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我从来不会对敌人仁慈
        她低着头,靠在旁边,穿着绿色的连衣裙,清丽脱俗。

         言羽晨声线颤抖,眼泪压抑不住,是喜极而泣,“叶莞,莞莞。”话落,就冲了过去,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叶莞转过头,微微一笑,激动道,“晨晨,你都22岁了,还那么毛毛躁躁。”语气带着宠溺与激动。

         “莞莞,你终于回来了,我想死你了。”言羽晨头在她怀里一扎一扎。

         陈邵看着叶莞,五官谈不上都多美,但面容温婉,有大家闺秀之范,让人看着舒服。

         叶莞把言羽晨身子扳端正,“你朋友看着你,规矩点。”

         言羽晨才回神过来,陈邵还在,她讪讪一笑,“陈邵,这是我闺蜜,叶莞,叶家的掌上明珠。”又对着叶莞道,“我朋友兼上司,陈邵。”

         叶家是个书香世家,叶夫人是大学教授,叶老爷是卖古董并鉴定古董,古董行是从祖辈流传下来的。

         陈邵走了向前,稳重说道,“叶小姐,你好。”

         叶莞婉丽笑道,“陈邵,你跟晨晨一样,叫我名字就可以。”她对朋友的朋友习惯自来熟,从不会觉得尴尬。

         “陈邵,对不起,我闺蜜来了,下次再请你吃饭。”言羽晨想起自己是要做饭给他,这次先耽搁一下。

         陈邵也没有表现出不满,揉了揉言羽晨的小脑袋,“好的,不要聊得太早,要早点睡,明天要上班。”

         言羽晨任他把自己当小猫摸,“你开车小心,拜拜。”

         她不反感陈邵,所以对他的态度就显得很随意不纠结。

         她们进了屋,叶莞低眉问道,“陈邵,是你什么人,你们谈恋爱了吗?”她似乎发现了一件趣事。

         “都说是朋友兼上司,我现在在龙腾上班,做他助手。”言羽晨把东西放到了厨房。

         “可是我感觉他喜欢你。”叶莞莞尔一笑。

         言羽晨走过去点了她的头,“刚回来就那么八卦,小心没有男人要你。”

         “我才不在乎呢。我刚回来就打电话给萍姨,准备给你惊喜。”

         言羽晨回头一笑,洗菜下米,“哼,算你有点良心,你坐着,我做饭给你吃。”

         “我过来帮你。”

         两人其乐融融一起做饭。

         苏旭在办公室在看着上个月的财务报表,对公司飞涨的业绩,耿耿于怀,他来了之后,全公司的人都向着他,签合同屡战屡胜,他嫉妒,他不甘心。

         突然被一个电话,断了思绪,他皱着眉头,桃花眼半眯。

         “喂,安少,那么晚呢,有什么关照?”苏旭抚平了眉头,使自己尽量放松下。

         安倾已经回到家,吃饱饭,打着饱嗝道,“今天我去超市,你猜猜我遇到谁?”

         苏旭戏谑道,“谁?难道是倾国倾城的美人,只有美人你才上心。”

         “靠,你把我安倾当什么人,我像个重色轻友的家伙吗?好歹我们都穿过同一条裤子。”安倾为自己抱不平,每次自己的关心,他都看成开玩笑。

         “安少,我最近也很烦躁,没心情开玩笑,我哥来了之后,公司细无巨大都是他管,我爸也向着他。”苏旭不满吐槽,对于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没有什么隐瞒的。

         安倾也不计较,无奈说道,“我也明白你的苦处,今天我还真遇到你哥,他这个人真冷血,连你面子也不卖给我。”

         “嗯。他一向如此。”

         安倾继续说道,“他不是重点。我今天看到言羽晨和陈邵一起逛超市。”

         “这有什么稀奇吗?”大家一起出去逛街,何况他们还同一个公司。

         “你丫的。能上点心,好吗?他们一起去超市买菜回家。”安倾发飙了,他说的话,他都没有抓住重点。

         “你意思是他们同居?”苏旭手不稳,手中的笔掉落地下。

         安倾点点头,“就是,你这才发现有危机感,妞都被泡走了,以后拿什么跟你哥对抗。”他自然知道苏旭对言羽晨的意思,一切都是方便自己。

         “看来,我耽误不了呢,我在她身上花的时间也够多了,起码我也要回本。”苏旭眼里迸发一末精光,“安倾谢谢,先挂了,我过去一趟。”

         “大家都是哥们,有什么谢不谢的,拜拜。”安倾利索挂了电话,对今天的被人误会是跟踪狂绝口不提,好丢脸。

         苏旭沉着脸,一改一贯的笑嘻嘻,如果真的同居的话,他们的事就坐实,那他还有机会吗?

         他心里听到这个消息后,他承认心有些隐隐作痛,被突如其来的消息打得措手不及,他把这归因于一只重要的棋子没有了,棋差一步,胜负千里。

         他花了精力与时间,并且用重金买下她的资料,每次的遇见都不是意外,包括最初的一次,他这次比苏凌下手快,但苏凌每次都比自己略胜一筹,可是最后言羽晨对苏凌放弃时,她转身到另一个人的怀抱,为什么不选择自己,却对另外的投怀送抱,他对她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对她的宽容也近了底线。

         苏旭一直高速飙车来到言羽晨住宅,拿起电话,语气没有之前的低声下气,而是带着一股压制着的冲动,“你家的门号是什么,我已经到了你的楼下。”

         “什么?”言羽晨在厨房做饭,听不清楚他的话,所以走出了厨房,到客厅。

         “我说,我已经到了你的楼下,我要上来。”

         言羽晨听清楚了,他吼什么吼,他来了就让他上来了吗?她偏不,真是莫名其妙的脾气,他有气,她也有气,上次的吃饭事情碰到一个色狼,苏旭竟然把她介绍给色狼认识,好在现在没事,要不然做鬼也不放过他。

         苏旭等了十几秒,来的是,却是通话结束,肯定有见不得人的事情,他上去看看,有何不可,他走出车,用力关上门,敲着物业办公室的门。

         “晨晨,我们吃饭了,快去洗手。”叶莞把一叠叠才从厨房捧出来,看到言羽晨的脸色不对劲,“刚谁给你电话?”

         “一个变态,真是的,不管了,我们吃饭。”言羽晨把米饭盛上,那个用力,快要把碗摔碎了。

         叶莞浅浅一笑,细嚼慢咽。

         言羽晨狠狠扒过米饭,她对叶莞佩服得五体投地,从来没有一个女生像她那么端庄优雅,不浮不躁,就算天塌下来,也影响不了她的言行举止,她自己也感觉不可思议,跟叶莞也成为好朋友,分明是不同性格的人,但她们性格互补。

         吃饭才吃到一半,门被人响亮的敲了一遍,又突然听到铁锤,铁链,还有稀稀疏疏的人声。

         言羽晨就有个预感,入室抢劫啊,太猖狂,没看到屋里亮着灯吗?这个小区的保安都是吃屎啊,现在才几点啊,就高峰作案,到晚点还得了。

         “莞莞,你进去躲着,有什么声音都不能出来,假如我有什么三长两短,就报警。”听到几个不同的脚步声,来的肯定不是一两个人那么简单,叶莞不会跆拳道,书香世家的,就精通琴棋书画。

         “我可以的,我不怕。”叶莞镇定说道,淡定说完最后一口饭。

         “时间无多了,我还是进去躲,要不然有你在,我会分心的。”钥匙转着锁孔的声音,她不能让她有危险。

         叶莞走到厨房,拿着两袋胡椒粉,“等开门的时候,我们就往他们眼里撒。”

         言羽晨接过,硬碰硬都是得不偿失,用点小方法来保护自己,她们二人各站一边,倒数着,三,二,一。

         门嘭一下子被外力撞开,言羽晨她们直接撒胡椒粉,管你们是谁。

         一阵喷嚏声,与低呜声,胡椒粉冲击着空气。

         “言小姐,我们是物业那边的,停手。”

         言羽晨一看到他们的制服,和工作证才认出是物业,才讪讪收回手,有事不敲门,要破格,搞什么鬼?

         物业人员终于喘过气来了,刚才幸好离远了些,要不然眼睛不保了。过来救她,还被人当成坏人。

         “言小姐,有人说你家煤气泄露,被困在家里,所以我们才撬门进来的。”

         “谁啊,我一直都在家,没有发生什么事。”谁那么无聊,耍她,她自己也闻不到煤气的味道,那个人是怎么闻到的,比狗鼻子还灵验。

         “是我。”苏旭从另一边走出来,淡淡笑着,他没有听到男声,说明她和陈邵不是同居。

         言羽晨一下子气就提起来,“苏旭,你搞什么,艾玛的,我家有没有煤气泄露我不知道吗?竟然找人来拆我房子。”

         叶莞见言羽晨有些粗鲁,拉着她的衣袖道,“晨晨,别气,他也是关心你。”

         苏旭注意到她,一身绿色的连衣裙,气质不凡,五官玲珑通透,像是壁画走出来的女子。

         “关心我,真是的,他就是刚刚打电话给我的人。”言羽晨愤愤说道。

         叶莞闻言,低头笑着,笑容如昙花般美丽,清纯也不俗气。

         几个物业人员,面面相觑,听不明白他们说什么,他们过来是救人的,现在人没事,就可以走了。

         “如果没事,我们就先走。”百忙活了一晚,本来想拿这件邀功的,拿面锦旗也好,看来,现在说什么也不管用。

         “别走,我的门都被你们拆了,我今晚以后怎么在这里住?”太不负责任了,竟然想一走了之。

         “是这位先生说你们有危险,我们是好心的,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事,这才是我们的失职。”

         言羽晨狠狠瞪着苏旭,没事找事,“那你们起码先敲门,动不动就撬门,谁给你权力的?”

         物业人员相继望着苏旭,要不是看在他那么帅的份上,才相信他的话,自讨苦吃。

         “你们先把门装上,费用算在我头上,宵夜我请你们。”苏旭还大方说道。

         物业人员听后,还是点点头,重新把门装上,如果被业主投诉,更得不偿失。

         “苏旭,你真的是有病,你搞什么花样?”

         苏旭熠熠生辉的双眼逼近道,“我还不是放心你吗?我就想上来看你,你却莫名其妙挂了电话,我就以为发生了意外。”

         “如果再有下次,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忙了一天,饭都还没有吃得上,又搞得乌烟瘴气。

         叶莞继续浅笑着,言羽晨就是她的开心果,她就缓缓进屋。

         苏旭见到她进去了,脚步也抬了进去,未经主人家同意,大大方方走到饭桌,“言言,你太好了,竟然知道我还没有吃饭。”

         言羽晨见他进屋本来就气,又见他熟练盛饭,夹菜,这人难道不知道礼貌二字是怎么写的吗?

         “你好,我叫叶莞,是晨晨的朋友。”叶莞主动打招呼,她好奇他竟然把言羽晨气得扎扎跳。

         “叶小姐,你好,很荣幸认识你,我叫苏旭。”苏旭绅士礼貌握手。

         言羽晨看得目瞪口呆,他们完全不放自己在眼里,竟然各自认识,卧槽,能这么伤人吗?

         两个介绍完毕,当没什么事情发生,低头吃饭,也没有人叫她出来吃饭,她连忙跑去自己的位置,把大部分的菜全倒在自己的碗里,让你们吃得那么香。

         叶莞优雅夹着,也不阻止,“小心晚上积食。”

         “莞莞,你到底是谁的朋友?”闺蜜能这么说话吗?

         苏旭笑着插话道,“她这么瘦,多吃一点也没有关系。”看着她把菜往自己身上揽,心中升起一股暖意。

         言羽晨听后,这还差不多,如果敢多说一句,看我把不把你撵走,还像个大爷似的吃饭。

         饭桌上沉默着,饭后,苏旭突然主动收拾饭桌,然后洗碗,将功补过。

         言羽晨也不是小气之人,看在他讨好的份上就放过他,每次都被他气疯,肯定是上辈子欠他的。

         言羽晨走到厨房检查一遍,碗虽然洗得不是很干净,但也不难为他,因为一个公子爷,肯定没洗过碗。

         “对不起,这次是我莽撞了。”苏旭站在言羽晨旁边带着歉意说道。

         言羽晨审视着他,点点头,“找我有什么事?”

         “没事,就想看看你。”苏旭看着叶莞一眼,把想说的话咽下喉咙。

         言羽晨眼见门也修好了,也不计较了,“下次有事打电话就好了,不要把房子都拆了。”

         “明白。”

         叶莞也笑了出声,明明看起来是强势的人,转眼变成小鸟依人,一物降一物,她很久都没有见过这么有趣的人。

         言羽晨见他无所事事的样子,“没有其他的事,你先回去,时间不早。”

         “好。我下次再来。”苏旭也不耽误,就道别。

         经过门口,还把一叠钞票给了物业人员,真大方。

         “苏旭对你不错,你桃花缘也很好。”叶莞看着苏旭离开笑道。

         “别乱说话,他是苏凌的弟弟。”

         “苏凌?”叶莞疑惑说道。

         言羽晨点点头,“我喜欢的人是苏凌,苏氏集团的CEO,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跟苏凌熟吧。”

         她为了接触苏凌,就先跟苏旭做朋友,她想通过它了解苏凌,可是,他们兄弟交集似乎不多,算盘打得不怎么准。

         “你是说,苏凌,他就是在少年时期取得一个竞标,把众公司都压下的天才?”叶莞眼里难得的赞赏。

         当时这件事传得沸沸扬扬,叶莞她知道也不出奇,她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因为她对商场上的东西不关心,何况这事过了那么多年,也没人提起。

         “是他。”言羽晨一想起苏凌心里便隐隐作痛,她的无条件付出,得不到认可,她究竟对他还留恋什么。

         叶莞察觉她有些难受的神色,“晨晨,发生什么事?”

         “没事,只是我的真心付诸东流,我已经习惯了。”言羽晨说得云淡风轻。

         “我今晚留下陪你。”

         “你刚第一天来,不回家吗?”

         叶莞,“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陪你一晚。”

         晚上,两人睡在同一张床上,言羽晨出奇的好梦,因为有人在身边,有安全感。

         第二天,言羽晨起床,睡眠很足,精神不错,临出门前,她写张便条在床头柜,叶莞还没有睡醒,放下备用钥匙。

         她走到楼下等陈邵,一切还是如常。

         办公室,言羽晨低头又做着事情,彭小溪今天也出差回来了。

         “我听说于丽走了,他们都在传,是你逼走的。”

         谣言猛于虎,办公室就是一个造谣的地方。

         言羽晨也不反驳,“她得罪了我。”不要尝试得罪她,会比死还难看,她给她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

         “哇塞,羽晨,威武,她下属对她也极其不满,公私不分,他们只敢怒不敢言,他们对你行为很赞赏。”彭小溪激动说道。

         “不说我,这事都过,我会懂得保护自己。”言羽晨转移话题,“今次出出差,收获了什么?”

         彭小溪贼嘻嘻说道,“我正想跟你说这件事。”贴着耳朵小声说道,“跟我一起出差的女同事不是处女,16岁那年就不是,我听见她在聊电话,她还以为我不知道…”

         言羽晨很无奈,如果她能对每件事都上心,也不至于做前台,“对工作认真点。”

         “我一向认真负责,还擅长抓住别人的小尾巴。”

         刺耳的高跟鞋声传来,那么大若无人,那么任意妄为。

         言羽晨抬头看着高跟鞋的主人,冷漠高傲,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欠她五百二十万。

         陈倩凝不屑哼了一声,还阴阳怪气说道,“公司请你回来是闲聊吗?”

         言羽晨没有说话,不跟她一般见识。

         “切,装清高。”陈倩凝自讨没趣就进了陈邵办公室。

         彭小溪忿忿看着陈倩凝的背影,“别跟她一般见识,她是老板的妹妹,有钱人家的女儿都很任性。”

         “你回去上班吧,免得又被说闲话。”

         陈倩凝很规矩坐在陈邵面前,一动不动,她怕哥哥的气势,总感觉没法驾驭。

         “怀了身孕,就在家多休息,还穿高跟鞋。”

         陈倩凝,“谢谢哥哥的关心,我今天是有事找你。”

         “说吧。”只要不过分的要求,他都答应。

         “我想让陆昊锐过来公司上班,爸妈都同意了。”陈倩凝认真说道。

         一方面是,她不用经常看着他,离她越远越好。另一方面,监督言羽晨,有需要的话,还可以做些手脚。

         看这个女人耀武扬威能到什么时候,迟早都会把你赶出公司,赶出我哥身边。

         “等你婚后再说,公司用人方面也有个考核制度。”

         “言羽晨也不是你直接应聘吗?”陈倩凝不服气,脱口说道。

         陈邵表情蓦然,他是用了一些小手段的,“一切等婚后再做打算。”

         “我找人送你回去。”

         陈倩凝想起自己还有事没有做,“我自己回去,你先忙。”

         陈倩凝打开办公室的玻璃门,瞥了言羽晨一眼,“公司你待不久的,好自为之。”

         言羽晨也不客气说道,“待不待得久,是你说得算吗?”

         “你,你,你…”

         “你什么你,嫁给这样的老公我也替你伤心,是你好自为之。”言羽晨好心提醒道。

         陈邵也跟她说过,家里的情况,她眼眸一笑分明是这个女人不想出国,耍了一些手段,想不到把自己的一生也搭上了。

         陈倩凝不跟她磨嘴皮,带着怒气走了。

         她来到财务总监的办公室,她关系跟他不错。

         “给你言羽晨一些颜色看看。”陈倩凝直接了当,“最好从此让她从龙腾里消失。”

         财务总监有些顾虑,“他是老板的人,不敢动。”

         “她就是一个小人物,跟我家里没有关系,跟我哥也没有关系,放心。”陈倩凝毒辣的眸光转瞬即逝。

         财务总监爽快答应,“我也看她不顺眼,也不会让她好过,放心,等我好消息。”对于她,他确实没有多在意,他都做到高管的位置,对一个小小的特助,完全不在眼里,只是卖给陈倩凝一个面子,公司总和她挂钩,他也要看人吃饭。

         “那我回去等你好消息,再会。”陈倩凝说完就走。

         陆昊锐在门口停着车等她,娶老婆真好,还倒贴豪车,洋房。

         “倩凝,事情办得怎么样?”陆昊锐亲自为了打开车门,询问道。

         “我办事你放心。”陈倩凝不悦看了他一眼,对于他一个草包,她根本没有兴趣。

         陆昊锐投其所好,抓住重点,“等我进了公司,第一件事就是狠狠折磨言羽晨。”如果谁看不出来陈倩凝对言羽晨有敌意,那人真的是瞎了。

         陈倩凝不想和他多说话,和他结婚就是一个错误,和他有了孩子就是一种负担,孩子,哼,拖油瓶,不要也罢。

         陆昊锐也知道他对自己的不屑,所以也没有多说话,在没有实力前,他绝不会多说一句。

         顾谦之闲来没事就到处晃悠,看了周围一眼,转身到言羽晨处,“中午一起吃饭?”

         言羽晨定定看着他几秒,“好,下班我过来找你。”

         消息传递完毕,顾谦之回到座位上,他一向只动手不动脑,来到龙腾,真的不舒心,还是以前的日子舒坦。

         中午,陈邵过来叫言羽晨吃饭,被她回绝了。

         “今天又跟谁吃饭?”陈邵皱着眉头,带着醋意说道。

         “公关部的一个同事。”

         “男还是女的。”陈邵纠结这个问题。

         言羽晨看着他一成不变的冷漠,“男。”

         陈邵带着不满说道,“和男就不准去,陪我。”谁在他眼皮子抢女人,不要命?

         言羽晨确实不喜欢爽约,“我给你打包。”

         “女人可以,男人不可。”陈邵一字一句说道。

         言羽晨处于懵逼状态,跟谁吃饭对他有影响吗?

         “公关部的同事,是我房东,我有事跟他商量。”

         “房东?”陈邵脸色好了一些,疑问道。

         言羽晨点点头,“他是新来的同事,又是我房东。”

         “叫什么名字?”

         “顾谦之。”

         问了一些话,陈邵才放言羽晨走。

         她就快饿死了,问长问短。

         好不容易,言羽晨和顾谦之出到了公司大门。

         刚走了一段距离,言羽晨发觉不对劲,总有人跟着自己,她有意无意回头,没什么异样,难道真的是错觉吗?

         “顾先生,你觉得有什么异样吗?”

         顾谦之摇头,“没有什么异样,你是指什么?”

         “我发现有人跟踪我们。”言羽晨走到靠近商铺的门口,如果是小偷也不好下手。

         “没什么好担心的,大街上人来人往,想发生什么时候也不容易。”顾谦之平淡说道,小丫头,还挺机灵的,竟然发现了,如果来者不善,他绝对不手下留情。

         言羽晨心还是不安,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世上坏人还是有很多,她不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要不然对不住家人。

         “过来,快,跟我走。”顾谦之用余光扫了身后,对言羽晨低低说道,自己转进商场一个偏僻的角落。

         顾谦之走到一个楼梯间,迅速把自己身子用门遮挡,言羽晨也跟着他照样做,屏住呼吸,等待来的是什么人。

         一个穿着黑色风衣,带着黑色棒球帽的男人出现了,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他贼眼四处张望,不见了,刚刚人还在,怎么一会就跟丢呢?

         “嘘,我出去看看,你先别出来。”顾谦之低低说道。

         顾谦之出去,突然一腿回勾,那男人始料未及,扑倒在地上,男人还像反抗,努力把腿往上蹬,顾谦之一把抓住他的腿,咔嚓一声,骨头的声音响了起来,地上的男人呱呱直叫,没了底气。

         顾谦之把他拖到消防通道处,并且关上门,把他反身压在地下,“说,谁派你来的?”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只是出来逛街,路过,现在莫名奇妙被你打了。”男人嘴硬说道。

         顾谦之用力钳住他的手,“如果不说,你的手要残废了。”

         言羽晨说道,“我发现你很久了,你一直跟着我们,要不是我们急中生智,你也不会那么快暴露。”

         倒数着。

         三

         二

         一,还没有数到一,男人就立马招供。

         “前几天有个女人,找到我们帮派,我们大哥把我指派给她,那女人给了我一张照片和一万元,一万元做这种事很划算,我二话不说就接手了。”

         “说重点。”顾谦之又一个用力。

         男人汗直冒,也不敢耽搁,“那女人告诉我要往一个女人的脸上泼硫酸,告诉我那女人经常出现的地方还有位置。”

         言羽晨听后,连忙翻来他的袋子,果然是一瓶浓硫酸,看到照片时,她惊呆了,那个人分明是她,到底是谁,对自己下毒手,她不敢想象浓硫酸下去,后果是怎么样的,难道是她?只有她最近才和自己闹得不愉快,她也知道自己上班的时间。

         “泼了浓硫酸,那后面怎么办?”

         “就打电话给她,后面的事由她办。”男人见顾谦之没有用力,松了一口气道。

         言羽晨压住心中的冲动,怒道,“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

         “我不知道,我们对客人的*不过问,收钱就办事。”

         “好,那你马上给那女人打电话,叫说,事情办完了。”

         男人话颤抖着,“打完电话,我可以走了吗?”事情虽失败了,钱泡汤就泡汤,大哥也不会怪罪的,今天遇到对手了。

         “等她过来,你向她泼硫酸。”言羽晨凌厉的眼睛扫过,她已经放过她一马,现在还不知道悔改,还更加肆意妄为,她不能再心慈手软,否则到出事那天,也不知道谁人所为,她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顾谦之稍微放开了男人,催促道,“还不快点?”

         那男人眼见逃走无望,再加上脚受伤,走不了,只能打电话,“小姐,您好,事情我已经做完了,我现在在龙腾公司前一千米的商场,负一层,消防通道里面。”

         “好,我马上过来。”女人兴奋挂了电话,她一直都在公司附近等消息,一切都比想象中容易,哼,跟我斗还嫩着点,她兴奋地走过去,迫不及待想看那贱人的嘴脸,毁容了,以后肯定生不如死,以后她有多难过,就代表自己有多开心。

         不多时,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

         言羽晨在门上的玻璃屏养过去,果然是她,于丽,同为同事,她不想做那么绝,但是每次你都触犯我的底线,别怪我容不下你。

         “拿着,等下她开门,你往她脸上洒。”言羽晨递瓶浓硫酸给男人。

         男人接住了,他还想保命,这事对谁做也是一样,没有区别。

         于丽看了四周无人之后,打开消防通道的门,男人手快地泼了浓硫酸,打了于丽措手不及,她大叫,“啊啊啊。”

         空气中弥漫着皮肤烧焦的味道,楼梯口撕心裂肺的叫声回荡着,男人为了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摸出一块布,塞住于丽的嘴巴,于丽想叫也叫不出,呜呜哇哇。

         言羽晨定眼一看,大快人心,于丽皮肤还散发着热气,皮肤全都是红的,没有一处是完整的,言羽晨攥起拳头,如此残忍的手法,如此恐怖的手段,是要来对付她,幸好,峰回路转。

         “请问,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吗?”他该做的都该做了。

         “你知道怎么善后的。”顾谦之冷冷抛下一句。

         “放心,我很有原则的,交给我。”

         原则?小混混也有原则,可笑之极。

         顾谦之刚还以为是那边派人过来,追查他们的行踪的,所以他不能大意,但他一下就把那男人搞定了,才打消这个想法,他们还没有那么快暴露。

         言羽晨捂着嘴巴,快步走出,味道真难闻。

         于丽不会报警,假如她报警,也没有人证物证,她真的没有脑子报警的话,警察也会查出,她找黑道的人做违法犯罪的事,哼,到头来,她也看不清楚,她被谁害的。

         那男人也不愚蠢,也不会报警,不会把自己往枪膛上送去。

         “你刚才的做法很仁慈。”顾谦之也走了出来,很无奈来了一句。

         言羽晨一愣,她还在想,要不要跟他解释,她是一个好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他赞同她。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人道毁灭。”顾谦之一字一板说道,人道毁灭算是轻,这世界上折磨人的手段多得去,让这种恐怖得千千万万倍。

         “你不觉我很残忍吗?”

         顾谦之一口否定,“不觉得。相反,我觉得你相当仁慈,因为我从来不会对敌人仁慈。”

         言羽晨孤疑,她看不出他是什么人,总感觉他不简单,“顾先生,冒昧问一句,你以前的职业是做什么的?”她不喜欢打探别人的*,但他现在是自己的房东,她有权利保护自己。

         “以前嘛,就做杂事,你放心,我都是良好市民。”顾谦之听出她话里有话。

         言羽晨皱着眉头,既然他说到这份上,她也不能强迫他,只要不要违法犯罪就好。

         “下次,你千万不要求敌人手软,对敌人手软,就是对自己残忍。”顾谦之停下脚步,看了她一眼,“懂吗?”

         这世上很多东西都是未知的,或许这世界不是他们想象中那么简单,弱肉强食向来都是生存的法则。

         言羽晨跟上了顾谦之,他帮过了自己两次,显然对自己没有恶意,不管如何,她相信他。

         来到餐厅,两人点了餐,顾谦之吃得津津有味,丝毫没有被先前那件事影响,言羽晨真的没有食欲,她一想起于丽狰狞的五官,仿佛这菜都有她的味道,想着想着就跑去厕所吐了。

         顾谦之见她离开,打了电话,“老大,刚才言小姐遇到危险,险些被毁容,我要不要做点什么?”

         “你详细到来。”那头淡淡然开口。

         “是…”顾谦之简短说了一次。

         “马上查清楚是哪个帮派所为,还有摧毁它。”冷森森说道。

         顾谦之恭敬说道,“明白。”

         言羽晨干呕了几下,出来了,脸色有些苍白,她做不出狠心的事,但都是迫于无奈,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吃点白粥,这样会好写。”果然是心地善良的女人。

         言羽晨点点头,又叫了服务员来了一份白粥病打包一个饭给陈邵。

         某处昏暗房间里,于丽正奄奄一息,昏死过去,男人看着她性感的身姿,按耐不住,直接把布盖住她的脸,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他飞快脱掉自己的衣服,把于丽的衣服往上卷起来,在往下脱掉她的裤子,奥妙啊,他忍不住吞了口水,他就喜欢重口味的,反正浪费就是浪费,也没有关系。

         没有多余的动作,他直接上来,女人就像死尸没有反应,还好是个处,也不吃亏,动作也不温柔,于丽满身都是紫青色,衣服都被撕得破烂不堪,等到差不多时,男人从她身上起来,很不满足,随后他吐了一口泡沫,真没意思,下次再找个人,玩几天。

         言羽晨他们也回到公司,对于刚才那一幕不提,不想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陈邵见她回来,嘴边带着笑意,“我约你明天后天大后天的饭局。”最怕就是一个人吃饭。

         “啊。”言羽晨疑惑看着他。

         “这星期你只能陪我吃饭,下个星期也是…”陈邵霸道说道,女同事也不能约她。

         言羽晨终于明白了,“万一我有事呢?”

         “有事也要吃饭吧,那就一起去。”陈邵直直说道。

         怪毛病,相处了才知道,她现在不是连自由也没有,上班和下班的时间都奉献给了老板。

         言羽晨没有说话,直接躺在沙发上,为了防止出现另一个‘于丽’,她在公司应该小心做人。

         叶莞在言羽晨出去后就醒来,自己弄了早餐午餐,坐在阳台的藤椅上,悠闲品着咖啡,发了短信给言羽晨,“晨晨,我过一会就回家了,有空就过来,谢谢你的款待。”

         “莞莞,等我放假就去看看伯父伯母。”

         叶莞把咖啡喝完了,看着桌上的备用钥匙,莞尔一笑,她的笑很美,很单纯,按下一个国外的长途电话,“我已经回来了,你回不回来,是你自己的事。”

         男子温润的五官没有笑意,“随你。”挂了电话。

         叶莞继而天真无邪笑着,看你的心肠有多硬,你迟早都被我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