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今晚都在演戏
        苏凌微微一怔,鞋向地踩紧,一切的一切他已经做好了,可以转手交由他人。

         马初雁和姚雪绮满脸都写着有奸情,刚不是说大家是朋友,婚约只是上一辈的事,与他们无关,到现在这般秀恩爱,难道他们没有听过秀恩爱死得快吗?或者他们把这句话听错成秀恩爱生娃快。

         杨仁已经彻底放弃了,她男朋友多金又有貌,选择他是明智的,他看着她高兴就好。

         “嗯,你吃多点。”言羽晨娇嗔笑道,“你那么瘦。”

         苏凌余光扫了对面,看见她满心欢喜,他心里一直落空着,有种被人握住的感觉。

         陈邵向苏凌淡眼一忘,发现他满不在乎,随即宠溺对着言羽晨道,“听你的。”

         马初雁打了个冷颤,早知道不来了,虐死单身狗,以后切记莫要再贪吃。

         姚雪绮也看得不是滋味,偷偷瞄了杨仁一眼,他微嘟嘴,始终不敢看着秀恩爱的两人,她突然有种保护的*,“师弟,你也多吃点。”夹了几块羊肉到他碗里。

         杨仁只是扯了扯嘴角,“谢谢。”

         马初雁蠢蠢欲动,苏凌在她旁边起码她也要意思意思,她现在可是在追他呢,动了动筷子头。

         “喝汽水。”下一秒,马初雁的筷子掉地,短短的三个字,和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竟然让她神不守舍。

         苏老师主动帮她倒汽水,他是不是发现她今天特别优雅,特别斯文,特别文静。

         言羽晨心里有种冲动,想直接把桌子全掀了,让你碍眼,让你碍着我,她不动于色,拿起陈邵的碗,小口气小口气吹着,“小心烫。”

         陈邵诧异不已,这举动实在太亲密了,他喜欢,于是沉稳的声音响起,“别顾着我,也要关心下自己…”

         小刘一直在门口受着,看到自己的老板也有温柔的一面,他默默记下来,要到公司宣布,老板终于开窍了。

         苏凌突然心里不平静了,忽地站起来,众人疑惑望着,他淡淡一笑,“失陪了,我临时有事先走了。”

         陈邵马上也站起来,“很重要的事吗?”

         苏凌平静答道,“是”。

         陈邵没有过多挽留,道别了。

         “你不是有事吗?我送你。”苏凌拿起挂着椅子边的衣服,瞟了一眼马初雁。

         马初雁呆住了,她发誓真的没有听错,苏老师说送她,前面说的有事就是和她一起?

         “好,我也走了。”马初雁擦着嘴巴,“表哥,我也先走了。”

         陈邵点点头,饭也吃了一半,也不强求了。

         言羽晨心里发酸,她做这么多,难道他是看不出自己用的是激将法吗?她就想他可以多看她几眼,不要讨厌她。

         可是苏凌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和别的女人离开,言羽晨的心碎了一地,再也不能复原。

         他真的要这样做吗?很好,她也不必要顾及他的感受,她心抽痛着,不知道为什么对他那么执着,谁告诉她怎样才能消除痛苦。

         出到来门口,马初雁很自觉跟着苏凌脚步。

         苏凌看着后面的影子,皱眉,“你在这里打车,我有事,先走。”

         马初雁顿时像被人泼了冰水,浇湿她全身上下,他不能这样,她的希望都在他身上。

         “苏老师,不是说送我回去吗?”

         苏凌蓦然回到,“你听错了。”挺拔的身姿进了自己的车,踩着油门驶去。

         马初雁不争气红了眼,也打车回去,即使被伤得面目全非也不在乎。

         晚饭过后,小刘开车把他们送回去,陈邵就独自送言羽晨。

         “今晚我很开心。”车里,陈邵难得开口。羽晨的态度改观了很多,关系更近一层。

         言羽晨莞尔,她的心思早就不在这里。

         “我很累。”装得很累,她今晚都在演戏,可是观众才是自己在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