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余晴的邀约
        那吻来的太突然,像是仲夏不期而遇的大雨,快的让人来不及反应。

         季蔚禾只觉得胸口堵的厉害,却又在极致的压抑之中不停释放着无数复杂无名的情绪,让他无力反抗,也不想去反抗。

         “医生”

         狂风骤雨般的吻,终究是黎原崇率先停了下来,他不喜欢对方如同一只木偶,木讷的一点回应也不给他。季蔚禾的心不在焉,他是能够看出来的。

         季蔚禾抬头,空洞的眼神里才终于浮现出一丝光芒。

         “对不起,黎原崇,我有急事要去处理,我得离开一趟。”

         他推开黎原崇,满脑子堵满了那些照片,自己的,黎原崇的,过去与未来交织,让他如同逃命一般,拉开卧室的门。

         “医生!”黎原崇喊他,“我想你可能需要用到车,车钥匙在茶几下面的柜子里。”

         季蔚禾微微一愣。

         “不用感谢我。”黎原崇懒洋洋把手叠在脑后当成枕头:“我不是说了吗?我整个人都是你的,命都可以交给你,更何况是一辆车”

         季蔚禾点头,没说什么,将门在身后轻轻合上,走了。

         到客厅,拿了车钥匙,季蔚禾直接上了车,盯着手中那张照片,他的眼神满是挣扎与恐慌。

         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从很久很久之前,他就觉得关于他记忆消失的原因,父母是知道的,直到接触到黎原崇,他才觉得有什么力量在无形之中牵引着他往真相走,一团迷雾下,那封存十几年的东西在慢慢的浮出水面。

         他摇了摇头,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将车子开起来。

         到家是早晨的八点,他爸正坐在桌前看报纸,看到季蔚禾失魂落魄的样子,吓了一跳。

         手上报纸一合,季父扶住儿子瘦削的身体:“小禾,你怎么回来了?也不通知一下!你这孩子,这么大了也不知道让人省心,吃饭了没”

         “我吃过了。”季蔚禾抬头看了看屋子,没见到老妈的身影,顺口问一句:“妈呢?”

         “出去了”季父满脸无奈:“最近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天天和一群老太太在广场上扭屁股,周围人跟看猴一样,自己还觉得美美的。你说那叫什么玩意哦。”

         “那叫广场舞,爸,你落后了,这舞可火了,老外都在跳呢。”季蔚禾哑然失笑。

         季父没心情听季蔚禾给自己科普,在他眼里,那舞就跟马戏团里的动物一样,实在让他欣赏不来,他跑去厨房把剩的粥热了,端出来给季蔚禾。

         “爸,我问你一件事。”季蔚禾拿起勺子,“我小时候出过国吗?”

         季父一顿,“问这个干嘛?”

         季蔚禾笑:“我就随便问问的,我去过国外吗?”

         “你小时候就喜欢窝在房间里看那个什么奥特曼,圣斗士星矢,带你出去一趟能要你的命,哪里出过国”

         季蔚禾点点头,“我房间里,有一张照片,好像是在海边拍的,还有艘白色的游艇,我看着不像是在国内拍的啊。”

         季父脸色一滞,旋即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哦,你说的是那张啊,那是在海南拍的,那时候你才……十一二岁吧,在海南,就是在海南。”

         季蔚禾喝完一碗的粥,这才从裤兜里掏出黎原崇的照片,轻轻的放在桌面上,推给自己的父亲:“这也是在海南”

         照片上的人季父似乎不认识,季蔚禾这么一问,立刻指着回答:“可不是吗?就是那个地方!我还记得,那年海南特别多热,人也特别多……”

         “爸,这是美国。”季蔚禾忽的打断他。

         季父的表情在那一瞬就像是吞了苍蝇一般,吐也不是,咽也不是,只剩下特别尴尬的笑,扯着皮一样,看着都累。

         “那……那我可能认错了吧,但是你,你怎么去过美国呢?不信你妈回来问你妈!”

         季蔚禾推开面前的碗筷,扶着椅背站起身,修长的手将照片仔仔细细的收好,不留一丝褶皱,这才抬眼看向自己神经兮兮的老父亲:“你和我妈从来都是一样的说辞,爸,你不累吗?”

         他说完,便直接回了房,端起自己的相片与黎原崇的那张细细的比对。

         几乎是同一时期的作品,带着二十一世纪初的陈旧气息,就连拍照的相机,都是同一款,在照片的左下角,都有着相同的一个符号。

         背景的角度不太一样,画面很满,镜头也拉的很近,除了人物,几乎照不到其他完整的物体,很难去比对它们是否是同一个地方。

         季蔚禾揉揉眼睛,将两张照片扔在一旁。

         会说明什么?如果他真的去过美国,去过和黎原崇也曾去过的地方,会说明什么呢?

         季蔚禾掏出手机,给唐生打了电话。

         电话播了三遍才通,唐生那边在办事,男人的低吼与女人的娇喘透着电话的听筒传入季蔚禾的耳朵里,让他忍不住在心里吹了声口哨。

         他打赌,唐生这次要加收他的情报费了。

         “我现在有事,五分钟后打给你。”唐生说。

         “啧,五分钟你就能完事唐生,你功夫不行嘛,要不要我推荐一个秘方,壮阳的,时间特别久儿。”

         “你丫的!艹你大爷!”唐生在那边狠狠的骂了一声,紧接着就是衣服摩擦的声音,人离开的脚步声,嘈杂声褪去后,唐生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找我什么事?我告诉你,季蔚禾,*一刻值千金,这次我得收你双倍的钱。”

         “这不是还没到晚上嘛。”季蔚禾一撇嘴。

         “嘿,你小子,最近嘴皮子功夫越来越厉害了嘛,说吧,找我什么事?”

         季蔚禾愣了一下:“帮我调查一个人的出入境记录。”

         “谁?”

         “我。”季蔚禾开口。

         “啊?”唐生在那边讶异了两声,他似乎是跑到了门口,关门又开门的声音连续响了两声,才说:“季蔚禾,我没听错吧你像我买你自己的信息还是出入境的信息你到底发什么疯呢?”

         “我没有发疯。”季蔚禾无奈的闭闭眼:“唐生,你知道的,我在十二岁之前,没有任何的记忆,我总觉得我父母向我隐瞒了什么,我觉得我出过国,我去过美国,可我父母坚称我从未出过国,这太奇怪了。”

         “好吧,我不问原因。”唐生在那边语气忽的就冷了下来:“这不会很难,所有出入境的记录都是有保存的,还是老规矩,三天后,等我给你回复。”

         “嗯,还有,唐生,黎原崇的事情,你调查的怎么样了”

         唐生顿了一下,“当年的大火,死了一个华人女性,那个人是黎原崇的亲生母亲,古雅。”

         ******

         黎老爷子今天病重,黎家已经准备好了一切,黎原崇就算再不想回去,这趟家他也是必须回了。

         一打开别墅的门,等来的不是来接自己的司机,而是不知道何时就蹲点在自家门口的记者狗仔。

         门被打开的瞬间,黎原崇觉得对方就像是看到了伟人在世,立刻就围了过来,相机话筒堆在眼前,几乎闪瞎了他的眼睛。

         他下意识的理了理头发,露了丝干净的笑容,嗯,这样上镜才帅点嘛,天知道自己在这群连相机都拿不稳都家伙手上会变成什么鬼样子!

         “请问是黎原崇先生吗?”

         “请问你和余晴是什么关系?”

         “你能不能回应一下关于网传的余晴孕检的消息”

         “你和余晴的婚期定下来了吗?这栋别墅是否就是买给余晴小姐的”

         黎原崇站在原地,不怒也不喜,他只是像一根细长的竹竿,站的笔直笔直的,直到记者安静下来,才缓缓开口

         “我就不说,你能把我怎么滴”

         说完,他异常暴躁的推开面前碍事的记者,在一群震惊的大白眼里跳上了司机的车。

         他第一次觉得,他家司机来的好准时好准时。他既装了逼,还好好折磨了那群记者。

         想知道真相啊,我就不说,你们不是会瞎猜乱写的嘛,靠你们的脑洞慢慢玩去吧。

         黎原崇捂着肚子笑的全身都在抖,司机小哥手心都冒了一层的汗,一路上就像怀揣着一吨的炸药,惴惴不安的把黎原崇拉回了黎家古堡。

         黎老爷子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五年前起老爷子就开始在家看病了,古堡的阁楼,更是改造成一间小小的手术室,黎家有很专业的私人医生,都是从全球各地选来的优秀医生,他们就在那里,不停的延续着这个垂死的老人的生命。

         黎原崇回到黎家时,私人医生还没走,李淑君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翻着杂志,不耐烦的听完私人医生的嘱托,扭头就骂了声“老不死的,又没死掉。”

         “爷爷没事吧?”黎原崇不冷不热的问,血浓于水,这份情感是永远泯灭不掉的。

         “哼哼,人家命硬着呢。”李淑君冷笑:“老不死的家伙,又白忙活一场。”

         她似乎是意识到她口里的老不死的是眼前这个人的亲爷爷,于是赶忙笑着说:“我的意思是,老爷子命好,有大福气保佑呢。”

         黎原崇没有回答她,他觉得有点可笑,回了房间,他突然有点想季蔚禾,那个像极了小狼崽子似得男人,真真是勾人魂儿的小妖精。这才几个小时没见,他就开始想他了。

         把手机掏出来,准备给季蔚禾发一条饱含相思泪的短信,然而手机忽的却抖了两下。

         定睛一看,是余晴发来的短信。

         【原崇哥,我知道媒体去骚扰你的事情了,对不起,都是我害得你被媒体骚扰,原崇哥,明天九点我在法国四季咖啡厅等你,我想向你道歉,然后好好的解决这件事情。】

         黎原崇盯着那条短信看了很久很久,回了一个“好”字,看着余晴回复过来的笑脸表情,黎原崇一甩手,狠狠的将手机砸在墙壁上。

         手机屏幕碎了,裂在了笑脸表情上,很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