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老六的道义
    “小子···你他娘的还有完没完?你想吃死不成?”

     秦川抱着蹄膀啃得正香,猛然间身后一声炸雷响起,接着便是恶风阵阵···

     “卧槽啊~呕~没食欲了···”秦川心中暗骂不已,这二百五盯上我了是咋的?好不容易吃顿大餐,全让味给毁了。得,这还吃个屁了。

     秦川恨恨的扔下半截蹄膀,腾地站起身来,转身对着来人说道:“嘿嘿,六哥。您吃完啦?找我啥事啊?”

     郝老六瞪着俩牛蛋嚷嚷道:“你小子饿死鬼咋的?比老子还能吃,怎么看见蹄膀就跟见着亲人似的呢,抱着不撒手了还。三哥让我带你去镇上买点衣服再洗个澡,瞅你那埋汰样,跟他娘的刚从土里刨出来似的,忒给老子掉价。”

     “我···我、我草,你还要脸不要啦?你都这鬼样了还有脸说我那?他奶奶的自己一身毛,说人是妖精。我再埋汰还能有你味大?还陪我去洗澡?我看是你三哥受不了你这味了,让我陪你去吧···”秦川被这二百五气的直翻白眼,在心里破口大骂,当然,嘴上是不敢说的。

     秦川干巴巴的说道:“嗯,走~”

     眼看天已经黑了,老六带着秦川晃晃悠悠的离开院子,直奔小镇中心走去,那里店铺甚多,找一家成衣店想是不难。

     郝老六人虽然二百五,却不小气,带着秦川在街上走走逛逛出手十分豪气。给秦川买了两套衣服后又给自己选了一套,之后俩人又买了些贴身的内衣裤和靴袜,当然,这都是秦川买完他付钱。东西置办妥当后又在街边买了些小吃食,边走边吃。准确的说,是他吃秦川看着,因为实在是没食欲。

     小镇不算太大,两人打听之后才知道这镇上根本没有能洗澡的地方,倒是镇外不远有条小河沟,河水还算清澈,镇里的大人小孩多在那里洗澡。只不过现在天色太晚,蚊虫怕是不少。

     秦川哪还在乎什么蚊子,就是有条鳄鱼他也得带着这个二百五去洗洗啊,自己脏点他还能受得了,这郝老六要是再不洗洗自己非死在他手里不可。好说歹说哄着老六出了镇子,向前走了两里不到,便听到了阵阵的水声。河边平整干净,杂草都没有多少,想是被镇子里的人踩踏平了。

     走到河边,放下身后装着衣物的包裹,跟老六招呼一声便脱得赤条条的跳进了河里游了起来。河水清凉,又是活水,一个猛子下去爽快无比。

     “呼嗵~”一声闷响,水花四溅,秦川感觉水位好像都长了。

     “哈哈,痛快~”老六呼喝一声,身子一沉凫起水来。

     看着眼前跟狗熊精似的老六左一圈右一圈的玩的痛快,秦川忽然间一点兴致都他娘的没有了,这水已经馊了···

     从包里翻出毛巾,站在上游洗了起来,也幸好这水位颇深,站着的时候都到了肩膀,否则等自己洗完澡出来这身上都得让蚊子咬烂了。

     洗完澡爬上了岸,手忙脚乱的穿上了衣服,至于穿的对不对就不管了,这古代的衣服实在难穿,尤其是内衣。等有了空非量身打造几件不可,上个厕所都费劲。

     秦川收拾完毕,郝老六却还玩的正欢,在水里扑腾个没完,估计明天早上这水里的鱼虾得死一大片。

     就服这种人,从来不洗澡,洗上就没完。

     蹲在岸上的秦川愁的直哼哼,这漫山遍野的蚊子快把他吃了都,左一巴掌右一巴掌打的手都木了。

     “六哥,刚才东家身边的妇人是谁啊?”秦川打听道。

     郝老六闻声停下身来,嘿嘿一笑,斜着眼睛瞧了瞧秦川,阴阳怪气的说道:“你小子好奇心不小,啥你都想打听呢?这是你能问的么?”

     “哈哈,就是随口一问。没事,六哥不愿意说,小弟绝不再问。”说到最后,秦川一脸的大义凛然。

     郝老六站在水里噎的直翻白眼,他啥时候不愿意说啦?是那守口如瓶的人吗?他这大嘴巴谁不知道?本想着等秦川求他两句就好好跟他说道说道,哪成想这小子这么没眼色,自己一句话直接给顶回去了,整的自己刚想跟他嘚啵一会,这一肚子话直接窝住了,憋得这个难受。

     老六停顿一下,又说道:“诶呀,也不是不愿意说,毕竟这事吧,这个···”

     “没事,六哥。懂,我懂。别说,不用说。”秦川一摆手,严肃的说道。

     “啊?嗨,没事。其实也没啥不能说的,咱哥俩虽然认识时间短,但你小子对六哥脾气啊!来来来,我跟你说说,这里边事可多啦!”秦川越不想听老六越想说,也不在水里游了,光着腚就往岸上爬。

     看着老六着急忙慌的从水里出来,秦川暗笑不已,说道“诶呀,不着急。这蚊子太多,你先穿上衣裳,咱俩便走边说。”

     “诶呀,等什么等啊!我先说完再穿吧。”老六急不可耐,光着身子就要开讲。

     “别介呀六哥,这事估计一时半会也说不完,咱俩回去晚了大伙该着急啦!你先穿上衣服,咱俩边走边说。”秦川嘴上说着,心里想的却是另一样了。“你这皮糙肉厚的当然不怕叮了,好不容易把你弄上来,再等你说一会,老子非让蚊子吃了不可。”

     郝老六站在岸上胡乱披上衣服,还不等往回走便已开了腔。

     “你是不知道啊,那娘们骚的很。那两半屁股~‘诶呦’走起路来,摇啊摇~的···”老六手舞足蹈,淫笑着说了起来。

     “这娘们啊,本来是青州醉春阁的头牌,嘿嘿,当年不知迷死多少人,咱们东家财大气粗,这才抱得美人归啊。”

     秦川诧异道:“哦?原来还有这么一段来历。六哥知道的当真是不少啊。”

     “切,这才哪到哪啊?六哥我知道的多了去了。等我给你好好说说哈。”老六兴致高昂,继续说道。

     “哈哈,好。咱们老爷艳福不浅啊!”秦川笑吟吟的说道。

     老六一脸不屑说道:“啊呸!这个老淫棍,占着茅坑···啊不是,占着这么活色生香的小娘们还让人家守活寡,忒不要脸。”

     秦川惊讶道:“啊?咱们老爷不灵啦?”

     老六回道:“切,就他那副熊样能灵到哪去啊?走道都费劲了,在床上还能扑腾起来?”

     “哈哈,这倒也是。”秦川笑道。

     “这娘们来到府上也有个三四年了,到现在连个蛋都没下,你再看看她那个身材,那哪是个****的模样啊?跟他娘个小姑娘似的,要不怎么说咱家老爷不灵了呢。而且啊,据说前两年还有个门客被弄死了,那门客跟咱们这位夫人那可是走的很近的哦。”老六一脸淫笑,怪声怪气的说道。

     秦川也笑了起来,一个手摸着下巴坏坏的说道:“诶呦,这么说咱们这位夫人还真是风骚的紧呐!”秦川到现在是看出来了,这郝老六对这东家还真没什么惧意,言谈毫不避讳,说话十分的随意。听他这语气,秦川心里也就有点谱了,说话也就不用板着啦!

     老六哈哈一笑,说道:“当然啦,你是没见着她那一笑的模样,那叫一个媚啊,这小娘们落在陆浩铭的手里实在是糟蹋了!都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可偏偏碰上一个糟老头子,这要是不出点事那才是怪了。”

     “哈哈,六哥呀,这里边不会有你什么事吧?”秦川用肩膀撞了撞老六,贱贱的说道。

     “啧,这叫什么话。咱爷们缺女人么?这陆浩铭咱虽然是看不惯,但他好歹救了我们哥几个一回,这个情啊就得还,他的女人啊,就是再漂亮,咱也不能碰,这叫道义。”老六摇头尾巴晃的在那念叨着。

     “六哥说的是,小弟受教啦。”秦川收起了痞赖的模样,郑重的抱了抱拳。听完这番话,秦川对老六的感观改变了不少,之前一直拿他当个空有一身蛮力,傻乎乎的二百五,现在看来,老六人虽然有些懵懂,但却是个重情重义的汉子,是非善恶远比那些自诩聪明的人分辨的清楚的多。

     或许就是因为太聪明,心思也就重了,心中对名利的渴求远远高于情义,那么当利益和情义冲突的时候,被放弃的往往是情义。所以在秦川看来,这样的聪明人哪怕对你再好,再有用,也不值得托付和倚重。反倒是像老六这样貌似憨傻的人,你的真心以对,往往能换得他的九死不悔。

     再来看自己,秦川不觉得自己很聪明,当然也不算太傻。有的时候他可以很狡猾的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一面,趋吉避凶。但有的时候他也会傻得为了一件事,一个人,撞得头破血流,死不回头。这样的下场就是狡猾了半辈子,最后傻了一回,就把命送进去。但最可气的是,哪怕再给他多少次重来的机会,他依然会这样选择,而且还心甘情愿。

     侧头看了看护心毛都爬上脸的老六,还在那吐沫横飞的说着呢,秦川忽然感觉这二百五也还是蛮顺眼的嘛,虽然傻了一点,但还是值得深交的,哈哈。

     两人快步向回走着,不一会便已经回到了镇上,待走到一处酒馆的时候,老六这两条腿可就迈不动道了,瞪着俩大眼珠子拽着秦川就往里进。

     “哈哈、走走走,今天兴致正高,咱哥俩去喝几碗···”老六一脸亢奋的说道。

     “诶呀六哥啊,这都什么时辰啦,等咱俩喝完都到半夜啦!”秦川一脸的不情愿。

     老六听完这话一寻思也有道理,再说明天还得赶路,这要是喝到半夜,明天可就遭了罪了,再说大哥三哥非骂死自己不可。

     实在是没办法了,只好折个中,俩人抱着酒坛又拿了只烧鹅做下酒菜,这才溜溜达达的奔着驻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