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三章 手段心思不是没有,只是不用
        姚雪绮听不清楚他们说什么,毕竟离得远,而且酒吧到处都是吵杂声,但是不难看出,熊腰虎背的男人一直用色迷迷的动作来靠近伍颖然,而杨仁也没有察觉,任何一个男人也不可能装作没有看见,或许这其中藏在什么猫腻,她拭目以待。

         谢鸿见姚雪绮又灌了一杯酒,烈酒很伤身,“雪绮,不要喝太多酒,我们叫一些点心上来。”

         “好啊。”姚雪绮说道,反正她一时半刻也不会走,万一喝醉错过他们之间的好戏就白费这晚的时间。

         谢鸿招手叫侍应来写账单,不一会儿点心放在桌子上,姚雪绮拿个小叉子小口吃着慕斯蛋糕,动作优雅,跟平时的风格不一样。

         “你是确定明天上班?”谢鸿问道,她刚出院了就上班,应该多休息一下,工作还是交给其他同事做。

         “对,明天我就去。”姚雪绮吃着蛋糕低低说道,不上班在宿舍就要发霉,女人有些时候不能靠男人,工作一定要做,经济权掌握自己的手中才是最重要,现在的人都那么现实,你真心对他,可是对方却不是真心对你,人心隔肚皮,留一些心眼总没错,女人还是得靠自己。

         “今天怕是回到宿舍也不早了。”谢鸿转头看着杨仁那边玩得热火朝天,一时半刻也停不了。

         姚雪绮不以为然说道,“没关系,大不了睡少几个小时。”无论如何她明天都得要公司,谢鸿一直袒护她,可是难免也会招别人闲话,那么以后他们在公司也更加不好过。

         谢鸿知道姚雪绮脾气有时候扭得很,你再坚持也没有什么用,语气柔和说道,“那今晚就不要再喝酒。”喝醉明天头更疼,怎么有心思上班?

         姚雪绮感觉心头一暖,她知道谢鸿的心思,可是她实在无法消受,她心现在对谁也不会放开,所以她会婉拒,“放心,我有分寸。”何况今晚她不能醉,有大事做。

         谢鸿见她那么冷漠的样子,和初次相识的时候不一样,初次是对待每个人都很好,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心,但她还是那么单纯天真为别人付出,他有意跟她搭讪,她感情处于糊涂状态,对他的意思是不理解,低着头害羞回应他的话,当然他就觉得眼前的女孩,是跟别的不一样,她需要一个嘘寒问暖心思单纯的女孩,这样他就有足够能力保护那个女孩,有成就感,可是人受了打击后,就会变得很多,再次对上姚雪绮漠然的眼神,他心里也不好受,她受感情的创伤实在太多,以至于改变一个人的性格,但无论如何她还是她,他对她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她想做什么,他只管跟着她步伐,能遇上一个合眼缘的人,不容易,他不会放弃。

         姚雪绮发出一道冷光,朝着杨仁的方向,和陆昊锐的感情她能够坦然面对,可是面对杨仁的突然变心,弄得她不知所措,一切都归咎于伍颖然,如果没有她的出现,或许结果不是这样,有时候她也喜欢钻牛角尖,别人对她不好,可是她可以不计较,但你一而再再而三伤害她,触犯她的底线,而自己是不会放过那个人,伍颖然正是如此,谁叫她的秘密一点都藏不住,她可以很单纯,也可以很聪明,就看自己用不用,手段心思她不是没有,只是她不用,她不会一直是软柿子任人蹂躏,该反抗该还击,她还是会做到,如果说她心思单纯,那就错了,她是最会忍让,最让人猜不透的人。

         杨仁那桌的人陆陆续续站了起来,姚雪绮捏着酒杯沉醉其中,仿佛把所有的事物都看得透彻无比,越是沉静越是不可低估。

         谢鸿看着那些离开的人,对着姚雪绮说道,“他们走了,我们也跟着?”

         姚雪绮低垂眼眸,掩盖上那抹精光,“当然跟上,要不然这晚来这里都干嘛!”她举起一杯酒一干而尽,为自己壮胆。

         过了十几秒后,她站起来说道,“走,他们这会也上了车。”

         谢鸿在她身后跟着她,虽然不知道她接下来怎么做,但是他会给她最直接的帮助。

         虎彪的人都上了自己的车辆,杨仁拉着昏昏欲醉的伍颖然也上了车,姚雪绮躲在门后,暗地一笑,伍颖然都喝醉了,杨仁不带她回学校,反而上车,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不管是为了什么,她总得要搞清楚,今晚都要搞一点消息,杨仁和伍颖然都有自己的秘密。

         看着他们都离开了,姚雪绮和谢鸿都上了计程车,对着师傅说道,“跟上前面的车,不要跟丢。”

         师傅对这事已经不好奇,开车那么多年,总是有人要追上前车,他踩油门加速说道,“好,我追车很有经验,而且不让别车发现。”如果那么轻易被人发现,那么这些年都不用开车。

         “好,谢谢。”姚雪绮和谢鸿坐到后座。

         谢鸿不解问道,“跟着他们做什么?”

         姚雪绮微笑而且直白说道,“杨仁和伍颖然身上都有秘密,我想利用一点来拆散他们,或许他们之间的感情并不坚固。”

         “好,我明白了。”谢鸿点头说道,如果拆散了他们,那么杨仁和姚雪绮会怎么样,他忍不住问道,“假如他们分手,你有什么打算?”他没有直接问出口。

         “他们分手我当然开心,就去庆祝。”姚雪绮顿了一下说道,“杨仁,我跟他这辈子是不可能的。”无论他出于什么原因,终究他还是伤她太深。

         谢鸿心里还是一丝不安,杨仁曾经跟他说过,叫他照顾好姚雪绮,他觉得杨仁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坏,今天听了姚雪绮这么说,他突然醒悟过来,杨仁是隐藏着什么秘密才迫不得已和姚雪绮分手。

         谢鸿继续揪心问道,“如果他有不得已的苦衷,你还是坚持现在的想法?”

         姚雪绮坚定的目光看着谢鸿,“我再也不是小女孩,我今天做的决定是不会变,我不能接受他跟伍颖然在一起,而对我造成的伤害,无论他带着善意还是恶意。”

         谢鸿抿唇,沉默了半刻,开口说道,“记住你今天所说过的话。”

         “我会记住。”姚雪绮坚定说道,同时给她支持,就算结果是好还是坏,她这次绝不会心软,对自己心软了,就是对敌人仁慈,等他们缓过来就会变本加厉伤害你。

         前面的五辆车在前面的路口往右转,师傅也跟着转右,姚雪绮看着师傅稳妥的车技,真的很有水平,但是她转眼一想,这次自己会不会太冲动,对方是道上的车,而且有将近20个人,而这里只有她和谢鸿两个人,倘若遇到什么危险,她最对不起的是谢鸿,他是最无辜,也是不问原因,义无反顾帮助自己,她当时实在太冲动,没有想到这深一层。

         “谢鸿,前面的车停后,我会跟着他们走,你就不要过去,我不想连累你。”这段时间麻烦他的事情确实够多。

         谢鸿没所谓说道,“不行,我不能留下来,我不怕有什么危险。”道上的人他不是最怕,他最怕的是不能保护她,经过那次后他就后悔不已。

         “你家里还有只有一个母亲,她不能失去你。”姚雪绮说道,道上的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她怕,但是没有退路了。

         谢鸿忽然好看笑了起来,“又不是生死离别,其实真的没有那么可怕,现在是法治社会,他们也不敢乱来。”

         “可是……”姚雪绮叹气说道,她不能再亏欠谢鸿太多。

         姚雪绮还没有说完,谢鸿就打断她说道,“他们在宾馆门口停车。”即使前面是万丈深渊,她要闯他便陪她闯。

         姚雪绮转头看着前面五辆黑色低调的大众车辆,是停在宾馆门口,首先杨仁第一个下车,然后把醉酒的伍颖然从车上拉了出来,紧接着虎彪也出来了。

         还好在宾馆,不是什么荒山野岭,自己注意些也不会引人怀疑。

         姚雪绮说道,“我们下车。”

         付钱后,谢鸿和姚雪绮装作情侣一样,来到宾馆里面,姚雪绮看到虎彪抱着伍颖然上了电梯,而杨仁跟在身后,其中一个小弟去前台开房,其他人均已经开车离开。

         姚雪绮疑惑着,伍颖然是被虎彪抱着而不是杨仁,而杨仁居然不说虎彪,让自己的女朋友躺在别的男人怀里,这真的必有蹊跷。

         谢鸿看到对方只有几个人,松了一口气,显然对方是没有他和姚雪绮的存在,所以他现在不必要担心,但为了安全着想还是提醒道,“雪绮,小心,不要跟太紧。”

         姚雪绮做了个OK的手势,杨仁等人已经进入到电梯里面,姚雪绮这才走过去,记住楼层数,23楼,然后他们按着旁边的电梯,等电梯的上来。

         不一会儿,电梯已经到了,姚雪绮和谢鸿上了电梯,按了23层,“他们是要对伍颖然做什么事?”谢鸿问道,伍颖然身上有什么东西值得他们利用。

         “等下就知道,男人带着醉酒的女人来到宾馆是没有什么好事。”姚雪绮说道,她已经猜出一二了,虎彪对伍颖然暧昧之极的动作,而杨仁又没有任何反抗。

         电梯上升的过程中,有人也进来,所以上到23层是用了五分钟,姚雪绮一直盯着手机的时间,叮了一声,电梯到了,打开电梯门,姚雪绮心都快跳了出来,虎彪的小弟也门口等着电梯,他没有见过姚雪绮,所以没有任何疑惑就进去电梯,而谢鸿和姚雪绮是走出电梯。

         电梯门关上后,姚雪绮呼出一口气,对着谢鸿小声说道,“刚才上来的男人是那个彪哥的手下,幸好他没有发现。”

         谢鸿:“对,他不认识我们,我们往左边找过去。”他注意到那男人在等电视时是离左边最近的,所以他们的房间应该在左边,而不是右边。

         谢鸿带头走在前面,姚雪绮跟在身后,在右边的走廊上,转了几个弯,但是也看不见他们,难道他们已经进去了?真的后悔没有快那么一两分钟。

         谢鸿又继续走了几步,突然止住脚步,食指放在唇边,做了个嘘的手势,姚雪绮立马明白了,在转弯的角落里,他们弯着腰,看着前面隔着房间的人。

         姚雪绮和谢鸿露出头偷听着。

         伍颖然蹲在地上,捂着喉咙在墙角呕吐着,杨仁在一旁安慰道。

         听着伍颖然的呕吐声,姚雪绮也感觉快要吐了,真恶心。

         杨仁说道,“颖然没事吧,我们进去房间,喝杯暖水。”

         伍颖然头也没有抬起来,胃里抽搐着,又有什么东西翻滚,头一歪接着到一旁吐。

         彪哥走过来对着杨仁说道,“没什么事就你回去。”

         “彪哥,可是颖然今天不舒服,我带她回去可以吗?”杨仁小声问道。

         “别忘记了今天是谁给你机会,是伍颖然提你争取的机会,要不是她,你连帮我提鞋的资格都没有。”彪哥不顾一切就数落着杨仁,“所以今晚你女朋友伺候我是理所当然。”

         杨仁似乎仍然不死心,看着双眼眯起又脸色苍白的伍颖然,“彪哥,要不明晚我再带她过来,今晚怕是扰了您兴致。”

         “滚,我的事什么时候由你说得算。”虎彪发怒说道,真是三分颜色上大红,不知所谓。

         杨仁站在这里不动,似乎还等着伍颖然清醒过来,奈何她喝醉太多,连吐都是闭上眼睛。

         “明天一早你过来把她接回宿舍。”虎彪继续吩咐道,他现在已经等不着急了。

         “是。”杨仁回应道,扭头就走。

         虎彪突然喝声一句,“谁叫你坐电梯,走楼梯,这是对你小小的惩戒,不要忘记你之前做过的事。”

         杨仁沉默着,转身,走到消防通道。

         姚雪绮见杨仁走了另一边,松了一口气,他拿出手机,关闭声音与闪光灯,按住快门拍了几张照片。

         她把他们之前的对话慢慢消化,杨仁是有求于虎彪,所以才答应把伍颖然交出去,这种人分明是人渣,不惜把自己的女朋友当成垫脚石,如果是自己被人玷污,她会生不如死,还好,一切都来得及时,及时和杨仁分手。

         虎彪弯下身子,搂着伍颖然的眼神,嘴巴咬着她的耳朵,放荡的声音传来,“妹子,今晚好好陪哥,哥很想你。”

         伍颖然趴在虎彪的肩膀上,含糊说道,“我也想你,杨仁。”

         虎彪哪里由得自己的女人说别的男人,他一转身把伍颖然压在墙上,粗厚的嘴唇贴向伍颖然的唇上,然后尽情剥夺。

         姚雪绮也捉紧时间,用手机拍了下来,这这些照片就已经足够说明什么问题,哈哈伍颖然你也有今天,被另外一个男人强上,而把你送出去的人竟然是你的好师兄,好男朋友,杨仁。

         这场戏已经看完了,姚雪绮把手机放入口袋,对着谢鸿说道,“我们走吧。”她今晚也不会想到,这事出奇的顺利,还以为会生出什么变故。

         谢鸿走在前面对着姚雪绮说道,“伍颖然和所谓的彪哥睡了,那么杨仁怎么这个态度,让人匪夷所思。”过程必定隐瞒了什么,动机没有那么简单。

         “我也觉得奇怪。”姚雪绮走进电梯说道,“如果让伍颖然知道,这件事就会十分有趣。”这样说来,她还期待被伍颖然知道的结果,真的知道,会不会选择自杀,值得期待。

         谢鸿也笑着跟着道,“我都很想看看她的态度。”笑完,他转眼一想,杨仁不是真心伍颖然,难道就会真心喜欢姚雪绮,但是如果喜欢而为了某些原因放弃他,那么杨仁真是伟大,这一切都是他的猜测,既然姚雪绮都说了,无论杨仁用什么理由抛弃她,她是不会原谅他。

         姚雪绮靠在电梯上闭目眼神问道,“谢鸿,你觉得我变了吗?”感觉在做这事的不像她,羽晨说过她心思最单纯最善良,连蚂蚁都不忍心踩死,现在她是不是变了,变得成心机婊?她还是在意朋友对她的看法。

         谢鸿话中带着力量也鼓励,“如果你是坏,那么我就是助纣为虐,你觉得我有那么蠢吗?”她性情还是没有变,会因一点事而反思,无论她变或者不变,他都一样这么喜欢她。

         姚雪绮点头肯定说道,“你会,而且是十分蠢。”如果他不蠢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帮助自己,明明是遇到危险还要奋不顾身,她真的亏欠他太多太多觉得没有能力偿还,他是为了爱而这样做,可是已经并没有承诺了什么,俗语说,即使是夫妻,大难临头各自飞,她已经见惯了这些残忍的事,但在谢鸿眼里她看到了他的真诚他的善良他无以为报的付出。

         谢鸿笑了笑,笑容温和带着宠溺,“嗯,你说得挺有道理。”

         姚雪绮听后忍不住噗呲一笑,都没有人会心甘情愿说自己蠢的,电梯叮一声,谢鸿没所谓就走出了电梯。

         听到她的笑声,谢鸿就站在电梯门槛,看着她多天都没有发出这样纯真的笑容,他一时傻了眼,电梯门都向他两边靠着,碰到他身子又向外伸。

         这样很危险,姚雪绮反应过来,把他拉了出去,“说你傻还真傻。”站在门口上,任由电梯门往他身上打,很危险。

         消防通道闪过一个人,顿时三人停住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