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四章 苏凌真实身份传奇的特工
        人群中静悄悄,任何人都不敢发出声音,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欧阳靳挑眉,抬起手腕,清冷的声音响起,“还有50秒,不出来别怪我冷血无情。”他淡然扫视黑压压的人群,觉得无比烦躁。

         他花了一段时间才找出那天偷袭自己的人,就是金宏,而雇佣金宏的人正是陈绍,又调查到陈绍和言羽晨的关系,所以他就认定是陈绍替言羽晨报仇,他们两个人他都不会放过,他们想死还不是那么容易,就让你们生不如死。

         言羽晨担忧说道,“欧阳靳是来找我们,窗口太高,跳窗容易被发现,我们逃不走,后门又封死,这下就是没退路。”

         陈绍也知道没有办法,“一会我来引开他们,你从窗口先走,如果我们两人只有一个人活命,那个人只能是你,我爱你。”说完还没有等言羽晨反应过来,在她额上吻了一下。

         陈绍放下言羽晨想站起来,被言羽晨一把拉下,心里感动说道,“陈绍,谢谢你,但是现在不是意气用事,身上有笔吗?把笔给我。”

         “有。”陈绍把放在身上的黑色钢笔递给言羽晨,“放心,一切都有我,虽然我只懂经商,但我尽力保护你。”

         言羽晨眼眶湿润了,她每次把他推开,但陈绍每次都很执着,坚持到底,是爱的力量支撑他,她的确对不起陈绍,在生死关头上,一个毫无招架的男人勇敢挡在她身前,护她周全。

         她把陈绍紧紧搂着,泣不成声,世上最感动的事莫过如此。

         黑衣人恭敬说道,“大哥,时间到了。”

         欧阳靳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黑衣人举起手枪,扳下,枪口扫射众人,众人都哆哆嗦嗦向一边靠,有人甚至发出哭声,但立马被旁边的人捂住嘴巴,惊恐的哭,是最令人厌恶。

         言羽晨紧紧抓住手中的黑色钢笔,希望它硬度更大些。

         “开枪。”欧阳靳豪不在意吩咐道,仿佛在他眼里就是一件十分平常的事。

         手下扳起手枪,子弹上了枪膛,言羽晨紧盯着,子弹发出那一刻,黑衣人突然脚下一软,身子向一旁栽倒,子弹砰了一声巨响,飞了另一边。

         欧阳靳身体一矮,半膝跪在地上,对事情始料未及,子弹打在他小腿上,血潺潺从里面流出,他撕红的眼睛,看着手下,怒声说道,“蠢货。”

         黑衣人脸色一诚惶诚恐,俯身在地上求饶说道,“大哥我不是故意的,是有人偷袭我,让我失手。”

         众人齐齐松了一口气,言羽晨放下手中的钢笔,她正想用钢笔堵住枪口,但她注意到有人用一直细微的针头刺入黑衣人腿中,她想人群中肯定有高手在。

         欧阳靳忍着痛苦,这下耐心全无,怒声吩咐手下,“杀光这里所有人,一个都不留。”

         话落,听到窗口玻璃破碎的声音,有一发子弹穿透窗户,带着凌厉的气息,击中一个黑衣人额头上,瞬间黑衣人倒下,这时另外四位黑衣人团团围住欧阳靳,枪纷纷向窗户射去。

         欧阳靳眼里带着一丝凝重,声音颇大说道,“是哪个缩头乌龟,出来!”

         砰砰同时发出两声枪声,其中又有两个黑衣人倒下,只见从门外走进一个人,他穿着黑色的风衣,身体颀长,仿佛就是从云端走出来的人物,他带着一个银色面具,手持两把短枪,正是对准两个黑衣人倒下的方向。

         言羽晨心里一震惊,就算忘记所有人,都不会忘记他,他就是苏凌,货真价实。

         另外两名黑衣人接着开枪,朝着苏凌的方向,苏凌一个跨步跳上餐桌上,躲开子弹,然后飞快向两名黑衣人开枪,动作犀利迅速,根本就不是业务的人,就像一个专业杀手,快狠准,另对方没有还手的机会。

         黑衣人全部都倒下,他们脑袋流出的鲜血聚集成一个小血泊,看着渗人。

         苏凌冷冷开口对着发愣的众人说道,“快走。”

         众人听后,一窝蜂走了出去,欧阳靳抓起手枪向苏凌那边打去,苏凌眼眸一紧,用子弹射掉他心里的枪。

         言羽晨又惊又疑惑,他没有杀欧阳靳,这是为什么?

         陈绍脸色始终阴沉,看着不远处不真切的男人,但不得不承认,开口问道言羽晨,“他是……”

         “他是苏凌,我们都没有猜错。”言羽晨隔空与苏凌对视着,他的眼神她是无比熟悉,“但是我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她跟他在一起,他从来没有跟自己透露过什么,而自己把所有的东西都奉献出去,说到底他终究把她当成外人,从来都没有信任她,真是讽刺,言羽晨冷笑,她最受不了就是被人欺瞒。

         欧阳靳一惊,见大势已去,准备逃走,苏凌眼眸发出嗜血的凌厉,举起枪,直接打在他一只完好的腿上。

         客人都走光了,餐厅里只剩下,他们四人,苏凌缓步走了过去,欧阳靳惊恐说道,“你不能杀我。”

         苏凌淡淡看了他一眼,直接绕过去,走到言羽晨身边伸出手,轻柔说道,“走,我们回家。”

         言羽晨往后退了一步,觉得面前的男人恐怖陌生,不是她所熟悉的男人,眼泪憋屈着忍着不流下,这世界上她还能相信谁?

         苏凌手一怔,随后飞快闪到言羽晨身上,把她横抱起,淡淡对着陈绍说道,“警察很快就来,不想有麻烦就走。”

         还没有等陈绍应话,苏凌以迅雷之速,抱着言羽晨往外跑,消失在黑夜之中。

         陈绍似乎对事情还没有反应过来,眼前模糊一片,但听到不远处的警车声,他也走了出去。

         言羽晨没有反抗,任由苏凌抱着她,把她放进车里,眼泪不受控制往下流,她一直都很坚强,但坚强总有用完的时候,她不怕死,最怕就是心爱的人不肯跟她说真话,她现在这刻怕他突然离开了自己,他就是让人住摸不透,没有安全感。

         苏凌解开面具,温润的脸有些一丝忍耐,伸手擦掉挂着她脸上的泪水,“等回到家,我会跟你说清楚一切。”

         言羽晨把头扭到一旁,不想听他说话,也不想见到他。

         苏凌深深叹息,扣上安全带,踩下油门,车速一直加快。

         车内两人都没有说话,苏凌时不时看了言羽晨一眼,可是她倔强看着窗外,眼泪从眼角流出,滑落到下颚,聚满一定分量眼泪就滴入衣服中,被衣服吸收。

         苏凌一路飙车,开到小区门口,解下安全带,抿唇,把言羽晨从车里抱下,走进了电梯,苏凌从口袋摸索一串钥匙,开门,屋里静悄悄黑压压一片,他没有开灯,走进房间,脱掉她身上的鞋子,把她放到床上,言羽晨目无表情,眼里没有一点神色,侧头不看他。

         苏凌突然俯身,眸光在漆黑的房间里显得特别明亮,他温热的唇触碰到言羽晨的唇,言羽晨嫌弃闭上嘴巴,头扭到另一边。

         他睁着黑曜石般闪亮的眼睛,眼中带着柔情,他伸手扳正她的脸,认真诚恳说道,“对不起,让你受惊了。”

         他翻身压下言羽晨,随之而来的是细细碎碎的吻,每个吻都融到骨子里,他唇在她唇上辗转反侧,言羽晨根本不搭理他,生着闷气,睁大眼睛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苏凌的吻没有停下,从唇部落到脖子上,手主动覆上言羽晨最柔软的地方,微微用力,言羽晨出于生理反应,紧闭的嘴发出一缕香气,苏凌见状,舌头马上滑进他的口腔,当他知道她遇到危险,他心里一阵抽搐,撇开一切,用平生最快的速度赶来,中间不知道避开多少辆车,不知道冲了几个红灯,他无暇顾及,心心念念只有她,他甚至没有顾虑这次事故过后对他造成的危险性,他只知道他不能失去她。

         他一该以往轻柔的风格,吻近乎粗暴,口腔中满满都是她芬芳的味道,他最怕就是失去这种味道,他不停从她口中索取,言羽晨感觉到他今天的变化,他似乎把她自己勒死,她喘不过气,因呼吸不畅而造成的满脸绯红。

         终于,言羽晨在他吻下无力招架,闭上眼睛,她想他一定有他的难处,他今晚不顾危险,甚至抛开自己的性命与手持手枪的不法分子火拼,可见他一直以她安危为中心,当时自己气怒,气怒他不说自己的身份,气怒他对自己的不坦诚,但如今他以他真实身份出现她的面前,就是来向自己坦白,自己真的不应该生气。

         言羽晨慢慢接受他的热情,双手攀上他的脖子,苏凌感觉到她的回应,呼吸变得更加沉重,身体继续燃烧,起着无限的反应。

         苏凌的手变得灵活起来,飞快解开言羽晨身上的衣服,只剩下贴身的衣物,言羽晨睁开迷离的眼睛,呼出热气纤细的玉指也解开苏凌的衣服,黑暗中苏凌的脸变得通红,带着一丝发抖的手指在她身上游走,所到之处,掀起一阵阵涟漪,他手指用力一挑,把她胸前的束缚也解开,言羽晨低下头,娇羞不敢看他。

         苏凌露出炽热的光芒,轻吻她娇喘的唇,头埋在她脖颈上,轻轻柔柔说道,“我爱你。”

         言羽晨心里一震,第一次听到苏凌说爱她,幸福感从心中涌了出来,迅速爆发,她紧紧搂住他的腰身,双腿翘起把他禁锢起来,娇羞说道,“我也爱你。”

         两人第一次正式的表白,让彼此的心里都充满久违喜悦与甜蜜,火热迅速房间中升温,两人身上都褪下最后一丝遮挡。

         言羽晨平时大大咧咧,一点都不矜持,还放肆说要看苏凌,但如今始终娇羞低头,未经历情事的她也变得内敛起来。

         苏凌亲吻她身上每个地方,言羽晨紧攥着床单吐出香气,吻不知道持续多久,也不知道两人纠缠了多久,正当要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苏凌突然停住了,躺在她身侧,深呼吸,慢慢调整气息。

         言羽晨终于得到呼吸,她刚才差点窒息而死,这次原本以为可以和继续他下去,谁知他半路又刹车,她睁开朦胧带水的双眸,懒羊羊转身疑惑看着他。

         苏凌面若桃花,把呼吸调整好,轻轻喉咙说道,“不是想知道我的事吗?我会毫不隐瞒告诉你。”

         她确实想知道他的事,看到他杀人不眨眼的时候,她就觉得她陌生,感觉杀人是他的另一份职位,“你是杀手吗?”

         苏凌答道,“不是,我是A国情报局的人。”

         言羽晨睁大眼睛说道,“特工?”

         “嗯。”他温温润润应了一声。

         言羽晨停止了惊讶,“你和顾谦之都是特工?”顾谦之是不会无缘无故帮自己,而且还懂那么多,说黑道当然不会相信,唯一解释就是苏凌叫顾谦之帮助自己。

         苏凌轻笑道,“他是我同伴,是我叫他进龙腾。”她果然很聪明,举一反三。

         “顾谦之一直在帮我,都是你吩咐?”言羽晨说道,就是想求证一下。

         “没错。”苏凌揉着她的秀发说道。

         居然被她猜对了,原来苏凌一直都默默保护自己,她眼眶一湿,感动得把苏凌抱住,不知道身体触碰到什么,小腹一阵热量传来,她低头一看,脸上再次火辣辣的。

         苏凌呼吸一窒,捏紧手心,朝她脸上喷热气,咬着牙齿似乎忍耐说道,“还想听我说其他吗?”火好不容易熄灭,又轻易再次点燃。

         言羽晨见他如此辛苦,松开手尴尬说道,“我想知道。”

         “有一次我和同伴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发现情报局的秘密,A国情报局是属于中央情报局管理,我们那里的人称A国情报局叫基地。”苏凌缓了几下,为喘口气说道,“我们发现基地背叛了中央,而我们帮基地做事就是助纣为虐,基地发现我们知道它的秘密,就杀了其中一个同伴给我们警示,那一刻我们彻底醒悟过来,从基地逃走出来,回来这里。”

         言羽晨认真听苏凌说,他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她心里不是滋味,“你平时工作是做什么?”

         苏凌神色飘远说道,“反恐,盗取其他国家情报,政府机密,做这些事的时候难免不会杀人。”他双手充满鲜血,其中还可能有无辜的人的鲜血,他一直帮基地做事多年,可是一直被蒙在鼓里。

         言羽晨心颤巍巍跳动,她实在无法想象他的工作是多么危险,每一次出任务就意味着可能回不来,苏凌他是怎么过来的,她很心疼,她伸出手摸着他的脸颊,带着泪水说道,“你是从什么时候进去基地?”

         “六岁的时候我家里把我送去国外的一件学校,而基地的人就是从那间学校挑人,学校竟然是毫不知情,我们每隔一段时间就送去基地,然后又送回来,直到后来上初中,我爸接我回国,但基地始终不肯放过我,每段寒暑假都会接我走,当时我就被他们洗脑,满脑子都是爱国的情怀,我爸生意很忙,他没空管我,每次我出去我总是找同一个借口,到高中毕业后,我就一直在基地。”苏凌把自己的经历很平静说起。

         言羽晨眼泪不受控制流,苏凌实在太苦了,她童年都是在父母的庇护下长大,父母宠她爱她,对提她的要求他们都会满足,简直是一个公主,可是她实在无法想象苏凌的童年是如何度过,她现在不能为他做什么,她哽咽说道,“对不起苏凌,你受苦了,我竟然帮不了你。”

         言羽晨扑进他怀里,身体缠着他,试图给他一些安慰。

         苏凌声音沙哑说道,“没关系,幸好让我遇到你。”遇到她之前他感觉世界都是灰暗的,他在这个世界上找不到目标,之前的目标在知道基地的秘密后早就不存在了,苏凌其实没有告诉她更残忍的事,小时候的训练是很严格,与其说严格还不如说残忍,一堆孩子中挑选几个优秀的,挑选方法就是给你一把刀,把他们杀掉你就可以留下来,他那时候胆子小,不敢拿刀,他就眼睁睁看着其他孩子杀戮,最后他留下来的原因是他跑到角落里哭,然后训练时间就结束,留下的孩子有五个,他就是其中一个,这真是弱肉强食的世界。

         言羽晨眼泪不停流,她紧紧搂着他,希望可以弥补他童年失去的温暖,他这些年过得很辛苦,生活根本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

         一辆辆警车把街道塞得密不透风,警笛声响车街道,餐厅周围都拉着警戒线,警察们都带着警犬查探,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不知道是谁把这些犯罪分子杀害,这些犯罪分子警方都找得很久,每次快要抓住的时候,都被他们逃脱了,如今他们死了,真是大快人心,幸好他们头目还没有死,送院抢救,醒来后总会有个结果。

         顾谦之面带笑容,隐身在人群,又接着快步离开,他的能力远远不止这些。

         ------题外话------

         求审核通过,编辑大大,我快完结了。

         有木有觉得苏凌这个身份太强大了,之后凌少继续宠晨晨,在一起之后互动多多,所以你们得给我五分评价票,吼吼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