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前言
    红豆生南国,是很遥远的事情。

     相思算什么,早无人在意。

     醉卧不夜城,处处霓虹。

     酒杯中好一片澜澜风情。

     最肯忘却古人诗,最不屑一顾是相思。

     守着爱怕人笑,还怕人看清。

     春又来看红豆开,竟不见有情人去采。

     烟花拥着风流,真情不在。

     无名的山岗,低矮的草木伴着各色的野花长得漫山遍野。这里无人看顾却也从无打扰,使得这些花草可以自在的生长。不过今日,一位不速之客扰乱了这里的宁静。

     “咳咳···咳”沉重的喘息声中伴随着阵阵的咳嗽,一袭黑衣的中年人沿着那条早已不是路的崎岖小路缓缓而来。一路走过,怀中各色的野花已是满满一抱。

     山岗的最顶端是一块平坦的阔地,相较于山上各处草木的杂乱,这里则显得整齐了许多,两行红豆树延伸到了尽头的,是一处孤零零的坟茔。

     “苏莹之墓”墓碑之上寥寥四字,再无其他。

     日晒雨淋,字上的红漆已经褪色泛白。

     秦川喘着粗气,费力的走到了墓前。蹲下身,将怀中那一捧鲜花小心的放好。又从怀中摸出一条手帕,轻轻的擦拭起来,直到那四个字一尘不染。

     闭上眼,右手轻柔的拂过碑文,秦川凝了一路的眉头终于渐渐松开,脸上的表情也生动起来,变得轻松许多。

     “呵~”“又是一年,这次我不用再走啦···”秦川温柔的说道。

     “诶~”秦川单手拄地,倚着墓碑缓缓的坐下了身。

     在这一刻,他的心终于松了下来,再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一路走来,无时无刻都在绷紧着神经,生怕自己再也压制不住,连最后的心愿都无法达成。

     秦川的表情越来越轻松,看着眼前的墓碑嘴角也不自觉的翘了起来。两只深邃的眼睛在这一刻竟然迸发出了渴望的神色。

     从兜中掏出酒来,撒一些在脚下,自己也狠狠的灌了一大口。

     “呼···”吐出一口浊气,一阵风吹过,竟是说不出的畅快。

     江湖辗转,身似浮萍。十年血仇,一朝得雪。这般酣畅淋漓,怎不值得他对月高歌,举杯痛饮?

     “嘿”可惜,佳人已逝,孤影向谁说?

     思及至此,泪流满面。

     ···············

     春日里,阳光正暖。第三高中某班。

     “嘿~”“和尚,我中午没顾得上吃饭,然后就把你带的饭偷偷吃了哈,没事,放心,姐不是不仗义的人。晚餐姐管了,嘿嘿。”

     “啊,不用不用,我、我内个没事。”突然有女孩这样和他说话,和尚的大脑瞬间当机。又羞又窘的回答道。

     晚餐很丰盛,至少对和尚来说。为了这顿饭他外套的袖子被拽掉了一半。

     一盘尖椒土豆丝,一道肉段茄子。秦川到现在也回忆不起那两道菜到底是咸是淡,却把那双亮晶晶的眼睛永远刻在了骨子里。

     苏莹的眼睛会说话。

     一顿饭的时间,和尚像个傻子一样咧着嘴傻笑着,全程看着苏莹在对面手舞足蹈,吧啦吧啦的说着不知在哪里听到的八卦。看她哈哈大笑时,那两弯浅浅的新月。

     秦川承认,在那一瞬间,他的心已经苏到掉渣了。

     我就是一泡臭****。和尚瞪着眼睛寻思了一晚上,终于给自己下了定义。鲜花还能插在牛粪上,可自己连牛粪都不够格。至少牛粪还能给鲜花提供养分,要是落在自己头上,两天就得干死。

     想多了,想多了。秦川一遍遍的告诫着自己这不过就是人家的一次补偿,可这心怎么就直突突呢。

     春来暑往,秦川凭借着卡尺这个永久的发型继续霸占着和尚这一称呼。而除了那两三个狐朋狗友,四周的同学也对这个寡言腼腆、一脸寒酸的男生继续报以冷漠。唯独藏在桌子里的晚餐会偶尔少了那么一次两次。有时是一盒凉透的盒饭,有时更加不堪···

     人,生来平等?这句话的背后该有着怎样强大的自信才能施施然的说出来。现实的差距会把精神上那仅有的一丝骄傲都打入万劫不复。

     一个备受瞩目的漂亮女孩,一个寒酸不堪的傻小子。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有了频繁的交集,这个世界就不再安宁了。

     校花会饿肚子?会偷吃别人的冷菜?呵呵···

     流言蜚语漫天。

     “哈哈哈”喝一口酒,倚在一旁的秦川傻笑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十分开心的事情。

     和尚很幸福,当然也很痛苦。

     三年的时光,成了他人生中最明媚的一段日子,也是他心中唯一的一片净土。

     知道她喜欢花花绿绿的石头,于是整个假期都去工地当小工,一遍一遍的从石料堆里来回翻找。一个假期过去了,工钱没几个,倒是各种石头足足扛回来一袋子。

     听说最近很不安宁,总有抢劫、醉鬼拦路,于是一个平日里腼腆懦弱的人居然摇身变成了蜘蛛侠,躲在暗地里足足护送了一个多月。

     而苏莹回报的,是一次次的大笑,一次次的高呼着。“走,姐带你吃大餐~”。

     短发女孩潇洒的甩着头,拉着一脸窘相抵死不从的光头男肆无忌惮的扬长而去。

     高中结束,大学的时光来临。

     临行前的苏莹抱着光头男哭了个惊天动地,鼻涕眼泪撒了不知多少。继而又拳打脚踢半晌,恨他怎么就那么不争气,复习了那么久,考得却像一坨屎。害得两人远隔千里。

     而和尚则仍是傻笑,一脸的没心没肺。气的苏莹大声的骂着王八蛋,转身离去。

     当然,她没有看到和尚眼神里藏着的小得意。

     大学的秦川变得音讯全无,无助的苏莹想遍了一切的可能却还是打听不到一点消息。

     生活还在继续,而秦川却人间蒸发。

     放弃大学,去苏莹所在的城市找一份工作努力奋斗。守在她的身边,这就是秦川所有的想法。

     老天爷跟他开了一个玩笑,不,是一连串的玩笑。

     本想着等有了一点人样再去给苏莹一个惊喜。可这个惊喜真是太大了。为了多赚点钱跟着私船出海打渔,吐得昏天黑地脚都软了的他还没闻到鱼腥便被一场海风送去了监狱。

     理由是越境盗捕。

     海警羁押,遣送回国。半年的牢狱之灾过得生不如死。

     出狱之后更加得没脸见人,失心疯似的要混出个人样,于是传销组织又多了一位小伙伴。两个月之后,混吃混喝还一点油水都没有的和尚被客客气气的清出了队伍。

     几经辗转,一事无成的秦川终于鼓起勇气想要面对苏莹时,可女孩身边已经有英俊帅气的骑士守护了。

     挫骨之痛,万念俱灰。沮丧、无助、懊悔,种种心绪涌上心头。秦川大醉一场,再也没有勇气让苏莹看到自己是多么的不堪,正如两人相识时秦川为自己下过的定义,一泡****。即便是一过经年,那也不过是风干了而已,没了臭味的****就不再是****了么?

     苏莹该有一份好的归宿,而这归宿绝不是自己这个三餐无着的穷小子。是男人就该放手。

     世界从不是自己想象的完美,反而是酷毒无比。当秦川呆傻的看着静静的躺在那里的苏莹时,他终于印证了这句话。

     贼老天,你好狠。

     “咕咚、咕咚”秦川一口气喝干了瓶中酒,攸的站起身来。侧脸看看身旁的坟茔,继而抬头望天。忽的纵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那又如何,那又如何?”秦川仰天长啸,状若疯魔。声浪由近及远,荡荡而去。随着他口中话语而出,好似一阵狂风驰过,压得四周草木噼啪作响,枝桠折断无数。

     待到声浪弥散,四处已变得狼藉不堪。在这一刻,秦川终于不再压制体内的毒伤,尽情的宣泄起来。

     费尽周折,终于在夜总会手刃了害死苏莹的凶手。而他也被打成半残带回了其家族。豪门世家子弟被一个小混混谋害,若是能便宜了他那当真是天大的笑话。

     中州四族,陆、李、韩、杨。其家排名第三,古武世家,累世巨富。传承三百余年,王朝更替亦能安然不倒。小小秦川当真蚍蜉撼树。

     炼狱三年,血战七载。秦川用手中剑给所有的豪门上了生动的一课。蚍蜉不但能够撼树,还能将这颗长满毒瘤的百年老树连根拔起。

     韩家嫡系满门三百一十七口,被他用了七年时间杀了个干干净净。

     血手人屠,泯灭人性。古武世家,江湖门派,军队警察。人世间再也没有秦川立锥之地,而秦川却从未有过半点后悔。因为他不能让这个世界上唯一对他好的人白白死去。

     你杀我一人,我灭你满门。

     “泪痕”,三大奇毒之一,看过整部药经的秦川当然知道中了此毒绝无存活的可能。所以此刻他反而更加从容起来。

     人生一世犹如白驹过隙。倘若从未爱过,从未恨过。不悲不喜,不哭不笑。活上一万年有什么用?

     秦川自问三十余载爱过恨过,哭过笑过。败尽敌手,杀尽仇寇。到了今日,死又何妨?

     “今生不能再见,便是我最大的遗憾了。”秦川摸着眼前的墓碑轻轻说道。

     “我死之后,蛇虫鼠蚁可尽噬我肉。这样,我就能一直陪在你身边了。”又缓缓的说道。

     摸出怀中的竹萧,轻轻的坐在墓碑前。略显低沉的萧声悠悠而起,如泣如诉。

     夜凉西风起

     悬月醉相依

     萧吟清秋里

     独咽离别意

     《孤星独吟》

     这是秦川会的唯一一首曲子,却吹得毫无顿涩。

     “咳咳、咳”一曲还未结束,盘坐的秦川毫无预兆的咳了起来。而且愈咳愈烈,到了最后竟哇的喷出一口血来。

     “嘿嘿嘿,时间已到。莹莹,我来寻你啦···”

     放下手中的洞箫,双眼凝视着眼前的碑文。已经略显无力的右手再次抬了起来。用尽了力气在碑文旁又写上了两行字,字体殷红,这一次,用的是指尖血。

     最后一字写完,轰然倒地,再也没了声息。

     山风吹过,簌簌作响。两行血字慢慢变成了黑红色。

     写的是: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自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