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马上风
    “诶呦~呃···”在队中走得好好的秦川,忽然呻吟一声,摇晃两下,‘咣当’躺在了地上···

     “嗯?”

     “不好,那个要饭的晕倒啦···”

     秦川四周的几名护卫一见他晕倒慌忙扑了上去,又是掐人中又是捋胸口,好一通忙乎,秦川这才“悠悠”转醒。

     “小子、小子,醒醒”

     “要饭的,你没事吧”

     “死没死,吱个声···”众人七嘴八舌的问着。

     “啊~各位大哥,我没、没事,就是头昏的厉害,全、全身无力啊···”秦川被这几个孙子摇的脑浆子都混了,颤颤巍巍的说道。

     “怎么了?怎么了?”一个虬髯大汉骑着马从后面走了上来,黑黝黝的大脑袋加上一脸的护心毛,活脱脱的李逵他二舅,衣着打扮倒与前面那四个骑士一般,只不过兵器却是两柄南瓜锤,挂在马鞍两侧。

     “六哥~”

     “六哥,这小子劳累过度,怕是走不得啦。”一个护卫对着大汉说道。

     “他娘的,这般废物,这才走了多远,就成了这副卵样。”虬髯汉子一脸的不乐意。

     指了指秦川身旁的两人又说道:“你们两个架着他,在后面跟着···”

     “诶不,不用!晕了一下,算不得什么,我、我还能走。”秦川心里一阵郁闷,这黑鬼真是个死心眼,就不能说让我去车上歇会?奶奶个腿的。

     “行啦、行啦,就你那小身板子装什么大头蒜呐?架着你还能走快点。”虬髯汉子一撇嘴,说道。

     “卧槽,就你这二百五还瞧不起我呐?”秦川心中暗骂,寻思偷个懒,哪成想还让这棒槌给侮辱了。

     “在下虽然身子弱了点,走路的力气还是有的,让六哥费心了。”秦川站起身来,一拱手说道。

     老六嘴一咧,哈哈笑道:“行,小子还有点血气,得了,也别让人架着啦,六哥心好,捎你一段吧!”

     “啊?”秦川一迷糊,还没等反应过来呢,老六低下身子,一伸手抓住了秦川的衣领,胳膊一较力,‘唰’的将秦川拎到了马上···

     “我了个擦”秦川差点没晕过去,一个膀大腰圆的虬髯大汉骑在马上,怀里抱着个小伙,信马由缰···不,不要啊~

     秦川遍体生寒,坐在马上挣扎着刚要说话···嗯?不对,这尼玛是什么怪味这是?

     “呕~我去你妹的”秦川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这孙子不知道多久没洗澡了,再加上这一身汗臭味,此时腋下生风,窝在他怀里的秦川···天哪,杀了我吧!

     “六哥~呜~”

     “你让我~下去吧,我能挺住~唔”秦川强忍着阵阵醉人的香气,抻长了脖子,侧头对身后的老六说道。

     “哈哈哈,小兄弟不用不好意思,大家都是自己人,驮你一段算得什么?”老六十分豪迈,挥着胳膊比划道。

     秦川静心凝神,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又说道:“六~哥,小弟、小弟实在骑不惯马,你还是让我下去吧~”秦川挣扎着要下马,却根本摆不脱他两根大粗胳膊,被夹得死死的。这一刻秦川已经感觉自己生无可恋了,他已经要窒息了。憋着气不说话他就下不了马,喘口气一说话他顿时感觉还是憋死舒坦一点。

     秦川挣扎了半天,除了熏得头昏眼花外一点作用都没起。那种混合着烂酸菜和臭鸡蛋的味道他实在是受不了了。

     “六、六哥···”

     “小兄弟,你这身子骨可是单薄了些啊!等到了镇上,六哥给你弄点吃食补补···兄弟,兄弟你怎么啦?”老六看着身前摇摇晃晃一挺一挺的秦川诧异的问道。

     “六哥,我、没、事,呕~”再也坚持不住的秦川一侧身,吐了。

     老六大惊,却是一点也没嫌脏,忙对着秦川的后背拍了拍,关心的说道:“诶呀,兄弟!这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呢?你不是病了吧,得赶紧寻个大夫才是。”

     “没,没事。我,我晕马···”呕了一阵的秦川,眼泪叭叉的说道。

     老六一听大是惊奇。“啧啧,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竟还有这般病症。”

     俩人在这你一言我一语,却把身后的骑士乐得肠子都打了结,正是那排行老五的赵猴儿。原来,这黑衣骑士共有六人,乃是结了义的把兄弟,本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汉子,只因前年得罪了大人物,幸赖现在的东家陆浩铭在其中周旋,上下打点,几人才得以脱身。为了还了这份恩情,兄弟六人便留在了此间,以三年为期,任其差遣。

     秦川最初所遇的四人便是这二人的义兄,现正在队伍的最前方。而老五赵猴机智敏捷,郝老六人虽愚鲁却力大无穷,双锤一展挡者披靡,两人正好互补,被放在最后压阵。

     此时,这身前两人共乘一骑,眼见被搂在怀中的秦川摇摇欲坠,又吐了个昏天暗地,赵猴已在身后瞧了半天,哪还能不知道这其中的故事?自己这个六弟体味奇重,自己却是闻不见。而偏偏又不爱洗涮,平日里哥几个督促着还没什么,这几日行的辛苦,天气又有些炎热,再加上出门在外每日里护卫警戒,晚上都是衣不解带的轮流守卫,也就没人再顾得上他了。

     正在这档口,秦川好死不死的撞在他手上,哪还能有好下场?赵猴在后面看的真切,这小叫花子虽然身乏体累,却也不至于累的昏倒。刚才还一口大饼一口凉水吃的起劲,这么一会就昏迷不醒啦?知道秦川藏着猫腻,赵猴也就乐得看热闹,收拾收拾他也是好事,省的他老耍花花肠子···

     此时看见秦川走一步吐一步,自己这个傻弟弟还犹自抱着不撒手,一个劲的拍着后背,那带起来的小旋风自己离着三四步都直打鼻子,可以想象他怀里的人得遭多大罪啦!

     “老六啊,这小兄弟难受的紧,你还是把他放下来走一会吧,让他缓一缓。”赵猴尖笑着说道。

     郝老六闻声回头,说道:“五哥,这小子是咋了?我咋没听说过还有晕马这说道呢?你给我讲讲呗?”

     “噗,哈哈哈”赵猴听罢笑的前仰后合。半晌,强忍着笑回道:“老六哇,这小子晕的不是马,是‘马上风’啊!”

     “噗~”

     “嘿嘿···”

     “哈哈”

     四周几个护卫听到这话也都憋不住笑了起来,看秦川的目光半是同情半是笑意,想是都知道这话中的意思是什么了。

     “啊?我去你姥姥的,你个猴崽子,老子又不是娘们,哪来的‘马上风’给他?”老六听完大怒,气呼呼的对着赵猴说道。

     “哈哈哈哈···”

     众人又是一阵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