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14城
        黎原崇送开季蔚禾,却并未放走他,“医生,*,这事情还要做什么准备”

         季蔚禾脸一红,翻了个白眼:“明天还有正事呢,办完再做呗。”

         黎原崇这下终于从他身上爬了起来,默默的翻了个身坐在一旁,垂着个脑袋,也不说话,就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全身被低气压笼罩着。

         “好了啦,黎原崇,你别……”

         季蔚禾皱眉,去摸他的头,却被他闪开,黎原崇没看他一眼反身躺在床上嘟囔:“明天你去治疗,我不去!”

         季蔚禾眼里满是绝望,“我真的怀疑你不是二十五岁的成年人。”

         “老子十八。”黎原崇闷闷的咬住被角:“老子永远十八岁。”

         被媳妇拒绝了,怎么办?是不是他嫌弃自己不够强,可是他怎么知道自己不够强

         一夜无眠,第二天天快亮时,黎原崇才终于安稳的睡过去。季蔚禾却睡意全无,他蹑手蹑脚的爬起来,刷牙洗脸换好衣服悄悄出了门。

         对于季蔚禾来说,这是一座完全陌生的城市,旅店的门外,便是车水马龙,不同于海城的宁静舒闲,这个城市是忙碌的,即使现在只是清晨的六点,早起的上班族便已经四处可见了。

         季蔚禾看到街对面有卖早点的铺子,跨步走了过去。

         “老板,来一份煎饼果子。”他一边说着一边掏手机准备给黎原崇打电话。

         问他吃什么!更重要的是叫他起床!

         煎饼果子的香气缭绕,季蔚禾把手机联系人从头到尾的翻了一遍,奇怪的是,黎原崇的手机号码不见了。

         他记得自己明明是保存的啊,还取了“小变态”的备注,怎么就找不到了?

         翻着手机,季蔚禾是真的有点慌了,退到主页面,鬼使神差的点开相册,他曾经给黎原崇拍过不少的照片,两人的合照也有几张,都是黎原崇逼着他拍的,可现在,相册里干干净净,只剩下几张工作的截图,哪里还有合照的影子

         还真特么见鬼了。

         “好嘞,拿好,您的煎饼果子,天气凉,趁热吃。”

         季蔚禾却没了心思,付了钱就回了旅店。

         黎原崇还在睡着,四仰朝天,很不羁的睡姿。季蔚禾掀开他的被子,扑上去推他:“黎原崇,醒了啊!别睡了!”

         黎原崇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不情不愿:“别闹儿,媳妇儿,我再睡一会儿。”

         季蔚禾把手伸向他的胳肢窝,使劲的挠:“我问你,你是不是动我手机了。”

         黎原崇怕痒的狠,抬起眼,半梦半醒的回答:“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我手机里你的照片啊,电话号码都不见了。”季蔚禾皱眉:“是不是你删掉了啊。”

         “我没那么无聊。”黎原崇揉揉眼睛,慵懒如一只猫:“我巴不得把自己□□都放进去,天知道在你的手机里放一张我的照片有多难,我干嘛要脑抽去删啊!”

         “那怎么会……不见了呢”不是黎原崇,那手机号码怎么不见了。

         黎原崇起身一瘸一拐的去了厕所,再出来时又是衣冠楚楚的样貌,见季蔚禾还捏着手机皱眉沉思,他靠过来,抽掉手机:“说不定是手机坏掉了,你这都是多少年前的老款机了,出问题很正常。”

         “不会啊,这机子老是老了点,但质量一直都很好。”季蔚禾抬头。

         黎原崇顿了一会儿,忽的弯腰挽住季蔚禾的脖子,举起相机:“医生,是不是你想要我的照片,所以故意说照片被删掉了”

         季蔚禾白他一眼:“你别胡说八道可以吗,明明就被……”

         “好啦好啦!”黎原崇空着的手将季蔚禾的脸扳向了手机摄像头:“删掉就删掉呗,我再给你照几张,来媳妇儿,看镜头!一!二!三!茄子!”

         季蔚禾:……

         这次保存黎原崇号码时,季蔚禾盯着打好的“小变态”三个字看了许久,最终一下一下的删去,改成了“老公”。

         “在干什么”黎原崇换好衣服正好走过来,弯腰就要凑过来看。

         “不给!”季蔚禾脸一红,捂住躲开,妈呀,真的老丢人了。

         黎原崇撇嘴笑:“不用捂,我知道你写了什么,傻媳妇儿~”

         买来的煎饼果子最终进了黎原崇的肚子,富家公子哥表示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美味的早餐。

         两人赶到“美丽人生”时,虽然已经事前看过了图片,还是被眼前的房子给吓到了。

         虽然是一座洋楼,但看起来总觉得有点城乡结合部的韵味,纯白的颜色配着水泥地,四处飞跑的家禽让季蔚禾简直有种要去死的感觉,捏着轮椅的手不由的收紧再收紧。

         院中站着不少的人,都是神情严肃的中年人,有的带着孩子,满脸的紧张。

         从洋楼里走出一行人来,为首的是个青年人的男人,白大褂,金丝眼镜,文质彬彬。一对父母拉着他的手,激动的泪流满面。

         “真是太谢谢了,顾医生!您简直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啊!亮亮,还不赶快给顾医生磕头!”

         从那对父母的身后走出一个男孩,十五六岁的模样,听到这话立刻“扑通”跪倒在地,“咚咚咚”就是三个响头。

         年轻医生笑容浅浅:“师傅为每一个孩子好,只要能帮他们走上正路,再辛苦都是值得的,不用道谢,这是美丽人生应该做的。”

         “顾医生真是好人啊。”

         “是啊是啊!”

         院中看热闹的父母不由的赞叹。

         季蔚禾却不由的皱着眉,十五六岁的大男孩,正是培养自尊感的年龄,且当着这么多人下跪给人磕头那是多么伤人的事情。

         “什么傻逼人生?要是逼着我儿子给人这样下跪,老子肯定杀了他!”黎原崇忽的一锤轮椅,语气发狠。

         季蔚禾按住他,皱眉:“别胡说。”

         他的情绪还是这么暴戾,一有点事便会彻底爆发出来。

         年轻医生走到院中:“王忠贵夫妇在吗?把孩子送进来吧,一个星期以后,我们会联系你们来接的。”

         人群中立马走出一对夫妇,拽着个孩子,连声回答:“在的,在的。”

         那孩子很大了,十七岁左右,嚼着口香糖,手臂一条刺青,满脸不情愿。

         “你们烦不烦啊!我特么又没病把我送来这里干鸟事!”说着说着还动起手来,他的父母皱着脸,伸手去拦。

         眼看冲突四起,季蔚禾赶忙走上前,微微笑:“不好意思,我们有过预约的。”

         年轻医生看了眼季蔚禾,又瞥了眼黎原崇,想起了什么开口:“是这个成年的”

         “对。”季蔚禾点头。

         年轻医生嘟囔一句“不像有问题啊”,接着道:“那行吧,你们跟我来。”

         “欸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这就进去了”等候多时的家长皆是不满。

         “吵什么?有本事你也付钱啊!没本事就慢慢排喽!”黎原崇高声吼了一句。

         “喂!”季蔚禾皱眉,这家伙,三观怎么这样!

         黎原崇不满的撇嘴,露了个委屈抱歉的神色:“我也不想这样的,既然来了,不装的像一点,怎么让人家相信啊。”

         说完,便向年轻医生飞了个眼神。

         季蔚禾会意的点头,推着他快速追上那个年轻的医生。

         “医生,我这个哥哥叛逆的要死,从小就被退学了,一直管不住,前两天出去打架把腿都打断了,听说顾先生神通广大,不知道能不能改造他。”

         那年轻人瞥了一眼季蔚禾,冷冷一笑:“什么人顾先生都能治好。”

         “可是,他都二十五了,现在改造会不会有点晚”

         “不是说了吗就算是孙悟空,也逃不出顾先生的手掌心!”

         他说着便拉开一扇门,指了指里面:“进去做检查!”

         “检查”

         “美丽人生治疗方案都是全程保密的,谁知道你是不是别人派来的卧底,带了录音笔什么的,别废话了,赶快进去。”

         年轻人在季蔚禾的背后推了一把。

         屋子里有两个戴口罩的男人,二话不说对着季蔚禾和黎原崇就是一顿乱摸,黎原崇像座大佛一样巍然不动的坐的停止,看着举足无措的季蔚禾,脸色黑的可怕。

         他都没摸过!竟然就被这群家伙抢先了!

         真的,好不爽!

         检查完,季蔚禾和黎原崇才被人放了出去,年轻人等在门口,看到两人出来,一挥手:“走吧。”

         到了楼梯口,黎原崇这才发现窄窄的走廊里遍布了不少的保安。说是保安,倒不如说是保镖更贴切,个个身材壮硕,铁棍在手。

         季蔚禾下意识的皱眉,这个地方,还真是有鬼。

         “家属就在外面等。”年轻人指了个凳子,看着季蔚禾。

         “但是他脚有伤……”

         “我说就在外面等!你怎么这么多废话!”

         年轻人白了季蔚禾一眼,推着轮椅走入病房。紧接着“哐当”一声,重重的铁门被人狠狠从里面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