁的时候才教他一些怎么区分男女,他们的差异在哪里!

         杰杰见表姐走了出去,手从屁股下放下来,心扑通扑通跳着,脸蛋都快烧红了,他突然不好意思喊了一声,“表姐,放水的开关我力气太小,开不了。”

         言羽晨顿住脚步,真被这小屁孩气死了,又折回来道,“我来帮你洗,很快的。”话一落,言羽晨重新把衣袖卷起来,放着温水,把浴球往杰杰身上搓,小孩子洗澡很慢,还是她来洗,速战速决,她今天也真够累,想好好休息。

         言羽晨强势把杰杰的身子洗好,可是杰杰还继续捂着屁屁,一个小孩子有什么不让人看啊,“把手放开,要不然洗不了。”

         “不放。我是男子汉大丈夫,你是女生,不可以。”杰杰红着脸,低头说道。

         言羽晨无可奈何用力把他小手抓起来,涂着沐浴露继续擦,终于洗完了,真是费功夫,“这不就可以了吗?”

         “你是色狼,偷看我小*。”杰杰委屈说道,他感觉自己晚节不保,清白给毁了。

         言羽晨对他翻白眼,不就是洗澡而已,被小孩子说成色狼,她小姨和姨夫到底是怎么教育小孩,这思想那是三四岁的孩子有。

         “快穿衣服。”言羽晨不跟他磨叽,快速套过衣服,然后又把他抱起来,走回到拿出吹风机,“吹干了才能睡觉。”

         开了中级风力的热风,很快就把杰杰的头发吹干,“好了,可以睡觉。”

         杰杰始终皱着委屈的脸蛋,表姐太强大,他只能屈服在她淫威之下,表姐就是个色狼,趁他睡觉的时候偷看他,他要回去告诉妈妈。

         言羽晨把杰杰放在床上盖上被子,自己则是拿过睡衣,到她洗澡了。

         杰杰在床上打滚,为什么他心里很兴奋,睡不着,过一会他就要很表姐睡觉,是除妈妈之外另一个女生,他今晚就暂且原谅表姐,以后都给她看自己强壮的身体,他要吃得饱饱,那样才有力气长大。

         过了片刻,言羽晨也从浴室出来,看着床上的小脑袋,他眼睛正兴奋望来望去,言羽晨提醒道,“快去睡觉,晚上不睡觉,长不高的。”

         杰杰从被窝伸出右手说道,“表姐,你今晚是要和我睡觉吗?”

         “嗯,和你睡觉。”只有一张床,不跟他睡那她睡哪里,难道是杰杰不想跟自己睡,还在说你是女生,我是男生,不能睡在一起,如果是这样那就惨,又费功夫跟他解释,还是直接敲晕杰杰算了。

         杰杰听后小身子站了起来,拍了拍身边的床位,“好啊,表姐过来这儿睡,杰杰一个人怕黑。”他是男子汉才不怕黑,可是这儿不是他家,不适应,半夜的时候妈妈总是喜欢走进房间,然后他就装睡,他都知道,因为他就怕一个人。

         言羽晨笑了笑,在杰杰脸蛋上亲一口,“乖,真乖,你先睡。”她晚霜和补水的都没有擦,先涂了再说。

         杰杰一下子扁嘴起来,失望说道,“表姐想反悔不和杰杰睡?”哎,每次都骗人,大人就是这个样子,很讨厌,说了又不做,表里不一。

         言羽晨看着面前的人儿,他举着双手要抱抱,真的很可爱,杰杰从小就黏她,每次见面就扑了一声过来,她不怎么喜欢小朋友,但喜欢杰杰,可能是因为血缘关系的缘故,“表姐要先扮靓靓,把脸上弄干净才能和杰杰睡。”

         哦,原来表姐是想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呈现出来,然后才跟自己睡,杰杰开心得口水都流出来,“快去,快去。”他一下子又躺会床上,很幸福啊,过一会他把自己身边的位置让出给表姐,让表姐睡得舒服点,然后手脚都老实放,要不然会吓到表姐。

         言羽晨走到梳妆台,把精华水往脸上涂上一层后就可以,她不喜欢弄这些,但基本的保养还是要做足,女人很容易老,要不然到了40岁,皮肤就干皱干皱,很恶心,没人男人欣赏,男人自然就出去包二奶,貌似想得有些长远,如果苏凌敢包二奶,她就阉了他,哼。

         言羽晨放下护肤品,拖鞋走到床上,杰杰很自觉把身子往里面挪一挪,兴奋说道,“表姐,杰杰不胖,杰杰睡觉用的位置不多,我睡觉会很老实。”每次称体重的时候他都很忧心,他跟其他小朋友对比过,自己比他们重,可是女生们都喜欢瘦的男生,所以他一直都不敢吃零食,而且妈咪看到他的体检表,都会很满意一笑,然后说出两个字,偏重。妈咪说,就是喜欢自己这样肉乎乎的,妈咪根本不知道自己想什么,所以有时候会忧心。

         “杰杰不胖很可爱。”言羽晨用额头和杰杰的额头轻碰了一下,然后摇着头,跟他玩耍,杰杰是有点胖,但这种胖,比同龄的小朋友都可爱,所以很多人都喜欢他。

         杰杰咯咯笑道,他就知道表姐最好,然后打了大大的哈欠,“表姐,晚安。”

         言羽晨盖好被子躺在床上,把床头柜的灯关上,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可是并不能改变什么,因为她就想活得潇洒一点,有失必有得,虽然心里不舍得马初雁,但是有苏凌一个就够了,她不贪心,只想和爱的人在一起。

         杰杰的小身子向言羽晨凑了凑,双手放在她的肚子上,表姐很香,比幼儿园的女生还香,她们身上都是一阵奶味,不喜欢,有些就有一种口水味,不好闻,所以很喜欢表姐的问道,他又不自觉咯咯一笑。

         言羽晨一躺下就想睡觉,感觉到杰杰在蹭她身体,以为他不适应,拍了拍他的后背说道,“乖乖,快点睡觉,表姐很困。”

         杰杰紧紧贴着言羽晨愉快应了一声,“哦,晚安。”他尽量不会乱动,怕吵着表姐,要不然表姐会赶他下床,他还不想下床呢,他要搂着表姐睡觉。

         不多时,杰杰小手拉着言羽晨睡衣的衣角,打着两个哈欠,闭上眼睛,很快传来均匀的呼吸声,睡了过去,睡之前还想着,等表姐睡熟后,他要亲亲表姐的脸蛋,可是一想完,自己就先睡着了。

         言羽晨见怀中的人儿不动了,嘴角勾起,也进入梦乡,期待明天的到来,因为苏凌说过,会来找自己。

         顾谦之怏怏不乐,把自己的床让给陈绍,可怜的自己,有床没得睡,谁叫陈绍是大爷啊,自己只能窝在沙发上,以前生活环境一直很恶劣,但最近改善了,他有点不想再去适应恶劣的环境,因为那生活真的不是人过,只有他们才是最辛苦,最伟大。

         陈绍双目紧闭着,谁得很踏实,准确来说是晕了过去才睡得踏实。

         顾谦之见陈绍没有动静,也放下心来,半夜万一吐了,他真的没辙,他刚敲下去的力度确实是看着点,如果是一般人,他这一击怕是致命,幸好自己没有那么冲动,要不然真的不知道怎么交代。

         在安静而又安全的环境下,顾谦之总是很快就睡了过去。

         翌日,太阳从东边升起,昨晚忘记拉窗帘布,阳光透过窗帘布照射了下来,然后落到言羽晨脸上。

         言羽晨感觉有些刺眼,继续紧眯眼睛,可是刺眼的光又再度传来,她烦躁地睁开双眼,看了一下时间,才7点,还早得很。

         准备再次躺回床上,掀开被子,发现她肚子上放了两个脚丫,杰杰睡相太不好,颠倒过来,小脑袋还枕在言羽晨腿中,手放在嘴唇边上,吮吸着,看着他的可爱样子,言羽晨轻轻起身,把他小身子小心翼翼转了过来,杰杰还在熟睡中,嘴边带着笑意,言羽晨被这萌相弄得心软软的,亲了亲他的小脸蛋,如果以后她有了孩子,她一定会很宠他,天天会亲他,陪他玩。

         阳光淡淡投下了杰杰的脸颊上,他无意中皱起小秀眉,有些生气的样子,言羽晨迅速下床,把窗帘布拉上,然后再次爬上床,一看,杰杰还在睡觉,眉头慢慢放松了下来,小东西还真懂得享受,真被人给惯坏了,她以前小时候也是被爸妈惯坏,但也是学很多东西,例如是防身术,练跆拳道,泰拳什么的,这是很小时候就开始学,她小时候很羡慕那些会跳舞会谈钢琴的女孩,因为她们看起来很优雅,而自己就会舞枪,长大了,她就觉得跆拳道可以护身,不用给人欺负,但对跳舞和弹琴这些兴趣大大减少,到现在她只能跳普通的交际舞,学校的晚会她不敢参加,每次被人邀请去跳舞而跳不好,就怕丢脸。

         言羽晨不想以前的事了,再次闭上眼睛,眯了一会儿就起床,睡不着了,因为挺兴奋的,话说,苏凌过来她家里,她需要准备什么吗?

         她出去客厅,扫视一番,又去了厨房卧室,觉得已经很干净了,那个有洁癖的怪人应该会满意吧,她干嘛那么在意他的看法,如果他不满意,让他自己来打扫。

         言羽晨再次看了时间,才7点半,握着手机,不知道他睡醒了没有,就是怕吵着他,不知道他有没有起床气,真是烦人,拍拖了还要顾及其他的想法,不管了,她也要别人来迁就她。

         电话响了两声后,接通了,但对方没有说话,言羽晨疑惑着看着手机,手机显示通话中,还正在计时,她轻声问道,“睡醒了吗?”非得要让她开口。

         “嗯,现在醒了。”苏凌魅惑的声音传来,音质是那么醇厚动听,带着一些沙哑,显然就是刚醒来。

         “我也醒了,睡不着。”言羽晨听着他的声音,心也会跟着加快跳动,她扁嘴问道,“现在还在床上?”

         “对,刚被一个电话吵醒。”苏凌温润的脸有些笑意。

         言羽晨一听,自然是知道是指自己,但他责怪她,“是你睡觉不关手机,还怪别人吗?”关了手机,自然不会被人打扰。

         苏凌掀开被子,走到阳台上,淡黄淡黄的阳光洒在他身上,美得就像一件精心雕刻的艺术品,他性感的声音再次传来,“我怕有人想我。”

         言羽晨一怔,心暖暖的,嘴上却不承认,“谁会想你啊,不要脸。”他不关机就是为了自己能够打电话给他,他也会在第一时间接到她的电话,小小的举动,就轻易让她觉得暖心。

         “对,刚才打电话进来的,是挺不要脸。”苏凌脸上挂着如沐春风的笑意,看起来真的很舒心。

         言羽晨脸有些挂不住了,扁嘴说道,“苏凌,你让我一下会死啊。”大清早的就跟她斗嘴,还不让自己,黑心黑肺的家伙。

         “不会死,但我很开心。”苏凌诚实说道,很久都没有人跟她斗嘴,能和自己最爱的人斗嘴,是件甜蜜的事情,他很享受这种方式。

         言羽晨一怔,他这是以和她斗嘴为乐,她不乐意说道,“可是我不开心。”你开心有什么毛用,我不开心,就一直很你斗到底。

         “我开心等于你开心。”苏凌扶着阳台落地窗的窗框,嘴角一弯说道,曾经的他太自以为是,一切都以自己为中心,如今他学会照顾别人的想法,她是第一个他需要照顾的人。

         苏凌这是什么歪理,他开心能代表她也开心吗?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的,但脸上早已经浮现出柔和的笑容,其实这样真的挺好。

         苏凌轻声问道,“你睡醒了?”他一直习惯早起床,今天也不例外,7点左右就自然醒。

         言羽晨拿着手机走出客厅,心里被甜蜜填满,“醒了,所以才打电话给你。”

         苏凌眉眼弯弯再一次笑了,一笑倾人城二笑倾人国,仿佛所有的事物都在他带领下变得温顺起来,“嗯,我现在过去找你,一起出吃早餐。”

         “好,我等你。”

         ------题外话------

         都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杰杰,啊,怎么没人评论,灯灯快要完结了,你们说说什么时候更新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