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别庄宴会
        果然,料想的没错。次日一大早,安卿卿便就收到一张永平公主的帖子,邀请她去城外皇家别庄赴宴。

         时间是在五日后。

         安卿卿看着手里的帖子,摇摇头,啧啧两声,看来荣世子未婚妻不好做呀,这连公主都给自己下帖子了,想来很多人对自己倒是很好奇的。

         得知外甥女要去参加永平公主举办的宴会,李夫人特专为安卿卿请来墨衣阁绣娘,为她裁制新衣,又去珍宝阁,选了两副价值不菲的宝石头面。一副势必要安卿卿在京城第一次的宴会上绽放出彩的劲头。

         这天,安卿卿带着伊兰到了皇家别庄。马车到了别庄大门外,一丫鬟上前见礼,领着安卿卿主仆二人进了别庄。

         安卿卿微微打量眼前的永平公主,着粉色宫装,宽大的衣摆绣着金丝,头挽飞云髻,宝石华服,贵气张扬,而薛沁雪站站在一旁,却丝毫没被掩盖,端庄俏丽,一群人反而都成了陪衬。

         “安卿卿见过永平公主。”整理神色俯身见礼。

         永平公主打量前面的女子,几日前薛沁雪进宫的时候聊到安卿卿,只说她长得很是好看,没想到能好看成这样,默默在心里把二人进行了比较。

         “起来吧。”永平淡淡地收回目光,不预再搭理她,和一旁的女子说起话来。

         直起身,安卿卿也不管周围女子们肆无忌惮的打量,默默看向四周,带着丫鬟径直走到一个比较清净的角落坐下。

         这边,永平看着薛沁雪,眉毛微挑,“薛姐姐,今日我定要让她知难而退。”想到什么,又撇撇嘴,“就是命好,不然哪轮的上她一介孤女。”

         “公主。别人听到了不好。”薛沁雪蹙着眉,虽说是看着很无奈,不过,眼底的情绪还是出卖了她。

         “本来就是。”永平不以为意,“永平心里薛姐姐和季锦哥才是一对,等下看我的。”

         永平象征性说了几句,宴会便开始了。贵女们逐个上前展示自己苦练多时的才艺,一副势必要在贵女中展露头角的气势,纷纷拿出自己颇为自傲的才艺,美其名曰相互学习。

         初春,池里荷叶苏醒,入眼一片盎然。院内妙龄女子铃音浅笑,伴着琴声,诗情画意,安卿卿坐在边上喝茶吃点心,宛若看客。

         不知何时,垂花门外,过来几位着锦衣男子,个个长身玉立尊贵不凡。季锦也在,旁边站着一着鹅黄广袖裙,圆脸杏眼的女子,很可爱。

         众女子看着眼前,京城最出色的几位男子聚在一起出现,神情兴奋又羞怯,偷偷整理着自己并不褶皱的衣衫,发饰,欲带含羞地看着自己心仪多时的男子。

         其中一位着明黄绣着龙纹的长袍,轩昂贵气,能着明黄色服饰的,想来应是太子。还有三位也是安卿卿见过的,季锦,韩子逸,卫泗。

         季锦站在太子旁,只一眼便撇到安卿卿,又作不认识状淡漠地移开眼。

         “参见太子殿下。”

         “不比多礼。”太子的声音倒是很温润。

         “太子哥哥,三哥,五哥,季楚哥。玥儿妹妹。”安平笑着独自走前去,嘟着嘴向哥哥们撒娇,拉着明珠郡主“哼,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怎么可能不来,我是拖着哥哥们一块来的。”明珠郡主解释道,又神神秘秘地跟永平咬耳朵,“你见到我大嫂了没有,怎么样,在哪里。”

         “长得是很好看,其它的还不知道呢。”永平很诚恳地给出自己的意见,“不过我还是觉得薛沁雪更配得上世子哥哥。”

         “再观察看看吧。”对于薛沁雪个远房表姐,明珠郡主说不上喜欢不喜欢。

         “你们继续罢,我们去那边。”太子开口,带着几人大步去了荷花亭。

         东辰男女设防倒不是很严,只要不是孤男寡女在一起就不会被人诟病。

         永乐吩咐了几位丫鬟过去招待太子那边,贵女们也回过神来,给明珠郡主见礼,又继续先前的宴会。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似的,比先前还要卖力表现,还不时地偷偷瞄向荷花亭,心里只盼自己心仪的男子能注意到自己。

         明珠郡主在一旁打量着安卿卿,心里嘀咕,着嫂子果然很美啊。

         “沁雪。“一旁的薛沁雪正想着事情,听到永平似乎在叫自己,收回思绪,偏头问她,“什么?公主,我没听清楚。”

         “我问你等下表演什么,怎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永平疑惑地看着他,并帮着薛沁雪出主意,“沁雪,不如你跳一曲吧,你跳舞好看。”

         薛沁雪今日本不预备跳舞,闻言,想都没想便点头应下。

         “让季锦哥哥给你伴奏吧。”可以展示沁雪的美,又能让安卿卿丢面子,永平觉得这个主意简直太好,迫不及待站起身来,“我们去请季楚哥哥。”

         “永平,这样不好吧。”明珠郡主有些不赞同,未来世子妃在这里,却让大哥和薛沁雪合奏,这好像有点说不过去。

         “这有什么。”永平不赞同“就是要她好好看看,谁才配的上世子哥哥。”,直接拉着一脸薛沁雪走到亭子边上,兴奋地对着亭子里的季锦道,“季锦哥哥,你能否能为沁伴奏一曲?”

         亭子里,几人挪揄地看着季锦。季锦把目光从酒杯移到薛沁雪身上,几秒“是吗?”,言语一如往常的平淡。

         “世子若是不愿,沁雪不会强人所难。”薛沁雪看着风姿神韵的脸,早就心跳如鼓,面上却不显,端庄地回道。

         “第一美人跳舞,今天有眼福啦。”韩子陵唰地打开折扇,似风流模样,就怕季锦不应,少了乐子可看。

         季锦向贵女们那边淡淡瞟一眼,只是众人都没发觉,淡淡地开口,“拿琴来。”

         薛沁雪按下心里的激动,走回台上,翩然起舞起来。琴声犹如山泉,从幽谷中蜿蜒而出,似丝丝溪流趟过心间,美人长袖轻舞,娇躯流转,美目盼兮。一舞一曲,配合地如此的契合。众人一时看痴了。满眼羡慕地看着薛沁雪,明白自己是舞不出像她这般美的舞蹈,只能眼红的看着。忽而,众人似乎记起未来锦世子妃也在这里,有些不怀好意地看向安卿卿,等着看戏。

         “好像只有小姐没表演了吧?”薛沁雪一旁的赵敏儿忽然出声,似乎又想到什么,低笑一声。用着不大不小,刚好众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和左手边女子交头低语,“也不知道,野蛮地方来的女子会些什么,比起薛姐姐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可不是,不就是长了一张狐媚脸吗。”那女子鄙夷道。

         “就是,他能有荣世子和薛姐姐间的默契吗。。”说完,赵敏儿呵呵笑了。

         “切,她就是命好,才捡了个大便宜,不然现在还在那野蛮的地方呢。”两人一唱一和地奉承着薛沁雪,顺便踩两脚安卿卿。“荣世子才看不上她呢。。”

         “咳,咳咳。”明珠郡主听不下去了,有些不悦打断两人的谈话。好歹也是未过门的世子妃,虽说还未正式册封,但再不好也由不得这些人嚼舌根。

         薛沁雪在一旁,还没在刚才表演中回神,一想到荣世子竟然答应给自己伴奏,心就咚咚跳个不停,听到赵敏儿的话表情却不显,只那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示意着现在心情很好。

         安卿卿早料这景象,只看着眼前的茶盏静默,心里却是很不爽。我是吃你们家大米,还是刨你家祖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