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敲打
        季锦立在榻前,用手扶了下袖子上微不可见的褶皱,和安卿卿目前的邋遢样对比起来很是明显。不由得嘴抽抽,洁癖男!

         锦年堂,老夫人听了小厮的禀报带着府里的主子们一起去了小院,见门外有站着腰有佩剑的肃穆男子,想来应是荣王府的侍卫,便上前,“劳烦向世子通报一声,府上李老太太求见。”

         屋子里安卿卿听见了,立马对季锦说道,“是我外祖母。”

         季锦点点头沉声道,“进来。”

         青雾侧过身子退开,王氏扶着老夫人,后面跟着冯氏和李嫣然李明月两姐妹,前后一起进了屋子,余光看到一身锦袍的男子,也不敢打量赶紧着行礼,“拜见荣王世子。”

         “免礼。”

         “谢世子。”恭敬地到了谢。李若水李嫣然两姐妹闻声,很好奇这世子究竟是何模样,就偷偷瞄了一眼,只这一眼便再也没挪开眼来。还是冯氏发现身后两人的异状,不着痕迹地挪了一小步阻挡了她们的视线,回头狠狠地瞪了两人一眼。李若水对自己的唐突很是羞愧,红着脸赶紧低下头。

         “外祖母,舅母,表妹。”安卿卿憨笑地看着几人。本来想梳洗后再见长辈的,这下倒是来不及了。

         王氏进来的时候一直低着眉眼,这下才看到安卿卿浑身是伤地卧在榻上,也不顾季锦在场,焦急地扶着老太太上前。

         “卿卿,你这是出什么事了?怎么伤得这么重?”李老夫人看着外孙女,想要伸手摸摸又怕碰到伤口,很焦急地问。

         唉。她就知道自己一身是伤地回府,肯定会让长辈们担心。单手拉着老太太的袖子撒娇道,“外祖母,就是从假山上摔来来给弄伤,不碍事的。大夫都说了修养一个月就会好的,您别担心啊。”说完向两个舅母使了使眼色。

         王氏也知道这会儿不是问的时候,对安卿卿点点头后邀请季锦去了隔壁花厅。

         李振兴李振楠父子听到门房禀报后也赶了过来,只是他们是男子到是不好出现在安卿卿的闺房,便在隔壁的花厅等着。看见锦锦进来,赶紧着起身行礼,“拜见荣世子。”

         季锦向几人点点头,在上首的位置坐下。

         因为驿站那边还有事情要处理,和几人简单地聊了小半个时辰,就由几个小辈送出了李府。

         次日,荣王妃派人送来了一车药材补品到府上,让安卿卿好生养着身子。

         看着这些极品燕窝和手腕粗的人参,及一些珍品药材,李若水满眼羡慕“表姐,王妃娘娘对你可真好。”

         安卿卿依旧卧在榻上,听她这么说只笑笑,没反驳也没应承。这些东西虽珍贵,对荣亲王府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但荣王妃的好意她是收下了。

         岂料,安卿卿这神态落在李嫣然的眼里只觉得很虚伪。明明心里高兴地要是,还装得那样淡定。背对着二人撇了撇嘴。

         翠竹看着这些药材补品一脸高兴,“小姐,明日起奴婢就用这些变着花样儿给你补,一定让你早些好起来。”

         说完忽又垮下脸来,严肃地看着安卿卿,“小姐以后还是带上我吧,出个门就伤成这样子,我不放心。”

         安卿卿是好不容易才让雪松伊兰两人不那么自责,听翠竹说完这话后,两个丫鬟又一脸愧疚的样子,安卿卿赶紧让她打住,“就知道你想出府去玩。好了,我以后出门带着你行了吧。”

         翠竹似乎还要反驳,安卿卿瞪了她两眼才作罢。

         李嫣然起身走到安卿卿旁边坐下,“表姐,我看那薛沁雪定是故意的。”一脸抱不平的样子说道,然后像过来者一样摇摇头,“唉,以后你们一起进了王府不晓得还要生好多事情出来,表姐,你一定要小心些。”

         这到也事实。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战争,安卿卿根本没想过要和薛沁雪和平相处。她怕把人想差了又怕自己真成了圣母。最好两人能井水不犯河水。也不接李嫣然的话,只道:“谢谢表妹关心。”

         这些日子安卿卿不是卧就是躺着也不能随便动,还好有翠竹在一边给她讲些府里的八卦和乐子,总算不那么无聊。

         翠竹乐滋滋地讲完她从厨娘那里听到的八卦,然后神秘兮兮地扫了圈院子,见没人进来才说道,“小姐,林木说昨日去安宅时在街上遇见表小姐了。”

         “谁?”

         “回小姐,是府上的李嫣然小姐。她和韩世子一起进了一座茶楼。”翠竹小声说道。

         自从上次回府后,李嫣然有意无意地问她好些关于韩子逸的事情,心思倒是明显。虽说男女大防没那么严重,她也不相信舅母会让她一个人出府,“表哥呢?”

         翠竹摇摇头,“问过林木了,他说当时就只有表小姐和一个丫鬟在。”

         韩子逸这人是看似风流,其实心里很有一番计较,以韩子逸的家室来说绝不会取一个庶女做正妻,除非他非卿不娶。想着这点安卿卿也不怕两人私下会发生什么。

         上旬初,各地的藩王和官员们忙着部门述职,由上司及皇上审批后考核后再着调度和迁升,但是具体的调升要等月末才出来。事情做得差不多后,也到了于六月十八的国宴。

         薛沁雪经过十来日的修养,身体早就恢复好就是脑后的伤口也在开始愈合。身着华服,挽着高高的飞仙髻光彩夺目地进了宫。安卿卿手倒是好了很多,只是腿脚还是不放便行走这次也就没有进宫。

         兴庆宫内流光溢彩,金色的大殿里的大理石地板上铺满了金色印染地毯,大厅两旁是六排黑色楠木桌,依官位高低分排而坐,而又以距殿上首为尊。

         “跪——”

         殿内众人恭敬地站着,中间空出三尺宽的道,恭敬地等帝后二人相携进入大殿,在唱礼公公宣布跪礼后,整齐地行跪拜礼。

         “参加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平身。”皇上的雄厚声从殿上响起,比平日里更威严几分。

         “谢皇上。”众人起身落座。

         丝竹磬声响起,家眷依桌而坐,殿中歌舞升平。宫女们分批,目不斜视地端着精致的佳肴进殿规矩地放在楠木桌上,最后一行宫女给桌上的酒杯斟满后,便退到殿后候着。

         帝后二人依着往年讲了一番国泰民安的开宴词后,宴会便开始了。

         “皇上。臣弟敬您一杯,愿这江山岁岁如今。”齐王端起斟满的酒杯,站起来对着大殿上的东辰帝道。话毕,陈王康王也齐齐起身向东辰帝说了贺词敬了酒。

         秦王看着大殿嘴角勾起一丝讽笑,慢悠悠地起身,“齐王说得对,唯愿明年皇兄也能如今日一般。臣弟先干为敬。”说完,看着上首的皇帝仰头喝下杯中酒。

         在场的很多都是混迹两朝的臣子,秦王当时的野心是是司马昭之心,更有甚还曾帮着在朝堂上为难过东辰帝,提心吊胆生怕皇帝哪天看自己不顺眼翻旧账。不过他们也是看明白了,现在的皇上仁德确实是难得的明君。现在见到秦王都是绕道而走,就怕皇上误会有谋逆之心。

         东辰帝扫了一眼下面的臣子,落在秦王身上,浑厚能敲击人心的声音响起,“你的好意朕收下了。也让秦王谨记这东辰的江山姓季。”

         这一番话是他对秦王的敲打。东辰可以内乱,只要江山姓季百姓能安居乐业就可以,但决不允许他人染指季氏江山。若是还执迷不悟和北戎勾结,企图做出危害社稷的事情,等待他的就是叛贼的下场。

         秦王知道,皇上定是发现自己做的事情了。这件事情就连世子季渊都不知情,没想到皇上的手竟伸得这般长,这般隐秘地事情竟然被他发现了。不由得冷汗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