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要么把心掏出来,要么把心吃掉
        吴静敏临睡觉前发了一条短信,“我和你交易到此为止,我希望大家好聚好散。”

         那边又回了一条短信,“没有你,我也会成功的。”王菀思狠狠回了信息。

         今天事情有点多,言羽晨不多时也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翌日,淡淡的阳光透着窗帘洒了进来,大地渡上一层黄金色,太阳半躲在云朵的后头,如害羞的人儿,美好的一天由此而来。

         起床洗漱机器式的动作,她走到姚雪绮床边,见她正面扑倒睡觉,言羽晨不由觉得好笑。

         昨晚睡觉之前,她收到姚雪绮的短信说今晚要回来,所以门没有锁死。半夜的时候她听到窸窸嗦嗦的声音,很艰难睁开双眼又睡了过去,言羽晨并没有叫醒她,而是轻手轻脚转过她身子,盖上一层薄被。

         吃完早餐又踩点到了教室,吴静敏已经把位置占好了,这课是必修课大家听得也格外认真,纷纷动笔做笔记。

         不知不觉已经上了最后一堂,言羽晨做完笔记放下笔,手机振动了,是短信。

         姚雪绮:“羽晨,你回来宿舍吧,我有事跟你说,我只跟你说。”

         言羽晨眉头一皱,她平时知道这课重要性没有很重要的事也不会发短信过来,她回复道,“我马上回来。”

         在老师背过身在黑板写字,言羽晨和舍友打了招呼,就猫着腰,偷偷摸摸从后门出去。

         言羽晨快步回到宿舍,姚雪绮有气无力坐了起身,脸色苍白,头发也乱糟糟,与平时活泼的样子完全不同。她一看就知道就是姚雪绮的男朋友陆昊锐惹的祸。

         姚雪绮对于言羽晨的到来没有开心,只是硬生生扯出一个微笑,言羽晨没有出声,她拿起桌面上的梳子很耐心帮她梳头。

         “他跟我分手了。”姚雪绮烦躁的心情在言羽晨的拨弄下,减少了一半。

         “发生什么事呢?”言羽晨惊讶着,她还以为他们只是平常的小吵小闹,过几天又自动和好,他们以前就算吵得更厉害也没有说过分手。

         “他说我管他太多,没有自由。”姚雪绮细想了一下继续道,“我看见她跟另一个女生在一起,那个女生看起来很漂亮很高贵。我就知道我不够漂亮,所以就抛弃我。”

         说着说着,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往下掉。

         其实言羽晨对于陆昊锐并不了解,只是平时从姚雪绮口中得知他家里不是很有钱有时候还问姚雪绮借钱。

         言羽晨细心帮她拭去眼泪,紧紧抱住她,柔声道,“没事的。他不要你,是他的损失,像你那么好的女生,挑着灯笼也找不到。你看看他有什么好,要什么没什么…”

         姚雪绮突然停下眼泪,眼神坚定道,“你说爱究竟是什么?”

         “要么把心掏出来,要么把心吃掉。”言羽晨怔住几秒,回忆起言情小说中的爱情,沉沉说道。

         姚雪绮摇摇头,自言自语道,“你没有谈过恋爱,我还问你,我真是蠢到家了。怪不得别人骗我那么久。”

         言羽晨怜惜道,“今天你跟我回家吧。”

         下午是苏凌的课,星期五很多人脸上都带着笑,唯独言羽晨和姚雪绮有着不易懂的忧愁。

         临下课之际,有个不同专业的男生站了起来,内疚道,“苏老师,我很对不起,您的车是我划花的,我会赔的。”她旁边的女生着急扯着他的袖口。

         下面的同学炸开了,议论纷纷,他跟苏老师有仇吗?这样做这是为了什么?

         言羽晨也感到意外,自己同学的男朋友为什么这样做,她努力回想着,她只记得上一次上课这男生和自己有眼神接触,她当时和苏凌扛上的时候,他给了一个鼓励的眼神。

         “我不容许我的女朋友在我的面前说另一个男人的优点。”男生看了一眼旁边满脸通红的女生,解释道。

         这所大学是一等一的名校,在坐的人个个都是聪明人,只需几分钟就想明白了。他因爱生恨,妒忌吃醋。自己的女朋友说别的男生好话,听不进去就跑去划人家的车,真不知道是忠爱还是愚爱?

         苏凌眉头一挑,也是颇感意外,“算了,这件事我不追究…”

         男生听着听着头低得越来越低,他女朋友紧紧抓住他的手,似乎给她鼓励。

         事情结束了,苏凌没有要男生赔偿,说了一些大道理,同学们也频频点头,感觉苏老师气度非凡。

         下课了,言羽晨拉着姚雪绮往外走,突然面前被一人挡住脚步,高个子的男生拿着一张粉色的纸,腼腆地递给言晨曦。

         言羽晨只是看了一眼说道,“同学,我们不需要传单。”

         “言…这…这不是传单,这是我特意给你做的情书。”男生似乎不知道怎么称呼才合适,最后两个字也说得极其细微。

         言羽晨拉紧了姚雪淇,接住粉色的纸,“谢谢你,我收下了,麻烦你给全校的女生都准备一份吧。”说完带着姚雪绮走了。

         男生笑容在一秒钟僵住了,不知所措。

         太直接有时候伤人反而会更深。

         言羽晨静静想着那句说话,要么把心掏出来,要么把心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