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侧妃
        安卿卿刚用过斋饭,见两人一同过来,便请进了厢房。

         “等下我便和父亲下山回府去,特意过来谢谢你。”卫昭说了来意,两人倒是一见如故,“你呢,何时下山。”

         这马车可远远没有现代的车子坐这着舒服,特别是遇到山路,那个颠簸,“来都来了,不住上一晚,当真觉得这么远的马车白坐了。”然后问起黑衣人的事情来,“你何时招惹到仇家了?”

         “什么仇家,那是北戎的死士。”卫昭斜睨她一眼如实说到,但也没解释太多。

         安卿卿微微一想,便也猜测到了些,嘱咐她“那你最近可要小心些。”

         韩子逸在边上看着两人忘我的聊天,挑眉,“你们二人何时这么熟了?”

         卫昭一脸嘚瑟回看他,“怎么,羡慕还是嫉妒。”

         “我看,肯定是嫉妒。”安卿卿也作一本正经地点点头。

         两人对视一眼,乐不可支起来。卫昭是个不拘小节的性子,和京城千金说不到一块儿去,现在和安卿卿趣味相投,免不得要约见起来,“我听哥哥说你有很多新奇的点子,等你下山,我来找你。”

         “那好啊,下次我们一起玩麻将。”安卿卿找工匠雕刻了一幅玉石麻将,在边城时经常和几个丫头玩,到京城过后还没玩过。

         “麻将?”两人到没听说过这东西,都有些好奇。

         韩子逸和安卿卿接触过几次,知道她这人点子多,便打趣,“你怎么之前不拿出来。太偏心了。”

         “我一女的和你们玩麻将不好吧。”安卿卿摸摸鼻子。表示她是好女孩才不跟外人玩麻将。

         韩子逸鄙视地看着安卿卿,啧啧啧一脸欠打地叹到,她也能说出这话来。

         卫昭是怎么看韩子逸怎么都不顺眼,瞪着他,“要你多嘴。”

         “等你哥回来,我们在安宅好好聚聚。”她虽说他和卫泗算不上朋友,不过两人好歹相处地还不错,现在和卫昭又成了朋友,免不得为了她多想着些。不能人家哥哥在战场杀敌,自己带着她妹妹胡玩赌博吧。而且,安卿卿时常回想着安父的身影,那个热血肃穆的将军面对安卿卿时宠溺的笑颜,每当想起,心里微微抽疼,愿她们一家人能在天堂团聚,共享天伦。在这乱世里,有多少战死疆场的,到正应了那句,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安卿卿呢喃。说来和卫昭,二人还有一个共同点,就都出自将门。

         韩子逸如何不懂一将功臣万古枯的悲哀,乱世里的生存规则便是如此。“眼下局势便是如此,为了百姓能安居乐业,边城能不再受其骚扰,只能出战。”

         安卿卿压下愁绪点点头,很是同意韩子逸的看法,“是我太悲天悯人了些。”

         “我卫家儿女就是为了保家卫国而生。这次,大哥定能凯旋归来。”卫昭为身为卫家子女而骄傲,她不像其他闺阁的女子,整日吟诗作画,她从记事起便谨遵卫氏家训,若是这次被北戎国暗卫抓住,她会选择自尽,而不是让他们威胁卫家军。

         安卿卿在灵云寺住了一晚。次日一早,所有女眷去了大殿,为将士诵经祈福,因着安卿卿目前身份,到是跪在最前面。了空主持和几位大师在一旁诵经,众人都闭着眼睛,为着边关将士祈福。

         诵完经后,一行人各自回了厢房用了斋饭,便准备下山。刚出寺庙,还未下石阶,就见薛沁雪撇下丫鬟,笑着地走前来,“安卿卿,能否借一步说话。”

         安卿卿点点头,跟着她走到一旁,倒是很好奇她会说些什么。

         薛沁雪直直的盯着她看了好响,收回眼神,望向台阶下面缓缓开口,“安小姐,你可知道若不是因为你,我是要赐婚给锦世子的。”

         “恩,倒是听说过。”

         见她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薛沁雪是真恨不得把她从石阶上推下去。冷笑道,“你说我若是嫁做锦世子侧妃,如何。”

         能如何?纵然是再觉得恶心,也不是她能做的了主的事情。“这话你应该对世子说,而不是我这个未过门世子妃。”

         “可这都是因着你的出现!“

         “你可知道我和世子解除婚约这事儿?我早给过你们机会。无论想进王府,这事儿轮不到我这个世子妃做主。”安卿卿也不是没脾气的人,重重的咬下后几个字刺回去。

         “那你便等着吧。”薛沁雪说完收起愤恨的表情,端起平日里端庄的表情,缓缓下了石阶。

         “小姐,她对你说了什么。”翠竹是个藏不住事儿的性子,看着薛沁雪的背影很好奇。

         安卿卿也收起情绪,“她想进王府做季锦的侧妃。”

         翠竹气愤地胸脯鼓鼓,这薛沁雪当真是不要脸。但是心里也有些忐忑,记得第一次见到姑爷的时候,那两人就在一处,万一两人真有什么,小姐嫁入王府岂不是要受委屈。

         察觉三人表情有些凝重,安卿卿安慰道,“这事不是我能做主的。但我不会让自己受委屈,你们放心。“

         不出一个月,边城首次胜利的捷报抵达入京,京城上下一片欢欣鼓舞。紧接着又有消息传来,卫泗带着卫家军踏过洛格尔草原,横扫进鞑子内部。

         之后,连着十多日没有了卫家军的消息。

         京城慢慢开始有传言,称卫泗被鞑子俘虏的,也有些称卫家军被鞑子困在草原了,反正都是些不好的小道消息。朝中好些人开始向将军府里奴才丫鬟打探消息,可也打探不出什么。随后将军府就闭门谢了客,拒绝一切探访消息的人。使得大家越发觉得传言是真的。

         只是,众人不知道的,这只是皇上故意让人散布的消息。

         上次刺杀卫昭的黑衣人的确是北戎国派来的,且还不止一批。他们在下山的路上又遇到好几批刺客,幸好卫大将军和韩子逸进灵云寺前,早做好了准备,在山下做好了埋伏。若是卫昭一人恐怕早被掳走。当时,秘密审问了那六个被活捉的暗卫,才查出了他们在京城的据点。季锦带着隐卫找到位置,隐秘地将他们全部控制住。这次撒布消息的目的,就是为了传到他们耳中,果然便发现有暗卫向北戎传递去了这个消息。

         实际上,卫大将军并不是在府里关门谢客,而是早就领旨,带着三万兵马悄悄到了边城,埋伏在了洛格尔草原边上。

         北戎皇帝接到消息卫家军被困洛格尔草原内的消息后,想着趁机挫下东辰的气焰,顺便坐收渔翁之利,便下旨派了五万兵马进入洛格尔草原。其实卫泗在进攻草原前,也早已和皇上通了气,歼灭掉鞑子后就专等着北戎的兵马。

         前有卫泗后有卫大将军,在双方包围下,北戎的五万兵马化成了遍地的尸身血水,染红了洛格尔草原。

         北戎一下子又损伤了五万兵马,四年前一战本就元气大伤,现在只能夹起尾巴做人了。

         胜利的捷号传入京里的时候,凯旋的大军已经在回城的路上。皇上龙颜大悦,特下旨大军进城那日,在兴庆宫设庆功宴,犒赏卫家军,许五品以上官员携家眷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