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李自成
    换了主人的紫禁城内。

     一行人无声无息的穿行在挂着大红灯笼的殿宇走廊下,每个灯笼下,都肃立着黑脸精悍,做短衣打扮的士卒,一直到了李自成选择的寝宫,才换成长袍带刀卫士守护,这些长袍兵是他陕西带出来的子弟兵,身材更加壮实。

     闯王李自成是一个疑心极重的人,虽然手下掌百万雄师,但是能让他真正相信的没有几个,所以宿卫寝宫,他只用陕西兵。

     到了殿前,行色匆匆的一行人立马安静了下来,其中领头的绣袍男子向守在门口的卫士递了一个询问的眼神,然后比划个进去的手势,两个守门卫士看清来人之后,连连点头,将身后各自面前的那沉重的黄梨木大门缓缓提起,然后慢慢往里移——两扇门一点儿声响都没有地被慢慢移开了。

     其中一个卫士进去禀报,不一会儿出来道:“汝侯请进吧。”说完压低声音道:“陛下心情很好,您老放心去。”

     被称作汝侯的中年男子眯着眼点点头,一挥下摆,龙行虎步的走进了大殿。大殿内灯火通明,金碧辉煌,香味缭绕,中央烧着这个正袅袅冒烟的的香炉,此时炉子顶端镂空处,不断向外氤氲出淡白色的檀香……这就是殿内香味缭绕的来源。

     看遍整个大殿,四周皆是明黄色的装饰,在小二手臂粗细红烛的掩映下更是显得鎏金溢彩。三层迎龙台阶上,规规整整的摆放着一张腾龙造型的龙椅!

     但现在的闯王,未来的大顺皇帝,紫禁城现在的掌控者李自成并没有坐在上面。

     进了大殿,被称作汝侯的中年男子一撩下摆,推金山倒玉柱般的跪下,高声道:“臣刘宗敏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过了一阵难熬的等待,屏风后传来一声嘶哑的声音:“宗敏来了啊。”

     刘宗敏不敢搭话,他知道李自成这不是让他回答,自打做了闯王,李自成威严日重,再不复打江山时候的和气。

     半晌,里面传来一声极为开心的笑骂:“我可还没有做皇帝呢!”

     刘宗敏低着头,高声道:“陛下虽未登基,但在尔等心中,已然为天下共主,神武威震四方!”

     听到这,李自成有些放肆的笑道:“哈哈,这么多老兄弟,就数宗敏会说话啊。来人,赐坐吧”

     这时一个黑脸的卫士搬过个锦墩,请刘宗敏坐下,这可是陛下的隆恩了,只有在李自成开心的时候,他才会让人坐下,坐下后,刘宗敏这才抬起头瞄了一眼屏风后若隐若现的李自成。

     只见李自成浓黑的眉毛一字延展开来,极具威严,嘴唇也颇为厚重,给人极其可以信服的样子,他的鼻翼向两边微微展开,但看样子一般人必定认为此人忠厚老实,任谁也想不到这是个想要弑君夺位野心极大的人。

     他缓缓开口,仿佛不经意,又满不在乎的说道:“对了,煤山那里怎么样了?”

     刘宗敏一惊,按他对李自成的了解,这位刚愎自用的闯王陛下心里已经是有了不满,他连忙答道:“微臣已经拆取京城九门所有神武大炮以及红衣大炮炮轰煤山,加以佛郎机大炮总计百十八架,必然将崇祯狗贼轰至肉糜!”

     “不过....”刘宗敏有些惴惴不安的说道:“有件事,臣不知当讲不当讲”

     听到刘宗敏调集了这么多大炮前去轰山,李自成脸上挂上一丝笑容,又听刘宗敏这么说,他又变了颜色,冷哼道:“说。”

     刘宗敏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屏风后的身影,低着头道:“最近军中有所传言....说是崇祯皇帝有上天庇佑,但凡敢上煤山者,无一不爆脑而死....”

     碰的一声,李自成大怒,摔了手里上好的御品茶碗,“这他娘的放屁!”这一着急连陕西话都蹦出来了。

     “饿日..屁的上天保佑,你让他下来试试,我让他生不如死......”

     刘宗敏连忙跪下,叩头道:“陛下,臣知罪,请陛下责罚....”

     李自成一把推倒屏风,浓黑的眉毛下的眼睛里瞬间充满了残暴,他狰狞道:“刘宗敏,你是和居心!?”

     刘宗敏只是不停的叩首,直到额头头破血流,一片红肿。

     李自成却仿佛看不见一般,阴声道:“刘宗敏,我能封你做汝侯,就能收回来,下次,就不要怪我不讲兄弟情义了...”

     “陛下,微臣一片公心,确有其事,还请陛下早日处理!”刘宗敏老泪纵横。

     李自成捏紧拳头咆哮道:“我才是天下之主!其他的都去死,去死!”

     旋即他不等刘宗敏在说话,厉声喝道:“来人,备马!本王要亲自上阵!”

     ……

     煤山

     杨小东仔细听了听外面的炮声,发现已经停止了,但他脸色瞬间阴沉了起来,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意味着马上就会有成千上万的顺兵杀上来!

     听见喊杀声,一旁的崇祯皇帝艰难的站起来,他回来的时候被边三轮重重的压在地上,身上早已多出淤青,只不过一直在强忍罢了。

     他缓缓开口道:“小东兄弟,顺贼要杀上来了,你快走吧。”又看了看狗蛋的尸体,他双目含泪,又道:“都是朕的错,不该将无辜之人卷入理应我来承受的过错,是朕错了!”

     杨小东默然,崇祯作为皇帝,说出这种话已经是他的极限了,这可是曾经执掌千万人生死的主宰。

     而且狗蛋的死其实也怪不得崇祯,毕竟是他把狗蛋带来这个世界而不是崇祯,现在狗蛋死了,最终原因还在于他,所以将错误全部推给崇祯其实是他情绪失控的后果。

     思索片刻,他缓缓开口:“朱大叔,其实是我的错,我不该错怪你。是我不该把狗蛋他们带来这个地方。”定了定神,他又道:“我还会帮你的,毕竟是个有血性的中国人都会去帮你,因为,中国人的天下,只能是中国人的!清狗永远别想入关!”

     最后一句话他说的怒不可遏,斩钉截铁!清朝的建立是每一个爱国人士心中永远的痛,不要说什么康乾盛世,也不要将清朝多么的繁荣,异族,永远是异族!奴役中国人,统治中国人,这都是不可饶恕的大罪!

     崇祯皇帝听的有些云里雾里,什么清朝的他都不懂,但他听懂了一句话,那就是:我会帮你的!

     他刚要说些什么,山下的喊杀声越来越近了,杨小东连忙将狗蛋放好,指挥角落里的王承恩和崇祯一起出洞扒了几套衣服下来。

     在崇祯不解外加嫌弃的眼神中,杨小东怒道:“不想死就都给我穿上!”

     王承恩和崇祯麻溜的换上了顺兵的衣服,看起来有点农民兵的意思,就是脸有点太白了,所以杨小东从地上的泥巴里狠狠的抓了一把,全部糊在他俩的脸上。

     然后他满意的看了看自己杰作,一个新鲜出炉的顺贼就诞生了!

     之后给狗蛋也换上衣服,摆在洞口,装作杀入洞口被击杀的样子。

     做完这些,杨小东披上长袍,轻轻的在狗蛋耳边说道:“狗蛋,先委屈你一下,等小东哥杀了狗贼头领,给你立墓祭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