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我排第二,叫我二少
        苏旭喜上眉头,猛点头,“你说。”

         “我能叫上我一个舍友吗。”言羽晨说这句话是陈述句并不是疑问句。

         苏旭点头动作停下了,带着疑惑道,“你舍友?”请你吃饭带上舍友干什么…

         “怎么,你不愿意?”言羽晨睨了他一眼,似乎看透他想法,请多个人吃饭,能花他多少钱,真是吝啬。

         苏旭一笑,“没有,人多热闹。”

         言羽晨打头阵,快步走出校门,来到学校附近的小食街。

         来的路上已经和马初雁通过电话,她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店铺不大,灯光不是很明亮,但还是比较干净,价格实惠,所以大多数都是学生都愿意来这里。

         苏旭皱着眉头,看着地面的脚印鞋印水渍,他嫌弃地别过眼,他望着言羽晨已经坐在座位上悠闲喝茶,他不得不跟着走过去。

         “言言,我们是在这个地方吃饭吗?”苏旭看着那斑斑迹迹的椅子道。

         言羽晨打量着他,衣服鞋子无一不是名牌,不沾阳春水的手指了指周围,俊脸带着不解。

         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是有钱人,有钱人又怎么会来这上不了台面的店铺吃饭?

         言羽晨颇有好笑道,“你们这些富家子弟肯定没有来过这种地方?”

         苏旭拿着桌面的餐巾,擦着椅子道,“难道你经常来这里?”

         言羽晨语气带着理所当然道,“我没有你那么有钱,我就经常来。”

         苏旭坐直身子,狭长的桃花眼半眯,意味深长说道,“我家有钱给我挥霍,你家就…”

         言羽晨瞥着他,有钱就任性了吗?有钱就任意挥霍了吗?有钱就能为所欲为吗?果然道不同不相为谋,尽量少和这种纨绔子弟来往。

         马初雁一到就立马找到言羽晨,气息紊乱,显然是急匆匆跑过来。她对着苏旭友好一笑。

         苏旭见状点点头,打量着,五官端正,浓眉大眼,眉眼间带着英气,给人有种女中豪杰的感觉,他第一次见到她是在篮球赛那次,第二次就是今日,总感觉她有些熟面孔,但他对一些小角色不感兴趣。

         言羽晨为马初雁倒了一杯水,想着,马初雁真是太心急了,听到关于一些苏凌的事就坐不住,二话不说就赶过来,苏凌的吸引力有那么大吗?

         马初雁率先伸出右手,友好地自我介绍,“你好,我叫马初雁。”

         苏旭也和她握手道,“你好。”

         言羽晨见他们都各自介绍完,就点了一些招牌菜,她没想过让苏旭点菜,因为他根本没有来过这地方,什么好吃的都不知道。

         这个时间点人不算多,到9点后人就多,都是一群人过来吃宵夜,所以菜很快就上好

         苏旭看着这卖相难看的菜,筷子迟迟不敢下,他瞄了一眼言羽晨,只见她毫无不适应地吃着,她嘴唇上的油光衬得红唇的性感,他不禁微微吸了一口气,把螺肉放在口中。

         苏旭细嚼着,满口香甜,赞叹道,“这东西不错。”

         马初雁也点头道,“这铺子的菜是挺好吃的,如果你喜欢就常来。”

         言初晨看着马初雁一眼,还没有说起苏凌的事,马初雁就那么快讨好,真是心急火燎。

         马初雁吞下那块螺肉道,“请问,苏老师有什么事情,为什么来不了上课?”

         苏旭挑着面前那几样菜,低头,眼色一沉,没有答话。

         几秒后,言初晨敲着桌子道,“苏旭,我舍友跟你说话,你怎么不回答?”

         苏旭一下子就抬起头,诧异道,“我不知道。”没有指名道姓谁会搭理?

         随即,苏旭友好给了马初雁一个笑容道,“我在家里排行第二,以后叫我二少吧。”

         言羽晨火气一下子被提起来,什么狗屁二少,这人怎么那么叼,直接叫名字不行吗。

         “你…”言初晨刚发出声音,马初雁在底下扯过她的手,示意她少安毋躁。

         “没有问题,这个称呼很容易记,二少。”马初雁客气说道。

         苏旭没有太多表情,想了一会儿道,“我哥有事处理,不过就是一些小事,很快就搞掂了。”

         马初雁听后,从早上开始心就一直提起来,到现在才真正放下,她眉开眼笑道,“哦哦,谢谢你。”

         言初晨瞪着苏旭,他没有反应,她才不会叫他二少,马初雁有求于人,迫于无奈但她和苏旭又没有什么关系。

         苏旭看着言羽晨一脸不高兴,他紧张问道,“言言,你不舒服吗?”

         你才不舒服,我健康得很,不要诅咒我。

         “没事,吃饭吧。”言羽晨也不纠结,饭还是要吃,再说又是他请吃饭,再不高兴也要忍吧。

         苏旭盯着她一会儿,确定没事就各自吃饭。

         半个小时后,苏旭见她们都停下筷子,就招呼服务员买单。

         言羽晨突然出声道,“初雁,雪绮和静敏是不是叫你打包回去?”

         马初雁一脸茫然,忽想说不是,但言羽晨给了她一记眼神,她就立马点头道,“是。”她都不知道言羽晨搞什么。

         言羽晨语气温和道,“苏旭我替舍友打扮饭,你不介意吧。”

         苏旭刚一懵又反应过来,听着她温和的声音,软绵绵的感觉,他笑道,“我怎么会介意,请便。”

         言羽晨带着痞子一笑,叫候在旁边的服务员写单,把最贵的写上,马初雁看得目瞪口呆。

         言羽晨得意着,谁让苏旭得罪我,他不是很有钱吗?与其花在其他地方,不如用在吃饭上,她可是用得心安理得。

         苏旭很无奈看着她这行为,也不阻拦,最后买单了,这点小钱算什么。

         ------题外话------

         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