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我想吻你
        姚雪绮下班,在公司门口等着杨仁来接,小脑袋一直张望着,和往来的同事打招呼。

         抬腕看着手表,这整整超过了半分钟,怎么还不来,是不是途中发生了什么事,千万不要发生什么事,他那么笨,担心被人贩子拐卖了。

         越想越心惊,与其自己吓自己不如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杨仁,你到了哪里?被什么事耽搁了吗?”姚雪绮嘟嘴问道。

         “雪绮,你稍等一下,我一会过来,颖然她现在闹情绪,我陪她。”杨仁无奈说道。

         姚雪绮立马就变了脸色,又是伍颖然,又是他老乡,她一没事就天天烦他,大家同乡都了不起吗?

         “杨仁,我给你15分钟,你再不来,你就死定。”姚雪绮发火道,今天是他们拍拖一百天纪念日,他难道不知道?

         杨仁走了出去,压低语气道,“别闹了,要不你先吃饭,不用等我,明天我再陪你。”

         伍颖然抓住这个机会,冲了出去,哭哭啼啼,“仁师兄,我弟弟学习成绩不好,偷了家里的钱不赌博,我被他气疯了。”

         姚雪绮听到伍颖然的哭腔,包子脸红了,张嘴,“杨仁,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我还是要她?”

         杨仁安慰着伍颖然,“等一会儿。”又转头低声下气对着手机,“雪绮,你平时都不这样的,温柔体贴。”

         “你意思是说,我现在不温柔不体贴吗?”姚雪绮转着牛角尖。

         伍颖然嘴角一笑,挤出眼泪,放声大哭,很是凄惨。

         “不要无理取闹好吗?我答应你,明天就陪你。”

         姚雪绮眼眶不禁红了,他什么时候对她说说话那么大声,她就是玻璃心,不容许男朋友这样,“我无理取闹,我就无理取闹给你看。”

         姚雪绮还想继续说,对方就挂了电话,看着通话结束这四个字,她真的很想发飙,第一次为了伍颖然挂了她电话。

         伍颖然坏笑了一下,她就是按了手机,她转而惊慌失措,“仁师兄,对不起,我无心的,你快打给雪绮师姐吧。”

         “算了,现在她还气在头上,过几天我再哄哄她。”杨仁无奈叹气。

         姚雪绮盯着手机,如果十秒钟之内,他还不打回电话过来,她决定一辈子都不理他。

         结果等了几分钟,还是没有动静,她气得直跺脚,好呀,伍颖然一出现就抛弃了共患难的女朋友。

         “你在等谁?”一道明亮的男生。

         姚雪绮定眼一看,是同部门的同事,谢鸿。

         “没有,我也要下班。”姚雪绮绝对不会说出被人爽约这事,尤其在男生面前。

         谢鸿耸肩,“有人陪你吃饭吗?”

         “没有,我要回学校了。”

         “恰好我也没有人陪,一起吧。”谢鸿大方一笑。

         姚雪绮傻了眼,在部门里,大家说话都没有超过五句,一起吃饭不是很尴尬吗?

         谢鸿没有并不着急等着回复,他半眯眼睛,饱满的额头,俊美的五官,是个翩翩公子。

         “走吧,我午饭还没有吃。”谢鸿走过她身边,提醒道,没有等她回答自己就走了。

         姚雪绮看着他那么潇洒走着,跟也不是,不跟也不是,留在原地。

         谢鸿也注意到身后没人,他颀长身子转了过来,饶有兴致看了两百米外的姚雪绮,他发现她正咬着下唇。

         他无奈一笑,又折回去,再次低声说道,“走吧,我真的饿了,我为了绿地那个项目几天都没有吃好睡好。”

         姚雪绮抬眸看着他有些疲倦之色,眼底有些淡淡的青影,他是绿地项目的负责人,自然也要加班加点。

         “好吧,我们哪里吃?我事先说一下,我不能吃辣。”姚雪绮服软道。

         不能吃辣,他可是无辣不欢,他一笑,记住了。

         姚雪绮就这样跟着他走,谢鸿时不时用余光扫了她一眼,她总是离他几米远,他不是病毒,至于那么怕他吗?

         “走过来点。”走过来点,又不是吃了你。

         姚雪绮不明所以,没有答话。

         谢鸿突然顿住了脚步,果然不出所料,姚雪绮的头撞到他的下巴,她总是低着头,很害羞。

         “好痛啊。”姚雪绮揉着自己的下巴,仰视着他。

         “我也痛,我们的痛都是同等的。”谢鸿爽朗笑了出声。

         姚雪绮这次走在他前面,要不然他再次停下脚步,她就会遭殃,今天都是为了杨仁而魂不守舍。

         谢鸿很快跟上她,“是你撞到我的,是你走路不看人,所以…”

         “所以什么?”姚雪绮好奇望着他,她知道是自己撞了他,她今天真的没有心情道歉,和他一起去吃饭,也足了面子。

         “所以今晚陪我。”谢鸿认真说道,不带开玩笑之色。

         姚雪绮皱着眉头,“下流。”白长那么好看了,好看的人都有一颗猥琐心。

         谢鸿没有介意,“是今晚陪我吃饭,你想什么?”

         姚雪绮脸一阵红一阵白,她会错意了,尴尬无比,“不好意思。”

         “不用不好意思,请我吃饭就好。”谢鸿不客气说道,脸上带着笑意,此刻心情不错。

         就这样赖她一顿饭,他好意思吗,不是你说请我吃饭吗?到头来,是我贴钱,姚雪绮忿忿想,一个实习生能有多少钱?

         “可是我怕带不够钱。”

         “没关系,我点的菜,不贵。”谢鸿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她就有股冲动想调戏她。

         他真的有那么不要脸吗,她没钱,也要她请,男子的风度去哪里呢,霎时觉得还是杨仁好,他比谢鸿有绅士风度多了。

         想着想着,就不怎么生气,杨仁就是偶尔有一次惹她生气,这属于正常现象。

         谢鸿带着姚雪绮来到一个大排档,里面都坐满了人,生意异常的火爆。

         “我们是过来这里吃饭吗?”感觉菜会不会不新鲜,餐具符合卫生不。

         谢鸿倒是没有在意,找到一张两人桌,坐下,“放心,这里干净卫生,而且物价美廉,我经常一人过来。”

         姚雪绮倒是有些意外,谢鸿做到一个主管工资也不低吧,为什么喜欢往小地方钻。

         “我是单亲家庭,我妈妈含辛茹苦把我养大,家里从小就很贫穷。”谢鸿倒是解释了,他经常来这里的原因,家里条件不允许,小时候没有去过上得档次的餐厅吃饭,偶尔才来一次大排档,那时候也算奢侈。

         “对不起,我无心打探你的*。”姚雪绮内疚说道,看着外表光鲜的人,心里其实不为人知的酸楚。

         谢鸿没有所谓道,“我就想找人倾诉,我朋友不多。”他家里的事,同事都不清楚,他只告诉她知道,因为有种感觉,就是,他对她产生了好感。

         姚雪绮看着他,有些心疼道,“以后,我就是你的朋友,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聊,不管能不能帮,我都愿意听你倾诉。”

         谢鸿巴心巴肺跟你说家里的事,证明把你当成朋友,没有理由拒绝他。

         谢鸿招手叫服务员点菜,服务员很明显认得他,“谢先生,今天带女朋友过来吃饭?”

         姚雪绮喝着水,幸好吞得快,要不然真的喷了,她即将解释的时候,谢鸿递了菜单给她,“雪绮,你看看喜欢什么?”

         服务员一笑,主动站过去,为姚雪绮介绍着,“清蒸鲈鱼,不错,味道很鲜甜,吃过的客人都赞赏,红烧排骨也是招牌菜…”

         姚雪绮有些为难,那么多菜,她都想吃,但是只有两个人,点太多,很浪费。

         谢鸿看出她的纠结,对着服务员道,“就要个清蒸鲈鱼,红烧排骨,清水菜心,再来份例汤。”

         “好的,二位请稍等。”

         姚雪绮舔舔唇,弱弱问道,“就这些够了吗?”她不够,还想再点,她喜欢吃凤爪,葫芦瓜…

         “每个菜分量都很足,就三个菜,也吃不完,我平时一人都是点一个菜。”

         谈话间,菜很快上好,虽然是小地方,服务挺周到的,上菜的时间十分钟而已。

         闻到饭菜的香味,姚雪绮忍不住开动筷子,鱼肉很鲜甜很嫩滑,排骨又酥又脆,谢鸿还真没有介绍错。

         姚雪绮吃了半饱,抬眼,发现谢鸿吃得不多,她桌上的骨头都堆成一座小山,她尴尬找了个话题,“你不回去陪你妈妈吃饭吗?”

         谢鸿夹菜的筷子一怔,“她在乡下。”

         “为什么你不接她过来一起住大家有个照应。”姚雪绮问道。

         “我暂时能力不足,等我赚到钱,会让我妈妈享福的。”谢鸿淡淡忧伤说道。

         姚雪绮停下筷子,说起他妈妈,总感觉他有点莫名其妙的忧愁,她鼓励道,“放心,我看好你的,相信你。”

         “真的?”

         “是真的,我从不骗人。”姚雪绮点头说道,她不打击人。

         谢鸿得到鼓励后,心情变好了很好,吃得也快些,一碗米饭就见底了。

         姚雪绮手机一震,她看了看,是杨仁打过来的,她气还没有消完,不听,直接按了拒绝。

         按了过后,电话还是响个不停。

         谢鸿提醒道,“怎么不接电话?”

         “不接,是骚扰电话。”姚雪绮看着亮屏的手机。

         “骚扰电话不可能打那么多次。”谢鸿说道,“是不是有什么事不方便说,需要我回避?”

         “没有。你坐下吃饭,没有不方便的。”姚雪绮狠狠按了接听键,都说是朋友,没有不方便的地方。

         “雪绮,你在哪里?我到了你公司门口。”杨仁一头着急说道。

         姚雪绮反酸说道,“我到哪里,你关心过吗?你不是去陪你的好师妹吗?”

         “是我的错,在哪里,我马上过来找你。”

         “在哪里也不关你的事,我也有人陪的,我现在和同事用餐,不需要你了。”姚雪绮看了谢鸿一眼说道。

         姚雪绮挂了电话,哼,现在才找她,晚了。

         谢鸿小心问道,“是你男朋友吗?”

         “不是,是一个变态,天天骚扰我。”姚雪绮说道。

         谢鸿提着的心放下了,刚听她在讲电话,那语气分明是闹别扭的小情侣,可是她现在说不是,那就不是,幸好真的不是。

         电话又响了,姚雪绮故意皱着眉头,其实心里别提多高兴,现在紧张了吧,叫你不关心我,不关心我。

         “喂,又怎么呢?”姚雪绮不耐烦说道。

         杨仁委屈说道,“我一直浪费口水安慰颖然,连口水都没有喝过,到她心情好了,请我吃饭也不肯,直接把我撵走。”杨仁说着反话,但这话姚雪绮爱听。

         “活该,谁叫你安慰。”姚雪绮眉头终于放下了,“我在公司的后巷,你往里面一直走,差不多走到尽头,就看到一个叫财记的大排档。”

         “好。”杨仁挂了电话飞奔过去。

         谢鸿似乎也不想吃饭了,放下筷子,话也没有说。

         不多时,杨仁出现在眼前,谢鸿看着面前的小男生,稚气未脱。

         杨仁没有看谢鸿,直接走到姚雪绮身边,“雪绮,对不起,我来迟了。”

         “还不坐下吃饭?”姚雪绮也不跟他傲气,心疼他还没有吃饭。

         “姚雪绮,怎么不介绍?”谢鸿不在意说道。

         姚雪绮才发觉自己的失礼,“不好意思,他叫杨仁,我男朋友。”

         “您好。”杨仁站了起身。

         男朋友,果然是男朋友,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谢鸿没有表现出不喜之色,“您好,我是谢鸿,姚雪绮的同事。”

         大家互相握手。

         谢鸿也坐不下去,赔笑道,“你们慢用,我还有事先走了。”

         姚雪绮笑着打招呼,“明天见。”

         谢鸿微点头,去买单了,走了几步,又转头,姚雪绮正笑眯眯替杨仁夹菜,很和谐的画面,但这真的刺痛他的眼,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对眼的,对方却有了男朋友,命运总是那么不公平。

         谢鸿苦笑着,离开了。

         姚雪绮他们吃完饭回到学校,杨仁送她回到宿舍楼下。

         姚雪绮依依不舍说道,“下次你再凶我,再失约,我就以后不理你,听清楚了吗?”

         “知道了,以后再也不会的。”

         “仁师兄,原来你在这,我们不是说话一起出去吃晚饭吗?”伍颖然转头看着姚雪绮,极不情愿说道,“雪绮师姐。”

         姚雪绮头往一旁歪,没有理会她,女人的妒忌心就是那么明显,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她不需要装着喜欢一个人。

         “我没空,下次再和你吃吧。”杨仁看了一眼姚雪绮,立马和伍颖然拉远距离。

         姚雪绮胜利的心被满足了,得意哼了一声,“杨仁,他没空,因为他陪我。”所以才没空和你吃饭,知道我的重要性了吧。

         “仁师兄,我可是等了你一个晚上了,打你电话不通,到现在我才出来,看能不能碰到你。”

         “我手机没电了,不好意思,你没有吃饭就回去吃吧,现在太晚了,再不吃,饿伤胃就不好。”杨仁说道,他只想她能够赶紧走,雪绮好不容易才不生气。

         “可是我一想到我那个不懂事的弟弟,我饭也吃不下。”说完,低低哭着。

         路过的人,不时看着他们三个,以为他们把她逼哭了,姚雪绮看不过去,“要哭回去哭,现在哭,是哭给谁看。”

         “呜呜,我没有这个意思,雪绮师姐,我就是关心我弟弟。”伍颖然越哭越凶。

         “好,我陪你回去。”杨仁无奈说道,“雪绮,你也早点休息。”

         姚雪绮看着他们离开,哼了一声,杨仁你真敢当着我的面,勾搭小三,当我是什么人,她飞快跑上去楼,用力全力把门打开,宿舍里静悄悄的,没有人,她顿时也难过,抱着枕头大哭,以前的时候,羽晨总是安慰她,现在呢,没人理会她感受,初雁每天都早出晚归,宿舍都是只有她一个人,她怀念以前的宿舍,很热闹,现在一个接着一个走了,很凄凉。

         不知道哭到多久,嗓子都哑了,看了时间,初雁还没有回来,杨仁也不打个电话或是发条微信安慰她。

         天好像就快塌下来,她感觉孤独无助。

         杨仁也很无奈,怎么也甩不开这块牛皮藓,就这样看着她吃饭,他一走,她就哭,女人的眼泪怎么如此之多,想挤就有。

         他就是一个没有心机没有戒心的男人,她是他的同乡兼师妹,对她的好是义务的,应分的,所以会一直帮她。

         伍颖然低头吃饭,扯过得意的笑容,女人还是娇滴滴好,哪像姚雪绮就似泼妇,每个男人都有保护欲,就想保护娇小而柔情似水的女子。

         是她先喜欢仁师兄的,总得分个先来后到吧,原来他喜欢校花,她可以不计较,她确实不过校园漂亮到现在爱上姚雪绮,她嫉妒了,她不比她差,而且是先认识师兄,她绝不会轻易放弃。

         “仁师兄,你也吃点,总不能看着我吃。”伍颖然夹了块肉给杨仁。

         杨仁默默点头,他现在什么心情都没有,又惹雪绮不开心。

         马初雁到外面玩了一天也回来了,带着一身的酒味,整个人还醉醺醺的。

         “雪绮,你是哭过吗?眼睛红红的。”

         姚雪绮见马初雁都站不稳了,没有心情哭呢,“又跑去酒吧?”

         “可不是吗?最近酒吧来了个帅哥,我就跟他多喝几杯。”笑嘻嘻说道。

         “你不是明天就要去上班吗?这样子,明天得起得来吗?”姚雪绮把她扶下,打了一杯温水。

         上班,啊,她怎么现在才想起来,突然脑袋很疼很疼。

         “雪绮,帮我弄碗醒酒茶,我明天第一天上班。”马初雁着急说道,“我可不想迟到,求求你。”

         “好,你等我一下,去洗个热水澡。”姚雪绮拿着零钱袋走了出去。

         马初雁拿着衣服,进去,热水打在她微红的身躯,感觉越来越不真实,她索性打开冷水,可以让她此刻更加清醒。

         这段时间,她不停用酒精麻醉自己,她越不想记性越深刻,她哥哥催她回去,她就不,因为她知道回去了,就无法在回头,她的人,她的爱,全部贡献在这片土地上,她不舍得。

         入秋了,冷水,似乎也不太冷,甚至可以说是没有知觉,她用力抓着身上,使自己清醒一点,好久好久,脑袋逐渐清明了,可是身上出现了很多抓痕。

         她不放弃,陈邵已经把她弄进苏氏,无论职业如何,只要知道她离苏凌近近地,近近地,望着他,她不期望他的回头,只想他不要把自己撵走,她的心承受是有限度的,小时候的喜欢只是好感,长大的喜欢,这种感觉才真真切切,陈倩凝,她这个表姐,不会跟她争,言羽晨,她也放心,因为她和苏凌关系彻底破裂,最后的,还是她赢了…

         砰砰砰,敲门声音,“初雁,初雁,怎么还不出来?”

         马初雁被拉回了思绪,迅速套了衣服,头发还滴着水,“对不起,我洗好了。”说话是有气无力。

         姚雪绮看着她苍白的脸,没有血色,担心说道,“把醒酒茶喝了,然后上床睡觉,我明天一早就醒你,不担心迟到。”

         马初雁点点头,把茶喝了,又把头发吹干,很自觉上床睡觉,她真的很累,所以头一靠近枕头就倒头睡了。

         姚雪绮双手抱着头,双脚放起来,并拢着,无聊按着手机,手机一震动,是一条彩信。

         她默默点开,是一张照片,照片中的两个人是杨仁和伍颖然,杨仁亲自替伍颖然夹菜,还附带着一句话,我和仁师兄吃饭,很开心,下次还会更开心。

         姚雪绮忍无可忍,把照片删了,眼不见心不烦,伍颖然这是*裸的挑战,老虎不发威当她病猫,她换好衣服,拿着手机有到阳台,拨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那边直接传来,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没法接通,请稍后等拨。

         姚雪绮又拨了过来,还是不通,最后一次,传出杨仁不耐烦的声音,“干什么的,我在吃饭。”

         杨仁这话说得心安理得,他跟伍颖然吃饭,所以没空接她电话,倒是很恩爱,“我问你,今天是什么日子?”

         “什么日子?又不是过节,我怎么会记得那么清楚。”杨仁本来打着网络游戏,差一点就破关了,这个时候打过来,分明是找虐。

         “杨仁,我告诉你,今天是我们谈恋爱100天的纪念日。”姚雪绮咬牙切齿说道。

         杨仁不在乎说道,“雪绮,我很忙,我会记得这些小事。”

         姚雪绮眼眶又红了,“你说这是小事,什么事对你来说才是大事?”

         杨仁说道,“你不要无理取闹,好吗?”

         “又说我无理取闹,我就无理取闹给你看。”姚雪绮落泪道,“你今晚不送花给我,我们就玩完。”

         未等她答话就挂了。

         杨仁也气爆了,她最近是撞邪吗?都变成一个人,那么晚,花店都关门,何况他也不打算买。

         伍颖然适时走过来,讨好说道,“仁师兄,谁惹你不高兴?”

         “没事,我们继续玩游戏。”杨仁没有想到,伍颖然玩网游竟然那么厉害,和她联手冲关所向无敌。

         伍颖然妖媚一笑,她为了讨好他,连他兴趣爱好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知道他最喜欢的是游戏,她上网学了两个月的教程,又找人陪她闯关一个月,花钱买高级装备,所以才有今天,她的心思不是那么简单。

         “颖然,好样的,我们冲到最高层了。”

         伍颖然红着脸笑道,“要不然我们成亲,听过夫妻联手一起修炼,实力会增强好多。”她说指的成亲是游戏里面的人物。

         杨仁也没有想那么多,“好,等我去买点装备。”

         杨仁就是游戏狂,一讲起游戏就不亦乐乎,对于有利升级的事,他都照做,以前是没人陪他玩,现在有人呢,怎么会不合作呢?

         姚雪绮等了半个小时,还没见人影,问了杨仁的舍友,告诉她,在网吧。

         她来到学校附近的网吧,打开门,吵闹的嘻嘻哈哈声音,还有啤酒味,烟味,形形色色的人都坐在电脑前,带上耳机,疯狂打着键盘,网吧都是年轻人居多。

         她的到来,并没有人注意到,网吧的人不会那么无聊,所以她很快找到了杨仁,震惊的是,伍颖然也在。

         姚雪绮走过去,狠狠地把杨仁的耳机摘掉,杨仁微怒站起来,玩的正high,谁那么扫兴。

         “雪绮,你干嘛,没看见我在忙吗?”

         “玩游戏也在忙,我刚给你说的话当耳边风了吧,游手好闲,就是为了玩游戏。”

         杨仁重新带上耳机,不想跟她争吵,转头对着伍颖然说道,“我们继续,还有一点点,快给我加血。”

         伍颖然转头讽刺对着姚雪绮一笑,又点点头,“好的,我会让你复活。”

         “我让你们玩,让你们玩。”姚雪绮看到伍颖然那个嘚瑟的样子,就狠狠磨牙,她毫不犹豫地关了她电脑。

         “雪绮师姐,你怎么关了我的电脑?”伍颖然无辜说道,眼神向着杨仁求助。

         杨仁转眸,急忙放下耳机,看着黑屏的电脑,吼道,“姚雪绮,你今天是吃错药吗?你把她电脑关了,我怎么对付敌人?”

         姚雪绮也不甘示弱,“为了一个破游戏就骂我。”

         “你知道,我花了多少心思才升到这个级别,说你也不懂,我就只有玩网游这个爱好。”

         “好了,仁师兄,雪绮师姐没有玩过,当然不知道重要性,错过了这次,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伍颖然叹息着,又似像帮姚雪绮说话。

         杨仁一下子被伍颖然的说话挑出了重点,是啊,他等了那么久,才等到一年一度的武林大会,想当个盟主什么的,偏偏这个时候被捣乱了。

         “姚雪绮,你走吧,我不想发火。”

         姚雪绮忍着没有哭,她不想在这个女人面前哭,她不想让别人看不起,“我重要还是你那个破游戏重要?”

         伍颖然出来装好人,打着圆场,“雪绮师姐,这不是破游戏,很多人都在玩,如果你有兴趣玩,我可以教你,真的好好玩。”

         姚雪绮不想听到伍颖然装疯卖傻,“闭嘴,谁要你教那个鬼游戏,我跟你说话吗?不知廉耻。”

         杨仁脸色黑得看不清楚,游戏就是他心血任何人不得诋毁,他以前没有跟姚雪绮提过游戏,是因为她不玩,现在还质疑他。

         “姚雪绮,我再说一次,我让你走。”

         “杨仁,我再说一次,我不会走的。”姚雪绮也倔强,她也不会退缩。

         “好了,你们不要吵了。”

         姚雪绮手中突然一个用力,狠狠打着伍颖然的脸蛋,“我叫你闭嘴,你是不是聋的?”

         人贱也有个度,伍颖然的贱是没有底线的。

         “呜呜,仁师兄。”伍颖然捂着脸,眼泪气势汹汹流了出来,“我只不过想让你们和好,我有什么错。好,我走。”

         杨仁狠狠瞪着姚雪绮,“颖然,我跟你一起走,她喜欢在这里就由她,我们去喝酒唱k。”

         杨仁直接搂着伍颖然的肩膀走了。

         姚雪绮气得浑身都发抖,上下的牙齿都在打架中,杨仁竟然为了伍颖然三番两次和自己作对,他算什么男人,她以前纵容他,只是因为他小,处处照顾他,可是到头来得到的是什么,狗屁都不是,她不能哭,不能因为伍颖然这个女人而哭,小小年纪竟然会使手段,真是低估她。

         她飞快地跑回宿舍,努力是自己镇定下来,看见桌子上的水杯,很想把它摔得粉身碎骨,但宿舍里传出马初雁的呼吸声,她才收手。

         对的,明天初雁还得靠自己,她不可以做出冲动的事情,冲动是魔鬼,她反复对着自己说,她不坚强,但很理性。

         姚雪绮锁门,关灯,甚至不洗漱,就睡觉了。

         第二天,马初雁,睡到自然醒,立马睁开眼睛,摸索手机,打开一看,时间尚早,她下了床,看到姚雪绮还在睡觉,她轻手轻脚去洗手间。

         十几分钟后,她换上一套职位装,穿着平跟鞋,拿着一个拉风的手袋,出门了。

         她没有头疼,应该是昨天休息得好,一早起来后神清气爽,心情也自然加倍好。

         很快,她来到公司,找到相应负责人报道,负责人只是淡淡看她一眼,再也没有其他,负责人本来就不屑,又一个走后门进来的,只是后台不大,要不然怎么做这么低水平的工作。

         他也不需要介绍她给同事认识,大家也不需要认识她,谁都可以指使她做事,因为她只是过来打杂的。

         “这就是你的位置。”负责人冷冰冰说道。

         马初雁看着只有一张残旧的桌子和一把椅子,也不在乎,现在的人真是势利眼,打杂又如何,不就是遭人白眼,不就是不招人待见吗?她真不在乎。

         负责人说了一些注意事项他就走了,临走前还打量着她,过来打杂而已,穿得像个白领一样,还挎着那么高尚的手袋给谁看?

         马初雁坐下,桌子上没有电脑,甚至一盘多肉的植物也没有,陈邵介绍的,果然是一份好工作,她得发短信好好‘感谢’他。

         短信内容,我的好表哥,这工作让我想当满意,处处遭白眼。

         陈邵过了半个小时才回了一句,路是你自己挑的,怪不得别人。

         马初雁看着短信内容,冷笑,果然,他是冷血的,路是她自己选的,她无论如何也要坚持下去。

         “那个那个谁谁谁,帮我冲杯咖啡过来,不要太烫,我不喜欢太甜。”办公室里的一个女同事突然叫道。

         马初雁也没有在意听,反正不是叫她,她可以继续无聊下去,如果没事的话,还可以晃悠晃悠。

         女同事等了一下,没人应她,不耐烦,“谁谁谁,叫你冲杯咖啡,怎么那么磨蹭,没吃早饭吗?”

         声音显然是对着马初雁这方向说的。

         马初雁看着她一眼并不打算搭理,没有礼貌的人,何必这样。

         女同事走了过来,敲响马初雁的桌面,“你马上给我冲杯咖啡。”

         “同事,我叫马初雁,我有称呼的。”马初雁礼貌笑着回道。

         “我管你叫什么,管你是阿猫阿狗,我现在口渴,需要一杯咖啡。”她不留情面的骂道。

         马初雁也不客气说道,“女士,这里是公司,请你说话客气点。”

         其他同事纷纷转过头望着她,心里为她竖起拇指,从来没有人敢得罪这个霸王花,她在办公室出了名,泼辣。

         “你这个态度到底是跟谁说话,知道谁是你上司吗?”叉腰反问道。

         另一个娇小的女同事跑了过来,“王姐,别怪她,她是新来的,你要咖啡是不,我帮你冲,你的口味我最清楚。”

         她转眼望着她,“坐下,谁让你多事,我在调教新人,要不然也不知道,办公里谁最大。”

         马初雁感激看了一眼娇小的女同事,又对着那个王姐说,“王姐,我马上去帮你冲,麻烦杯子拿来。”

         “杯子在我桌面,自己有手,去拿。”

         马初雁没有说话,走向她的桌面,拿着杯子,到茶水间冲咖啡,不喜欢甜味,好,我加半杯,不喜欢烫吧,100度高温水,最好把你舌头烫伤,一辈子也说不了话。

         “王姐,你的咖啡。”马初雁递了过去。

         王姐冷眼看着,抿了一口,气冲冲放下,“你想烫死我啊。”

         “咖啡趁热才好喝,要不然真的没有作用。”马初雁解释道。

         “你马上给我冲一杯。”王姐威严说道,不给新人一点脸色看,往后就难调教。

         办公室里的人没人敢劝,除非有人想揽屎上身,但娇小的女生就不怕死,“王姐,你消消气,等会,我跟她说,我帮你泡。”

         “小夏,你做好自己的分内事,闲事就不要插手,免得伤及无辜。”

         “你还不快去,公司白发工资给你吗?”王姐又继续对马初雁骂道。

         她忍,她忍,她不能忘记教训,她就是为了苏凌才来的,不能没有得到什么就厉害,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道理她也懂,只是她好胜心太强,从来没有受过多少委屈,虽然她无父无母,但哥哥自小对她很纵容,她小时候总是在学校里无法无天,所以没有小伙伴跟她玩,她很孤独,到长大了,她才懂得一些做人的道理,懂得不把家里的事告诉外人。

         “好的,王姐,稍等,我马上去。”

         这次马初雁调好了温度,糖分也下得适中,这边她应该满意了吧。

         马初雁恭敬递了过去,“王姐,咖啡好了,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去做。”

         王姐目无表情接过,喝了一口,还没有咽下,就喷了出来,“你想苦死我啊,一点甜味都没有,怎么喝?”

         喷的位置正好对着马初雁,所以她脸上全是黑点,她很想发飙,但不能发过,她必须要忍。

         “哎呦,你怎么不躲开,真笨。”王姐阴阳怪气说道,“这次是给你小小的教训,下次就好自为之,哼。”

         踩着高跟鞋就大步走去。

         小夏见王姐走去,小心走到马初雁身边,“我叫夏曦,你可以叫我小夏,公司的人都这样称呼我的。”

         “你好,我叫马初雁,刚刚谢谢你。”

         “不客气,其实办公室里的人不喜欢她,但碍于她有后台,连主管也不敢得罪她,她目中无人惯了,我是个小小的职员,是做档案归类的。”夏曦说道。

         马初雁勾着她的胳膊说道,“中午请你吃饭,谢谢你刚才帮了我,还有我们以后都是朋友。”

         夏曦甜甜的笑了,“好。”

         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言羽晨从椅子上了起来,活动活动身子,在陈邵办公室就是好,关上门,外面的人都看不到里面,她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

         陈邵忽然转眸看到她小小身子在扭动,眉眼舒展开来,他站起身,缓缓走过去,“在干嘛?”

         言羽晨被突然出来的人吓了一跳,“我在做运动。”他走路没有声音的,幽魂一个。

         “我办公室还有一间小房间,有需要,你可以随时都进步做,需要什么器材,尽管告诉我。”陈邵逼近一步说。

         “不需要,我在这里运动挺好的,空间比较大。”

         陈邵突然一大步,走了过来,拦住言羽晨的细腰,小巧的五官逐渐放大,味道好好闻。

         言羽晨一紧张起来,死死问道,“陈邵,你想做什么?”

         “我想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