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出府去
        三人聊了一个多时辰,足喝了一小坛葡萄酒。两兄弟开始还没觉得有什么,后来,后劲慢慢上来,就知道这酒的厉害了。

         翠竹煮好醒酒汤,两人喝下,由小厮扶着回到各自院子。

         安卿卿酒量一向是很好的,今日也有点微醺,被扶着进了浣洗室梳洗,完了直接倒头睡去。

         次日,醒来时已经快到午时了。

         安卿卿躺床上,回想昨日说的事情,慢悠悠地起床。梳洗完后,丫鬟们已经把午食备好。想着昨日小姐喝了些许酒,翠竹今日做得口味都偏清淡。

         安卿卿喝下一碗粥,就着吃了几样小菜,就撤下了。

         “走吧,向舅母禀报一声,带你们逛街去。”今日可要好好逛逛,上次两个表哥在,根本没尽兴。

         得李氏允许后,带着雪松,翠竹,让林木驾车出了后门,伊兰留在院里打理事物。

         林木驾着马车,来到味香楼那条街。安卿卿让林木把马车停到一茶铺旁边,下马车,雪松拿着一荷包,“喏,林木进去找个地方吃吃茶,小姐要去前面逛逛。”

         “恩,好”林木自然地接过荷包,指指旁边的茶楼,嘱咐三人,“我就在这儿,你们记得照顾好小姐。”

         眼前,宽阔的街道两边各式商铺林立,古色古香的招牌比比皆是。街道上大多是锦衣华服的路人,随处可见的香车宝马,穿着整齐巡逻的金吾卫。

         安卿卿带着两个丫鬟,优哉游哉一间间地逛着铺子。精致的首饰,华丽的布匹,瓷器,零零种种应接不暇。刚出墨衣阁,就看到两人相携走过来。

         薛沁雪,和赵敏儿。

         想到和两人不熟,貌似对方对自己还有意见,安卿卿装作没看见。

         “这不是安小姐吗,怎的,是看不起我吗,这么急着走开。”赵敏儿见她竟然无视自己,鼻孔朝天地看着安卿卿,满嘴恶意,“安卿卿!不要以为你要嫁给荣世子,就乌鸦变凤凰了。”

         安卿卿翻了个白眼,你才是乌鸦,你全家都是乌鸦。

         见她不理,直接走到安卿卿面前,挡着去路,嗤笑道,“薛姐姐和荣世子才是一对,哼。”

         安卿卿转头看向薛沁雪,挑眉“是吗。”

         薛沁雪表情一滞,心里有些恼怒,她当然不能应承。自从十岁宫宴上见到荣世子,一见倾心,默默喜欢多年,整个京城也只有自己才配得上。好不容易等到太后和皇上明明有意,要给自己和荣世子赐婚的时候,却没想到出现一个安卿卿。怎能甘心!她一定要嫁给季锦做世子妃!压下心里的燥郁,满眼诚恳,“安小姐,不要听敏儿胡说,我与锦世子真的没有什么的。”

         安卿卿不置可否。

         五皇子季流和季轩本是要去前面茶楼的,看到了安卿卿和薛沁雪,赵敏儿三人,走了过来。

         “五皇子,轩郡王。”薛沁雪和赵敏儿两人,上前见礼。

         安卿卿没见过季轩,不过一看到真人,就猜到他是谁了。这简直就是Q版的季锦呀。十三四岁的模样,圆圆的脸蛋上有着,季锦一模一样的眉眼。若说季锦是美的妖孽,这季轩就是萌的可爱。好想上前咬一口,怎么办。

         “五皇子,轩郡王。”安卿卿跟着见礼。

         “大嫂。”季轩见到了传闻中的安卿卿,很是亲切地打招呼,“我们要去前面的茶楼,一起去吧,大哥也在。”

         “好。”反正街也逛得差不多了,刚好想找个茶楼休息一下。安卿卿,薛沁雪,赵敏儿三人一起去了茶楼。

         原本包厢内,季锦,季墨,韩子陵,卫泗,薛若扬坐在一起品着茶。这一下子多出五个人,就显得有些拥挤了。

         “大哥,我在楼下看到大嫂就一起过来了。”季轩一进包厢,就对自己家大哥解释。

         季锦抬眼看了这几个人,没说话。

         “安小姐。”三皇子季墨颔首看向安卿卿。两人在皇家别庄宴会上一见如故,不,是一曲如故。

         “打扰了。”安卿卿也不矫情,找了眼前最近的椅子坐好。

         “堂哥。”薛沁雪也给薛若扬见了礼。

         薛若扬父亲理国公和荣王妃是一母同胞兄妹,所以两人一直走得比较近。薛沁雪的爷爷和薛若扬的爷爷,即老国公,是亲兄弟,不过早就已经分家,搬出了理国公府。薛府和理国公府隔着两条街。若论起来,薛沁雪还得叫季锦一声表哥。

         薛若杨话不多,只看向她点点头,撇眼扫过一旁的安卿卿,收回目光。

         包厢里一时冷了场。

         想来自己可能是打扰大家了,安卿卿有些尴尬。默默地在想找个什么理由离开才好。

         韩子逸见状,提议大家行酒令。

         “这都玩腻了,换个吧。”季流可不想玩这个。每次都输。

         “我们玩猜字谜吧。”薛沁雪提出自己比较擅长的。

         “要不玩真心话大冒险?”安卿卿见众人都没提出好建议,想了前世经常玩的游戏。

         “怎么玩。”季轩听到新的游戏,急忙问。

         “就是游戏输的人接受处罚,但是自己可以选择大冒险或者是真心话。所谓大冒险就是赢家提出一件事情,输家要无条件完成。真心话,就是赢家向输家提问,包括秘密,必须回答真话,做不了的自罚三杯酒,第二次选酒就五杯。”

         “那有人说假话怎么办,我们又不知道。”

         “罚酒是不是太多了。”薛沁雪酒量不大好。

         “既然选择真心话,就要玩得起。这个得看人品了。酒不算多,就是为了防着大家都不选只喝酒,那就没意思了。”

         “那怎么开始。”季轩在一旁摩拳擦掌,欲欲跃试。

         “我们在场十个人,只定一人在一到六之间喊一个数,下手轮着接下去,每逢七或七的倍数都不喊,敲桌子示意一下。喊迟了,或者没敲桌子的就算输了。”安卿卿一口气解释完,拿起边上的茶杯,润润喉。

         大家一致下,决定同意玩这个。虽薛沁雪和赵敏儿不大乐意,但又提不出好点子,也只能同意。

         “好了,开始了。”由安卿卿开头,“六”

         “七。。啊!说顺嘴了。”一上场季轩就ko了。幽怨地看着安卿卿。

         “哈哈,你不要怪我哦。”安卿卿笑着问“你想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毫不犹豫。想来安卿卿一女子嘛,问的肯定比较好回答。

         “哦,那我问你。”安卿卿不坏好意看着季轩“你最糗的一件事情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