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刘娰
    时光荏苒,二十年的光阴逝去,当年那被抱在怀中的小皇子如今已长大成人,被取名为刘娰。

     刘娰无论走到哪,身后永远背着七星龙渊。在皇宫中,除了禁军他是唯一一个可以携带武器面见皇上的。据说在他第一次触碰到七星龙渊后,只要把龙渊剑从他的手中拿开,他就会一直啼哭不止,直到龙渊剑再回到他手中。

     一直到刘娰十岁那年,又试着将七星龙渊从他身上拿开,他依然像个小孩子一样哭闹了起来。直到现在拿开龙渊剑,他依然像是丢了魂一样浑身不自在,六神无主。所以就连在他睡觉的时候,龙渊剑依旧被他握在手中。

     刘娰长身玉立,不说有武将的威风凛凛,也有少许的刚毅。他容貌清秀,五官端正,眉宇间透着些许邪气。

     他的衣着是锦绣华服,上锈百蝶穿花栩栩如生,束着五彩丝长穗宫绦,上镶嵌有上好的汉白玉。头戴束发紫金冠,脚登青缎粉底小朝靴。他若静而不动,感觉和平时判若两人,仿佛有积蓄于内的贵气和压抑已久的威仪迸发出来,令人生畏。

     然而对于刘娰真要坐到静而不动,恐怕也只有在他入眠的时候。

     后宫之内宫女太监在背地里都称刘娰为“小魔王”,他出生那一天所发生的事是其中的一个原因。

     其二,宫中流传经历了那一天后,皇上相信了张太史的占卜,遂又令他为尚在襁褓中的刘娰在卜一卦。张太史领旨观刘娰面相,面相却为人中龙凤,但面相之中却隐藏着少许黑影耐人寻味。于是,张太史又重新检查了小刘娰的身体,发现刘娰脚踏六星。

     脚踏七星帝王之命,六星只比七星少一星,一般人会以为就算不是帝王之命,怎么也该是王侯将相,皇上、惠妃也都是这么想的。

     所谓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差一星命格便是天壤之别。张太史说,刘娰一生坎坷,容易为身边的人招来不幸,孤独一生,倘若将国家交于他手,必是亡国之君。

     皇上听到这样的话自然是勃然大怒,一气之下砍了张太史的脑袋,但是他对张太史的话时至今日依然半信半疑,这也是为什么皇上一直没有立刘娰为太子的原因。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

     首先北汉皇上是老来得子,再者刘娰出生当晚又差点夭折,所以刘娰从小无论是皇上,还是惠妃娘娘对他都异常的宠溺。其次刘娰贵为皇子,生性又比较贪玩,身居皇宫闲来无聊时总会想一些法子恶作剧捉弄作弄宫女、太监,有的时候没了分寸,弄伤了人或者是弄伤了自己,这个时候受到责罚的总是那些个被刘娰捉弄的宫女和太监。

     因为这些个原因,小魔王的称号不知是何人传起,久而久之就在宫里传开了。

     出于对刘娰的害怕,宫里的太监宫女凡是一见到他无不退避三舍,躲得远远的,所以刘娰已经很久没乐子了,这几天只能待在自己的寝殿无聊到发霉。

     此时,刘娰和前几天一样坐在自己的寝殿正厅的桌前,一手托着下巴,一手在桌上玩着已经玩厌的器物。忽然,他哀声了叹了口气,冲着殿外喊到,“李喜,给我进来。”

     “是,殿下。”

     很快殿外一个年纪二十来岁的小太监进殿,小跑着到了刘娰身边,附身于刘娰的耳旁,小声问道,“殿下,您有何吩咐?”

     在李喜很小的时候就被送进皇宫,当时皇上见他有些聪明伶俐,就让他跟在刘娰的身边你,一直到现在做了刘娰的贴身太监。可能是因为从小一起长大,所以刘娰对他说话的语气也没有一点皇子的架子,相较于其他人客气了许多。

     李喜话刚问完,刘娰就抬起头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唉声叹气道,“李喜啊,好无聊啊,你没有什么好玩的啊?”

     李喜讪笑着,卑躬回答道,“您是皇子都没有好玩的,我一个小太监怎么会有呢?”

     刘娰暴躁地举起双手拍了桌子一下,然后整个人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趴在桌子上哀怨地长嘶起来。许久之后,他两眼来回转了转,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坐了起来,瞪着李喜,问道,“李喜,进宫之前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我进宫的时候还小,有些记得,有些不记得。”

     “那你给我说说。”

     “我记得进宫前吃过一次冰糖葫芦,红红的,可甜了,那是我第一次吃,现在想起来还流口水呢。”

     “让你说好玩的,你怎么说起吃的来了啊?”刘娰随便抓起桌上的一个小物件扔到李喜的身上,“是玩的,好玩的懂吗?”

     李喜委屈地看了一眼刘娰,有些伤感地回答道,“小时候家里穷,吃都吃不饱,哪还有什么好玩的啊。”

     “你……”刘娰有些生气地举起了桌上的茶杯,在要扔出去的时候却又把手放了下来,接着说道,“宫里这么多人,那你有没有听其他说起过呢?”

     “这倒是有。”李喜有些激动地叫了起来,“听从宫外回来的太监们说外面可好玩了,有唱大戏的、有啥杂技的……还有他们最喜欢去的就是赌场和风月楼。”

     “赌场?”刘娰听着扬起了坏笑的嘴角,片刻之后他又有些疑惑地问道,“风月楼是什么地方?”

     “这奴才就不知道了,我问他们,他们就说我还小不方便告诉我。”

     “好。”刘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趁父皇御驾亲征,我们就偷偷地溜出宫玩玩。”

     李喜听到刘娰的话当时就被吓住了,赶紧相劝,“万万不可。”只是此时刘娰的心早已飞出宫外,根本听不进李喜的话。当天下午刘娰就想尽一切办法,带上李喜溜出了皇宫。

     这是刘娰第一次见到宫外的世界,外面的一切都让他感到新奇与兴奋。沿街叫卖的商贩,天桥上的大戏,大街上江湖人的卖艺……

     刘娰首先去到的是那个他不知为何物的“风月楼”,当然进去以后他和李喜自然是明白了,结果灰溜溜地跑了出去。

     从风月楼出来以后,刘娰去到了赌场。

     在那个百无聊赖的皇宫里,他总会抓一些太监们来陪他赌色子,但是那些太监怕输给他受到更重的惩罚,孤儿总是故意输给他。所以他想在赌场里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结果可想而知他几乎是输光了李喜带出宫的全部银两。

     李喜想着没什么钱了总可以回宫了吧,可刘娰久居深宫根本不知道钱财的重要性,在他没玩到尽兴时根本没想过要回去。

     可是在外面玩的时间久了,饿了怎么办?刘娰也不管有钱没钱,看见那家管子人多热闹就走了进去,学着其他客人的样,有模有样地点起菜来。

     酒足饭饱到结账的时候,李喜把仅剩的几两银子全部用掉了,以至于现在他和刘娰变得身无分文,就这样刘娰还不肯回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