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章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我奉劝你还是杀了我,因为下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女人喘着大口大口气说道,他知道苏凌不会轻易杀她,因为她要回去报告情况,万一她死了,证明苏凌在此,他们就会大动干戈铲平这里。

         苏凌手的力度加深了几分,语言不带温度说道,“上次你执行任务的时候,唯独留下一个2岁大的男婴,我想如果被基地知道会怎么样?”

         女人脸色顿时一白,带着紧张地道,“苏凌,我今次可以不汇报你的情况,尽量给你拖延时间,以后大家就各走各路。”

         她是留下了孩子,因为她不能把那家人最后一点血脉都铲除干净,如果被基地发现,她确实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基地是不容许别人背叛。

         “成交。”苏凌送开手跳下车,把言羽晨从副驾座上抱起,他放过她也是为了自己,这段时间还可以平静下来。

         警车声离他们越来越近,三人湮没在人群中迅速撤离,因为警察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反而对他们来说是个麻烦。

         杰杰上完厕所不见凌哥哥,又走进包厢,表姐也不见,顿时被吓住了,被他们抛弃了,眼里哗啦哗啦往下流,响彻整个包厢。

         工作人员听到哭声,闻言走了过来,只看到一个小男孩在哭,大人都不见了,赶紧问了杰杰一句,“小朋友,你的爸爸妈妈呢?”她看到小男孩和一对年轻男女进来的,他们颜值相当好,令人不得不注意,应该是一家人。

         杰杰眼泪不停流,哪会听见工作人员说什么,凌哥哥和表姐都抛下他,他怎么回家,他好害怕,呜呜,他想爸爸妈咪。

         工作人员一直问杰杰话,杰杰只顾着哭,不理她,看来有人吃霸王餐了,吃完就扔下自己的孩子,她从上衣的口袋抽出一小本,撕开一张纸,在上面留言,放在餐桌上,然后就对杰杰说,“跟阿姨来,过一下子你爸爸妈妈就会找你的。”

         杰杰依然哭的可怜,脸蛋都涨红,边哭边咳嗽,泪珠子不停往下流,工作人员也看着心疼,那么可爱的孩子被狠心父母抛下了,她抱着杰杰直接往办公室走,父母犯了事,但孩子是无辜的。

         苏凌抱着昏迷不醒的言羽晨回到车上,他脑中突然想到了什么,打开车门,又把言羽晨抱在怀里走向茶楼。

         来到包厢里面,杰杰已经不在,看到餐桌上放着纸条,小朋友在后勤办公室。

         苏凌不容多想,缓步走到后勤办公室,杰杰正在哭得很伤心,周围几个工作人员围着他逗他开心,他不理别人,双手捂着眼睛,眼泪就从指缝中流出。

         “杰杰,我们回家。”苏凌走到杰杰身后说道。

         杰杰听到熟悉的声音,立马转过头,嚎啕大哭道,“凌哥哥,你刚才和表姐去了哪里?”

         “你表姐睡着了。”苏凌淡定说道。

         杰杰擦着眼泪说道,“我还我以为你们不要我了。”走到苏凌旁边,伸出小手抱住他的大腿,不肯放手,万一他们又不见了怎么办?

         细心的工作人员见到苏凌的手上滴着血,一惊问道,“先生,你的手?”

         “不碍事。”苏凌淡淡说道。

         “我们这里有医用箱,我有医疗培训证,我替你包扎。”工作人员急忙取出医用箱,流那么多血,再不包扎肯定废了,那么帅的男生,如果手不好看就太可惜。

         “不用了。”苏凌转身就走,杰杰也跟着上去。

         另工作人员上前一步连忙阻止道,“先生,您还没有埋单。”幸亏她记得,要不然这份钱就由他们垫,每个月才一点点工资,都入不敷支,老板已经说了,自己负责的客人,客人消费高了,提成自然高了,假如客人吃霸王餐,就由自己结账。

         苏凌脸色一沉,用完好无损的手,掏出银行卡递给工作人员,一旁的工作人员见他还没有离开,就说道,“先生,还是我替你包扎。”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好看的男人,趁这个机会要好好接触。

         苏凌这次没有拒绝,他抱着言羽晨走到沙发上做起,伸出受伤的手,工作人员马上用碘酒消毒。

         杰杰哭声停止了,看到苏凌的手沾满血,害怕问道,“凌哥哥你怎么流血了?”假如他流那么多血,一定会哭死,凌哥哥不哭,是真正的男子汉,男人流血不流泪。

         “不小心弄伤的。”苏凌没有看杰杰,而是看着言羽晨熟睡的脸,方佳佳每次出动任务都会以假面目示人,假如方佳佳这个女人伤害羽晨,他一定会毫不犹豫杀了她,只是她用了迷香,过一段时间羽晨就会醒来。

         工作人员看着苏凌一脸温柔对着他的女朋友,她好奇问道,“先生,您女朋友怎么呢?”她听到小朋友叫他叫凌哥哥,见那女生叫表姐。

         “她低血糖。”苏凌不耐烦说道。

         工作人员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如果是睡着了,那么吵的环境肯定是醒来,原来是晕倒了,这个先生真的很关心他女朋友,自己手受伤了,还一直抱着。

         “先生,您的银行卡。”另一个工作人员从外面进来了。

         苏凌接过,随意看在钱包里,眼看他的手被包扎好,对着工作人员冷声说道,“谢谢。”对于陌生人他的态度一向如此淡薄。

         工作人员傻笑着,“不客气。”他叫说话都那么酷,如果他是我男朋友,我就幸福死。

         苏凌带着杰杰出去,回到宝马车上,把言羽晨放在副驾驶座,扣上安全带,杰杰也钻进了后座,他俯身亲吻了言羽晨的额头,眼里变得柔情似水,这事绝对不会发生第二次。

         随后苏凌缓缓发动车辆。

         二十分钟后,车开到明珠花园,他们上了电梯,苏凌在言羽晨的手袋摸串钥匙,开门,杰杰也跟着上去,苏凌帮言羽晨脱掉鞋子,然后放到床上,然后盖上被子,他在她房间呆了半个小时后才出去客厅。

         杰杰在客厅上坐着,眼巴巴看着苏凌,“凌哥哥,表姐什么时候睡醒?”现在没人陪他玩,好无聊。

         苏凌坐到杰杰身边,语气低低在杰杰耳边说道,“杰杰,我们和表姐玩一个游戏…”

         杰杰一听玩游戏,来了兴趣,苏凌越说他越兴奋,不停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凌哥哥。表姐醒来的时候我就跟她说,你在吃早餐的时候睡着了,然后凌哥哥和我送你回来,是不是这样说?”这个游戏好玩,他们一起来捉弄表姐。

         “对。”苏凌淡笑点头,“杰杰去阳台坐藤椅,可以荡秋千。”

         杰杰眼睛一碌,果然看到阳台有张藤椅吊着,阳台还有漂亮的花,他可以自己过去玩荡秋千。

         苏凌见杰杰小跑了出去,他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说道,“马上过来言羽晨家里。”

         顾谦之毫无疑问,一刻也不敢多呆,恭敬说道,“是的,老大。”

         顾谦之脸上恢复严肃的表情,整理一下衣服,从家里出来,敲响言羽晨的家门,苏凌走了过去,打开门。

         “老大,言小姐不在家?”顾谦之走了进去,好似张望道,肯定是不在家,如果在家了,他怎么会叫他过来,还是老大已经向言羽晨表明了身份?

         苏凌继而做到沙发上坐起,语气阴沉而冷漠说道,“今天方佳佳来过,她用迷香弄晕言羽晨。”

         “您的意思是说,他们已经动手了?”顾谦之想不到他们如此快找到他们的位置,还以为会过一段时间,因为老大之前吩咐过,他已经设了陷阱,扰乱他们的视觉。

         “过不久基地应该知道我们在这里,所以我们得转移。”苏凌漆黑的目光露出嗜血的表情,“我们要跟基地对抗到底。”

         顾谦之认同点头,老大的话就是圣旨,他的选择是不会有错,“我会跟老大您共同作战。”老大是他的老大,也是精神支柱。

         “方佳佳现在怎么样?”顾谦之问道,以老大的性格,肯定杀了她,不会留活口。

         苏凌继续淡淡说道,“我已经放她回去,我手里有她把柄,她尽量帮我们争取写时间,但时间是不会长。”

         “好,我明白了,我会通知他们按兵不动。”顾谦之毕恭毕敬站着,一丝不苟说道。

         “这段时间时刻保护言羽晨。”苏凌微捏手指吩咐道,他不能再让她受伤害。

         顾谦之疑惑问道,“老大您要把言羽晨带在身边?”他不明白老大意欲何为,爱,他才不相信老大会对言羽晨动情,准确来说是不会对任何一个女人动情。

         苏凌睨了他一眼,严厉说道,“她是我的人。”他已经思量很久才决定把她留在身边,他爱她,很爱,爱让他们走在一起,她踏进他的生活已经不能退出。

         顾谦之还想说什么但听到老大都这么说便住口,老大就是他的信仰,一定是言羽晨有什么东西能让老大敬佩,否则老大不会让一个弱女子跟在他们身边。虽然言羽晨表现出来很勇敢很聪明但在他们世界里是根本不值一提的。

         他还是不多想,老大的决定永远是正确的,但是昨晚出了一些小差错,要不要我向老大汇报?

         “陈绍,他怎么样呢?”苏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他最不想伤害的朋友就是他,可是有时候面临两难的时候总有些东西要舍弃,正如他为了言羽晨舍弃友情与一点亲情。

         顾谦之如实汇报道,“昨晚我接到您电话后就闯进去敲晕了陈绍,可是言小姐说我误会了他,陈绍并没有对言小姐做出什么过分的行为。”他才不会死脑筋,既然言羽晨说没有就没有。

         苏凌眸底染上一层冰霜,就像万年寒冰一样远远看着都感觉被冻死,他沉声说道,“他现在人呢?”

         “早上他从我家里起来之后就回去了,我也不清楚他去哪里。”顾谦之微微低头,陈绍是老大的朋友,他也要友好对待。

         “嗯,你回去吧。”苏凌冷冷吩咐道。

         “是。”顾谦之走了出去,对于苏凌的冷淡他习以为常,因为老大对谁都这样,但执行任务的时候对待同伴比谁都关心,默默保护着他们,所以老大在他们心中是种光辉与荣誉。

         苏凌再次起身推开言羽晨卧室的门,他走到床头前,指腹划过她的脸颊,目光变得柔和起来,心里默念道:让你受委屈了。

         卧室阳台的落地窗射来淡淡的光线,照到言羽晨细滑的脸上,苏凌起身拉起窗帘,阳光消失了,在她静谧的脸庞上他看到未来与幸福。

         谢鸿很执著,一如既往去学校找姚雪绮,姚雪绮无奈只好和他在校园闲逛。

         “脚现在还疼吗!”谢鸿关心问道,她一直都躲避她,这样又如何,只要有恒心铁柱磨成针。

         姚雪绮礼貌应道,“我现在全好了,明天就会去上班。”他的心意她都知道,只是不想点破,要不然真的很尴尬。

         “怎么不休息多一个星期,公司不用担心,你的工作有人接手,他们理解你。”谢鸿心疼说道,她一病都瘦了一圈,肯定得休息多点。

         “我已经全好了,没事。”姚雪绮在宿舍根本没事做,马初雁搬出去,只剩下她一个,孤零零的。

         谢鸿叹了一口气,“好,明天我过来接你。”

         姚雪绮顿时停下脚步看了他一眼,“真的不用麻烦,我怕别人说闲话。”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人没有必要别人对自己付出。

         谢鸿试探问道,“你和杨仁他…”她和杨仁复合是不可能,他主要是问杨仁有没有打扰她。

         姚雪绮语气变得冷淡说道,“我已经忘记这人的存在。”不要在她面前提起这个负心汉,对于他,姚雪绮是彻底死心,死心的同时也对所有的男人都绝望了。

         谢鸿听得出她不好的语气,“对不起,我不是有心提起他。”他嘴笨很多时候,都不会说话。

         姚雪绮岔开话题说道,“都中午了,去我学校饭堂试下菜。”差不多开学了,现在饭堂都开始营业,一间大学有好几间饭堂,外面又多小吃店,所以竞争激烈,饭堂的人饭菜既好吃又便宜。

         “好。”谢鸿点头说道,饭堂卫生各个方面都有保障。

         谢鸿和姚雪绮都来了最近的饭堂,饭堂门口竖着一块牌子,写着新菜式:竹笋炒虾仁,清蒸牛肉,紫苏炖排骨,还有一些招牌炖汤,物价美廉。

         真是阴魂不散,刚进饭堂就看到杨仁和伍颖然坐在吃饭,有时候越是不想见到它就便要出现。

         杨仁和伍颖然似乎都注意到他们,伍颖然只是不屑看着姚雪绮,她这次学乖了,没有和姚雪绮大吵大闹,她知道杨仁不喜欢她找姚雪绮麻烦,所以今次无论如何也要忍,何况杨仁已经是属于自己,何必争那一口气,失败的女人永远在成功的女人面前是抬不起头,可是马初雁她是绝对不会放过。

         见着姚雪绮若无其事拿餐盘点菜,谢鸿问道,“我们去另外一间,这里不舒心。”不舒心自然是指杨仁和伍颖然,去到那里都看到他们,早知道那次把他们的腿撞断。

         姚雪绮继续捧着餐盘点菜说道,“不用,这里很好。”她没有必要为了两个讨厌的人而避开,如果是要换地方,他们可以换,干什么自己换,羽晨说,该强势就强势,该果断就果断。

         谢鸿端着餐盘打了两个菜,姚雪绮说没有所谓,他就不可多说什么,他来学校就是为了见她,想让她开心。

         姚雪绮选了一个好位置,是个采光位,距离杨仁那桌不远,斜隔两三个位子,她还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因为饭堂有些空旷,人并不算多。

         杨仁对伍颖然说道,“今晚去找彪哥,我有事跟他谈。”

         伍颖然脸色有一瞬间是害怕,害怕事情暴露,彪哥说,那件事不会说给杨仁听,那么他们去谈什么事情,“好,我跟你去。”她就密切留意他们在讨论什么。

         “吃完午饭就回去早点休息,今晚有事相求彪哥。”杨仁不冷不热说道。

         意思就是今晚还要喝酒,她今晚绝对不能喝醉,如果再发生什么事,她就彻底毁了清白之身。

         伍颖然娇嗔说道,“我不想喝酒,头疼。”

         杨仁目无表情回答道,“有事相求彪哥,我们车扫兴,就这次,以后我们尽量少去。”

         伍颖然不敢有怒火,她现在还讨好杨仁,就怕他不要她,“如果我喝醉了,你必须送我回啦,我不想再住什么酒店。”她现在已经对酒店有阴影,生怕再发生多一次。

         杨仁眼光闪烁了一下,点点头说道,“好。”

         伍颖然听后悄悄放回心来,这次不能在出任何差错。

         姚雪绮听到他们的对话不屑一笑,认了小混混当大哥,迟早被人劈死,你们这些小虾米,道上的大哥又怎么放在心上,只是你们身上有他想要的东西而已,不要太单纯。

         对于他们这种行为,姚雪绮真的很开心,她就要看看他们能威风到什么时候,就盼着你们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