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应约安宅
        物品倒是不多,李清辉李清文护送送安卿卿过去,半个多时辰便到了安宅。安叔支使护卫把行李搬到安卿卿的竹园。

         “表哥,你们后日午时过后,得空吗。”

         “有时间怎么。”李清文问道。

         李清辉是翰林院的一个小编修,时间到还是有,“那天翰林院正好没事。”

         “那天我要宴请三皇子,,我一个女子在始终不太好。”孤男寡女的,说出去难免惹人闲话。

         李清辉皱着眉,想来该不会是表妹取消婚约是因为三皇子吧?“三皇子?表妹,你怎么想起请他了。”

         李清文要直接很多,直言说出自己的猜想,“表妹,你何时和三皇子关系要好的,不会你们。。。”

         “说什么呢。”安卿卿就知道他们会想多,无奈看着两人,“上次皇家别庄认识的。今日出宫他说要来新宅看看来着。”

         “那就好。”“那后日我们再过来。”李氏两兄弟,趁着天还未黑完之前回去了。

         是夜,墨竹园里。

         春日的夜里还有些湿冷。习习冷风,摇曳着墨竹,沙沙作响。廊下点着几盏琉璃灯笼,安卿卿披着披风,躺在廊前躺椅上。摇着躺椅,手边石桌摆着点心,美酒,倒是惬意。

         “你倒是挺会享受。”

         季锦一身月白色锦袍,头戴玉冠,突然出现,坐在石凳上看着安卿卿。

         安卿卿倒是吓了一跳。抚着胸口,“世子出现的时候能不能说一声。”

         一想不对呀,丫鬟呢,“我的丫鬟呢。”

         “她们睡着了。”进院时季锦让青风,青雾二人点了她们的睡穴。

         安卿卿瞥开眼,“世子找我有事儿?”这厮无缘无故怎么可能过来找她,她可没那么自恋。

         季锦不答话,只单手拎起酒壶斟满酒杯,玉白修长,指节分明的右手执杯,送入嘴里。一系列动作贵气袭人,越发妖孽了。安卿卿看着季锦的侧颜,心想着这么个风华霁月的男子,竟差点就成了自己的夫君。

         季锦放下酒杯偏头,魅惑地看着安卿卿,忽而勾唇一笑,“好看吗。”

         “好看。”额。。安卿卿小脸一红,美色误人啊,想拍死自己算了。

         锦世子,愉悦了。

         安卿卿却微微有些尴尬,“怎么还不走,大晚上孤男寡女影响不好。”见他也没正事要说,开始下逐客令。

         季锦果真是语不惊人,“呵,你我二人是未婚夫妻,怕甚。”

         安卿卿斜睨他一眼,“别给我说你是失忆了。”鬼才相信。

         “我有同意吗?”季锦挑眉反问。

         “呵呵,世子爷真是爱开玩笑。”见他似乎来真的,脸了黑下来,恶狠狠地质问,“是你让我让出世子妃之位,现在又说这些,你是逗着我好玩吗?”她真是要被气炸了。

         “突然觉得娶了你也不错。”季锦丝毫不在意安卿卿的恼怒,淡淡地开口。

         “呵。真是好笑。”安卿卿嘲讽一笑,是谁说过配不上他世子妃之位的?“我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我们已经退婚,这是事实。”

         季锦放下酒杯,看着安卿卿炸毛的样子,觉得甚是可爱,眉头微挑!

         算了,安卿卿不想再继续这个没有营养的话题,“可否帮个小忙?”

         季锦颔首。

         “帮忙给三皇子传个信。后日日跌我这里恭候他。”季墨住宫里,联系起来确实不大方便。

         闻言,季锦奇怪地看着安卿卿,似漫不经心地问,“哦,就邀请了他一人?”

         “当然不是,还有我表哥。”单独邀请季墨这怎么可能。

         季锦有些不悦,“还有呢。”

         “没啦。”才来京城,因着你的关系,根本就没什么朋友好吧,安卿卿心里徘腹。

         “我后日有时间。”

         纳尼!

         “玥玥和季轩也是。”

         “额,好吧。”

         安卿卿话刚落,季锦闪身离开了墨竹园。这有轻功就是好啊,来去自如。

         次日一大早的,雪松领着伊兰翠竹,三人前来请罪。

         “起来吧。锦世子身边的侍卫,不是你们比的过得。以后记得警醒些。”王府侍卫那是什么级别,她们三人在他们眼里,就如蝼蚁。

         “伊兰,你请安叔和林木到前厅等我,有事交代。”想起明日要来这么多人,安卿卿脑袋疼。到前厅时,安叔和林木已经候着了。

         “安叔,林木,你们坐下说话。”安卿卿示意二人坐下。

         “是,小姐。”

         安卿卿直接说明请他们过来的缘由,“明日府里要来几位贵客,安叔您这边安排一下,记得前院打扫几间正房出来。”如果季墨几人中有人要休息,后院可不合适。

         安叔想来,小姐这么郑重其事,贵客身份肯定不简单,便问,“不知道小姐请的哪些人。”

         “三皇子和锦世子,大表哥二表哥他们。让府里的人明日机谨一点,千万不能冲撞了。”府里的家丁安卿卿还是比较放心,但还是免不了再吩咐一次。

         没想到客人身份如此贵重,郑重地向安卿卿保证,“恩。小姐放心。”

         “明日我会把宴会设到墨竹园,他们带的侍卫小厮就在前院,林木,你负责安排他们。”交代完,他们二人各自忙去了。

         最后,安卿卿决定把晚膳地点安排到梧桐苑。

         因着,梧桐苑是宅里观园的地方,苑里面有着假山水榭,和一颗参天的古梧桐树,现下是春天,梧桐树叶绿油油一大片,给人感觉仿佛置身山林之间。若是在梧桐树上挂满各式各样的花灯,树下放张长长的梨桌,桌上鲜花美食,几盏绚丽的琉璃灯,琴声瑟瑟,浪漫极了。

         安卿卿又和翠竹,安大娘商量定了宴会的菜谱,厨房的人配合翠竹主厨,安大娘负责采买等七七八八的交代一通。

         这天,李清辉,李清文两兄弟用过午食就来了,三人此时在前院会客厅喝茶聊天。

         “小姐,三皇子,锦世子到了。”林木进来禀告。

         安卿卿放下茶盏,“好,知道了。”起身迎接客人,刚好安叔正领着众人进花厅。

         季锦,季墨,季流,季轩,永平公主,明珠郡主,薛若扬,韩子陵,卫泗,安卿卿嘴角一抽,永平公主和明珠郡主怎么也来了!

         李清辉,李清文,安卿卿三人给这几人见礼。

         这几人倒是丝毫不客气地落座,安卿卿也不好意思再坐主位上,就招呼丫鬟给众人上茶,“今日我这宅子真是蓬荜生辉呀。呵呵”

         明珠郡主季玥笑看着她,“安姐姐,我们可是带礼物过来的。”

         “郡主客气了。”安卿卿和几人寒暄几句,带他们去了墨竹园。

         “你这园子倒还好看。”韩子逸倒是很喜欢这墨竹园,称赞一番后悄悄凑到安卿卿身边,问起八卦,“你怎么和季锦退婚了。”

         众人也听见了。

         安卿卿没什么表情,说的话倒是很官方,“民女蒲柳之姿,配不上英明神武,高贵无双的锦世子。”

         韩子逸自诩风流地,翩翩执扇,一双桃花眼,挑着上下打量安卿卿,“切,你这般也算蒲柳之姿。”

         安卿卿给了一个你不懂得眼神,高深莫测的拉过他,只两人可听到的声音:“可能他——眼瞎。”说完,她自己先憋不住笑了,“呵呵呵。”

         韩子逸先是一愣,复而哈哈大笑起来,这安卿卿果然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