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九章 你这辈子都别想抛弃我
        伍颖然决定不打掉孩子,她要爬上杨仁的床,和他结婚,她爱他,所以要和他一辈子在一起。

         苏凌送了杰杰回家,然后开车到言羽晨公寓,两人上了电梯,打开家门,言羽晨一下子搂住他的脖子,撒娇问道,“这几天有想我吗?”

         “有,很想。”苏凌反手把她抱起,关上大门,把她身子抵靠在墙边,她不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想。

         “那么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言羽晨满意说道,他终于会哄人开心,是她调教出来的结果,不错不错。

         苏凌伸手如玉的右手,摸着她的眉毛眼眶鼻子嘴唇,把脸上的五官全部轻轻柔柔抚摸了一遍,他要把她永远印在脑中,“我忙着规划我们的未来。”

         言羽晨听到他这样说,心里莫名柔软了下来,他是忙着他们的未来,他的未来有她,眼眶莫名湿润起来,“我们的未来是怎么样?”

         “你陪我们的孩子做作业,我在厨房给你们做饭。”苏凌眸光一亮,声音说不出的魅惑,虽然这是一个简单的画面,但这对于他来说是天赐的幸运,他是特工总是身不由己,何况现在是被人追杀,死亡随时随地都会来临,他的要求不高,只想陪自己心爱的人,一直到老。

         言羽晨心头一暖,暖意从心头涌上了眼角边,化作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泪珠,他只想要一个平静安稳的生活,以前的生活总是担惊受怕,每次出去执行任务都意味着将会与这个世界告别,成功回来就好像一次重生,经历生死那么多次,受尽折磨,他的痛苦他的冷漠他的隐忍,她都理解,她声音哽咽说道,“会的,我们一定可以过这样的生活。”

         还没有知道他身份之前,她联想和他的未来并不是那么平凡简单,她想把孩子打扮成最耀眼的明星,带着他们去环游世界,可是得知他的身份后,这样的平凡生活都是施舍恩赐,她越来越心疼眼前看着冷血无情的男子,但实则比谁都重情义,他把自己交给国家,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国家,是一位很高尚的男子。

         言羽晨滴着泪,头靠在他的胸膛上,紧紧搂着他精壮的腰身,他的味道他的心跳都能让她安心。

         苏凌深呼一口气,头渐渐低下来,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边,“我和中央已经达成协定,只要我完成一个任务,他就还我自由,同时摧毁基地。”

         言羽晨紧张问道,“是什么任务?”和中央协定绝非简单,倘若是简单也不会由他去做,往往都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苏凌手在她腰间更收紧一分力,“中央调查出长期供应给基地军火的是Z国的亲王,而且那亲王已经有谋反的心思,准备不日弑杀君主自己登基,那亲王如同基地的大脑中枢,假如切断了那条中枢,那么基地就不堪一击。”军火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是至关重要,是保护国家最有力的武器,如果武器没有了,那么国家就无法抵挡外来的侵略。

         “你意思是说,中央要你去杀Z国的亲王?”言羽晨听明白他们的计划,杀亲王哪会容易,亲王竟然想谋朝篡位,手中必定握着大权,朝中不少人都是他的人,杀他简直比登天还难,单凭靠他一人之力,根本无法实现,拒绝中央也是死路一条,去还有可能有一线生机,但是危险重重,她不敢相信。

         “是,我和另外几个同伴一起去。”苏凌带着一些心疼说道,但保护国家是义不容辞。

         “什么时候去?”言羽晨从他怀中抬起头,眼角边不停流下泪,她不应该去阻止他的事业,她应该给予支持,不要让自己造成他的心理负担。

         苏凌声线颤抖说道,“越快越好。”他很不舍她,珍惜和她一起的时光。或许这次去了再也没有回头路,她会再次被自己抛下,原谅他的自私。

         刚开始喜欢上她,一直在逃离,躲避自己的感情,就是害怕有一天会有这样的结局,他不想耽误她,可是现在已经彻彻底底耽误了,他还是忍不住和她在一起。

         言羽晨眼中含泪,伸手抚摸他带有温度的脸颊,坚定说道,“我跟你去。”她不允许苏凌离开她,她也不会在他有需要的时候抛弃他。

         苏凌一脸震惊,不敢置信看着言羽晨,他一直有这个想法,但是她不说,他也不会说,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是生与死之间的选择,当然他希望她生,不想她跟着自己受苦。

         “怎么?你是想抛下我吗?”言羽晨双脚缠住他的腰,“我告诉你这辈子别想抛下我。”无论是生是死,她都无怨无悔,苏凌她是一辈子都要缠住的。

         苏凌眸中放出更多的光亮,声音嘶哑说道,“你是不怕死吗?”没有人是不怕死的,面对死亡,必须有一颗足够强大的内心。

         “比起失去你,死又算得是什么?”言羽晨盯住他漆黑发亮的眼谋,带着不容置疑说道,的确死亡是非常可怕,但是她最怕还是失去他。

         “你想清楚了吗?”苏凌把她紧紧抱住,咬紧嘴唇,眸中带着一丝薄雾说道。

         “我还没有清楚你身份之前,我就说过,生死与共,如果你死了,我绝不会苟活。”言羽晨坚定说道,能够和他面对所有事,她觉得很荣幸。

         苏凌眼角流下一滴细微的泪水,当知道他的真正身份后,言羽晨从来没有想过退缩,她始终对自己不离不弃,她的执着很磨人,看似一个娇小的女生,但内心的坚定和勇敢是不容置疑的。

         苏凌用力把她抵在墙边,唇飞快掠夺她的唇,吮吸她口中的芬芳,他动情疯狂咬着她的唇,恨不得把她融进骨子里,她对他的爱从来都是那么无私,他没有选错人。

         言羽晨手攀上他的脖子上,双脚更加用力环住他的腰间,小嘴微微张开,尝试伸出粉色的舌头,苏凌得知她的举动迅速把她俘虏。

         吻不停逐渐加深,周围的空气都带着令人亢奋的气氛,他低低喘着气,不停对她唇部进攻,言羽晨无力靠着他身上,彼此气息交缠,她感觉呼吸不畅顺,满脸绯红,嘴边不自然发出一声,“嗯。”

         苏凌微微放开她的唇,但唇瓣还是紧贴着,他眸光带着强烈的*,身体上的热量似乎是爆发,他深情说道,“言羽晨,我爱你。”

         言羽晨半眯扑朔迷离的双眼,眸中带着水汽,声音说不上的柔情,“我也爱你。”从一开始的浅爱到现在的深喜欢。

         苏凌的热吻再次落下,在唇部辗转了很久,才转移到脖子上,他轻轻撕咬她洁白的皮肤,不多时脖子上出现细小的红点,每个红点都带着浓浓的爱意。

         言羽晨热情配合着他的一切,接受他一段缱绻的热吻,不多时,上衣已经褪去一半,彼此身上的热量越来越高,对彼此又不断释放,直到两人的衣服都全部褪去,衣服一件接一件被扔在脚边。

         言羽晨纤细的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腰间,身体柔软下来,头无力低下来,苏凌炽热的手在她雪白光洁的后背游走,她轻叫了一声,露出几只洁白的牙齿,轻咬着他的肩膀上,苏凌身体微微颤动,低吟一声,迅速抱着言羽晨去房间。

         杰杰回到家后,爸爸就给他洗澡,爸爸以前很少给自己洗澡的,今晚爸爸回来得特别早,他感觉很幸福,今天和表姐凌哥哥一起玩,爸爸还给自己洗白白,妈妈做了很多肉肉给自己吃,今晚的妈妈也特别漂亮,身体的香味也更加香,他蹦蹦跳跳在沙发上,沙发上的弹力总是把他弹得很高。

         尹魏从卫生间出来,看到活蹦乱跳的儿子,心里顿时被幸福装满着,他走了过去,和蔼问道,“杰杰今晚和表姐凌哥哥玩了什么?”

         杰杰跳累了停下来,小身子向尹魏靠过去,“表姐和凌哥哥都带杰杰去吃好吃的,他们还陪杰杰去餐厅的*池玩。”这一天他很满足,有可以吃好吃又可以玩。

         “还有呢?”尹魏揉着杰杰的脑袋,整理他因玩而凌乱的头发。

         杰杰轻皱着眉头,似乎想到了但这件事令他不开心,“表姐和凌哥哥玩亲亲,但不和杰杰玩。”爸爸妈咪有时候也和自己玩亲亲,但是自己想和表姐玩,凌哥哥不肯,说男女授受不亲,凌哥哥他小气,他也和表姐却不给自己玩,不过除了这件事,其他他还是玩得很高兴,他就暂且原谅凌哥哥。

         蔡丽欣听着杰杰奶声奶气的说话声,被他所说的内容不禁笑了出生,她捧着水果盘过来,“杰杰,不要当着凌哥哥的面和表姐玩亲亲,因为他会不高兴。”上次见过苏凌一面后,就知道他的黑心,占有欲极强,肯定对晨晨很宠爱,同时还会吃干醋。

         尹魏把蔡丽欣拉到身边,杰杰不解问道,“妈咪,为什么凌哥哥会不高兴?”他知道凌哥哥不高兴,但是他没有惹他不高兴,他至今都不明白。

         蔡丽欣点了杰杰的鼻子,溺爱说道,“小孩子,听妈咪的话总不会错。”晨晨和苏凌还当着小孩子的面子亲吻,回头好好说说晨晨,这让会不利于她儿子成长,社会变化太快,她跟不上节奏。

         尹魏在一旁耐心说道,“凌哥哥和表姐是情侣他们可以玩亲亲,杰杰现在是男子汉了,算是一个小男人,如果当你看见自己的女朋友被一个男人亲了,你会开心吗?”

         杰杰立马回绝道,“当然不开心。”他自己的东西怎么可能被人拿走。

         尹魏继续说道,“这就对了,当你亲表姐的时候,凌哥哥在一旁看到,自然会不开心,现在你明白了吗?”

         杰杰似懂非懂点头,随即张开嘴巴说道,“那我可以在凌哥哥不在的时候亲表姐吗?”

         “当然可以。”尹魏揉着他的头发,把他抱到自己的腿上。

         蔡丽欣含笑嗔了一句,“哪有你这样教儿子的!”杰杰4岁都不到,这些东西都没有了解过。

         尹魏柔声说道,“这个你就不明白,有很多东西都是要靠父母去传达,老师很多时候是不会教的,尤其是生理知识,当孩子对它充满好奇与懵懂的状态下,要及时说清楚。”他不想他儿子变得越来越笨,该说清楚该教还是要教要说。

         蔡丽欣头枕在尹魏的身上,“儿子是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她喜欢这种感觉,一家人有说有笑,夫妻两个一起教育孩子,这种天伦之乐从杰杰出生后就越来越明显,她感谢尹魏给她带来一个可爱的孩子。

         尹魏搂着蔡丽的腰,单手抱着杰杰,眼睛一热,多年来都没有这感觉了,家庭温暖,如今他放下一切,只为享受这家庭,以后会抽多些时间陪着他们,就用他的余生对他们的补偿,至于唐宁,他只有对不起她。

         过了那么多年,他还是被蔡丽欣打动了,一个善良真诚没有心计的女人。

         言羽晨房间里,房间里气氛骤然升高了不少,飘来缕缕的暧昧气息,他们在床上不知道吻了多久,彼此都不肯放开彼此,生怕一放开,就感受不到对方的温度。

         苏凌压着言羽晨,脸色绯红看着她的身体,修长的手指尖在她身上游走,像键盘一样欢快地跳动,最后覆上她最柔软的地方,他喘着粗气,指尖微微用力,言羽晨身体一震,娇羞说道,“苏凌。”

         她紧紧贴着他的身边,她轻易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是一个成熟男性的变化,如果他要她就给,这是一种精神和*上的信任。

         苏凌眸光深深,黑曜石般的眼睛把她的娇羞收尽眼皮,轻声而柔情说道,“谢谢你一直都不离不弃。”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肯为他付出性命,把性命交到自己手上,而她就会,他感谢她对自己的信任。

         言羽晨下巴翘起,唇贴住他的唇,小声说道,“因为我爱你,所以一切都值得。”

         苏凌听后眼里说不尽的柔情,笑意蔓延嘴角两边,细细密密的吻犹如狂风暴雨般落下,之前的温度还没有褪去,言羽晨似被火燃烧一样,在他身上寻找冰凉。

         言羽晨闭上眼睛,双手禁锢在他身上,下颚微扬,承受他炽热的吻。

         过了许久之后,他们呼吸声在寂静房间中响起,苏凌躺在言羽晨身边,试图平复心中的冲动,这次的冲动比上一次更加难平静,言羽晨身体柔软无骨,贪婪呼吸着空气,这次他还没有进行深一步,她转身,看着他红透的耳垂,娇声问道,“怎么又停下来?”明明他是忍不住,却偏要忍住,忍是多么的痛苦。

         苏凌深呼吸了一下,声音低哑说道,“没有结婚,不能越矩。”

         还是那一句,她都不介意,可是他偏偏不肯,如果她主动说不出,会被他误认为自己是色魔,所以这事女生不能主动开口,“但是你抱了我,看了我,亲了我,这难道不是越矩?”看看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苏凌轻笑一声,眼眸的光亮还没有褪去,“这是你情我愿,不算。”

         说完伸手把言羽晨揽起来,这一揽他又后悔了,冲动再次点燃,言羽晨发觉后调戏笑道,“那你就慢慢忍。”思想传统的男人。

         苏凌轻咬着她的嘴唇,这磨人的小东西,轻声在她耳边说道,“晚安。”

         言羽晨也不禁折腾了,慢慢在他身上沉睡下去,苏凌听到她的呼吸声,不知不觉笑容明媚,搂着她,也入睡。

         第二天。还是美好的一天,不过此刻的美好很快就要结束,不过没有所谓,想把这美好的东西慢慢享受,以后有什么困难以后再说。

         言羽晨是在苏凌怀里醒过来,她睁开第一眼就看见苏凌冲着自己笑,“你醒呢!”

         “嗯。”言羽晨点点头,钻进他怀里,靠得他更紧。

         苏凌温润的脸在他眼里放大,在她唇上印上一吻,“早安。”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第一眼能够看到她,然后两人互相望着对方慢慢变老。

         言羽晨感觉身体一暖,轻轻道了一声,“早安。”她不想起来,想继续沉溺在他怀里里,她想起古代的一句话,*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原来古代人是那么多哲理,她以前一直讽刺这个君王,但现在却用这句话形容自己,能和心爱的人同床同寝,怎么舍得起床。

         苏凌沉思了一个晚上,还是要把话说出来,“今日中午约伯父伯母出来吃饭,你带上户口本和身份证,我也会和爸一起来,两家人一起见面。”他们已经无可退路,所以就让彼此有个名号。

         “地址和时间,我迟些发给你,我叫秘书去安排。”苏凌继续说道。

         言羽晨窝在他怀里,听着他心跳声此起彼伏,抬头问道,“要户口本和身份证做什么?”

         苏凌脸色微微红了起来,低声说道,“去民政局领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