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二章 腹黑随处可见
        苏凌温润如雅站了起来,走到门口,修长的手指捉起把手往上提。

         微微侧身,目光不带神色望着面前的两个人。

         蔡丽欣看着面前的男人,诧异着,他肤若皓玉,眉疏目朗,美得不可方物,她心不自然跳动起来,又看着门牌号,低声问道,“先生,请问言小姐在家吗?”门牌号没有错,可是这位先生是谁呢?可能是房东吧。

         “你是?”苏凌挑眉看着身穿宝蓝色紧身长裙的女人,平静问道。

         “小姨,你来了,快点进来坐。”言羽晨立马走了过来,走到苏凌旁边,“姨夫也来了,吃饭了吗?”

         尹魏眯起眼睛打量苏凌,这人很熟口面,看着他气质非凡,浑身上下都渗透着高贵,让人过目难忘,他向苏凌点点头,然后对着言羽晨说道,“我们吃过饭。”

         苏凌侧身让他们进去,杰杰见到爸爸妈咪来了,兴奋跑了过来,“爸爸妈咪,杰杰想你们。”

         尹魏把宝贝儿子从地上抱起来,亲了起来,“爸爸也想杰杰,杰杰这两天乖吗?”

         “杰杰很乖,表姐和凌哥哥都陪杰杰玩。”杰杰亲昵在尹魏怀里好一会儿,然后伸手叫蔡丽欣抱。

         蔡丽欣抱起杰杰看向言羽晨身边的苏凌,小声问道,“杰杰,这位哥哥就是凌哥哥吗?”

         “是的,凌哥哥陪我玩,我好喜欢他。”杰杰开心满足说道,但是今晚开始就要回家,不能和凌哥哥见面,哎。

         言羽晨拉着苏凌的手,始终都是面对,现在就开始正式介绍,她温和说道,“小姨,姨夫这是我男朋友苏凌。”接着对苏凌说道,“这是我妈妈的妹妹小姨,和姨夫。”

         男朋友?蔡丽欣第一反应就是她不是和陈绍谈恋爱吗,怎么又换了一个,这是怎么回事?

         尹魏最先反应过来,竟然是苏凌,怪不得如此眼熟,真人比报纸上更加风度翩翩,他向前走了两步,礼貌伸出右手说道,“凌少,您好。”

         人人都称他为凌少,他也不例外,如果可以和他结交也是种无限的光荣,言羽晨好厉害,把这号人物搞掂。

         “你好,尹先生。”苏凌也伸出右手和他握,很快就送开了,他不喜欢和陌生人接触,也不喜欢和他们多聊天。

         蔡丽欣自然也知道苏凌是谁,她可是天天有看新闻报纸的,报纸上说,苏凌是苏氏集团的继承人,几年前就在商业上所向披靡,所有的公司无一不向他臣服,他是两滨市的神话。

         他回来了一段时间,怎么会和羽晨在一起,过程实在匪夷所思,她抱着杰杰,不方便握手,微笑点点头,跟着老公叫道,“凌少,您好。”

         “您好。”苏凌淡淡回应,由内而外散发一种恍如星辰的感觉,高不可攀,你必须远远观看而不能亵渎。

         言羽晨见小姨和姨夫那么客气跟苏凌打招呼,还尊称叫凌少,而苏凌则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不咸不淡打招呼,她用力拽住苏凌的手,低声说道,“那是我亲小姨和姨夫。”说话能温和点吗?这样太别扭太冰冷。

         “我知道。”苏凌把言羽晨的手拉得更紧,柔声说道。他只能对她温柔起来,其他人做不到。

         言羽晨被他话气到想吐血,分明就是不给她面子,她对着蔡丽欣夫妻说道,“小姨和姨夫叫他苏凌,不用客气。”

         他虽然温润如玉,高雅得体,但尹魏觉得自己和他差得太远,无形中有种气场围着苏凌身侧,任何人都不容许靠近,他打了个冷颤笑道,“叫凌少最适合。”

         苏凌没有表示,他温润看着言羽晨尴尬的小脸,柔声说道,“不请你小姨和姨夫进去坐?”

         言羽晨听后,暂时不和苏凌计较,连姨夫都帮着他说话,太下自己面子了,“小姨,姨夫里面坐。”

         众人走过去,在沙发上落座,苏凌坐在单人沙发上,慵懒而不缺失优雅坐着,尹魏夫妻在他旁边的位置坐着,他闲闲一眼瞥过去,给人一种俯视众生的感觉。

         言羽晨把咖啡冲好拿过来,放在茶几上,“姨夫,小姨喝咖啡。”

         “谢谢。”他们道了一句。

         言羽晨眼见他们一家三口都坐沙发上,她也不跟他们挤,苏凌又坐上唯一的单人沙发,所以她只能坐在单人沙发边上。

         尹魏与苏凌现在的相处就像一种谈判,而谈判的内容也不清楚,他很想开口说话而又找不到话题,苦思冥想,就是怕说错话,得罪苏凌。

         蔡丽欣喝了一口咖啡,问道,“晨晨,你和凌少谈恋爱的事,怎么藏得那么紧,小姨到现在才知道。”她上一次去陈绍公司也就一个多月前的事,现在这个情况她也搞不懂。

         言羽晨微微一笑答道,“我和他的关系是在昨天确定的。”面对亲人,她不需要隐瞒什么,假如对每个人都不能说心底话,那活得究竟是有多累。

         蔡丽欣听后久久还不能止住惊讶,昨天关系才确定,那么什么时候和陈绍分手的,姐姐那边,她说了吗?一连串的问题在她心里不停出现,但现在不能当着凌少面子问,她不敢打听太多,就怕他不喜欢,他不喜欢直接影响了对晨晨的感觉,那就不好,晨晨已经长大了,很多事情都能自己做主,所以她不能问太多。

         “我看到凌哥哥和表姐昨天玩亲亲。”杰杰在尹魏和蔡丽欣中间坐着,双腿晃动着,张开嘴巴天真说道。

         尹魏一听,脸色有些尴尬,这种事被凌少听到会介绍,名人不喜欢别人打探他的*,他沉声对着杰杰说道,“小孩子别乱说话。”

         杰杰不满嘟嘟嘴,他昨天确实看到,他没有说谎,杰杰从沙发跳下来,跑到苏凌的腿边说道,“凌哥哥,爸爸不相信我,你告诉他好不好?”

         小朋友总是爱在父母面前表现自己。

         言羽晨脸一点一点红了起来,杰杰真是诚实的孩子,把这事也说出来,真是羞死人,以后真的不能让他看见,多难为情啊。

         苏凌揉揉杰杰的头发,看着他闪亮又圆圆的眼睛,嘴边一弯,“凌哥哥、表姐还和你玩亲亲,杰杰忘记了吗?”

         “没有忘记。”他不会把这重要的事情忘记,杰杰甜甜说道,“爸爸,你相信我吗?”

         言羽晨狠狠瞪着苏凌一眼,他就是哪壶不提提哪壶,有考虑她的感受吗?自己脸皮厚而又一点都不顾及别人,她是正正经经的女孩子,而且还没有毕业。

         尹魏见苏凌没有怪杰杰,他宽心说道,“爸爸当然会相信杰杰。”

         杰杰得到爸爸认可后,又跑了过去尹魏身边坐起,玩亲亲好好玩,以后多和凌哥哥玩。

         蔡丽欣看到苏凌淡然的样子,又看到言羽晨整张像熟透虾子的脸,忍不住一笑,“晨晨不要害羞,每个谈恋爱的情侣都会经历的。”她想起那次被晨晨笑,这次自己也得笑笑她。

         现在言羽晨想钻地缝的心都有,但偏偏又没有的钻,她转而看着苏凌,他一直都没有表示,遇到这种情况,女孩都要吃亏,男生吃完了拍着屁股走,而女生就要被人笑,果然脸皮厚不是一天就能练成的。

         “我哪会害羞,只是苏凌害羞。”就算是自己害羞也要把苏凌拖下水,再说他也很害羞,每次亲完后,他耳尖都红,言羽晨身子往左移,更加靠近苏凌,她把手搭到苏凌的肩上说道。

         苏凌自然而然伸出右手环住她的腰间,眉眼极其温和,低低说道,“你现在脸很红。”

         言羽晨又被苏凌取笑,她捏了他的手臂,忿忿说道,“你才脸红。”递上咖啡,她索性把他嘴巴封住,“喝你的咖啡。”

         苏凌接过咖啡,抿了一小口,嗓音清浅说道,“太甜了,你试试。”

         言羽晨不明看着他,她刚喝的咖啡也不算甜,大家放的糖都一样,怎么会太甜,她狐疑接过,喝了一口,砸砸嘴巴说道,“不甜,刚刚好。”肯定是他味觉有问题。

         蔡丽欣掩嘴笑着,凌少耍起人来,还真有意思,晨晨天真的丫头被他糊弄过去。

         言羽晨听着蔡丽欣的笑声,皱起眉头,咖啡确实不算甜,“小姨,你笑什么?”请问笑点在哪里?

         “没什么。”蔡丽欣捂着嘴巴笑到,晨晨就是个单纯的丫头,以后被凌少欺负到家还不知道,她看着墙上的钟说道,“现在不早了,我们先回去。”

         “再坐一会。”言羽晨挽留道,话都没有说完。

         尹魏起身说道,“杰杰明天还要上学,我们先回去。”

         言羽晨说道,“好吧,我送你们出去。”

         苏凌整理衣服也端正站了起来,他们是言羽晨的亲戚,礼貌还是要做足。

         走到门口,言羽晨忽然想到了什么,“小姨,我和苏凌谈恋爱的事,先不跟我父母说,等我时间,我和苏凌回家一趟。”

         她就是怕爸爸妈妈生气,毕竟是没经过他们的同意,就和苏凌在一起,和陈绍的婚约还没有解除,他们以为她跟陈绍还一直相亲相爱,实在打了父母大大一巴掌。

         “嗯,好,你放心,我们是不会说的。”蔡丽欣说道,她也不会随便跟别人谁,凌少是公众人物,说出来影响还真大。

         “凌少,您就不要送我们。”尹魏今晚没有说过几句话,斟酌开口,如果不开口,这关系怎么打。

         苏凌破天荒说道,“没有关系,几步路,不远。”他是言羽晨的姨夫确实要客气一些。

         杰杰在尹魏怀里,不开心说道,“凌哥哥,我什么时候可以再看到你?”他就想和凌哥哥一起玩,好愉快。

         言羽晨也走到电梯口,捏着杰杰的小鼻子,“小鬼,你只喜欢你的凌哥哥,那表姐我你是不是不喜欢?”苏凌一天到晚都把杰杰迷晕了,眼里真的没有她存在。

         杰杰转头看着表姐,想起吃饭的时候,凌哥哥说一切都听表姐做主,所以他纳闷说道,“我也会想你的,表姐。”

         “这还差不多。”言羽晨又捏了杰杰的脸蛋,她还是很舍不得小家伙,有时候他太粘人,相处过了就分不开。

         苏凌对着杰杰说道,“我跟你表姐去幼儿园探你。”

         “真的吗?”杰杰听后,笑得乐开花。

         “凌哥哥很忙,没空跟你玩,不要任性。”尹魏沉声说道,在他看来都是小孩子的好玩心里。

         杰杰一听不高兴了,爸爸平时不是挺宠自己吗?今天怎么那么凶,“爸爸,凌哥哥都答应了。”

         苏凌嘴角一弯说道,“杰杰,凌哥哥答应你的事会做到。”

         言羽晨也补充道,“姨夫,我和苏凌有空会去幼儿园找杰杰,我们都挂念他。”

         尹魏听后便不好多说,能得苏凌这个大人物的光临,是他的福气,对着杰杰说道,“以后要听凌哥哥和表姐的话,知道吗?”

         “我知道了,我最爱凌哥哥和表姐。”杰杰拍着手掌开心说道。

         “时间也不早了,小姨你们早点回去。”言羽晨说道,“杰杰再见了。”

         他们上了电梯,杰杰挥手说道,“凌哥哥,表姐再见,杰杰会想你们的。”

         言羽晨也挥手说拜拜,看着电梯显示屏红色的数字一个一个往下降,心里有些不好受,鼻子有点反酸,又有一段时间不能见杰杰。

         苏凌似乎明白她所想,搂着她的肩膀说道,“我们回去吧。”

         言羽晨亦步亦趋跟着苏凌身旁,走进了屋里。

         屋里少了杰杰嬉笑吵闹的声音,言羽晨顿时觉得缺失了一些东西,靠在苏凌肩膀道,“今晚别走,陪我。”

         苏凌低头在她额头印上如羽毛般轻柔的吻,柔声说道,“好。”今晚他也没有打算要走,不放心。

         言羽晨搂住他细长的腰身,窝在他怀里说道,“你真好。”

         苏凌眉眼浅浅笑了,下巴抵在她的发际线上,闻着她独有的香味,手中用力几分把她收紧,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此。

         姚雪绮和谢鸿也来到吵闹的酒吧,一片灯红酒绿,销售酒水的兔女郎身穿性感的衣服,露胸翘臀与客人嬉戏打闹,时不时穿出娇滴滴的声音,“老板,啤酒很便宜,买一打送半打,你看看人家站了那么久,也不心疼一下!”

         男人双眼冒着精光,顺带搂着兔女郎的细腰,淫笑说道,“我买十打,你是不是陪我一晚?”

         “讨厌,又欺负人。”兔女郎伸手推了男人一下,娇嗔说道。

         姚雪绮与谢鸿两人点了杯威士忌,烈酒,在夏秋饮用最好。

         姚雪绮举起半杯放着冰块的威士忌,摇晃着,侧眼一看,远远瞧见此处正在嗲声嗲气的伍颖然。

         谢鸿见姚雪绮不把心放在这里,也转头顺着她目光望去,果然不出所聊,那一旁人围着那桌特别明显,所以他很快就看到杨仁。

         姚雪绮还是对杨仁不死心,看样子绝对不像,可是为什么又要出现在这个地方,谢鸿疑惑问道,“姚雪绮,你有事找杨仁?”是想等杨仁忙完了,自己过去问,然后拉他过来是壮胆的?

         “不是,我是看伍颖然屈服他人的样子,你看看和前几天的趾高气扬的样子,根本不是同一个人。”姚雪绮抿了一口,看着远处,伍颖然仍然不惧怕秋天的瑟瑟冷风,穿着性感无比的吊肩低胸雪纺衫,两条长腿袒露出来,相互交叉着,和坐在旁边熊腰虎背的男人说笑。

         谢鸿一听她是为了伍颖然来的,他一颗有些不安分的心静下来,“不管是那张嘴脸都招人嫌。”

         姚雪绮笑了笑,表示默认,刚好她今晚有空,就看看伍颖然是耍什么花样,而且是瞒着杨仁的。

         那边的一排红沙发上,杨仁说道,“彪哥,我现在手头有点紧,大后天的那批货我来带,您看这样行吗?”

         虎彪眉毛锁在一处,沉思着,这货不多,但是给他出,不想,“杨仁,你还是跟着我混些日子。”

         意思就是说,你还嫩着,凭什么让你来出货,杨仁听明白他的意思,“彪哥,最近两个月我也一直跟在您身边学东西,我想出去见识一下。”

         彪哥盯着桌面上棕色的洋酒,目光一动不动,伍颖然见状,立马拿起酒杯,陪笑说道,“大哥,您看,杨仁都那么诚恳想跟您学东西,您就高抬贵手一下。”

         伍颖然知道杨仁最近缺钱,所以想通过出货来赚些外快,放暑假的时候本来是说去做兼职,后来是因为她而留下来,所以她不得不卖力。

         彪哥叹了一声,左手搭在伍颖然的肩膀上,“妹子,不是我不帮,我手下有那么多兄弟,个个都等着钱吃饭。”

         伍颖然把酒放在彪哥唇边,娇声说道,“大哥,您就通融一下,对于您来说是一件不足为提的事情,日后杨仁得到您关照后更加卖力。”

         “是啊,彪哥,以后您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惜。”杨仁接话说道。

         伍颖然见彪哥沉默,红唇一张,笑着说道,“就知道彪哥您对我最好。”伸出双手在他肩膀上松骨,她这是叫先发制人,恭维的话谁都爱听,“杨仁,你看彪哥都默认了,还不谢谢彪哥。”

         “谢谢彪哥,我敬您一杯。”杨仁举起酒杯说道。

         彪哥突然脸色一沉,颇有威严的声音震了一下,“谁说我同意?”

         杨仁好像被一盆盆冷冰冰的水从头到脚都淋得通透。

         伍颖然见状把软绵绵的身体靠过去,红唇朝着彪哥耳边,差点就碰上了,撒娇道,“彪哥您是不肯帮助妹子我吗?杨仁是我唯一的男朋友。”她也豁出去了,一方面她提醒着自己是他的结拜妹妹,另一方面是说你不顾道义把自己的妹妹玷污。

         彪哥听后,皱着的眉头松了下来,哈哈大笑,“我是跟你们闹着玩,何必当真,大后天杨仁你去出货,我会找人跟着。”

         “谢谢彪哥。”挂在弦边的心终于落下来。

         伍颖然妩媚绽放笑容,“彪哥您真好。”头靠着他的肩膀上。

         彪哥很受用,伸出搂着她细腰,“你啊,就是被我惯坏,下次不能这样。”

         伍颖然笑着,现在为了杨仁什么都愿意做,只要他看得出自己的付出就可以。

         “妹子,你今晚得好好喝,不醉无归。”彪哥的手在他腰间上下摸索。

         伍颖然一下子被惊吓了,但还是装作一副淡定的样子,“彪哥,我只能喝几杯,过一会我还要回去和舍友庆生,不能醉。”

         彪哥不以为然说道,“喝吧,醉了就杨仁送你回去。”

         伍颖然笑着接话道,“如果连杨仁喝醉了,那就谁送我们俩回去?”这次彪哥应该有所顾忌,不会再送他们去宾馆。

         “放心,杨仁小子很能喝,喝几杯还不轻易醉。”彪哥给伍颖然倒上满满一杯酒说道。

         “喝几杯不会醉,担心吧,颖然。”杨仁附和说道。

         有杨仁这话伍颖然也放心了,但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喝太多,保持清醒的头脑。

         ------题外话------

         灯灯文差不多完结了,搞个互动,当天第一个投五分评价票的奖励88个xxb,第二个55个xxb,第三个33个xxb,同一用户当天只能投一张,活动到月底,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