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一章 我们来商量你和阿邵的婚事
        陈倩凝怒骂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随后一干人等就走了。

         “救命啊,救命啊…”陆昊锐大声呼救,大厅里很多人都走了出来。

         马初雁把言羽晨拉到一处僻静地方,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是非。

         言羽晨见到马初雁先是很微诧异,但一想到陈倩凝是她表姐,陈邵是她表哥,这也不足为奇。

         反倒是马初雁一脸震惊,“羽晨,你怎么来这里的?”

         “陈邵邀请我。”

         “你和陆昊锐发生什么事?”一想到陆昊锐那厮的嘴脸,马初雁恨不得撕碎他。

         “上次他敲诈雪绮,我就把所作所为登到电脑上,所以这次算是报复。”言羽晨拢了拢发丝,但他出现在陈倩凝生日宴上,说明和他俩认识。

         “陈倩凝也是B大?”为了验证心中的疑问,言羽晨开口道。

         “是。”

         言羽晨忽然明白一切,如果没有陈倩凝指使陆昊锐他会这样做吗?她不想任人欺负,要杀杀她锐气。

         “初雁,我想请你帮个忙。”

         “羽晨,你怎么不好好在大厅呆着,我找你了半天。”陈邵拿着两杯红酒无奈笑道。

         言羽晨顿住嘴边的话,“我和初雁出来逛逛。”

         陈邵抬步过来,恢复一贯的沉稳对马初雁道,“你舅父舅母很长时间没有见你,你不进去看?”

         马初雁本来就不想来,若不是舅父舅母对自己好,谁会看陈倩凝这张臭脸。

         马初雁收拾好心情离开。

         陈邵递了只高脚杯给言羽晨道,“我们进去切蛋糕。”

         言羽晨接过,陈邵和他妹妹性格反差也太大了,她压根不想跟她有多余的接触。

         “里面人太多,我就不进去。”

         陈邵抿了一口红酒,犯难道,“里面的女人还等着我。”

         算啦,算啦,就帮他一次,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大厅里人头涌涌,厅中间围着一层又一层人,众人唱着生日歌,看来陈家还是很宠爱她的。

         陈邵并没有强求她围观而是和她坐在一旁的沙发,一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小姐蠢蠢欲动,但看到一个优雅无比的女子坐在陈邵身边,就望尘莫及。

         言羽晨注意到大厅的动静,很同情对陈邵讲,“看来你要尽快找个能人塞住三姑六婆的口。”

         “放心,很快就有了。”陈邵笑着道。

         今日他似乎笑得很多,但是总感觉带着一些危险。

         不多时蜡烛吹完,请回来帮忙的服务员把蛋糕一一分配。

         陈倩凝始终保持亮丽的笑容,好像知书识礼的闺中大小姐,真能装,言羽晨别过眼。

         服务员微笑把蛋糕分给言羽晨,突然一道刺耳的叫声冲破耳膜,“蛋糕不能给她。”

         陈倩凝快步走过来夺取,把蛋糕扔在地下,“你也配吗?”

         “倩凝,快道歉。”陈邵有些始料未及,愠怒道。

         众人的视线一下子被吸引住,陈家大小姐和陈邵女人不和,这有场好戏看。

         “哥,把她赶出去,我不想看到这贱女人。”陈倩凝气到发抖,她缠着凌哥哥,竟然还不知廉耻凑到哥哥身边。

         陈邵站起身,微微抬手,想到什么又放下,“今天是你生日,任性也要适可而止。”

         言羽晨假装很害怕,躲在陈邵身后,委屈道,“我做错了什么?”陈倩凝装,她更会装,同样豪门出身差别也太大。

         “贱女人,勾引我哥哥。”陈倩凝像发疯一样,扬手来。

         “够了,还嫌不够失礼吗?”陈邵抓住她的手,狠狠放下,“给我马上上楼。”

         陈倩凝脸上也挂不住,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但被人责骂的是自己,捂住嘴巴跑。

         陈邵举杯道,“让大家见笑了,请继续。”

         很快大家也没当一回事,这些事在豪门里也见惯不怪,大家酒足饭后在自家讨论就算。

         “对不起,我妹妹很任性。”陈邵带着歉意道。

         言羽晨摇摇头,大方道,“我不会介意的。”

         “阿邵,倩凝怎么回事,跑上楼?”陈海天走过来疑惑道。

         “爸,她上楼换衣服。”陈邵脸上没有表情道。

         言羽晨惊讶,陈邵说谎也不用打草稿,连她也相信了。

         陈海天眼光投到言羽晨身上,和善说道,“你肯定是晨晨啦。”

         言羽晨起身讪讪笑道,“陈伯父。”咦,他怎么认识自己,她向陈邵睨了一下,谁知陈邵望向大门口。

         陈海天走到言羽晨身边座位坐下,和蔼说道,“晨晨,大学差不多毕业了,等下跟你父母商量下。”

         啥,言羽晨一脸懵逼,她毕业,陈邵爸爸跟自己父母有什么商量,难道他是校董?

         “老公,翔东和丽萍来了。”张慧芬一踏进大门,高兴道。

         言羽晨心里一紧张,那两人是她爸妈吗?谁告诉她发生什么事情。

         言翔东和蔡丽萍一进来,大家立马停止说话,在众人心中,这两人是模范夫妻,即使言家有权有势也没有传出言翔东的绯闻。

         “晨晨,让妈妈看看你,最近又瘦了。”蔡丽萍放开言翔东的手,快速走过去自己女儿身边。

         众人秒懂了,原来陈邵身边的女子是言家二小姐,怪不得他们从没有见过。

         他们的思绪转移到多年前。

         言家和陈家是世交,所以两家就订下婚约,然,婚约的对象是言家大小姐言羽馨,陈家的陈邵,但言羽馨失踪多年,至今音信全无,所以婚事落到言羽晨身上。言羽馨当年是被绑架,罪犯撕票,但找不到尸首,久而久之,人们就当言羽馨去世了,言家也接受这个事情,所以言家保护二女儿,不让她公布身份,所以传闻言二小姐身份莫测,个个都想撞破头见一面,但是有心想探究的人都不知所向,所以言二小姐是个迷。

         但是今天言家舍得把她公布出来,大家就擦亮眼睛仔细看。

         言羽晨满是震惊,有什么事值得自己的父母出动,这只不过是小小的生日宴。

         “妈妈,爸爸,你怎么会来?”

         “我们来商量你和阿邵的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