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钓金龟,真是痴人说梦
        咖啡厅里,苏凌一言不发,端起杯子,优雅品着咖啡,他人清澈温润,但实质就是高冷。

         马初雁喜形于色,没有和苏老师单独相处过,她不想把这个气氛打破。

         陈倩凝踏踏的高跟鞋声响起,苏凌不禁皱眉,她走过来,露出娇媚的笑容,但马初雁怎么会出现这里的?目光可以把她射穿千万次。

         “凌哥哥。”陈倩凝走近,甜甜叫了一声,“表妹。”

         苏凌没有过多表情,点点头,马初雁则是诧异,原来不是只约了她,但她看不惯陈倩凝的虚伪。

         “是你通知记者?”苏凌没有看她,直接问道。

         陈倩凝一懵,又随即露出大大的笑容,“是,他们有对你采访吗?”

         苏凌不悦道,“我的事你最好不要插手。”

         陈倩凝想不通,叫记者来不是为了帮他吗?苏旭说他到A大任教并非情愿,所以她才听了苏旭意见。

         “凌哥哥,你怎么呢?我都是在帮你。”

         马初雁默默嗤笑,这女人蠢到无法形容,她难道不知道苏老师是秘密回国吗?枪打出头鸟。

         “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苏凌温润说道,但语气夹带着警告。

         “马初雁同学,你们表姐妹叙旧吧,你的好意我心领。”苏凌又对着旁边的马初雁说道,没等她们答话,径自起身。

         马初雁在一刻的笑容僵住了,他就是告诉她,不要再纠缠下去,他把自己和陈倩凝归到一类人。

         陈倩凝心情也好了一些,丢面不止她一个,“省省心吧,表妹。”

         马初雁觉得和她说话也是浪费口水,也起身离去,就算苏老师不喜欢自己,都没有所谓,她爱他就够了。

         陈倩凝坐着,感觉一切都来得太快,她的火气没有地方发,按了苏旭电话,语气好些道,“旭哥哥,你的对策失败了。”

         苏旭在电话那头,如妖孽一样笑了起来,“这是第一步,接下来,我会告诉你的具体做法。”

         挂上电话,苏旭负手走到落地窗,他唇角张扬翘起,我只是想让你早些回公司。

         餐厅里,服务员收拾好餐具后,言羽晨想抢先一步刷卡买单,但被陈邵一大掌夺过来,“我来吧。”

         “我欠你一顿饭。”言羽晨接过话道。

         陈邵递卡给服务员,勾勾唇角道,“你欠我的不止一顿饭那么简单。”

         言羽晨微微吃惊,也不反驳,那么他打算卖个人情?

         “陈邵,你说我们是朋友,朋友间就应该坦诚相对,我直话直说了,我希望你给一次机会给林兴华。”

         陈邵没有想到她那么直白,朋友这个词他觉得不适当,但他今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

         “好,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言羽晨开心应道,“你说。”邵潇竟然那么爽快,这个朋友没有交错。

         女人你终于入圈套了,陈邵沉稳说道,“我要你大四一年来我公司实习,当然钱我也会给,学习也不耽误你,不过我希望你暑假都可以过来上班。”

         就这么简单,来龙腾实习求之不得,言羽晨露出满意的笑容,“就那么简单?”

         “这是合同,你签吧。”陈邵从公文袋拿出两份合同。

         言羽晨粗略浏览一遍,立马签名,原来天下真是有免费的午餐,他早就想好如何解决问题,自己面子的真大。

         陈邵不着痕迹笑了,掉坑还要帮人数钱,以后还得提防她身边的人。

         言羽晨放下笔,不多时,吴静敏打了电话过来,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匆忙的男声,“你是吴静敏朋友吧,请你马上来豪庭酒店,我在接待室等你。”

         还没有问清楚,那男人挂了电话,言羽晨道,“我有事去一趟豪庭酒店。”

         “我陪你去吧。”陈邵起身道。

         言羽晨点点头,看来吴静敏去做兼职,惹到什么事,有陈邵在,事情也好解决。

         来到豪庭酒店,在接待员引导下就来到了。

         还没有进去,一个声音泼辣打破沉静,“你知道我做头发多少钱吗?你几年不吃不喝也赔不了。”

         他们推门进来,吴静敏苦苦哀求,眼泪使劲掉,那个男人,酒店主管简单说了一下,“吴静敏来到刘女士座位在上菜时,恰好刘女士起身,所以整盘菜都倒在她头上。”

         言羽晨看着一身狼狈的刘女士,头发还滴着菜汁,挂着菜叶,不禁有些好笑,她怎么不去清洗,反而在这里大骂,还嫌不丢人吗?

         刘女士听到笑声,恶狠狠回头,“笑什么笑,哦,你肯定是这女人朋友,真贱。你们以为这里是二三流歌舞厅吗?这里是有头有脸的人来的地方,就凭那些小伎俩就想钓金龟,真是痴人说梦。”

         言羽晨不禁一怒,这女人怎么一点口德都没有,她为她的子孙后代堪忧。

         吴静敏战战兢兢走过来,“我不是故意的,是她自己不小心弄翻的。”

         “你还说你不是故意,要不是你我至于那么丢脸吗?我要你赔偿精神损失费…”刘女士继续吼道。

         “说够了吗?我要不要请人来给你接着骂?”站在言羽晨身后的陈邵,不耐烦开口,他的人也敢骂,活腻了。

         刘女士一惊,定眼一看,声音忍不住的颤意,“陈老板,我…”面前的人才是真正的金龟。

         陈邵也懒得废话,直接一张名片,“有问题找我律师。”

         接着拉着言羽晨走了,吴静敏也跟着出去

         刘女士死死抓住手中的名片,撕个粉碎,她怎么敢找他?

         “谢谢你,你又帮我一次。”果然和陈邵一起,所有事情都变得简单。

         “我说过你欠我的可不止一顿饭那么简单。”陈邵唇角一勾,露出久违的笑容。

         ------题外话------

         昨天照了胃镜,嗷呜,慢性胃炎,是细菌感染导致的,所以你们额额好好照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