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退还玉佩
        安卿卿跪谢长辈的赏赐后,只安静地坐在一旁,听他们谈话。

         太后想到什么,看着帝后二人,“皇上,皇后,太子妃尽快定下才是。”东宫就几个侍妾在太子身边伺候,着实少了一些。

         皇后闻言,恭敬地回道,“回母后,皇上与臣妾说了这事,臣妾正想着和母后说这事。”

         “恩,太子也不小了,也应该有嫡子才好。”皇上看着太子道。先皇未免嫡庶长幼紊乱,祸乱江山,在太子没有嫡长子之前,不能允许有庶子出生。太子自己也是想要有个嫡子,便恭敬地应下。

         “恩。那选个吉日,把太子妃定下吧。“太后想了想,”良娣,才人也要一并添些,东宫也太冷清了些。”

         “是,母后。”皇后点点头,又想到三皇子季墨,“臣妾想,三皇子去年已过了及冠,也是该选妃了。”

         太后想想也是,“恩,想必墨儿,流儿的府邸也快建好了,出宫建府还是要有女主人才是,那好一并选了吧。”

         皇上看着季墨季流,两人今年是要封王出宫建府的,“你们怎么看。”

         “回父皇,儿臣谢过皇祖母和母后的好意。只是,儿臣暂时还不想成亲。”他也才及冠,根本没想过成亲这事。

         季流一心想要上战场杀敌,其余都没兴趣,直接道,“父皇母后,儿臣也是这样想的,儿臣才十六,不急。”

         “恩,你便过两年再说。”皇上点点头,却是不打算放过季墨“墨儿,锦儿可是和你一年的。人家世子妃都定下来了。”

         无论皇上怎么说季墨就是不应,只笑看季锦。

         安卿卿闻言也瞟向季锦,要不是荣亲王,他会同意才怪。心想,这算不算是逼婚?!感觉有一股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季锦抬眼,见是安卿卿,挑眉示意她。

         季锦肯定不知道,他这表情有多魅惑。安卿卿心下一窒,这人也长得太妖孽了些,赶紧顺着手里的茶喝下掩饰尴尬。

         “锦儿,身边也要多个人伺候才好。”太后漫不经心地说,一瞬不瞬地看着安卿卿,“就吧薛沁雪赐给锦儿作侧妃罢。”

         荣王妃看看安卿卿,又看看季锦,很为难,“母后,这事还是锦儿自己做主吧。”

         想来这安卿卿是荣亲王定下的,侧妃定要选个锦儿满意的,遂,太后看着季锦。

         季锦闻言后,勾唇看着安卿卿,“你怎么说。”

         当然不好。可我能说嘛,安卿卿心里排腹。但又不得不表态,“世子觉得好就好。”官腔,谁不会说。

         “呵。”季世子呲笑,妖孽地挑眉,“是吗?可我到是觉得,侧妃之位怕是委屈了薛小姐。”

         安卿卿压下心里的火气,作思考状,“确实。以薛小姐资质,正妃也是当得的。”皇权社会,她惹不起。

         “那你是要让出世子妃之位,是吗。”季锦带着嘲弄的表情看着她。他不信安卿卿当真会舍得世子妃之位。

         “季锦!”荣王爷大声喝止季锦。没想到他竟这么胡闹。荣王妃也皱着眉,也觉得季锦过分了些。

         安卿卿算是明白了。

         “你可是说真的。”安卿卿与季锦对视,表情很是严肃,像是做了很大决定一般。忽而,看着季锦却突然笑了,走到皇上荣王面前,跪下。“皇上,荣王爷。”向二人磕头,“荣王爷。民女知道,因故去父亲的缘故,怜惜民女,所以定下婚约。然,民女只是一介孤女,当不得王爷厚爱,这也对季世子很不公平。”安卿卿深吸一口气说完,顿了顿,从荷包里取出白玉龙纹佩,双手捧上,“今日,民女请求王爷收回此玉佩,从此安氏安卿卿与荣亲王府世子季锦,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安卿卿全然没说季锦一点不是,毕竟季锦也属无辜。

         慈宁宫里一时静默。都没想到会演变成这样,好好的怎么说到了侧妃,还成了退婚。解除婚约会给她带来怎样的后果,难道她不知道?季锦,看着中间跪着的女子,心里有些复杂。

         “这。。”荣王爷不知该怎么回应安卿卿。季锦就差直言让她,让出世子妃之位了,这安卿卿也是有骨气的肯定是接受不了吧。顿了好晌,才接过玉佩。

         安卿卿一孤女来到京城,就为了与季锦成婚,肯没想到事情变成这样,也不知道京城会传出什么流言蜚语来,王妃心里过意不去,“既然接触婚约,不若,我与王爷收你为义女吧。”

         “多谢王妃好意,民女当不得王妃的厚爱。”安卿卿不是携恩求报的人,而且这恩情不是她的,“民女爱财,若王妃愿意,赏赐民女一些珠宝吧。”唉,本以为进宫来抱大腿的,不料变成这样。不过这样也好,划清界限,以后各不相干。

         季墨送安卿卿出了慈宁宫,两人并肩向宫门走去。

         “想说什么。”安卿卿看季墨欲言又止的样子。

         季墨停下来,“怎么想的你。”

         安卿卿骨子里其实很骄傲,季锦当时嘲弄的神情,她实在是顺不下那口气。就算季锦确实很优秀。

         “没什么。突然想明白了而已。”她不是安卿卿,她是安顷,她什么都能接受,唯独感情。

         “还回边城吗?”季墨知道,安卿卿上京城就是为了完婚来的。

         “不回了。但可能不住舅舅府上了。我不想闲言碎语影响到舅舅。”听到荣世子解除了婚约,估计早有人放鞭炮庆祝。

         她们不知道到两人为什么会退亲。可无论怎么想,都只会觉得是安卿卿的不是。“呵呵,我还没到京城,就让安叔在这边安置了一座院落。看吧,我就是神机妙算。”安卿卿自嘲道。

         季墨很欣赏安卿卿的豁达,“等你安置好了,我可要找你讨杯茶喝。”

         “喝什么茶,我自己酿了果酒,酒量嘛还行,到时候一醉方休,怎样。”解除了婚约,反而不再束手束脚,像边城时候一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呵呵,好。”两人相好,季墨一直送到安卿卿上了马车。

         安卿卿拿了一块点心,吃下,“今日就搬安府去吧。”

         伊兰不信小姐无缘无故,突然说要搬出李府,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小姐,出什么事了?”

         “我和荣世子解除婚约了。”安卿卿很淡然地说出来。

         伊兰和雪松被这消息惊呆了。

         “回去再说。”安卿卿不欲多做解释。

         安卿卿到李府时,已经过了午时,带着两个丫鬟直接去了锦年堂。李老夫人用完膳还未午憩,安卿卿让雪松去正院请舅舅舅母过来。一同过来的还有李清辉,李清文两兄弟。“卿卿,出什么事了?”安卿卿刚从皇宫出来,还特意请他过来,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舅舅,舅母,我和荣世子解除婚约了。”安卿卿想了一路还是打算实话实说。

         “什么。”众人一惊,不知道皇宫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安卿卿便把来龙去脉,讲了一遍。“我在京城买了一座院落,等会儿就搬过去。”她提了自己要搬出去的事情。“趁着这会没人知道,早搬了好。”

         “卿卿,你一个女孩子搬出去不安全,就住这里。你别怕,有什么事情交给舅舅。”李侍郎一脸严肃,不赞同安卿卿搬出去。李老夫人更是舍不得。

         “舅舅,您大可放心,宅院里的家丁都是以前将军府的人。”安卿卿劝说道,“而且,雪松她们三个会武,保护我没问题,再说了安府离这里又不远,我会常常过来看你们的。”直说到搬过去能暂时避避风头,李侍郎一家才松口同意。

         安卿卿回到院子里,翠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兴冲冲地收拾好行李。

         “卿卿,要常常过来看舅母知道吗。”王氏一边帮着安卿卿收拾行李,一边叮嘱她。

         “肯定的,舅母。”反正又不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