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允许未婚有子
        伍颖然被他咬得一身酥软,面前的人已经不清楚了,刚才喝酒喝得太快太猛,气体冲击到眼睛里,升起一股酸味。

         她尝试着开嘴说道,“你是大哥吗?”

         彪哥继续含着她的耳垂,含糊说道,“当然是,我还没有送礼物给你。”

         伍颖然脑袋浑浑噩噩,潜意识下要推开彪哥,“彪哥,我确实喝多了,就不陪您玩。”

         “哪能说走就走。”彪哥放开她的耳垂,招手叫人把礼物带过来。

         小弟立马从车上取了出来,是一个宝蓝色高档的首饰盒,上面还系上一朵小花,彪哥递给伍颖然道,“打开看看。”

         伍颖然伸出娇嫩的手指握住盒子,小心翼翼打开,被眼前一双闪亮的钻石耳环吸引了,她激动说道,“耳环很好看。”

         彪哥看着她身边,暧昧的眼神*裸看着她,“你喜欢就好。”

         “我当然喜欢。”伍颖然双手缠上彪哥,开心到忍不住,在他脸上亲一口。

         彪哥顺势把身体往过来一压,胸前的触感很柔软,莫名又来过火了。

         彪哥隔了一会儿放开她,“既然你那么开心,是不是敬大哥几杯?”

         伍颖然涂满口红的红唇一笑,继而倒满了一杯,嘴上开心说道,“就您会欺负我。”

         彪哥哈哈一笑,然后现在旁边的小弟也不怀好意一笑。

         “杨仁,你出去看看今晚的交易出去,带两个兄弟去。”彪哥对着杨仁说道。

         伍颖然不愿意说道,“大哥,您叫杨仁去合适吗?他一个学生什么都不会,万一给您捅娄子怎么办?”她强撑着意识,今晚杨仁绝对不能走,她一定要他陪。

         彪哥的手在她脸上一滑,“这你就不懂了,妹子,我是有心让杨仁接触我事业,你们也是跟着我,当然要学点东西。”

         伍颖然一听,原来是大哥教东西给杨仁,假如杨仁真的能为彪哥一把手,那么这个地头还不是他说得算,没有人敢欺负她,所以她高兴举起酒杯说道,“原来如此,小妹谢谢彪哥的苦心。”

         彪哥看着伍颖然把白酒一滴不漏喝进去,她催促着杨仁,“快去看看,差不多够时间了。”然后眼神示意其中两个小弟。

         杨仁无奈跟着小弟出去,包厢就剩下他跟伍颖然,还有几个小弟。

         出到一段偏僻的路,一小弟突然停住脚步说道,“杨仁,以后伍小姐就是我们彪哥的,你该知道怎么做,不要忘记你和彪哥之间的约定。”

         杨仁说道,“我不会忘记,我知道怎么做。”

         另一小弟开口说道,“今晚彪哥和伍小姐一起休息,没事的话自己走开点。”

         “好。”杨仁说完就走。

         彪哥叫他出来就是支开他,他曾经在酒吧喝酒,看到两个人在玩飞镖,旁边围着其他客人,有人就打赌,谁猜对谁赢了,就可以赢钱,杨仁当时喝醉了,所以就参与其中,可是后面赌局玩大了,谁输了就让自己的女人陪睡,事实就是杨仁输了,而做庄的人正是彪哥。

         事后,彪哥威胁杨仁,如果不带女朋友过来,他就断他右手和右脚,杨仁反应过来,才出此下策,和姚雪绮分手,和伍颖然在一起,他这样做对不起伍颖然,但为了姚雪绮不得不这样做。

         杨仁落寂走在街头,他的心已经变成一个马蜂窝,真的不能回头,唯一做的事情就是远离姚雪绮。

         伍颖然在酒吧里彻底喝醉,她熬到现在已经算是不错,彪哥使开旁边的小弟,他们都识趣退下。

         彪哥粗鲁隔着衣服摸着伍颖然的上身,这勾人的妖精,让他在越南日思夜念,其他的女人真的无法他内心的*。

         彪哥的嘴巴贴上伍颖然的嘴,把多日的思念融了进去,过了几分钟,吻似乎还无济于事,索性把她的衣服都扯开,女人的性感的身材饱满他的眼睛,他眼睛和身子做出了反应,也迅速脱光。

         过了一个多小时,伍颖然也在昏昏欲睡,彪哥把头埋在她的脖子上,闻着她的味道,然后好不容易穿上了衣服。

         小弟叫彪哥出来,恭敬跟着后面,他坐上自己的车辆,旁边的女人还在沉睡,手直接附在她柔软的地方,对着小弟说道,“去酒店。”

         做得不尽情,去酒店设施都齐全。

         小弟一路飙车到最近的五星级酒店。

         车在酒店门口停住了,彪哥把伍颖然扛上身边,对着小弟说道,“没有我电话,谁也不能找我。”

         小弟低着头立马应道,“是的,大哥。”

         彪哥按了电梯,电梯到了楼层停下,拿出房卡一滴,开门,把肩膀上的女人,碰到床上。

         彪哥迫不及待褪去双方的衣服,把她抱到床上,床立刻凹陷了下去,床单盖起。

         伍颖然沉睡中也懂得回应,双手直接攀上他的脖子,彪哥一下子把她抱到浴缸里,帘布拉上,遮住一片的大好的春光。

         言羽晨无聊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这是什么破节目,剧情太狗血了,两个姐妹竟然争男人,天下男人一抓一大把,偏偏咬着一个男人不放,姐姐是为了一口气而争男人,妹妹是真爱,但那个男人竟然痴心妄想同时想娶两姐妹,如果是我的话,就果断一些,要不把姐姐打败和男人远走高飞,要不自己潇洒离开,浪迹天涯!

         她跳过这个节目继续转到下一个频道,看了一个韩剧,天啊,怎么个个韩国明星都长一个样,根本分不清谁是谁,这就是整容的高超,差不多每个频道的电视剧都被她吐槽得不成人样,电视剧也看不下去,所以回到房间睡觉,明天去找舍友玩。

         陈绍并没有回家,他开车到金牌里面,然后在包厢里面,两个男人对视。

         金老板食指和中指接住一根雪茄,烟雾徐徐吐出,烟雾随空气的流动往上升,他的表情看起来有种若隐若现朦胧的感觉。

         好半响,金老板带着沙哑的声音说道,“陈老板,你这单生意我不能接,有危险。”

         陈绍坐在对面,红色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有种纸醉金迷的感觉,“金老板,对于你来说不就是小事一桩吗?”

         “干我们这行都冒着生命危险,我不能让我兄弟受伤,警察虽然没有盯着我,但是其他帮派也想揪住我的小辫子,我曾经许下一个承诺,不跟官员对着干。”金老板呼出的烟雾越来越频繁,显然是遇到难题,但金额又让人不能拒绝,他得小一个借口说服自己。

         包厢里面,四个角落都有保镖守着,他们穿着一身黑西装,佩戴一副墨镜,表情很严肃,不会受他人的影响,直直站着。

         陈绍拿起桌上还剩半瓶的马爹利,亲自向金老板倒酒说道,“欧阳靳已经被撤职,不是政府的人,所以你没有打破承诺。”

         “他一撤职,我就对他出手,别人是怎么看我,再说他老爸还是局长。”金老板皱眉说道,他也很为难。

         “据我所知我给你的酬金并不低,是同行的三倍。”陈绍抛出诱利说道,“我找你是看中你的办事能力。”

         金老板拿起酒杯说道,“干杯。”然后继续说道,“我知道报酬确实很丰富,我也有自己为难的地方,他这个人确实不好对付,他也养了一些人。若不是他的酬金丰富,他一早就拒绝他,在道义和金钱上两难。

         陈绍扬眉突然沉稳说道,“我认识马道明。”

         金老板脸上有些惊讶,“你认识马老大?”

         “正是,而且我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陈绍挑眉说道,他想这个原因金宏是不会拒绝的。

         金宏接着一问,摒去四个角落的保镖,小声问道,“什么关系?”

         陈绍就知道他已经上钩了,扬眉说道,“上下级关系,金老板,不知道我有没有说错?”

         金宏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他和马老大的关系很少人知道,所以陈绍不单单是一个企业老板而且和马老大关系匪浅,“好,我答应你。”

         “你想怎么做?”金宏说话态度明显了客气一些。

         “断他双脚。”陈绍脸上阴骛起来,伤害羽晨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金宏皱着眉头说道,“我尽量,但我不敢保证,能做到,因为他也养了一部分人。”

         陈绍自然说道,“你的能力我放心,三天后我等你好消息。”说完就从沙发上起身,对着他说道,“合作愉快。”

         金宏也挤出难看的笑容,“合作愉快。”

         陈绍走后,金宏继续抽烟,这是件棘手的事,千万不能冲动,打开包厢随便叫了一个保镖进来,“调查欧阳靳什么时候单独出来,一天后告诉我。”

         “好的,大哥,我知道了。”保镖恭敬说道后退了出去。

         金宏心里有种蠢蠢欲动,他也想找机会和欧阳靳的人过招,可是一直找不到借口,今天终于有了,他不在乎损失多少人,他只在乎享受的过程。

         陈绍开车回到家里,发现多了一个男人,陆昊锐发现陈绍回来,赶紧上前讨好道,“绍哥,你终于回来了,也不跟我打声招呼,我亲自去接你,你就不用那么辛苦跑来跑去。”

         陈绍对自己的未来妹夫不屑一顾,若不是倩凝把怀孕了,他绝对不会把她嫁给这个男人,陈绍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就上楼了。

         陈家一家人也对陆昊锐没有好脸色,对一个入赘的人,基本一点兴趣都没有,况且要家世没有家世,要实力没有实力,要不是为了保全面子,也不会委屈倩凝。

         “陆昊锐,还不过来倒水,我的水冷了都不知道吗?”陈倩凝讽刺说了一句。

         陆昊锐连忙跑去厨房,拿起保温杯说道,“来了,倩凝你以后用这个喝,水不会凉,对宝宝也有好处。”

         陈倩凝马上很不顺睨了他一眼,“叫你做小小事,还再三推脱,你就干什么用的,你不知道保温杯里面有些物质对孕妇不好吗?还亏你读那么多,浪费你父母的钱。”

         陆昊锐心里一直都愤恨,都没有表现出来,继续不以为然说道,“不要生气,不要保温杯,我重新再拿,生气多了对宝宝不好。”

         陈倩凝指着自己的肚子,“宝宝如果像你,那就可怜,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一点出息都没有,你看看我哥,大学期间自己创业,现在龙腾也是有模有样。”

         陈倩凝把陆昊锐虐得体无完肤,他捏紧拳头,骨头泛着白光,他如何无论也要忍,“都是我没用,让你受委屈了。”

         她没有再搭理陆昊锐,陆昊锐继续跑去厨房,忙前忙后。

         张慧芬从楼上下来,走到女儿的身边,看着她一副生气的样子问道,“又是陆昊锐惹你不高兴?这小子非要我教训不可。”

         陈倩凝说道,“嫁给他,是我一辈子最后悔的事。”

         张慧芬连忙打住她的嘴说道,“话不能这么说,女儿你想想,一个没有用的男人,以后什么事都听你,对你一心一意,这样未尝不是好事,对付男人必须强硬些,让他长长记性。”

         反正婚事是不能改变的,唯有逆来顺受,“好吧,一切听妈妈的。”

         两母女继续在沙发上看电视,陈海天在书房处理公务,陆昊锐在她们身边伺候,感觉像佣人又像外人。

         陈绍洗完澡从楼上下来,头发还滴着水珠,湿漉漉,说不出的性感。

         张慧芬见到儿子过来,笑道,“阿绍,晨晨有回来吗?”

         陈绍在母亲身边坐下,“没有。”

         陈倩凝见自己的妈妈提起言羽晨一脸的不爽,不过她很快就会送去监狱,先让你多活几天,“哥哥,怎么不带羽晨回来,我很多天没有见过她,我想为以前的事道歉,以前是我确实不懂事。”

         陈绍对着妹妹说道,“她有事忙,以后对羽晨客气些,她是你嫂子。”

         张慧芬一听喜形于色,“阿绍,你要加把劲,倩凝都结婚了,你还没有成家,所以得把晨晨拿下。”

         他何尝不想,他怕他一急,羽晨就不愿意,她倔强的脾气他也没有办法。

         张慧芬笑着说道,“女孩子爱听甜言蜜语,你就多说点,说着说着她对死心踏地,时候到了就加把火,妈妈我可是很开明的人,允许你们未婚先有子。”

         陈绍看着电视,没有说话,他天天想的事情就是这样,可是羽晨她放不开,自己又不能用强,他一个成熟的男人,特需要心理的安慰。

         张慧芬以后陈绍没有听清楚她的意思重复说道,“阿绍,要不以后找个时间同居,同居后孩子来得快。”

         陈倩凝在一旁也说道,“哥哥,妈妈说得没有错,和羽晨快点有孩子,将来和我孩子也有伴。”

         张慧芬附和道,“对啊对啊,你妹妹说得有道理,有两个孩子家里多热闹。”

         越说陈绍心里就多揪心,这是他的苦处啊,还继续戳,所以他没有说话转身回到房间。

         “这孩子真是死脑筋。”看到陈绍离开后,张慧芬对着陈倩凝说道。

         “哥哥他或许有自己的打算。”

         最好让言羽晨保持冰清玉洁,然后进了监狱受人欺凌,监狱她虽然没有去过,但常常听人说,狱警和女犯人的事,有多恶心就有多恶心,就算以后言羽晨出来,她也不能正常生活,哈哈,想想就觉得很开心,陈倩凝嘴上得意一笑。

         陈绍又洗了冷水澡,真的令人抓狂,家里一点都不安静,洗完以后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还是忍不住拨打电话过去。

         言羽晨刚下载一个游戏,正玩得正高兴的时候,陈绍打了电话过来,无奈还是接了。

         “还没有睡吗?”陈绍扬眉问道,他和她说话心情就自然变好。

         “还没有,刚在玩游戏。”言羽晨答道,如果他不打电话过来,她早就破关了。

         陈绍內敛说道,“明天我过去找你,我在家没事情做。”

         言羽晨拒绝道,“千万别,我去跟我舍友玩,周末会待在学校。”

         陈绍一脸受伤,他叹了一口气,“就不能抽一天陪我吗?”继而说道,“但凡休息,我们都没有在一起玩。”说得有点像孩子气。

         言羽晨说道,“我很久都没有跟舍友在一起,难得周末有空,平时上班还不是天天跟你在一起。”

         “这是不同,我们没有完完整整待过一天。从早上一直到晚上。”陈绍又想起母亲的话,她说,我不介意你和晨晨提前有孩子。

         他此时正在制造机会。

         言羽晨有些不高兴了,“老板,我已经把自己白天的时间都交给你,晚上还要?太折磨人。”白天上班也是累,晚上还得继续上班,还不是要她命吗?言羽晨自然是不高兴。

         陈绍挑眉说道,“跟你在一起的时间不会嫌多。”

         言羽晨被他气到无语了,“陈绍,我想睡觉了,大家星期一见吧。”

         言羽晨说完就挂了电话,她觉得陈绍有时候太粘人,和他本来的性格有差异。

         陈绍看着手机上结束通话这四个字,也很无奈,看来,自己得确实加把劲,女人是宠出来的。

         天色真的越来越暗,蔡丽欣把儿子哄睡之后,打了电话给尹魏,他说还在公司加班,可能是通宵,叫她早点睡,不要留门。

         蔡丽欣心里一想,自己老公工作那么辛苦,而自己并没有帮到什么,所以把家里的汤热了一下,拿起手袋出门。

         ------题外话------

         每次写到渣男渣女,审核都不用过,又要红一片,呜呜,剧情需要,求通过,情不自禁写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