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进宫
        “锦儿,父王给你定下的世子妃不不错吧。”荣王爷笑看着季锦,终于不用心虚地看着自己儿子了。

         “听玥玥说,安卿卿长得也很出色,是吧。”荣王妃附和道。

         “是很好看。”季轩觉得安卿卿做大嫂真的挺不错的,长得又好看,会做点心,还会很多新鲜玩意儿。

         季锦想到安卿卿那张笑脸,没说话,只看向王妃耸耸肩膀。意思是,那又怎样。

         夫妻二人对视一眼。随后,和季玥,带着点心布偶,进宫看太后去了。到慈宁宫的时候,恰巧皇上皇后也在,还有一众皇子公主。太后旁边坐的是永平公主。

         “今日到巧了,皇兄皇嫂也在。”荣王爷一家在宫里向来随意。

         “皇祖母~。”季玥抱着玩偶直接走到太后身边,撒娇。

         永平一眼就看到季玥手里的布偶,很好奇,“玥玥,你抱着的是什么,好可爱呀。”

         “这是无嘴猫。安姐姐送我的。喏,给你摸摸。”季玥把布偶递给永平,开始显摆,“这可是安姐姐自己做的。”

         “安卿卿?真是她做的。”有些不信她能做出来这么好看的布偶。

         季玥知道永平和薛沁雪走得近,只说到,“骗你干什么。母亲还给皇祖母带了点心,也是安姐姐做的。”

         “哦,玥玥给皇祖母说说,你母亲带了什么点心。”太后笑看两个最爱的皇孙女,顺着季玥的话问。

         荣王妃见太后提起了,吩咐丫鬟,还不忘打趣,“绿柳,把点心呈上来吧。想来母后事嘴馋了。”

         “弟妹越发刁钻了,该罚。”皇后还是太子妃的时候就和荣王妃要好,也跟着凑趣。

         皇上闻言,看着荣王爷,“哦~是你上次给为兄带过来的那个?”点心是很不错。到现在他还记得,自己弟弟前几日拿着食盒到御书房炫耀的事情。

         “正是。这次多带了些过来。母后和皇兄皇嫂也尝尝。”荣王爷呵呵道。

         “王叔,你可是太偏心了,怎么把侄儿们都忘了。”太子看向荣亲王,控诉他的行为。

         三皇子五皇子也在一旁附和,做心碎状,“可不是。”

         “太子哥哥,三哥,五哥,玥儿可是专门给你们带了的,在就送到你们宫里了,还有永平。”明珠郡主一副求表扬地看着他们,她可是贴心的好妹妹。

         “还是玥玥对大哥好。”太子表示自己很欣慰。季墨,季流也不忘夸夸她。

         永平见她臭屁样,拿着无嘴猫晃晃,逗她,“玥玥,你要是把这个送给我,就更好了。”

         “切~那可不行。”她也才一个好吧。

         荣王妃让绿柳把点心分给了众人。

         太后倒是对这松松软软,满口奶香的蛋糕,很是喜爱。而饼干和蛋挞却获得了小辈们的好评。

         太后接过嬷嬷递上的帕子,慢悠悠道,“明日哀家宣安卿卿进宫瞧瞧。”救命之恩报答的方式又不只有这一种,但只要是能看得过去,再好生调教调教也无妨。

         “母后。”荣王爷知道自己母亲的意思,“那孩子轩儿和玥玥都见过,都说不错。”

         “皇祖母,安小姐孙儿几个都见过,是很不错,和季锦很般配。”季墨很适时地为安卿卿说话。

         “可我觉得,季锦哥还是和薛沁雪更般配。”永平一直是站着薛沁雪这边的。

         闻言皇后责备道,“永平,以后不许再提这事儿了。”安卿卿是季锦世子妃,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永平看着皇后,嘟了嘟嘴。

         这边,荣王爷一家刚出宫,太后的懿旨就到了李府。

         李侍郎吩咐管家送嬷嬷除了府,免不得嘱咐几句,“卿卿,明日进宫你可要谨慎些,行事不能出错。”

         安卿卿点点头,“恩,会的。”她到时没想到,太后怎的会突然宣旨要自己进宫。

         “卿卿,跟我来。我给你讲讲皇宫里的规矩。”王氏只得从礼仪规矩,到穿着打扮,以及宫里各宫主位一个不漏的说于安卿卿。

         皇上正值壮年,与皇后倒是鸾凤和鸣。皇上的子嗣不算多。太子,永和长公主,五公主永平公主,这三位都是皇后所出的嫡子嫡女。皇上一登基就昭告天下,封皇长孙季桢为东辰太子。三皇子季墨为淑妃所出。贤妃娘娘有两女,二公主和四公主,德妃生有两子,二皇子和五皇子季流,不过二皇子在太子府时,就早逝了。藴贵嫔,陆昭仪各所出七公主,八公主。现宫中永和长公主,和二公主已下嫁出宫。

         太子是由皇上手把手教导起来的,不出意外就是下任皇帝无疑。季墨,季流二人也没想过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兄弟三人向来兄友弟恭,倒是少了很多龌蹉。

         慈宁宫。

         太后看着底下跪着的女子,少时,“抬起头来,哀家看看。”

         “是。”安卿卿抬起身子,笔直地跪着,目不闪躲,由着太后打量。

         要说太后在宫里数十年,见过各种俏丽的,明媚的,冷艳的美人,也不得不说,安卿卿确实很出众。像是一颗明珠,熠熠生辉,明艳却带着柔和,让人嫉妒不起来。

         一旁皇后的想法和太后一样,这安卿卿生得确实美,却美得一点攻击性都没有。荣王妃也是第一次见安卿卿,尽管听玥玥提过安卿卿如何美,也不得感叹自家王爷果真眼光好。

         “母后。”荣王妃见安卿卿一直跪着,出言提醒。

         太后也不想过多为难她,“起来吧。赐座。”

         “谢太后。”安卿卿不卑不吭地谢过太后,在荣王妃下首的位置坐好。

         “可有读过四书五经。”要成为季锦世子妃,光是长得好看可不行。

         “略微看过。”说起来,安卿卿前世的爷爷,是某211知名古言文学教授,母亲也是该学院表演专业老师,从小就对安卿卿的教育及其严苛,直到她考进那所大学。现在想来,前世的经验,还是给自己增添了不少砝码。

         太后把玩着手里的如意柄,漫不经心道,“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你怎么看。”有没有读过,一试便知。皇后和荣王妃在一旁默不作声,也想听听她的回答。

         不就是古文言文嘛,安卿卿就当是答卷了,缓缓开口,“回太后。大学之道,在明明德。指明了真正的道理,即真理。在亲民明白真理后,能够诚意正心,从而修身成功。

         但这不是止境。达则兼济天下,故还需齐家治国平天下。平天下即最高的亲民了。在止于至善,如果能够亲民到平天下的水平,没有至善的德性是不行的,所以大学之道的止境就是至于至善。”

         “恩,不错。”皇上早起听皇后说,季锦世子妃今日在慈宁宫,与太子几人在御书房谈完事情就过来了,他倒要看看荣王爷的眼光如何。不过看来,着实很不错。

         安卿卿抬眼,见是荣王爷一行人,为首者着明黄龙色,赶紧起身行礼。

         “民女参见皇上。”这可是这里的顶级大BOSS啊!安卿卿心底有些兴奋。

         “起来吧。”

         “谢皇上。”安卿卿起身退到一边,又给荣王爷,太子几人依次见了礼。

         太后看着一众风姿卓越的儿孙,满眼笑意,“你们今日怎的一起过来了。”

         “刚好处理完事,顺道过来看看锦儿的世子妃。”皇上直接说明了来意,笑看着荣王爷。

         “皇兄,你的见面礼呢。”荣王爷可知道皇上带了赏赐过来的。

         “赏吧。”皇上话毕,李公公笑眯眯地捧着盒子,递给安卿卿。

         安卿卿恭敬地接下盒子,谢恩,“谢皇上。”光看盒子就知道,皇上赏赐的东西必定珍贵。

         见皇上已下了赏赐,太后也吩咐贴身嬷嬷,把早就准备好的盒子拿来,“这是哀家给的见面礼,收下吧。”今日一见,太后她老人家对安卿卿倒是很满意,除了出身这点,不过,想着他父亲也是战死疆场的大将军,又救了荣亲王,这一点不满意也打消了。随后,皇后也笑着吩咐大宫女递上准备好的盒子,赐下。

         “谢太后赏赐。”

         “谢皇后赏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