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18城
        厚重的铁门重重关合上,沉重的仿佛一记重拳捶在季蔚禾的心脏上。

         季蔚禾低着头,无聊的盯着自己的手看,手机早就被人收走了,他连打发时间的事情都没有。

         现在是这天早晨的九点,他就安安静静的坐着,放空整个大脑,久远的记忆里,大概也有这样的一个微凉的早晨,狭长幽暗的走廊里,来来回回的护士与医生,空气里飘着淡淡消毒水的刺鼻味,他看到有人推着急救车从他面前缓缓驶过,不知道上面是谁,他为何会在那里……

         “咚---”

         脑袋狠狠的撞击在墙壁上,季蔚禾“嘶”着咧嘴抬眼,才发现他竟然睡着了。

         “不好意思,我想问一下,里面的人还没好吗?”季蔚禾指了指墙上的挂钟,问门口的护工:“已经十点多了,我们说好了,只接受每天一个小时的改造治疗的。能进去帮忙询问一下吗”

         “不好意思,我们必须对患者负责,如果没有效果,我们是不会让患者离开的。”门口的女护工冷冷淡淡的看了一眼季蔚禾,对这种情况似乎习以为常,连解释的话都像是演练了千百回。

         “什么意思?”季蔚禾皱眉。

         护工低头摆弄着指甲:“什么什么意思啊,就是让你再等等喽,等里面那人听话不闹了,自然就放出来了,你着什么急啊,既然来了,就不要心疼。”

         季蔚禾眉头拧的更紧,顿了顿,说:“开门,我们不治了,我要带他回去。”

         他一定是疯了,才会把黎原崇带来这里,夏家敏的事情原本就不是他应该管的,更不应该把他的病人卷入另一起案件!

         “这位先生,您担心病人的心情我理解,但是……”

         “别废话,我让你开门!”季蔚禾不耐烦的喊。

         这么久了,里面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么安静,很显然门的隔音效果很好,这样的话,黎原崇就算是死在里面他都不知道。

         比起那个随时会让他炸毛的黎原崇,他更害怕面对一个毫无灵魂的,如提线木偶般的黎原崇,像是一只木偶一般只会听他的话。

         “这位先生,这在我们这里是不符合规矩的,请你配合我们好吗?”

         “不开门是吧?”季蔚禾站的笔直:“那报警吧。”

         他下意识的摸向口袋,那里空空荡荡,这才反应过来,手机早就被人收走了。

         沉默了两秒,季蔚禾冲上前开始砸门,显然,做了这么久的医生,他也想不到有一天他也会成为闹事一方的家属。

         不过现在,他是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担心的只有黎原崇的安危。

         护工被吓到了,扭头喊:“哎,你们几个快来啊!”

         先前几个保安见这边有情况,几步就跑过来,把季蔚禾从门上揪了下来,一边一个架到了休息室。

         “你们在非法拘禁,这是犯法,我有权告你们。”季蔚禾忍住内心的暴躁,迫使自己冷静下来,看起来更加有底气。

         保安操着一口醇正的地方话:“这位先生,你在走廊闹事,严重影响了其他病人,我相信,即使你报警了,这里的人也会给我们统一的答复的。”

         季蔚禾楞一会儿,忽的抬头笑:“也对,毕竟你们拿钱办事,口径能不一样吗?”

         几个保安都沉默了。

         “能把手机还给我吗?”

         “这位先生,恐怕不行,这里有书,你要是觉得无聊,可以去看看,治疗一旦结束,我们会立刻通知你。”

         季蔚禾站起身:“那我出去等。”

         出了小楼,许多家长立刻围上来。

         “小兄弟,那是你什么人”

         “这里治疗是不是很有效果”

         季蔚禾抬眼看问话的大婶,伸手在她身边的小男孩头顶摸了摸,“人间地狱,赶快带着孩子走吧。”

         季蔚禾说完,也不理会那群纠缠过来的家长,抖抖衣服出了大门,走几步又返回来,“不好意思,能借用一下手机吗?”

         季蔚禾的电话是打给杭宁的,小伙子之前留了私人号码给自己,因为特别不吉利,还被季蔚禾调侃了一番,让他早点换个号码。

         可等到这个时候,季蔚禾却担心起来,这小子,不会是真的把电话换掉了吧?

         电话一通,季蔚禾先是松了口气。

         “杭警官是吗我是季蔚禾。”

         杭宁在那边正忙,翻文件的声音很大,哗啦哗啦的,吵的慌:“季医生你找我什么事情吗?”

         季蔚禾看着跟出来的保安,捂了捂耳朵,走到一边,压低声音:“我在美丽人生,我发现这里有些问题,你能联系到当地的警察吗,让他们过来一趟。”

         杭宁一愣,旋即道:“可以啊,我现在就帮你联系。”

         “杭警官。”季蔚禾皱眉:“要些靠谱的。”

         这里的人不怕警察,就说明在大部分的情况下,警察们来这里往往就是走一个过场,保密工作这么强,警察找不到证据自然就会走。

         杭宁那边顿了一会儿,想起了什么:“我有个朋友,叫凌云洋,在那里当协警,我看看能不能联系到他,让他去那里跑一趟。”

         挂了电话,不到五分钟,杭宁便发来了短信,说凌云洋大概需要半个小时会赶到哪里。

         季蔚禾回了个谢谢,把通话记录和短信全都删了,将手机还给了大妈。

         大约半个小时,一辆警车稳稳的停在美丽人生的院子外,一个穿警服的年轻男人走下了车。

         季蔚禾迈着两条长腿走过去:“林警官你好,我是季蔚禾。”

         凌云洋是个很和善的人,又长着白白净净的一张娃娃脸,看起来就很好说话,这一点季蔚禾也不吃惊,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和杭宁那个热血小青年成为好朋友,凌云洋的性格肯定不会差。

         和凌云洋大概说了一下这里的情况,对方便表示理解了。

         “那我们就把你哥哥带走就行了,你是这个意思”

         “是。”季蔚禾点头。

         他是真的有点后悔把黎原崇带来这里,如果能走,他会不惜一切代价,他不想再管任何的事。

         凌云洋走向那几个凶神恶煞的保安,对方显然没想到季蔚禾真把警察叫来了,一个跑去不知道干嘛去了,剩下的都是瞪着季蔚禾,那眼神啊,啧啧,就差写着“你小子晚上别一个人走”了。

         听了凌云洋的话,保安依旧不松口,只是在门口和凌云洋打着哈哈,先前跑走的保安也回来了,把那个年轻的医生领了出来。

         “警官,我们这里是正当诊所,不知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正当”季蔚禾撇嘴:“你们扣留病人,算什么正当诊所”

         年轻医生脸色没有丝毫愠色,低着头把一份合同扔过来:“这份合同是你们亲自签的,第五条有明确的规定,在医生确定治疗结束前,家属必须尊重美丽人生安排的一切治疗行程。”

         “是吗?”季蔚禾没去接那份合同,它就砸在脚边,季蔚禾不理会,一脚踏上去:“这一点你要不要和里面那个人的家里人说”

         “嗯?”年轻医生发楞。

         “和黎氏律师事务所谈合同”季蔚禾讥诮的弯弯嘴角:“实话和你说,里面那位可是黎氏事务所的继承人,你这么做是想得罪整个律师界吗?”

         年轻人这下才有点慌,弯腰和几个保安说了什么,抬脚往里面走。

         不一会儿又匆匆回来了,脸色很不好:“马上就结束了,最多半个小时。”

         “等不了那么久。”季蔚禾推开保安,往里面走。

         凌云洋在场,保安也都不敢有什么动静,只能拦着,一群人推推搡搡的走到房间面前。

         房间铁门依旧是关的紧紧的。

         “开门。”季蔚禾冷声道。

         年轻医生不为所动。

         “警官。”

         凌云洋显然也觉得不对劲,厉色:“我是警察,现在怀疑里面有不法交易,命令你开门。”

         见医生仍然没有动静,凌云洋又开口:“如果再不开,我就通知破拆小队,强行突入了。”

         年轻医生这才慌了,“我开,我开。”

         从裤兜里掏出一把钥匙,他先是敲敲门喊了句“先生,警察要进来了。”这才用钥匙把门推开来。

         季蔚禾是最后一个进去的,他突然有点头晕,扶住门槛站了一会儿,就看到凌云洋走了出来,拦住他,脸色差的很:“季先生,我想你还是别进去比较好。”

         “嗯?”季蔚禾不解的拧眉。

         然后,他看到凌云洋给谁打了电话:“头儿,美丽人生这边需要增派警力,对,还要一辆救护车……不,不是救护车,是殡仪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