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一日不见如隔万秋
        “我已经好多天没有见到苏老师啦,好不容易熬到星期三,他怎么就请假呢?”一女同学惋惜道。

         另一女同学接着道,“对,好像隔了几个世纪没有见过他了,一日不见如隔万秋。”

         “可能苏老师家里出了什么情况,我有点担心。”一短发女生道。

         “唉,我们也担心。”众人男生道。

         言羽晨用胳膊肘碰了碰旁边失魂落魄的马初雁,“你说苏凌家里到底发生什么事呢?”

         马初雁一脸担忧道,“我也想知道,不如打个电话问问。”

         “你打电话是以什么身份问呢?”言羽晨看着她继续道,“倘若只是一个学生也不好过问老师的私事,倘若…”

         “算了,我亲自过去一趟。”马初雁搔抓着头发道。

         言羽晨手托着额头道,“家里有事,说不定是喜事,不能总得往坏方面想吧。”她也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再看看情况吧,如果星期五还不来上课,说明就有事发生。”吴静敏开口道。

         苏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

         凌晨苏凌收到通知,有几个大股东突然大量抛售股票,下面小股民也纷纷抛售,然后看好苏氏集团的股东又以高价回收股票。

         苏凌看着电脑上股价不停的波动,他温润如玉的脸没有过多神色,敲击着键盘,尽快处理。

         他查看资料,打了众多电话,思绪答案一一浮现,每种迹象都显示着是公司高层做的,那人背后操控着大量股票,掌握公司机密,一不小心,可能损失惨重。

         片刻之后,他打了电话回美国,让他们调查清楚,不多时股市终于稳定下来,他眉头稍微一皱,黑曜石般的眼睛有些冷冽的气息,如玉的手指弯曲放在唇处,虽然知道结果但他不敢猜想那人到底是谁?目的是什么?

         董事长苏向锦走了进来,叹了一口气道,“股市终于稳定下来了,小凌啊,不要去授课了,回来帮忙吧。”

         “爸,我教完这个学期就回来。”苏凌垂下眼帘道。

         “你真的是只教完这个学期?”苏向锦诧异道。

         苏向锦继续说,“过去的事也就让它过去吧,你做的已经足够了。”

         苏凌不愿继续回想,回答道,“我知道了爸。”

         “你查到是谁做的吗?”苏向锦问道。

         “暂时还没有,他隐藏得太深了,没有任何留下蛛丝马迹。”苏凌淡淡说道,表情是多么笃定。

         苏向锦也微微松了一口气,“股市恢复就好,我会找人处理这件事,你好好休息一下。”说完迈步走。

         苏凌闭上眼睛,脸上有些疲倦,但仍然挡不住他整身的光华,他帮那人隐瞒着,希望他下次不要犯同样的错误,这次他可以既往不咎。

         下午,言羽晨一人在校园闲逛,一处淡淡的香味融入周围的空气,她不禁停下脚步,抬头。

         白瑕如雪,幽静如兰。夏季是白兰花盛开的季节,白中带淡黄高挂在树枝上,它犹如一名谦谦君子,高洁清贵不屑于与其他人同流合污。

         言羽晨捡起飘落在地的白兰,放在鼻子处,香味活跃了身体所有细胞,静静地闭眼享受大自然带来的美好一切。

         一旁的苏旭也放慢脚步,她细细打量不远处的言羽晨,她时而牙尖嘴利,时而刁蛮跋扈,不过此时的恬静瑰丽他还是第一次看。

         苏旭微捏紧手心,使自己尽量清醒一点,他恢复以往的笑容,向前走,右手轻轻搭上言羽晨的肩膀上。

         言羽晨猛地睁开眼睛,扭头,又是这一张让人厌烦的脸。

         他的笑容在恰到好处,桃花眼处闪着琉璃光,薄唇鲜艳欲滴,那么帅的男生谁看见都喜欢,可她偏偏看着烦闷,谁叫他总是做出那么多事。

         “干嘛?还不放手?”言羽晨瞪着他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语气不善道。

         本来就不待见他,还打扰她赏花的雅致,罪加一等。

         苏旭笑容依旧,手微微收拢,“言言,我特意过来看你,你怎么对我那么凶?”

         言羽晨退后几步,双手环胸,脾睨一眼道,“我跟你不是很熟。”再加上我们有仇,梁子结大了。

         “上次的事,我对不起,我今天是特意过来道歉的。”苏旭内疚说道。

         言羽晨一瞬不顺看着他,并没有理会的意思。

         苏旭继续热脸贴冷屁股道,“言言,我请你吃饭,赔你一双鞋,你就原谅我,好吗?”

         言羽晨想起今天的事,“你今天就是为这件事过来的?”不是说苏凌家里有事吗?怎么他兄弟有空来这里,看来不是什么大事情。

         苏旭以为她原谅自己,带着些激动道,“对,我放下手头所有的事情,就是来跟你道歉。”

         言羽晨又不是三岁小孩,怎么会相信他几句话,如果有心道歉星期一就可以过来,为什么拖到星期三呢?

         “苏老师今天不是请假了吗?”言羽晨语气变得没有那么不顺道,“他因什么事请假的?”

         “你很关心我哥他?”苏旭笑容少了少许道,“我哥有事要处理。”

         “我就随便问问。”言羽晨看了他一眼道,“你们两兄弟一个那么忙,一个那么空闲,反差也太大了吧。”

         苏旭眼眸黑点转瞬即逝,无奈摊摊手道,“我就是一个懒人。”

         言羽晨灵机一动,但语气平淡道,“是要请我吃饭吗?不过我有个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