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五章 愿做你眼里的星光(完)
        耳边响起是真真切切的一声,我爱你。

         苏凌长臂一伸把即将身体发软到跌落到地下的言羽晨搂住,把她固定在自己的怀中。

         言羽晨娇喘了一声,趴在他的肩膀上,火热的气息迅速把她包围,她双腿无力垂放在他的腿后面,接受他一切的热情与火辣。

         片刻过后,关上花洒上流出的热水,两人额头都挂着晶莹的水珠,在白色的灯光下更加动人,更加引人入胜。

         苏凌修长的手指扯过浴巾,把两人的身子都拭擦干净,言羽晨始终靠在他身上,软绵绵说道,“把头发吹干。”

         “好。”苏凌把浴室的风筒抽了出来,把她放在洗手台上,细心帮她吹头发。

         因沐浴和恩爱过后,她的每个地方都透漏着芬香的气息,苏凌喉结上下滑动,不自觉吞了几口口水,女性的气息很是强烈,他手中不禁用力,捏紧言羽晨的头发。

         言羽晨半睁着迷离的双眼,注意到他的动作,头不自觉低下,突然脸上更加红润,“你……”你还没有满足吗?

         苏凌眸底的光更加夺人,前进一步紧紧贴合,修长的手指在她背后游走,“正常反应。”

         她正对着他,低头不见低头见,他背后是也是一大块玻璃镜,镜中反映他们的身影,画面暧昧而和谐,她盯了好一会儿,晃了晃神,不禁催促道,“快点,吹干就休息。”

         苏凌看着她快要滴出血的脸庞,手指用力在她身体捏了一下,“好,我尽量。”

         言羽晨听着这句话,感觉哪里不对劲,嘟着嘴巴,房间的暖气通向每个角落,纵使外面天寒地冷,里面还是温暖如春。

         相处的时间实在是太短暂,真正温存的就这几日,她心里有些淡淡的伤神。

         言羽晨想起和他相识的每一幕,这种是苦尽甘来的感觉,还没有等到真正的幸福,危险却一步步靠近,他的身份她接受,她爱的是他整个的灵魂。

         她现在还没有大学毕业,已经成为人妻,感觉每走的一步都没有所谓的惊心动魄,曾经她认为最美好而长情的爱情是惊心动魄,殊不知越是平淡越是平凡也越幸福甜蜜。

         言羽晨顿时感觉自己被幸福包围,双脚环住他的腰身,手覆盖在他白净的脸庞上,娇气说道,“我感觉现在很幸福。”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真的会跟他在一起,会有这么幸福甜蜜的一幕。

         苏凌温柔看着她,把风筒放下,轻啄她的唇部,“以后我们都会幸福下去,生很多个孩子。”

         “有两个孩子就好。”言羽晨俯下身,乌黑柔顺的头发轻抚他的身体。

         “两个,我觉得远远不够。”苏凌把言羽晨抱了起来,头埋在她的胸间,轻吻了几下,她呼出一口热气,用风筒帮他吹头发。

         明天还是个未知数,不管是生是死,她都会跟着他,说她自私也好,说什么都好,不是不管父母,父母没了她,也会继续生活,她暂时不想那么多,但凡有一线生机是不会放弃,她会跟他生很多很多的孩子,她喜欢孩子们都围着她转,奶声奶气叫着妈妈。

         苏凌的头发很快干,言羽晨放下风筒,低头主动吻着他,彼此唇齿交缠,吻一定是和喜欢的人,这样才是最甜蜜。

         他伸出舌头,扫遍她整个口腔,夺取她的芬香,细细浅浅的吻融到口中,她紧紧搂着他,生怕下一刻再也感觉不到他的体温。

         言羽晨热烈主动和他相缠,两人的呼吸再次紊乱,苏凌身体一用力,随后把她抱进卧室。

         卧室的灯光是以淡黄色为主,外面的夜景折射到玻璃上,闪着五彩缤纷的光。

         苏凌把言羽晨放在床上,他欺身上压,啪了一声把卧室的灯光全部关上,黑暗中只有两人的眼睛泛着异样的光彩。

         言羽晨像八爪鱼一样缠着他身上,他炽热的吻落在她全身,所经之处都燃烧起一片大火,他修长的手指很好把握每个度,惹得她娇声连连。

         所有的爱恋,所有的依恋都融入其中,疯狂冲击着室内。

         不知道过了多久,永无休止的夺取貌似停止了,反正她是忘记,只记得他很疯狂,每次都想把自己松进去,最终抵挡不住,在他怀中沉沉睡去。

         苏凌看着她的睡颜,喘了几口粗气,最终还是放开她,在她面前,他的意识是不受控制崩塌,而且是碎得一塌涂地。

         早上,苏凌睁开眼睛,长臂一伸把她紧紧桎梏在怀里,他静静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和胸前,心里躁动的因子又活跃起来,他带着一层薄茧的指腹摩擦她的身体,用力轻轻一捏,她睡梦中眉头一皱,拍开他不安分的手。

         苏凌眸里如星火般璀璨,呼吸一深,翻身把她压下,底下的人儿却很不耐烦,有不情愿睁开眼睛,他微微张嘴咬着她的脖颈,言羽晨潜意识里保护自己,手脚并用想把苏凌推开,可是他如钢铁般坚硬,纹丝未动,他被她撩动得很灼热,火迅速把他包围,低头吻了过去。

         很不幸运,言羽晨被再次吃掉,而且是在不清醒的状态中。

         苏凌得到满足后,从她身上退了出来,收拾一切后,拿出线路图看一看,力求做到最完美,不出错漏。

         中午时分,言羽晨醒来,身体不再是酸痛,只是累些,大概是适应了。

         她把头蒙上,脸红得发烫,昨晚他要了很多次,今早也要了,是为了补偿她吗?她不需要他的愧疚,只想他能够平安。

         她摇摇头不再想太多,掀开被子下床,苏凌不在卧室,她想他应该准备下午出发的物品,言羽晨拿了一套衣服进去浴室洗澡,镜中她身体很曼妙,但紫红色的点多得有些吓人,胸前的分布最多,今晚是要出席宴会,这样子能穿礼服吗?

         没多久,热水洗去了一身的疲惫,她套上衣服走出去,苏凌坐在沙发上,支着手,旁边放上午餐,言羽晨见到他,“回来那么快?”他是神仙吗,每次她醒来他就准时出现。

         苏凌拉着她,向她碗里夹菜,“你大概是这段时间醒来。”

         才不是她以前是起得很早,自从跟他结婚后,他化身为饿狼,每天都是想起也起不来,怪谁呢?

         “他们呢?”吃完午饭后,大概就差不多出发。

         苏凌细嚼慢咽,慢条斯理是雷打不动,“在房间休息,过一会就出发。”

         苏凌温柔问道,“有累到吗?”他为了自己的七情六欲,反而忽略她的感受。

         言羽晨眼里秋波柔然,靠在他身边,“没有,大概是习惯了。”

         话一出,她脸蛋就红了,把头低得更下,默默吃菜,苏凌嘴边噙着一抹笑意,满是愉悦的心情。

         在之后的两个小时里,苏凌教她开枪,为了防身,言羽晨今天才摸到真枪,但是她不希望用。

         差不多出发了,苏凌换上一套燕尾服,衣服似乎是为他量身定做,每个缝合都极其完美,身体更加挺拔,帅气十足,夺了全部男人的风头。

         而言羽晨穿着一身挂肩白色的晚礼服,胸前用蕾丝布料遮盖,既不暴露又透露着性感,裙摆曳到地上,两边绣着珠片,穿着一双玻璃的高跟鞋,整个人都是珠光宝气。

         苏凌看着他眼睛柔情了不少,完美说道,“你很美。”

         “你也很帅。”言羽晨的笑容挂在嘴边,右手挽着他的手臂,一起走到电梯。

         他们都集中到大堂下,苏凌和言羽晨一出现,他们眼光全是惊叹,天作之合,言羽晨打量着他们,男士都是穿燕尾服,彭小溪穿着粉色的小礼服,青春大方,绝对是大叔的杀手。

         六个人一起坐着林肯加长版出发。

         到了宴会上,已经是5点半,宴会上陆陆续续有人过来,但是并不人多,他们在一旁细心留意,看着大厅的布局。

         苏凌朝付江和彭小溪点点头,他们就去到自己的岗位上,大厅中苏凌紧握着言羽晨,手心出了一丝薄汗,言羽晨看着宴会上的奢华,但绝不会想到其中危险万分。

         温子衡和顾谦之跟着他们身边,他们默默记住大厅中的一切。

         时间越来越晚,付江已经控制好监控室,微型耳机发出声音,“老大,一切正常。”

         苏凌朝摄像头那边看了一眼,淡淡点头,手握着言羽晨的手越来越紧,他很紧张,生怕会再也看不到她。

         宾客越来越多,不一会儿,大厅中来了很多得体的人,他们无一穿着好贵的礼服,用最礼貌的方式打招呼。

         墙上的大钟敲响了七下,大厅中所有人的呼吸都一窒,门口传来了洪亮的声音,“君王驾到。”

         众人停下手中的动作,立刻跪地,头压在膝盖上,苏凌把发愣的言羽晨拉了下来,“不要乱看。”

         言羽晨连忙往他身边靠,和众人一起行礼。

         君王是个五十多岁的人,但面容常年保养得很好,样子只有40岁,头戴皇冠,一身金灿灿,手拿权杖,是王权至上的象征,旁边是一位雍容华贵的女人,是皇后。

         君王露出慈祥的笑容,用他们的方言说道,“不用多礼。”

         言羽晨也学过一点,也听得明白,众人感谢君王就站起来。

         门口再次传来响亮的声音,“亲王到。”王室中只有一位亲王,而且是异性,是君王亲自受封。

         众人脸上刚才的放松此刻又一再绷紧,气氛比刚才更加压抑,腿部一弯向亲王行礼。

         众人对着亲王行礼更加压迫,没有半点怠慢的意思,比见君王还要垦诚,君王看着亲王眼里是笑意,丝毫没有半点不悦。

         言羽晨看着这君臣两人,他们绝对是不动声色的人,把所有的情绪隐藏得很好。

         亲王穿着紫色的衣服,半头花白的头发,但精神奕奕,他无视所有人,唯独向君王问好,双手交叉,但没有要行礼的意思。

         君王仿佛没有看见,主动伸出手,握着他的手,“亲王不必多礼。”用两个人听到的声音寒暄了几句。

         君王摆手,对众人说道,“不必拘谨,放心玩。”随后带着皇后和侍从往一边走去自己的专属室,众人见君王走了,大家聊天也放开。

         亲王拿着高脚杯,杯中是半杯名贵的红酒,带着笑意和别人谈笑,看起来很真切。

         苏凌拉着言羽晨的手,走向另一边,低声说道,“亲王是吃人的老虎。”他知道言羽晨心中所想提醒说道。

         言羽晨用力捉紧他的手,“我知道。”

         耳塞传来付江的声音,“老大,君王已经进入休息室,身边的人全部走来,会亲自传召亲王。”

         彭小溪在监控摄像中看到苏凌点头,他眉头轻轻皱起。

         言羽晨听到后,心一直提起来,这个时刻还是要到来,她鼻子很酸很酸,但不能哭,头靠在苏凌的肩膀上,“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开你,你也别想抛弃我。”死又何妨,和他一起死也是很幸福。

         苏凌心里带着不舍和酸意,但笑容灿烂如春华,开玩笑说道,“我死了,你也活不成。”

         言羽晨轻捶他,嗔怒道,“别说瞎话,我们一定会成功。”紧紧抱着他,唇边摩擦着耳边。

         苏凌头一侧,和她红唇交缠,带着浓浓的不舍,言羽晨也不想和她分开。

         彭小溪和付江从屏幕中看到两人,还是不忍心提醒道,“老大,亲王已经进去一段时间了。”

         面对付江的催促,言羽晨轻咬苏凌的薄唇,柔情说道,“我等你。”

         苏凌轻啄她的唇,“我爱你。”说完便朝顾谦之和温子衡点头,苏凌走之前,深深看着言羽晨。

         顾谦之扶着言羽晨颤抖的身子,“我们一定会成功,老大从来没有失过手。”

         她不能让其他人担心,不能胆怯,她脸上恢复了镇定。

         付江指引着苏凌和温子衡在房间中隐蔽,“OK,暂时不要动。”

         彭小溪看着大厅中的言羽晨,她很淡定,也很坚强,知道要面临生死也不退缩,确实和老大很相衬,她佩服她。

         付江说道,“君王和亲王谈得不愉快,亲王现在转身了,老大,在你左手边有个暗门,等下打开暗门,在前方45度方向,开枪,现在倒数10…”

         言羽晨攥紧手心,指甲都嵌到肉里,嘴唇被咬得发白,身体不自觉颤抖,身边传来付江的倒数声,“3,2,1。”

         苏凌和温子衡配合冲了上去,手上不留情往亲王胸口开枪,亲王心脏中枪,随即倒下,君王看了苏凌一眼,便没有再多看。

         与此同时,啪了一声,大厅中的灯光都关掉,苏凌和温子衡迅速撤离,顾谦之也带着言羽晨在昏暗的大厅中摸索,他训练能力很好,即使没有灯光也可以行动自如。

         众人没有想到会停电,大厅尖叫声不断,亲王的军队也走进来,有人用英语或许法语不停大声叫道,“请大家稍安勿躁,只是电路出现故障,现在正在抢修。”

         很快听到这话,所有人便不再吵闹,很快供电恢复。

         当听到一声枪声的时候,她就知道苏凌成功了,言羽晨和顾谦之走到走廊,上一部电梯,电梯直达了顶楼。

         在天台上有一架直升飞机,飞机把他们的衣服都吹得飘起,言羽晨在他们中间找不到苏凌,眼眶不禁红了,失声问道,“苏凌,还在下面吗?我要回去找他。”

         心里是极度崩溃的,她不能扔下苏凌,她转身冲了出去,撞到一个结实温暖的怀抱,男人拉着她的手,温柔说道,“傻瓜。”

         言羽晨知道是他,眼泪一下子溢了出来,“我还以为你还在里面,吓死我!”

         “我们快走,君王给我们的时间不多。”苏凌抱着言羽晨走到直升机上。

         付江坐到驾驶位,所到齐了,飞机起飞,全部军队都冲了上来,举着枪对着天空猛射,可是他们已经走远了。

         飞机到达一个地方后,他们把假身份证都销毁,苏凌脸上没有之前的严厉,对着同伴说道,“你们自由了。”

         他们喜极而泣,自由来之不易,是多年的渴望,“老大,谢谢你这些年来的照顾。”

         哭得最厉害是彭小溪,付江和顾谦之眼里也有着泪花,温子衡也动容了。

         苏凌松开言羽晨与他们相拥,“有机会再聚。”

         言羽晨走到温子衡身边,“回去吧,她还等你。”叶莞喜欢一个人很执着,爱上了一个人就不会爱上另外一个男人。

         温子衡说道,“已经回不去了,羽晨保重。”他最先拖着行李箱,他知道自己和叶莞是没有可能,她很现实。

         “老大,我们走了,保重。”

         和大家道别后,苏凌眼角也流出温热的泪水,言羽晨紧紧搂着他,“我们还没有死,还活着,大家也会好好生存。”幸福不容易,她会珍惜。

         苏凌吻了她的额头,轻柔说道,“还好你从来没有放弃我。”

         “因为我舍不得你。”言羽晨主动吻上他的唇,他们一定会幸福。

         在一班飞去耶路撒冷的飞机上,苏凌和言羽晨坐在头等舱,两人相拥,从一个小窗口看到璀璨的天空。

         言羽晨拉着苏凌的手,指着外面的星空,“苏凌,你看看,星星好漂亮。”在大城市里面,像这么美丽的星空很少见。

         “我想做你眼里的星星。”苏凌倾身,双唇与言羽晨紧贴,她笑意浮现闭上眼睛,和他热吻。

         幸福的旅程由此开始。

         ------题外话------

         凌少凶猛完结了,如果还有亲爱的还想看,灯灯可以写番外,大家讨论要写什么,如果不说那我可能就不更番外了,谢谢亲爱的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