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礼物
        盛夏的京城骄阳似火蝉鸣阵阵,过了午时大家都不愿再出门,连平日里?33??闹的街道也只偶有马车路过,只余树荫下希拉的小贩留着汗打着蒲扇低声吆喝。

         薛府沁雪苑。春雨端着冰镇的果盘一进内室便看到薛沁雪皱眉沉思,轻手轻脚地把果盘放在旁边的案几上,小声打断道,“小姐。”

         “什么事。”薛沁雪被打断也不恼火,回过神来淡淡地看着她。

         春雨有些犹豫,这几日锦世子每日都去李府那些世家小姐谁不知道,都等着看自家小姐的笑话,心里不由为她叹口气,“锦世子今日去李府了。”说完,低着头也不敢瞧薛沁雪的脸色。

         “知道了。退下吧。”薛沁雪面无表情说道。

         目前的一切都朝着反方向发展,季锦连日来到李府她又怎会不知,往日还觉得季锦或许是因着安卿卿的相貌多在意一分,可现在再看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她虽不是很了解季锦,可往日里他见到自己不至于冷淡却是很是客气,从没见他对一个女子如此上心过。

         没想到安卿卿倒是因祸得福。

         没错,上次确实是她故意为之。原本是想人多时,让人趁乱推安卿卿掉下去,只是情况有变便只得作罢。当时她和安卿卿,卫昭三人走到那处拐角出时,想都没想就那样做了,当时就想若是自己掉下去那么必然会怀疑到安卿卿身上,可偏偏安卿卿也跟着摔了下去。

         感情里的事情从来不由人控制。

         李府。

         自打两人心照不宣确定心意后,季锦每日都会带些小玩意儿去李府看望安卿卿,虽然每次也只是略坐了一会儿。

         安卿卿接过面前的季锦递上来的盒子,面是一副很精致的南海珍珠头面和一对同款耳坠,很符合她的审美。她知道季锦确实对她动了心,不然也不会花这些心思来讨好自己。但还是忍不住会去想季锦对薛沁雪是不是也这样呢?

         她是接受十几年现代教育的人,来东辰三年,很多东西虽然没办法认同但也能接受,毕竟每个地方都有它不一样的生存规则,可是唯独感情,她接受不了。

         之前想着,只要能守住心成亲后各自不干涉倒也能过下去。可是千不该万不该还是动了心。现在薛沁雪就成了横在她心里的一颗刺。想到这里,原本的好心情也淡了好几分。

         看到安卿卿前后表情地变化,季锦翘起的嘴角也拉了下来,很笃定道,“怎么,不喜欢?”

         “没有。我很喜欢。”安卿卿摇摇头,她当然不会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出来。她向来理性,自认为两人还没到那种无话不谈的地步。

         季锦很狐疑地看着她心想道,都说女人心海底针看样子确实没错,也就识趣地不再多问状作无意道,“这两日宫里的绣娘会到府上。”

         安卿卿早就知道嫁衣要宫里绣娘定做,倒是省了很多麻烦,听他这么说就点点头,“知道了。”

         话毕,好晌两人都不说话。

         安卿卿这种状态很无所适从,脑袋里就在想要说点什么才不至于这么尴尬,就轻轻活动了下嗓子,“咳咳。”故作挪揄他,“也不知道三个人要怎么拜堂,想想就觉得好笑。”

         说完,她就有些后悔了。她怎么能说出这种含沙射影的话呢,难道是脑抽了?

         迎着安卿卿戏谑地眼神回道,“这种事情不会出现。”侧妃也是妾室根本不用成亲礼,一顶轿子台进王府便是。

         听他说得这么无所谓,安卿卿心里有些不舒服,想坦诚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又怕说出后万一他一个不爽连累整个李府怎么办。她不敢直视季锦的眼睛,低下过头端起一旁的茶盏喝下,平复好自己紧张的心情。

         季锦见她情绪有些低落欲言又止地模样,实在是想不到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对,“有什么你直说罢。”

         安卿卿摇摇头,编了个理由,“没什么,突然想到父亲母亲有些感伤而已。”

         季锦也不太会安慰人就没说话,因着户部还有事情便离开了。他前脚刚出府,李若水两姐妹携着一起找安卿卿。

         李嫣然今日穿了一袭妃色湘裙,更显十几岁少女的娇俏可爱,和一旁烟色湘裙的姐姐比起来确实要耀眼许多。进了院儿才才知道季锦前脚刚离开了,有些失望。她心仪韩子逸,但面对季锦这个身份相貌顶尖的男子还是抑制不住心动,若能得到他的青睐自然是更好的。所以一听到府里的丫鬟说锦世子来了府上,便特意换了一身新做的裙子装扮一番,拉着李若水过来了。

         李若水没注意到妹妹的表情,笑着走进花厅看着安卿卿询问道,“表姐,你好些了吗。”

         安卿卿一直以来对李若水的印象就很好,听出她话里关切之意,也笑着回应,“谢谢表妹关心,大夫说再过几日便可与先前无异了,你们快坐。”

         这么一说李若水倒是放心了。听到两人谈话李嫣然也回过神来,亲昵地坐在安卿卿旁边,关切道,“听表姐这么说我们也放心了。”

         对李嫣然虽说喜欢不起来,但见她不像往日那般阴阳怪气,安卿卿也愿意和她多交谈。几人寒暄几句,才想起上次林木说得事情来,也想提点她几句,“那可不是,我也盼着能早日好起来,就不用巴巴地看着你们出府玩儿了。所以,下次出府你们一定要带上我知道吗?”

         李嫣然心里却是一惊。

         那日,卫昭来李府看望安卿卿,她在一旁听到卫昭抱怨卫泗沐休不带她出府,却和韩子逸几人约在茶韵轩聚乐,就留了一个心眼。向二堂哥打听了茶韵轩的位置,让桃儿买通了后门看守的小厮就两人偷溜出了府。没成想自己做得这般隐秘,居然被她发现了。

         还好出府的时候她就留了一手,心思微转,嘟着对着二人嘴撒娇道,“哎呀,表姐知道啦。你可别生气,是我见安哥儿十分喜欢张记的糕点,就悄悄出府去买了一份,哪知道还是被表姐知道了。你们可得为我保密啊。”

         李若水听她这么说却是脸色一沉,这个妹妹胆子也太大了一个闺阁女子竟敢独自出府,若是被母亲知道还不得怎么罚她,就连带自己也要被训。于是板着脸训斥道,“这次就算了,下次再敢一个人出府我必要告诉母亲。”

         这还是她第一次这样严肃地告诫这个妹妹。闺阁女子向来注重名声,特别是女子。若是她在外面发生什么意外连带她也会受到影响,这可是关系到整个李府的事情。

         见李若水这么说,以后肯定会约束李嫣然一些,安卿卿便放心了,也不再问她和韩子逸相遇的事情,好心对着李嫣然说道,“京城虽说没那么严苛,你若是想出府还是要禀报舅母,多带些丫鬟小厮才是。”

         “恩,我会注意的。”李嫣然见两人还要训自己赶紧接过话来,心里却是很不以为意。

         安卿卿看李嫣然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没把她们说的话放在心上,也懒得再多说讨人嫌,背地里多看着她便是。

         李嫣然先一直顾着想事情,这才注意到一旁的木盒子。她是听说锦世子每次过来就会给安卿卿带礼物,按照王府的手笔来说,里面的东西肯定很珍贵。

         “表姐,盒子里面是什么,能让我们看看吗?”李嫣然装作不知道季锦来过,想让安卿卿打开让她看看。

         安卿卿倒是忘了让伊兰把盒子收起来,见她问了也不好拒绝,把盒子拿过来打开有些不好意思道,“就是一套头面而已。”

         女子都爱美,尤其是那些好看的衣裳首饰。打安卿卿打开盒子就两眼放光,恨不得拿起来带在发髻上,心里有些泛酸,“这珍珠头面肯定很珍贵吧,我还从没见过这样别致的。表姐,这是从那儿买的。”

         “这是别人送的。要不下次我帮你问问?”安卿卿也不提是季锦送的。

         李嫣然有些失望,拿起头面左瞧又瞧,要是这幅头面是自己该多好啊。见李若水悄悄扯了扯她的衣袖,这才不甘心地把头面放进盒子里。

         见她很喜欢安卿卿却没开口说送,毕竟这是季锦送的,把盒子合上交给伊兰,“去把那套白玉芙蓉,青玉玛瑙步摇拿过来。”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