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如果可以的话直接戳瞎她
        陈邵眉眼一挑,看着突如其来的女生,她穿着一身粉色的公主裙,脸上的妆容也十分可人,整个人都粉嘟嘟的。

         “我住在这里。”陈邵平淡的眼神一扫,“你怎么又出现在这里?”

         言羽晨讪讪一笑,“我家在这里。”随后又反应过来道,“不好意思,我坐错位置了,我过去那边。”

         陈邵微微惊讶,她家也是在这里,加上大家也见过几面,沉稳说道,“你是一个人?”

         言羽晨偷偷瞄了隔几个位置的桌子,随即点下头,“是。”

         “一起吃个饭吧。”陈邵抬腕,随和说道,低头看着菜单。

         言羽晨不由说出,“好。”这个位置采光效果好,而且可以留意八号桌的一举一动。

         言羽晨眸光一直看着姚雪绮,陈邵也看了过去,问道,“你认识他们吗?”

         “不认识。”言羽晨摇摇头,又补充一句,“一个认识,一个不认识,那女生是我朋友。”

         “他们是父女吗?”陈邵看着他们,这年龄应该是父女关系。

         “哈哈,不是,她这是在相亲。”言羽晨被逗笑了,又感觉自己把姚雪绮害了,便止住笑声。

         “哦。”陈邵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姚雪绮有点不忍直视对面的男人,如果可以的话直接戳瞎她。天啊,怎么会有言羽晨这种朋友,分明拉她下地狱。

         “小姐,你是不是坐错位置了,我等的人不是你。”男人上下打量着姚雪绮,自顾自瑕,摸出口袋的照片,笑嘻嘻道,“我的对象可是美若天仙。”

         姚雪绮看着他脸上的肥肉一颤一抖,她险些要把前几天的饭菜都吐出来,她顺了一口气道,“这是八号桌吧,如果是就不会有错了。”

         “啊,这不是八号桌,你走错了,八号座位在隔壁。”男人鄙视看了她一眼,好像在说我相亲的对象幸好不是你。

         “你桌面上那八朵玫瑰花怎么回事?”姚雪绮盯着那花道,她就是看着那些玫瑰花才坐过来的,没有那个闲心看座位,都想急忙钻地洞,弄成这个鬼样。

         男人搔了搔脑袋,不好意思说道,“是送给我对象的,都不知道她喜不喜欢玫瑰花。”

         姚雪绮泪崩了,她立刻起身,寻找目标,突然眸光一紧,瞄准言羽晨方向,她坐的不正是八号桌吗?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陈邵手指轻轻点着桌面道。

         言羽晨略想了几秒,觉得没什么好戒备,客气说道,“我叫言羽晨。”

         “哦,你叫言羽晨?”陈邵挑眉,嘴角带着一抹猜不透的笑容,随即继续道,“你不用称呼我为陈老板,叫我陈邵吧。”

         言羽晨一愣,她这个名字好奇怪吗?难道有种不分男女的感觉?

         正当姚雪绮踌躇着,不怎么道怎么办的时候,她被言羽晨对面的男人吸引了,隽秀的五官,稳重不凡的气质,她急急忙忙,二话不说就走了过去。

         言羽晨被姚雪绮吓到,对着她挤眉弄眼,姚雪绮对此不顾,一屁股坐下。

         “陈老板,哦,对不起叫错了,陈邵,这是我朋友。”言羽晨尴尬说道。

         陈邵看着姚雪绮这奇怪的样貌,没有任何异样的表现,她的出现没有影响他什么。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你相亲的对象在那边呢?”言羽晨对着姚雪绮窃窃私语道。

         “我相亲的对象不是他,不对不对,是你的相亲对象,我只是冒名顶替的。我刚刚坐错位置了,那不是八号桌。”姚雪绮声音颇有激动地跟言羽晨咬着耳朵道。

         陈邵听力极好,话几乎一字不差落入耳朵。

         言羽晨头转了过去,果然那个中年男人对面坐着一个年纪不分上下的女人,两人眉来眼去,有多肉麻就多肉麻。

         “那我的相亲对象跑去哪里?”言羽晨抬头看着陈邵一眼,好在他也在低着头,没有在意她们之间的谈话,小声向姚雪绮嘀咕道。

         “在…”姚雪绮眼睛看着前方,突然眼神一倏,脸瞬间变得不悦,低下头。

         言羽晨也顺着眼光看了过去,眼神也变得不善,陆昊锐怎么会在这里?

         陆昊锐毫不犹豫径自走到姚雪绮身边,直接忽略其他两人,声音颇大道,“姚雪绮,你怎么在这里?”

         “关你什么事情,走开。”言羽晨赶人道,这都不是分手了吗,还过来干嘛,找抽吗?

         陆昊锐被人一吼,面子有点挂不住,讥讽道,“哎呦,姚雪绮,怎么变得那么没有品位?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成什么样呢?”

         姚雪绮手脚都在发抖,眼睛不甘示弱狠狠瞪着他道,“我怎么样关你什么事。”

         “是不是和我分手了品位也差,要不,你求我和我复合,我还会考虑一下。”陆昊锐看着她这打扮忽然被逗乐道。

         这人怎么这么犯贱成这样,言羽晨拿紧手中一杯水,他再多说一句,她就泼过去。

         “我要叫人把你请出去吗?”陈邵突然开口,眼神带着淚气,冰冷的气息散发出来,似乎一触动,就会把你活活冷死。

         陆昊锐打了一个寒颤,被陈邵气场震住了,他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压到喘不过气,他倒吸一口冷气,灰头灰脑走了。

         姚雪绮彻底放松了,她刚刚努力不让自己变得害怕,她双眼通红,忍住不让泪水流下,手脚还继续发颤,伏在言羽晨肩膀上。

         “乖,没事的,我们走吧。”言羽晨摸着她的头道,又转而对着陈邵道,“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我们有事先走一步。”

         “需要送你们吗?”陈邵开口道。

         “不用了,谢谢。”言羽晨客气拒绝道,把姚雪绮扶起来,姚雪绮是不会在陌生人面前流泪的,她此时正强忍着。

         陈邵看着言羽晨的背影,嘴角噙笑,他反复确认那条短信,他今日相亲的对象竟然是华夏集团的千金言羽晨,而她又是自己指腹为婚的对象,这个世界真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