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节回府休养
    厢房内,薛沁雪早已换了一身干净香妃色衣衫,光洁的额头上缠着绑带虚弱地卧在床上,神色有些复杂的望着床幔。

     门外面春雨秋叶两人规规矩矩守着。就见隔壁厢房打开,卫小姐从里面怒气冲冲地走出来,两人呆愣间就见她绕过她们直接推门而入,想拦着却是已经来不及了。便赶紧跟在后面小声提醒,“卫小姐,奴婢家小姐在休息这会儿不便打扰。”“卫小姐,容奴婢先去禀报一声。”

     ‘咔呲’一声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来,薛沁雪以为是春雨秋叶两人毛手毛脚,不悦地皱了皱眉正预备呵斥,见是卫昭也就没说什么,示意两个丫鬟扶着她坐起来靠在床头,“卫小姐。”

     见她一副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模样,卫昭也不来虚的,斜睨地看着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故意拉卿卿掉下去的,哼,没想到竟是这种小人!”

     其实这倒是怪错薛沁雪了。她和安卿卿一起掉下去谁都得不到好处,她才没那么傻,也不跟卫昭争辩,依然挂着温和的笑容,“卫小姐这话说的有些偏颇,我真是从未那样做过。”

     卫昭见她那个样子更是火大,冷笑道:“你就狡辩吧,呵呵,你就当别人全是傻瓜。我过来只想问你为什么你要掉下去。”

     “当时脚下打滑没踩稳。”薛沁雪早就想好了理由,神色有些抱歉地看着她,“我确实有些对不住你和安卿卿,连累你们了。”

     虚伪!不要以为自己不知道,明明当时就已经拉住你了还不承认,卫昭心里鄙视。“我还以为薛小姐想不开呢,原来是打滑呀。你也运气着实有些不好,同一个地方也能打滑两次,佩服啊。”

     薛沁雪仿似没听出话里的话,“安小姐那份幸运确实不是一般人能有的,相信她很快就能好起来。”她的父亲乃是三品太常卿,在京城众多千金小姐中的身份不算尊贵,因是理国公府的旁支倒是被多有照顾。幼时父亲只是一名小小的鸿胪少卿,每每去理国公府,很是羡慕堂姐堂妹能收到各种赏花宴会的贴子,为了让她们能带她出席,常常在她们身边卑微地奉承讨好着,只是再也不需要那样做了。

     前院宴席上,女眷们见安卿卿薛沁雪三人没在宴席上都很是好奇,但也没多问。一起用完午宴后便各自告辞回府去了。荣王妃坐在花厅上首,放下手里的茶盏看着季玥和永平,“说罢,到底怎么回事。”

     两人只要一想到当时三人的状况仍心有余悸,永平看了一旁的季玥,到底还是自己见得多些,便开口“回王婶。我和玥玥锦哥哥正往花园假山下来的时候,就听到了惊叫声,回过头就看见安卿卿,薛沁雪和卫昭三人一起摔了下去。”顿了顿又道“卫昭倒是伤着,就是薛沁雪和安卿卿伤得有些严重,现在在后院厢房休息。”她出生在宫里自幼见多了很龌龊的事情,这件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她真不好说。

     荣王妃听完点点头,不管里面的原因究竟如何,这件事情都不能宣扬出去,免得有心人拿这件事做文章。坐了片刻便领着她俩一起去了后院厢房。当见到安卿卿手脚缠着绑带躺在那里也着实吃了一惊,关切地问道,“怎么伤到这么严重。”

     安卿卿躺在床上很不方便见礼,对着王妃和季玥永平道了一声抱歉后,回道,“回王妃,大夫说只要卧床修养一个月便好好了,王妃不用为卿卿担心。”

     “安姐姐,卫昭,你们当时发生什么了怎么一起摔下去了。”季玥站在荣王妃身后疑惑道。

     卫昭知道这件事情无论怎么说,安卿卿和薛沁雪两人肯定都撇不清,现在也不想说薛沁雪的不是,就把当时发生的事情和薛沁雪说的都叙述了一遍。简单来说就是下山的时候,薛沁雪脚下打滑,她和安卿卿两次都没拉住一起摔了下去。

     听卫昭说完,荣王妃点点头不再多问。看安卿卿这样子现在也确实不方便挪动,只叫她安心在这里修养等伤好了些再回去,然后便和季玥永平去了隔壁厢房。

     安卿卿拒绝了王妃的好意,毕竟还没嫁过来住在这里着实有些不便,就对雪松说道,“雪松,你抱我回去吧。”又问卫昭,“一起吗。”

     “嗯。我给哥哥说下。”卫昭点点头,又吩咐千桐去告知卫泗一声。

     前院卫泗几人坐在一起聊天,听完妹妹跟前的丫鬟来禀报后向她点点头,站起身对着季锦几人及郡王世子说道,“在下今日就先走了,你们继续。”

     “那我也不多留了,一起吧。”季楚撩了袍子优雅地起身。

     这么一说,其余的几人都像季锦表示了告辞,季锦也没心思挽留他们就送几人到了府门口。安卿卿挽了个简单的发鬓,一边的手臂和小腿上打着木板,脸色苍白地由丫鬟抱了出来,季锦见状立刻冷了脸。

     季渊几人看着先前精致的美人竟然成了这般楚楚可怜样,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有些好奇地看着季锦。季墨,韩子逸,卫泗薛若扬他们是知道这件事的,不过现在也不便多问,就只和安卿卿寒暄了几句。

     安卿卿面色苍白地对着他们点头算是见了礼,便吩咐雪松把她抱到马车上。

     “青雾,准备马车。”季锦吩咐后,看了一眼雪松。安卿卿也不推迟,示意雪松先别动。

     还好青雾行动比较快,不然真怕再多站会儿雪松会吃不消。被抱着上了马车打量里面的布局,看得出来这应该是季锦的专属马车,很满意里面有一张能容得下三个她的榻,想来回去的时候也能少吃些苦头。

     安卿卿眨巴眨巴眼睛,见季锦居然上了马车,直接坐到榻的另一边什么都不说,就那么冷着脸看着她。而此刻的她就那么直挺挺地躺在那里,好不尴尬。

     “走吧。”季锦淡淡地说道。话毕,马车慢慢地跑了起来。

     真尴尬呀安卿卿心说,就干干地咳嗽两声,单手撑起上半身想要坐起来。季锦就那样一直看着也不欲帮忙,由着她一个人呲牙咧嘴地慢慢挪到榻边坐起身子,半靠在车厢上才转过眼睛来,从旁边暗格里拿出一个药瓶,倒出一粒,“吃下去。”

     她现在只要下身稍微用力,左腿骨头便钻心地疼痛,也顾不得问是什么抓过药丸便吞了下去。果然一会儿疼痛便消了许多,大呼出一口气来才说了声谢谢。

     季锦见她总算是睁开了眼,便把药瓶递到她旁边的案几上,“受不了的时候服一颗。还有今日是怎么回事。”

     发生这个事情后想必每个人都想问这个,安卿卿知道。毕竟她和薛沁雪两人的身份确实很敏感,不由得要让人多想,收起小瓷瓶,就照着卫昭与荣王妃说的又简单回答了一遍。

     薛沁雪究竟是意外,还是故意掉下去的她无法判断,她并不想就这样把人想差了,但薛沁雪当时的做法她又不得不多想。

     季锦听完后似乎在思考什么也不说话,两人就这么一路无言地到了李府,然后被季锦小心翼翼地抱着下了马车。

     “让伊兰来吧。”安卿卿觉得由着季锦抱回房,肯定要惊动府里的老太太们。

     季锦抿着嘴低头凉凉地看她一眼,不言而喻。雪松伊兰见状赶紧上前给他带路。

     说起来这还是两人第一次这般亲密。季锦就这样抱着受伤地安卿卿进了李府,管家见到荣王府马车后,赶紧派人去锦年堂和前院禀告,自己在后面跟着。回小院的路上很是引来好些花痴的丫鬟偷偷打量,完全忘记了平日里的规矩。这也不能怪她们,被来就对锦世子充满了好奇,这会见到真人竟比传言中还要好看难免不激动一番。一时间,整个府里都知道锦世子抱着表小姐回府了。

     安卿卿右手搭在他的肩上,看着近在咫尺的侧脸,心‘咚咚’地跳个不停不由地想屏住呼吸,做贼似的赶紧把眼瞥向别处。

     进了小院,季锦抱着安卿卿进了卧房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到榻上,伊兰赶紧拿了一旁的抱枕垫到背后靠着,让她能舒服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