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七章 不能得罪的女人,boss小蜜
        彭小溪听后,放心做了OK的手势说道,“有什么事跟我联系,我会密切监视邓耀超的。”

         言羽晨点点头,然后回到办公室,陈绍人还没有回来,他回来了,她也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份工作怕也做得不长久,但是他们两人还没有收拾完,她暂时不会离开。

         她坐在座椅上,打开电脑,感觉不上班两日,什么都不适应,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她不会想太多,最近太多事情了。

         顾谦之见办公室只有言羽晨一人,他脚步放缓慢了下来,走到她的桌前,拿去一件黑色小巧的耳塞,低声说道,“监听器我已经安装好,这耳塞可以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录音,它只能放在耳朵边。”

         言羽晨不敢相信,看着这精致的小东西,它的功能竟然那么强大,她疑惑问道,“你去哪里买的?”

         顾谦之说道,“我有些兄弟是专门帮黑道老大准备这个的。”

         “不要看小它,它主要通过电波传送声音,里面的芯片用万美金计算。”顾谦之继续说道,如果不是老大帮他找到这个监听器,他也不知道去哪里找,老大还说周末不要去打扰言羽晨,要在上班的时候给她。

         “你银行卡号是多少,我打钱给你。”言羽晨一听是用价格那么高,不禁一惊。

         顾谦之连忙摆手说道,“市场上它没有一个价钱,准确来说还没有投放市场,我兄弟卖个人情给我。”

         言羽晨一听更是惊讶得不得了,顾谦之认识得那么厉害的朋友问道,“你兄弟是哪个国家的?”

         “他是印度人。”顾谦之说道,研发这东西是印度人,只不过这东西是军事与政治用的,不是所有先进的东西就是美国,落后的国家也不送看小。

         言羽晨尝试把耳塞放在耳朵里,果然听到邓耀超和其他人打电话的内容,“难道我要天天带着它?”一直带着它,听到邓耀超的声音,她都觉得心烦。

         顾谦之微笑讲解道,“不需要,它可以自动录音,你不想听就放下,如果想回放就按那绿色按钮。”

         言羽晨点点头,摘下耳塞,“你想我帮你做点什么吗?”顾谦之人不简单,他既然不为钱,那肯定需要什么。

         “你不要太现实,不是所有人的付出就是为了得到。”顾谦之失笑说道,言羽晨很聪明,她从很早就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份,可是她不可能知道,也不可能找到。

         言羽晨讪讪说道,“嗯我知道了,总而言之一切还是拜托你。”

         “好。”顾谦之走出言羽晨办公室,她对他其实是留一个心眼,聪明人就是如此,她能扬长避短,从自己口中套消息,同时也懂得博取他的信任,很好把握别人的心理,果然老大是从来没有看错人,他就喜欢和聪明人做事。

         言羽晨紧紧捏着耳塞在手心,顾谦之不可能是没有什么条件来帮助自己,如果他真的是无怨无悔,那么他就是受人之托,那么背后的人又究竟是谁?

         她相信结果她很快知道,因为世上没有藏不住的秘密,真相会不为人知。

         这天马初雁穿得十分靓丽去上班,嗒嗒踩着高跟鞋,有种英气逼人的风范,引得其他同事的纷纷注目。

         她像天鹅那般高贵回到办公室,这个点同事们都到了,坐在旁边的小雨一呼,“初雁,你今天很漂亮!”

         马初雁转动手中的圆珠笔,轻挑一下眉,似笑非笑问道,“你意思是说我以前不漂亮?”

         小雨马上连忙摆手,带着一丝慌张说道,“你知道我不是这样意思,你平时也很漂亮,今天更加漂亮。”她是高晓彤身边的红人,升职指日可待,她只是一个小兵小将自然不敢得罪。

         马初雁回头给她绽放一个大大的笑容,只有她笑容这个是有几分真心的,她这次对任何人都不会轻易信任,同时不会跟别人说真话,“我跟你玩玩,你就跟着认真起来,我可不是小气之人。”

         小雨闻言后,松了一口气,似乎是背后压着几十斤的重铁,“我就知道你不会生气,不过今天的你还真漂亮同时带着英气。”吓死她了,还以为真的会生气,毕竟和马初雁没有相处过,不知道脾气。

         “谢谢赞赏。”马初雁边转动着笔头边打开电脑,自从接下菲特兰商场的项目后,她就忙里忙外,一刻都没有消停过,再加上被私事缠身,忙到焦头烂额。

         “初雁,我做好了策划书,已经发到你邮箱上,你收到了吗?”小雨问道,那是她加班加点做的。

         马初雁登陆到邮箱,看到小雨发过来的文件,点开一看,“收到了。”她粗略浏览一次说道,“做得不错,小雨,加油。”

         小雨得到鼓励后,甜蜜一笑,为了项目能够成功拿下,她是拼尽了力气,“菲特兰负责人已经同意我们的idea,所以我们要更加努力,不能输在细节上。”外国人很看重细节,就算是小错误也不容许,细节决定成败。

         马初雁点头说道,“项目已经通过了你们是功不可没,但需要进一步确定,最后一步才是关键,不知道被多少双眼睛看着。”准缺来说,不知道是多少双眼睛看着她失败,所以她更加要努力,她是这项目组的负责人,所以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小雨也同意,附和说道,“我们几位同事也为这个项目不眠不休好几天了,希望领导能看得到我们的努力。”她这次是拼尽全力苏帮助马初雁,她们是同一条船上的。

         “你们的努力我都看到了,放心,事成之后,奖励是少不了的,就算公司没有奖励,我私人奖励你们。”马初雁豪气说道,小小钱她还是绰绰有余。

         另外一个男同事也接话说道,“项目全面开启后,公司肯定有奖励,马组长到时候请我们大伙吃饭就得。”

         “是啊是啊,我已经一个月都没有去金牌玩过,怪想念的。”一个资历颇老的同事也接话,她虽然对马初雁这个黄毛丫头不屑一顾,但是她工作作风值得赞扬,和她一起办事不拘小节,做事果断又带狠劲,老实说,这种感觉不错。

         “好,事成以后我们去金牌的钻石包厢疯玩一天。”马初雁承诺说道,“但是为了我们眼前的目标,现在得加把劲工作,不能输。”

         “遵命,马组长。”大伙开着玩笑说道。

         马初雁微笑着,受人尊敬的感觉好好,怪不得那么多人都争破脑袋去坐最高的位置,而坐上最高位置的人又不甘心如此,可见人的*是无限大,当然她也有自己的*,她最终的梦想是要拥有苏凌,只要他一个就够了。

         马初雁飞快敲着键盘,把那份策划书的细节上再做完整些,做完后保存并打印下来,用文件夹钉住,随后拿到高晓彤的办公室让她过目。

         高晓苏满意看着那份策划书,赞赏说道,“办事效率很快,果然我是没有看错你。”

         “上头说了,这个项目必须在下个月启动,所以我们的时间还是比较充足。”高晓彤继续说道。

         马初雁坐在她对面,微笑点点头,“我知道了彤姐,我们会尽全力,同事们都很认真。”

         啪了一声高晓彤合上那份策划书,满意说道,“准备项目需要不少资金,我已经向吴经理批准了,财务部那边发下一批专项资金,你过去财务部那边确认就是,需要用钱就直接去拿,省得你们要用钱也得要审核几天。”

         马初雁露出灿烂的笑容,“谢谢彤姐。”其实钱才是实施项目的关键,现在钱都到位了,那就没有东西需要担心,她只管放手去做。

         高晓彤慢悠悠说道,“不客气,只要努力做,公司是不会待薄你们的,没什么事就去财务部确认一下。”

         马初雁恭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出了办公室关上房门,她真的很感谢高晓彤对她的带携,所以她就没有今天的她,这个项目她有信心,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而东风刚才已经借了。

         高晓彤在办公室露出得意的笑容,部门经理是吴经理,但现在缺乏一个副经理,假如马初雁拿下这个项目,她就可以直接升上去,帮助她何乐而不为?再加上谢鸿的女朋友是她朋友,从马初雁那里套出有用的消息,把谢鸿夺回来易如反掌。

         马初雁走上电梯,财务部在43层,电梯里只有她一个人,她静静搭上电梯,看着不断升高的楼层,叮了一声,电梯在26层停下,马初雁仰着头往后退了两步,让出位置给别人进来。

         苏凌进来后看了马初雁一眼,按着最顶层,马初雁余光瞥到鲜红色的西装,不禁抬头,高层不是有专用电梯吗,怎么会乘搭普通员工电梯?

         马初雁突然眼光一亮,好似想到了什么,微笑说道,“苏副总,你现在还不知道言羽晨的近况吧?”

         苏旭挑眉,最近父亲好忧心,他想尽办法帮父亲分忧,可是父亲就是不肯说出来,他对自己什么都不肯说,但是只对他的好大哥说,几乎天天都叫他去书房叙话,父亲就是不信任他,他都拼命讨好拼命工作可是父亲还是对他存在戒心,父亲的思想真的很传统和带着偏心,只栽培长子,冷落自己,他不甘心。

         “说吧,她最近如何?”她是言羽晨的舍友,知道她的消息也不少。

         “原来你还真不知道。”马初雁捂着嘴巴说道,似乎像陈述一件好笑的事情,“她和苏总裁已经正式在一起,我亲眼看到他们在亲热。”

         苏旭眸中一紧,紧接道,“你说什么?”

         电梯又叮了一声,苏旭冷冷看着电梯门外的人,他把电梯门关上,不让其他人打扰他们的谈话,外面的人自然不敢说话,他是老板,他的话是圣旨,只好等着,电梯漫无目的游走中。

         “上个星期六,他们的关系就确定。”马初雁不敢置信说道,“陈绍是我表哥,也是言羽晨的未婚夫,他就这样被人抛弃了。”

         马初雁隐藏了一些得意笑容看着发怒的苏旭,姚雪绮那么单纯都知道苏旭是对言羽晨有意思,只有言羽晨那般傻才不知道,还把苏旭当成朋友,她就是感情中的白痴,都不知道苏老师看重她哪一点,就因为她够傻还是因为她哎自己漂亮?她对自己的容貌向来很自信,绝对不比她差,可是苏老师连一个眼神也不愿意给她,她是不会相信老天对她的残忍,是金子总会发光,她现在努力帮公司赚钱,正慢慢发出耀眼夺目的光彩。

         “陈绍的态度如何?”苏旭眼里发出毒戾,浑身都散出怒火,苏凌又是你,每次都要跟我争。

         “我表哥现在估计还被蒙在鼓里,或许已经知道了,依他性子肯定要做点什么!”马初雁挑眉说道,陈绍是不容许别人的背叛,而且是未婚妻的背叛,都不知道她的下场是如何?

         电梯还是不停的上上下下,中途再也没有人按下电梯,苏旭冷漠说道,“听说你最近接手菲特兰商场的项目。”

         “是的,现在准备得七七八八,只剩下签合同。”马初雁嘴边一弯说道,她的目的还不是那么简单。

         “你今天的人情我记住了。”苏旭瞟了她洗澡淡漠说道。

         马初雁开心说道,“谢谢苏副总,我只是做自己的分内事。言羽晨是我朋友,我也要关心一下。”

         苏旭没有多说什么,电梯上了一个楼层后他就走了出去,转而乘另一座专用电梯。

         马初雁露出大大的笑容,她今天的运气还真好,偏偏在电梯上遇到苏旭,告诉他一个他感兴趣的消息,而且还得了一个人情,没有成本的付出却有一个大的收获,这样运气还不是最好吗?

         她在苏氏,怎么可能甘心做一个小小的职员,她要往上爬,爬到一个可以与他朝夕相对的位置,最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她所以的一切就是为爱。

         电梯叮了一声,陆陆续续进来了一些同事,他们都带着异样的眼光看着马初雁,方才苏副总和她说话,电梯只有他们两人,说不定是在谈情说爱,她一个idea全公司都轰动了,他们都很想知道她是如何想出来的?但今天他们也知道了,是靠副总来上位了,要不然一个大学还没有毕业的学生怎么会相处那么好的创意,肯定是有人帮助的。

         但帮助马初雁上位的事副总,所以他们还是不敢多说什么,只怪自己没有她命好。

         马初雁直接忽略他们的眼光,但了相应的楼层,走出电梯,去到财务部。

         电梯里还是避免不了八卦的因子,令狐冲说过,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现在就是有人的地方就是娱乐八卦场所。

         “你看到了吗?那个就是马初雁,进驻整个菲特兰商场的创意是她想的。”

         “哦,原来就是她啊,刚才我还以为她是我们副总的小蜜,在电梯里面卿卿我我,害得我们时间白白浪费。”一个女职员不屑说道。

         一个男同事接话说道,“不就是靠卖身上位的,有什么好讨论,我们也不是没有见过,就看看她能得意多久。”

         “话不能这么说,她是副总的人,副总是不会让她受委屈,这么漂亮的人儿,是男人也会怜惜。”

         一个短发而尖酸刻薄的女人说道,“就是,我们不能当面说,只能在私下讨论算下了。要不然给别人听到留下把柄,我们到时候饭碗不饱,最不能得罪的女人就是boss的小蜜。”

         没多久讨论就终止了,苏氏如果只请一些嚼舌头的人进来那就完蛋了。

         马初雁显然对他们之间的对话是一无所知,但是她不管旁人是怎么看的,她只管把项目拿来,争取坐上高一层,直至最顶层。

         早上十点多,伍颖然从床上醒来,睁开双眼,又是一惊,她为什么又在宾馆,摸了摸身上的衣服,还在,可是她怎么浑身腰酸背疼,脑袋也很沉重,昨晚她迷迷糊糊记得她被一个男人压着,男人动作粗鲁,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衣服,没有破烂,她不会是喝多然后就YY?可是她那里明显感觉酸麻酸麻的,这又是怎么回事?

         突然厕所里传来冲水的声音,伍颖然一紧张,连忙拉起床单,她今次又是被那个男人带来宾馆的?现在杨仁到底在哪里,不是叫他一定要带他回学校吗!

         杨仁打开卫生间的门,看到床上的伍颖然醒过来了,声音疲倦说道,“醒了?”

         伍颖然见是杨仁心里彻底松了一口气,掀起被子下床,“我们怎么在宾馆里面?”

         “昨晚你喝得大醉酩酊,回去的时候太晚了,你宿舍的人都睡下,所以我就送你过来。”杨仁走到床头柜上,拿过香烟抽下一支说道。

         “昨晚你跟我一起睡?”伍颖然好奇问道。

         杨仁啪打开火机点燃香烟说道,“我睡隔壁,就知道你今天特别迟起床,我拿了你房卡,所以就进来。”

         杨仁一早就接到虎彪电话,虎彪雨露均沾后满脸春风走了,走的时候还没有忘记把伍颖然的衣服穿好,他再三警告自己,伍颖然是他的人,你不能动,否则就要人头落地。

         伍颖然走近过去,拉着杨仁的衣服说道,“你怎么不跟我睡,那就省下一间宾馆的钱。”她就盼望杨仁能够上她的床,那么在那方面她就顺利掌控杨仁的身体以及心。

         杨仁戚了一声,吸了一口烟,吐出淡淡的烟雾说道,“我们还是学生睡在一起不合适。”

         “我都不介意你有介意什么?”伍颖然娇嗔一句,杨仁思想就是保守,自己都那么主动提要求,可以婚前性行为,可是他还是一直拒绝,不过保守的男人也可爱,最起码以后不怕他出轨。

         杨仁揉了自己头发说道,“我们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时间。”他真的不想和她费口水来解释。

         伍颖然抱住他身子说道,“我就知道你不会乘人之危,我就是考验你,婚后我们再做也不迟。”她不能说自己很想做,要不然杨仁会怎么样看自己,她是个正常的女人,经过上两次的经验后,她内心越来越渴望有那种感觉。

         杨仁拍了拍她的后背说道,“洗漱完我们就去吃午饭,时候不早了。”说完自己走到阳台抽烟。

         伍颖然看着他走到阳台上,她总感觉杨仁这段时间有种忧伤的情绪,他有心事也不会跟她说,而自己总是缠着他一起吃饭一起去玩,只有来酒吧他才会主动开口叫自己来陪,难道这是她多心?不管什么说,她,伍颖然才是杨仁正牌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