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七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
        这天的后半夜,落叶随着晚风沙沙打响,黑色越来越昏暗,黑夜中有几个人影在闪动着,月黑风高杀人夜。

         马初雁从公司加班回来,一直坐车到学校,她一刻都不想回去宿舍,只是一个U盘放在宿舍,那天匆忙收拾,忘记带走,里面有些重要的资料。

         夜,是冷得明显,校道上并没有什么人,她只听到自己的脚步声,若不是明天等用,她也不会回来拿,忙了一天都快累死,她边走边伸直懒腰,后面跟着几个人,他们已经在这里等了一夜,只是等着她落入他们手中。

         马初雁并没有察觉,继续想前走,突然听到后面杂乱的脚步声,她不禁加快了脚步,女大学生在校园遇险这些新闻并不少听,她不害怕她的伸手可以制度一般人,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黑夜中的人影见马初雁走快,他们拿出手中的麻布袋,和粗长的麻绳,还有一条白布。

         他们两人共同敞开麻布袋的口子,飞快地向前,向马初雁张开,这些事他们做得不少,对于区区一个女子简直是信手捏来,所以他们不抱任何疑虑。

         马初雁看着地上的黑影,黑夜中她冷笑了一下,脚步向左边移了几步,躲开那个偌大的麻布袋,

         几名男人见她躲避得迅速,向同伙点点头,这次是绳子和晃动得发亮的刀片向马初雁袭来,马初雁身影一闪,很快躲避着,三脚把一人踢倒在地上,原来是不过如此,没有什么实力。

         一人倒下,其中两个同伴也不敢大意,使出狠招,刀刀要刺向她的脸,她目光在黑夜更加冷,看来他们是有预谋的,只是谁要害她?

         马初雁转身,一个踢腿把一人的刀从手中踢去,另一腿击中最后一人的下颚,男人吃痛叫了一声,瘫倒在地上。

         马初雁两三下收拾完三个男子,她踩着其中一人的身子上说道,“谁派你们来的?”

         男人嘴硬不肯说话,还想伸手拿过身边的刀,可是被马初雁握在手中,冰冷的刀贴近男人的脸庞,“说。”

         另外两个男人也毫无还手之力,因为他们想不到一个女人竟然如此厉害,早知道就带多些兄弟来。

         马初雁狠狠踩在男人的脊椎上,男人吃痛道了一声,“我们是彪哥的手下。”

         “彪哥的手下?”马初雁疑问说道,又是伍颖然这个女人在作怪,她不动她,她还在得寸进尺,那就别怪她不客气,“她让你干什么?”

         “彪哥让我毁你容。”男人如实答道,保命要紧,有什么话就赶紧说。

         好一个伍颖然,那么狠心,今晚怕是出乎她意料了。

         突然校道中驶来一辆小车,车前灯把他们照得一清二楚,马初雁蹙眉,不会是他们的帮凶吧?伍颖然肯定没有想到自己把三个大男人制度,所以不是虎彪的人。

         只见车上跳下两个男人,穿着黑色的西装,但胸前的徽章却透漏他们的身份,青龙的徽章,地下三个男人见到这两人,脸色一变,是青龙帮的人。

         “小姐。”两个黑衣男人走到马初雁身后恭敬说道,“大哥想请您回家,他很想您。”

         地下三个男人都快掉下巴,他们是有眼不识泰山,竟然得罪他们口中的小姐,这下他们彻底没命了。

         马初雁冷眼看了地下三个男人,他们都痛哭流涕在求饶,马初雁嫌弃看了他们一眼,“杀了他们。”

         简单吩咐后,她上了车,不再看窗外,男人得到命令后,杀意尽露,两三下把地上的男人搞定,血液渗透整个麻布袋,空气中还飘着血腥的味道,男人打了一个电话后,不多一会儿就有专人有处理尸体。

         车在寒风中飞驰而去。

         车上,马初雁闭目养神,静静问道,“哥哥找我回去,是有什么事?”不是有什么急事,她哥哥是不会找她回去,因为她想过平静而且属于自己的生活。

         男人答道,“大哥只是很想念小姐,您半年都没有回去过,也没有打来一个电话。”

         马初雁不相信他的说辞,嘴边露出笑意,“阿强,你什么时候学会说话?”那么婉转的话语,她竟然听不明白。

         阿强带着尴尬的脸色,还是被小姐猜出来,“大哥,他最近碰上一位小姐,想与她结婚。”所以就问她意见。

         马初雁听后自然很开心,自从他们父母过世之后,哥哥就一心一意为自己,把自己拉扯长大,为了自己而耽误婚姻大事,现在遇到一个心仪的女子,她自然要恭喜,她开心说道,“我没有意见,我要回去看看未来的嫂子。”

         阿强听后松了一口气,脸上的尴尬全无,“大哥就是最在乎小姐您的感受,如果你不喜欢他就不会和那小姐在一起。”大哥是打心眼疼小姐,她掉一根头发大哥都心疼得要命。

         马初雁心里动容了很多很多,哥哥和她相依为命多年,小时候不懂事常常要她操心,现在她长大了,而她应该自由,她不禁催促道,“快点开车,我想回家。”回家这个词她很久都没有说出来,在家里她才能做自己,才能寻找最温暖的地方。

         小时候,同学知道她没有父母,没有欺负她经常跟自己玩,可是有一天她和自己的好朋友告诉哥哥的事情,后来好朋友疏远了她,因为朋友觉得自己是个坏人,因为她长在一个坏人的家庭里,班里的小伙伴也没有跟自己玩,原因是好朋友吧事情传开了,那时候她真的很孤独,每天都怨恨自己为什么出生在这个家庭,天天就是打打杀杀,后来哥哥知道她在学校的情况就帮她转学,她学会了一点,就是不告诉小伙伴不想听的事情,所以她逐渐隐瞒了身份,才能和同学一起玩。

         如今她越来越放开,不在乎自己的身世,长大了就懂得更多,她现在明白哥哥的苦心,能够回家,真好,她激动得热泪盈眶,无论什么人什么事都不敌哥哥重要,有哥哥的地方就有家,她不会像以前那么任性,她会顾及哥哥的感受。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过得真快,言羽晨的官司也顺利完成,当然她已经赢了,邓耀超和刘起都被判了邢,她心里畅快了不少,敌人都已经清除干净了,现在什么都不担心了。

         两滨市还有一件事,不算大也不算小,但足以让他们茶余饭后的说点。

         原本定在星期六的婚礼,陈家突然取消了,各大名门望族和媒体都惊讶不已,原因是结婚前一晚,准新郎去了夜场包女人,婚礼当天竟然没有来了,陈家的人是在酒店找到他的,所以一气之下就取消婚约。

         其中还有一个隐情,陈家小姐陈倩凝突然痴呆,变得六亲不认,在众人面前都丢家了,有人说是知道准新郎婚前出轨才导致疯癫的,有人说她看见不干净的东西撞邪了,众人说法不一,津津乐道谈了好几天。

         言羽晨放下手机,关闭刚才新闻的,她笑得很灿烂,这个结局还是对陈倩凝好,至少她的清白是保住了,没有人透露或者猜测她是被人强奸才导致神经,而陆昊锐肯定得知她的情况才故意不参加婚礼,谁会那么傻会娶一个神经病,会照顾一个不爱的女人而且是带有神经病,所以他才出此下策,避开吗恐怖而绝望的婚姻,当然陈家是不会放过他,但是他的下场就无从得知。

         最后一件事,只有内部的人知道,就是陈家和言家取消了婚约,经知情人报道是两人对大家都不满意,所以就和解了,娱乐这些东西,可信度还是不高。

         这刻,言羽晨突然愁眉苦脸起来,这几天她很忙,但是他偏偏不关心自己,他也消失了几天,她很想他,难道他不知道,真是龟毛的男人,好吧,她妥协了,她决定要和他见面,顺带要温存一番。

         言羽晨把电话拨了过去,苏凌很快就接起来,温润说道,“忙完了吗?”

         “忙完了。”他还算有点良心知道自己正在忙,但是嘴角一撇说道,“干嘛这几天不来叫我?”语气带着撒娇的味道,她开始有点依赖他了。

         苏凌温柔缱绻回应道,“看到你忙,我就不忍心打扰你,今天接你下班。”

         言羽晨听后所有的怒气都烟消云散,“下午你早点过来,我们去幼儿园接杰杰。”她几天没有见过杰杰的小家伙怪想念的。

         “好。”苏凌很快答应道,对于她的要求他是从不拒绝的。

         言羽晨满意挂了电话,又打给给蔡丽欣,蔡丽欣高兴地说没有问题,只吩咐不要玩太晚。

         言羽晨静静靠在椅子上,一想到可以和苏凌见面,她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显,头转到办公室里面,陈绍家里有事,所以这几天都没有在公司,她也可以忙里偷闲,公司的人对她没有什么敌意,反而更多的是敬佩,因为她漂亮赢了一场官司。

         中午时分的太阳是秋天里最强烈的,说强烈却不过是温和,照在苏凌的脸庞上更加明亮动人,他这几天忙着联系中央情报局那边,与他们达成协议,中央已经知道基地的秘密,只是一直按兵不动,如今时机成熟了,再加上苏凌主动找他们,所以合作就顺利进行。

         苏凌修长的手揉在额上,平静的日子已经不多了,他很享受现在的快乐,可以和心爱的人在一起。

         这天是唐宁出院的时间,尹魏开车来到医院,主动收拾唐宁的行李,唐宁开心跟着尹魏上车,在医院有诸多不便,例如她想和尹魏*,但碍于身边有个蔡丽欣,再者想和他亲热,又有护工在走来走去,她心里毛躁得杀人,但是她转眼一想,自己为了尹魏才去替蔡丽欣挡车,他懂得自己的好,不辜负自己就心满意足。

         唐宁扣上安全带,看着尹魏好看的侧脸,她凑过唇去亲吻他干干净净的脸庞,尹魏身体有一丝僵硬,微微躲避开她即将落下的唇。

         唐宁诧异着,她能感觉到尹魏这段时间的变化,他对自己很客气,并不是恋人的对待,只是像对待一个任务,她脑中有个不好的想法,但那只是想法,并不是现实,她不相信尹魏是一个如此绝情的男人,自己可是为了他连性命都可以舍弃。

         尹魏看出她的疑虑,揉着她的秀发,还是那么温柔的语气说道,“你病刚刚好,我先送你回家,然后好好休息。”

         唐宁听后笑了起来,他的温柔还是没有变,可能是自己多想了,她开心挽着尹魏的胳膊说道,“尹魏,不要离开我,我害怕。”经过这次车祸,我轻易明白生与死的差别,也体会到死亡的恐惧,但是为了心爱的男人,死亡是没有什么害怕的。

         尹魏平淡笑了笑,缓缓发动车辆,唐宁也安静坐好,她住院已经有一段时间,除了在医院还是在医院,都没有好好出来逛过,所以外面的世界她很怀念,既陌生又熟悉,头向着窗外。

         尹魏很平静开车,面容上带着一丝无奈与难以抉择。

         半个小时后,车已经到达唐宁所在的公寓,唐宁带着兴奋下了车,而尹魏拿着行李跟上唐宁,乘坐电梯后,唐宁拿出钥匙很快开了门,把鞋子脱掉,扔在一旁,尹魏在身后关上大门,把行李放在沙发上,转身准备想走,却被唐宁搂住了自己的脖子。

         “尹魏,你最近是没有想过我吗?”她搂着他的脖子,热气喷洒在他的脸上,意味竟然是那么明显。

         “你刚出院,在家多休息,不要多想。”尹魏依然温柔说道。

         唐宁双手用力搂着他,双脚跳上,缠住他的腿上,“可是我很想你,医生说我没有什么问题。”这方面他还特意问了医生,医生说不担心,她就怕尹魏不放心不肯和自己亲热,所以说出来就让他放心。

         尹魏抱着她,默默走到床上,把她放下来,脱去她的外套,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出乎她意料,尹魏帮她盖上被子说道,“好好休息,公司有事,我先回去。”

         唐宁一惊,连忙扯火尹魏的衣袖,慌忙问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她现在已经明显感受到他的不耐烦,对于她,再没有怜爱,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她苦心经营这段时间,步步为营,一直坚信尹魏是爱自己的。

         尹魏请推开她的手说道,“没什么事,你不要多想,现在你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安心调理身子。”

         话语充满着关心,但唐宁却没有听出关心的味道,“你是爱上了蔡丽欣?”眼前的男子,短短的半个月发生了变化,这变化来得太快,翻天覆地地卷来。

         “我告诉啊,我不想你骗你,你告诉我你的真实想法。”见尹魏不回答,更加坐实脑中的想法,大声而且颤抖问道。

         良久,尹魏抿紧的唇说道,“嗯,我爱上她了。”蔡丽欣是一个毫无心机的女人,在他穷困潦倒的时候,他给自己支持,和自己结婚,但是她却不知道自己一直都是利用她,利用她攀上高位,利用她享受荣华富贵,她一昧用用自己最纯真的爱给自己生下一个可爱的孩子,每天看到杰杰他都很高兴,感觉自己有家庭的温暖,另一面却告诫自己,不要给表象迷惑了,一旦陷进去就万劫不复,他不可能动真感情。

         但是人心都是肉做的,最坚硬的心最用疲倦的时候,他不知不觉放下戒心,让自己慢慢融进他们生活中,蔡丽欣的天真烂漫给了他很大的支持,她就是自己的一抹阳光,在最灰暗的时候,给予他光明,原来无情的人更懂得感情。

         终于有一天,她天真对着自己笑,她把公司的股份都转让到自己名下,现在公司就是属于他,她说她就想做一名家庭主妇,每天在家里忙碌,为家人准备一日三餐,她说她最幸运的事就是遇到自己,同时他带给她一个可爱的孩子,他坚固的心彻底崩溃了,他做了那么就是想要公司,得到以后就一脚把她踹开,可是现在他做不到,心里有种异样的想法,就是要好好保护她。

         “我不要听,你是爱我,我也是爱你。”唐宁忍不住哭了起来,“你忘记我们之间的承诺吗?你说过我们会永远在一起,你对蔡丽欣他们是没有感情。”她心也彻底击垮了,接受不了这个沉重的打击。

         “对不起,我会补偿给你。”尹魏眸光一暗,“我亏欠你太多,你要多少钱,你尽管开口,我都给你拿到。”他也是从一开始就利用她,因为她和自己一样都有野心,他需要一个有野心的女人来和他做事。

         唐宁眼泪疯狂流下,“我不要钱,我只想要你,你不要离开我。”心痛得无法呼吸,找不到你昨日留下的痕迹。

         尹魏脸带内疚说道,“对不起我不能给我,我老婆和孩子都不能离开我,同样我也不能离开他们。”

         唐宁歇斯底里叫着,“你这样对我不公平,我跟了你已经有四年了,我有问过你要过什么吗?什么都没有,这样对我太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