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六章 只在乎曾经拥有
        苏旭坐在办公室对于一个消息,他久久不能回神,苏凌把自己的股份全部转让给自己,不出几日会让出总裁之位。

         他争了那么久,斗了那么久,可谓耍尽心思,他谋的是总裁之位与公司,到如今他轻而易举得到了,竟然是苏凌亲自拱手相送,事到如今他不得不承认自己错了,苏凌根本没有想过跟自己争,是自己一意孤行,妒忌心太重。

         苏旭走到苏凌的办公室,忐忑问道,“哥,你怎么把股份过户到我这里?”他已经对不起他,还要忍着不安要他股份吗?

         苏凌从电脑屏幕抬头,飘飘然说道,“股份对我没用。”

         是因为他之前说的话吗?所以他才把股份给自己。

         “哥,我知道错了,我不需要你的股份,我明白你和爸的用心,是我做错。”苏旭低着头坦诚道歉。

         苏凌看着昨晚被自己打伤的弟弟,他一直顾念手足之情,如今他已经知道错,是好事,“是我自愿给,以后公司就由你和爸担着。”

         苏旭惊讶问道,“你是要去哪里?公司我不能接手,我所学的知识远远未够。”

         “去哪里现在还没有想好,这些年多得你一直帮爸。”苏凌突然也感叹说道,他不怪苏旭所做的一切。

         苏旭犹如妖孽的脸颊有着一些悔意,“昨晚的事?”昨晚他差点做出对不起言羽晨的事,也对不起苏凌,今后怕也没有脸皮面对她。

         苏凌面不改色说道,“她把昨晚的事忘记了,所以你不必担心。”

         苏旭惊讶着,没有多说什么,他这个人目中无人,一直狂妄惯了,所以有些事开不了口。

         “股份和总裁之位我是不会要的,它们都是属于你。”苏旭佩服苏凌的才能,自己是自愧不如,如果将来公司归于苏凌他都无怨无悔,是自己的能力不足,不能怪别人,何况苏凌是他唯一的亲哥哥。

         “你如今长大了,可以独当一面,凡事都要尝试。”苏旭是长大了,不再是小时候一直爱哭鼻子的弟弟,苏凌继续说道,“你先回去,有事晚点谈,我还有事做。”

         苏旭最终闭上嘴巴,走出苏凌办公室,他揉着额头,他心胸没有苏凌大,他不能好好打理官司,一直做惯了坏人,突然做好人很难适应,但做好人他很开心,至少自己会心安。

         苏凌坐在椅子上,眸光飘远,流露一丝不舍,他终归会离开这里。

         中午下班时分,陈绍还没有来上班,她心情很好,说明一点陈倩凝的情况越来越遭,她不是圣母能够对每个人都心软,一旦踩踏她的底线,她必定以牙还牙,你说现在睡还会娶一个没有清白的女人,再加上她一辈子都不能怀孕,不过和陆昊锐倒是很相称,渣男配渣女。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伸直懒腰,揉揉两边的肩膀,随后拿着手袋走去和叶莞相约的餐厅。

         言羽晨推开餐厅的玻璃门,叶莞她安安静静坐在那里,低头看着什么东西,她总是那么善解人意,从不迟到,永远比其他人早到。

         言羽晨走近了过去,热络打声招呼,“莞莞,我想死你了,好多天没见。”随后就搂着叶莞的脖子。

         叶莞淡然一笑,轻推她的手说道,“我也想你。”

         言羽晨随后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问道,“你家里的古董鉴赏会搞得如何?”她上一次和她通话的时候,叶莞提到鉴赏会的事情,她说她一直忙那个。

         叶莞微微挑眉,优雅喝了一口水说道,“家里说不办,嫌麻烦。”

         “又不办,这得要伤多少人的心。”例如她,她一直很想去见识下。

         “鉴赏会还没有对外公布,所以他们对一切还是未知,你有空可以去我家古董行,我绝对欢迎。”叶莞莞尔一笑说道。

         言羽晨笑着点头,“好,还是你最好。”她在国外的那些年,自己一直没有去过她古董行,贸贸然去怪尴尬。

         叶莞低头翻着菜单,漫不经心说道,“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吗?”

         言羽晨笑着说道,“果然瞒不过你眼睛。”招手叫服务员写菜。

         叶莞斜斜看了言羽晨一眼,她的笑容比之前放得更快,更纯粹,她心头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随即又想起苏凌已经很久都没有联系过自己,“你是和苏凌在一起?”

         言羽晨不否认,笑着点头,“是的,我们在一起没有多久,还是最好的闺蜜,一眼便看出我的心事。”

         “不能,你们绝对不能在一起。”叶莞反对说道,果然不出她所料,为什么苏凌同意和言羽晨在一起,他应该知道他们在一起,她会受连累。

         “我已经考虑清楚了,此生和最爱人在一起,我会很幸福。”言羽晨坦白说道,苏凌和叶莞之间肯定有一段不寻常的关系,她要等叶莞亲口告诉自己。

         “你知道苏凌的真正身份吗?”叶莞直白问道,如果她知道,她还会义无反顾和苏凌在一起吗?怕是很难,她自己都无法坚持,所以一直选择逃避,但越逃避心里越难受,她想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幸福到老,中间谁也不能失去谁。

         言羽晨盯着叶莞的脸说道,“他已经全部和我坦白了,我尊重他的事业,我不会阻止他做任何事。”

         叶莞忽地笑了一声,满是不可置信,“他是基地的人,你知道?”所有人在死亡面前都害怕,她自己也退缩害怕。

         言羽晨不惊讶,她一早就知道叶莞和苏凌关系不简单,从那次相亲就有所发觉,“你是基地的人?”她现在怀疑叶莞是基地的人,如果不是,又怎么知道苏凌的事情!

         “我不是他们的人。”叶莞抿了一口水,平静说道,只是她喜欢的人也在基地。

         服务员来了把午餐放好,两人同时住口,安静等待服务员离开再谈话,基地应该是十分隐秘的。

         待服务员离开后,叶莞再次问道,“基地的人都是冷血无情,一旦触及自身的利益就不顾一切去维护,甚至可以放弃所有人,所以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对苏凌动真感情。”

         言羽晨知道她的心已经无法自控,心一直沉沦在深渊,越移动就收得越来越紧,可是偌大的深渊中只有她和苏凌两人,她是不会放弃的,“莞莞,我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理性分析过,假如他有一天放弃我,我就提前一天放弃他。”苏凌是不会抛弃自己,她对他有信心。

         “晨晨,你的想法还是太简单,在利益和你的性命面前,他会毫不犹豫选择利益,到时候你要怎么办?”叶莞见惯世间上所有的绝情,她也是经历过,他为了自己的信仰为了自己的依赖离开了自己,自己再三挽留也无济于事,她承认怕死,她一直在选择爱与死的边缘挣扎。

         “路是我自己选的,我无怨无悔,我的态度就是只在乎曾经拥有,不在乎天长地久。”如果那一天真的来临,她不怪他,因为爱能化解任何东西,何况大家现在都平安无事,“你喜欢的人也在基地?”

         叶莞淡淡点头,“在他一次执行任务中,我偶然救了他。”她记得国外那年冬天特别冷,大雪飘扬,人一旦寂寞就开始想家,她也不例外,冬天的街头人迹罕至,她一人在道路旁晃荡,突然她面前站着一个年轻的男子,他脸色如雪一样的洁白,洁白中没有一点血色,他垂放下来的手,不停在滴血,渲染了整个雪地。

         后来她把男人带回家,这时候男人已经昏迷不醒,她帮男子胡乱包扎一翻,她记得冷意全无,额头出了细微的汗水,男子身体冰冻,盖上棉被和毯子都依然冷得哆嗦,她一咬紧牙齿褪去自己和他的衣服,听说人体取暖是最好的取暖方式,静谧的空间中,只有她紧张的气息与男人均匀的呼吸声,她抱紧男子,不知不觉睡着了,当早晨睁开眼睛时,那男子已经穿戴整齐,他说,他会报答她,但是没有说要对她负责,离开她家里的一刻,他留下自己的联系电话。

         然后他们往来日益频繁,堕入爱河,在生死面前她犹豫了一下,因为她不是小女生,她还有家人朋友,最终男子选择了自己的同伴,毅然要求自己离开他,她听他话,所以就回国,可是男子并不知道,自己在早以前就喜欢他。

         言羽晨问道,“你怎么不回去找他?”真心相爱的人被活活拆散,好可惜。

         叶莞很快回绝道,“我不想回去,因为我还有家人需要我照顾,我放不下家人和朋友。”跟他在一起,虽然很开心,但不知道哪一天危险会来临,每天都担惊受怕,害怕他会出事,可是偏偏他就不愿意跟自己离开。

         言羽晨低下头,是的,她太自私了,只想过自己,没有顾及家人的感受,父母花尽一生的心血来培养自己,假如有一天自己真的撒手人寰,她就是不孝子女,但是她已经离不开苏凌,“莞莞,我没有你那么伟大,我坚持自己的看法。”苏凌为了国家利益离开家人,他一心想为国家做出贡献,他的理想更加伟大,当他发现基地的秘密时他一度崩溃,这些年他做的都是错事,良心收到谴责,但信仰依旧存在,所以她选择支持他,给他鼓励,没人理解他的时候,她做他的崇拜者。

         叶莞拿着刀叉切牛排,“现在我说什么,你都坚持自己的看法,反正你怎么样我也支持。”她不想言羽晨重滔覆辙,只是改变不了她的想法,只能改变他。

         “谢谢莞莞。”言羽晨眉眼弯弯笑起来,“我们先吃饭。”

         餐桌上各自吃饭,静谧无语,她爱苏凌,所以为他付出是天经地义,半个小时后,叶莞回去了,言羽晨也回到办公室。

         走进一看,陈绍已经回来了,言羽晨轻推门走进去,陈绍一脸深沉,斜眼看到言羽晨,“你回来呢?”

         “嗯,你吃过饭了吗?”言羽晨关心问道,陈倩凝出了这事她心里也不好受,只是陈倩凝这人太过可恶,天理不容。

         陈绍点点头,“我在外面吃过才回来,在沙发上坐,我有话跟你说。”陈绍走了过来,想拉过言羽晨的手,但又想到什么就放下。

         言羽晨问道,“陈倩凝身体怎么样?”她不关心她,只是想知道她有没有崩溃到想自杀。

         陈绍叹息说道,“她现在精神状态不好,看见谁都害怕。”一想起她疯疯癫癫的样子,他也不开心起来,但更难过的还在后面。

         言羽晨挑眉说道,“多陪她,她现在缺乏安全感。”这不是成了神经病了吗?这病很大可能是治不好,就算治好,一辈子都不能当母亲,这是对她的惩罚,这叫害人终害己,人在做天在看。

         陈绍沉默了半响,内敛的脸上有些严肃说道,“我没有能力好好保护你,所以我决定放手。”言羽晨惊讶看着陈绍,她没有听错吧,他说他放手,这样她应该是开心的,但听到他这样说出来,她却开心不起来。

         陈绍伸手揉着她的秀发,似乎在帮她整理头发,“自从昨晚的事后,我惭愧不如,当危险出现在眼前,我没有能力保护好自己,更没有能力保护你。”他已经见识到苏凌的伸手,也隐约知道他的身份,所以苏凌能够好好保护她就够了。

         “不是你并没有错,相反你昨晚很勇敢。”言羽晨感激说道,一个毫无打斗能力为她挺身而出她已经很感动,在他和自己的性命面前,他选择了她,陈绍很好,只是她遇到了苏凌。

         陈绍眼眸深沉看着言羽晨,摇摇头说道,“是我能力不足,只能怪自己。”他一度以为她会成为自己的妻子,在脑袋经常描绘他们在婚礼的场景,经常想象他们婚后的生活,甚至还联想过孩子,那时候他的心被幸福与甜蜜填充,可是一切都是事与愿违,他们终究还是有缘无分。

         言羽晨心疼看着陈绍的肩膀上,这男人曾经给自己鼓励,在苏凌离开自己的日子里,他不曾说过什么,默默陪在她身边,做一个蓝颜知己,她几次伤害他,他都一笑而过,努力对自己好,她眼眶发红说道,“谢谢你。我和苏凌都会感谢你。”陈绍是一个好男人,将来做他的妻子,一定很幸福。

         陈绍搂着她的头动容说道,“我不甘心把你轻易交给苏凌,但是我在你身边那么久,最终都没有让你成为我的人。”他是一个性格内敛的人,表达感情过于慢热,又不懂讨好女生,假如上天可以让时光倒流,他一定要让他第一眼就爱上自己,可惜错过就是错过,这辈子再也不可能回来。

         “我会一辈子记住你的好。”言羽晨搂着陈绍的腰,在他肩膀闭上眼睛,他们是永远的好朋友,无关风月。

         “我会找个时间和我家人说我们的事。”陈绍说道,只是陈倩凝情况不稳定,他更加不想让父母担心。

         “谢谢你,你的付出我确实无以为报。”她不是铁石心肠,假如她是其他女人肯定会爱上陈绍,但是她不是,她是一个有强迫症的女人,一旦爱上就不会转移目标。

         陈绍紧搂着言羽晨,声音带着一丝颤抖,“我会祝福你和苏凌。”苏凌是他的好朋友,当他和自己争言羽晨的时候,确实愤怒无比,但是言羽晨爱的是苏凌,他一个局外人不应该插手,更不能破坏他们的关系。

         言羽晨心多了很多暖意,她收获一个好朋友,那是用物质都换不来的。

         陈绍那么快想通一切都是被欧阳靳追杀的事,爱就是给自己爱的人幸福。

         晚上十分,一只小渔船停靠在码头上,船上有几只密封的小木箱,还有两个人,他们表情严肃不带任何笑容,等待着对方的到来。

         杨仁和虎彪打过招呼后,就带着虎彪的三个手下开车赶去码头,海上的照明灯四周旋转,好似是一个摄像头,监视着周围的一切,但海上依然昏暗一片,只听到海浪带着石头上哗哗的声音。

         杨仁他们到了码头,橙黄的车灯一下子让船上的两个人警惕起来,摸着腰上的东西,车上的双闪打了三下,他们放下眼中的警惕,把手放在嘴上,叫了三声黄莺鸟的叫声,这是暗号。

         “仁哥,是他们,他们来了。”车上的小弟听到叫声,跟杨仁汇报道,他显然不是第一次出来交易。

         “好,我们下车。”杨仁吩咐道,小弟立马下车打开车门,手拿一个黑色的皮箱。

         杨仁没有见过这场面难免不紧张,但随即一想不过是命一条,没有什么可怕,他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

         对方两人叫杨仁来到,是陌生的面孔,心里还是很不放心,没有立刻把货交出来,货不多,但不能出差错,万一遇到条子够他们坐牢。

         跟着杨仁来的,都是老手,他上前说道,“这位是仁哥,是彪哥的得力助手,彪哥想他出来见识一下。”

         他们见说话的人熟悉的面孔,两人对视一眼,纷纷点头,“上船之前,我们得检查你们的身体。”

         彪哥的手下听后很自觉举上双手,仿佛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送货来的两人在他们身上摸了摸,最后停留他杨仁身上,“仁哥,麻烦了。”

         杨仁把双手举起,任由他们在自己身上摸索,就看看有没有枪支或者可疑的东西,他们规定是在交货的时候不能带枪支。

         两人检查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杨仁等三人跨入渔船中。

         他们两人用铁棍翘起木箱,抽出很多木屑,然后中间藏着几包白色呈粉状的东西,“东西都在这里,试试看。”

         杨仁点点头,用手戳穿包装袋,点了一下,再用嘴舔了一下,然后示意另外一个虎彪的手下,他也试了一下,觉得没有问题,杨仁在写方面经验不足,所以要找人过关。

         手下把黑色皮箱打开,里面装着一捆捆绿色的纸币,杨仁沉声说道,“里面是20万美金,清点一下。”

         对方听后,弯下身子,数了一数,朝同伴点头,然后开心说道,“仁哥合作愉快。”想不到他是那么容易搞定,虎彪那时候还东缠西缠。

         “合作愉快。”杨仁握手说道,这次交易很顺利,他还以为有什么突发的事件发生。

         对方两人送杨仁下船之后,自己就开船离开,杨仁他们把货装到车上,回去车上,虚惊一场。

         ------题外话------

         我尽量在几章后完结,所以不用担心,不会花很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