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22城
        “你这是什么意思?”

         黎原崇依旧低头忙着自己的事,头也不抬,语气没有丝毫的惊讶与不满。

         他太淡定了,淡定到他仿佛知道接下来一切的走向,包括顾言亮的死,也包括,季蔚禾的质问。

         “顾言亮的尸体离你有五米距离,屋内的五台机器,只有你的二号机还在使用状态,顾言亮一定是在二号机上触电的,被电流击中,心脏麻痹导致的昏迷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他根本就没有办法爬到五米远的距离。黎原崇,这是不可能发生的。”

         季蔚禾靠在门上,眼神有些冷,他听黎原崇说口供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了,警察没发现这个细节,但他却不能不在意。

         尤其是,他还知道黎原崇的过去。

         黎原崇受伤手上动作不停歇,剥桔子的速度越来越快:“嗯,然后呢。”

         “两种可能,一,有人动过他的尸体,二,他是在五号机触电的,然后有人起来将五号机器关了。”

         “有人”黎原崇轻轻嗤笑一声,“医生,你的意思是说那个人是我吗?”大门关闭,出了他,还有谁

         季蔚禾沉默了许久许久,心中的寒意越深,他宁愿黎原崇和他大吵大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你冤枉我了”,可是,眼前的黎原崇,只是平静的做着自己的事情,甚至不着急为自己辩解一句。

         “医生,你觉得,是我杀了顾言亮吗?”黎原崇抬起头,冲着季蔚禾微微一笑,半晌后,再次低下头去:“没有,他不是我杀的,触电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控制的了”

         季蔚禾双手紧紧的握成拳,看着他波澜不惊的面孔,冷声开口:“但是你看到他触电了,对吗”

         寂静。

         寂静。

         鸦雀无声。

         整个病房死一般的沉静。

         双目对视,皆是读不懂的情绪。

         “你看到他触电了,可你没救他,你就看着他就那样一点一点的死去,黎原崇,我说的对吗?”

         黎原崇怔怔的看着季蔚禾,他们之间已经很熟了,可那种眼神,却是他从来不曾看过的。

         他忽的想起来,他躺在治疗室的病床上,侧着头,看着身旁顾言亮痛苦狰狞的面容。

         他想动,可是手腕被固定的死死的,等到他扯断其中一根固定带时,顾言亮早就没了呼吸。

         他的确看到了顾言亮触电,也的确没有及时的救他一条命,季蔚禾说的都对。

         可当顾言亮倒在他脚下时,他才觉得这个人恶心到了极致,毁了那么多孩子的未来的魔鬼,离他竟然这么近,刚刚电击,他一个成年人都承受不了,更何况是那些孩子了,为了不被再次送到这里进行所谓的“改造”,变成言听计从的小绵羊就显得那样顺理成章了。

         所以,他将顾言亮挪开,然后装作无事人的样子重新躺回病床,合上眼睛……

         “黎原崇,为什么?”季蔚禾有点不理解。

         “我没有不救他,那个时候,他已经死了。”黎原崇认真的回答:“他已经死了,这是个意外!”他弄断绳子的时候,顾言亮就已经死了。

         “你胡说!”季蔚禾忽的发怒:“你手上那么多条命案加上这一条,你特么告诉我全都是意外!”

         “所以你要去告诉那个警察吗?去告诉那个警察,说我见死不救,把我抓起来啊!”

         “我要是舍得,刚刚直接就说了!”季蔚禾涨红脸,眼神满是心酸,“黎原崇,你让我怎么舍得!”

         黎原崇被他骂的一愣,死死的咬住嘴唇,什么话也没说。

         “ok,我觉得我们都应该冷静一会儿。”季蔚禾放弃似得深深的吐了口气,做了个投降的动作,“我会打电话通知陈叔,让他来这里接你,我先回海城。这段时间,我们先冷静一下吧。”

         他说完,便拧开房间的门。

         “你要把我丢在这里吗?丢我一个人在这里吗!”黎原崇怒喊。

         季蔚禾闭了闭眼,跨出门去,“砰”的一声,将门合上,没有一丝犹豫。

         房间里只剩下了黎原崇,看着门的方向许久许久,忽的抬手将橘子连着塑料碟全都扫在了地上,“哗啦---”一声,格外的恐怖。

         “笨蛋季蔚禾!”

         季蔚禾给陈叔打了电话,说是自己有急事赶回海城,不方便带黎原崇,让黎家派人把季蔚禾接回去。

         晚间季蔚禾在超市买啤酒的时候,超市里的电视正在放晚间新闻。

         队伍排的有点长,季蔚禾边等边听。

         “下面插播一条紧急新闻,北京时间十六点从s市开往海城的波音777客机在距离海城70公里处的海域坠落,现场发生爆炸并有火光,救援人员正在……”

         季蔚禾看着那条新闻,一瞬间觉得心脏都停滞了。

         十六点飞往海城的飞机,黎原崇……

         “先生,你好,一共是二十一元。”

         “对不起,我不买了。”

         疯跑着出了超市,哆哆嗦嗦的掏手机给陈叔打电话,电话显示关机,再打黎原崇的,也是不通。

         季蔚禾站在夜晚车水马龙的大马路上,捏着手机,不知道怎么,忽的就哭了。

         拦了出租车,直奔机场,到了才发现,小小的海城机场已经陷入了一片凌乱之中。

         家属的哭声,吵闹声,揉砸在一起,不停的涌进季蔚禾的耳朵里,沉闷的就像一记又一记的重拳,砸在心脏上,连呼吸都在疼。

         机场方正在联系民航局,统计遇难者的名单,季蔚禾呆呆的站在机场大厅,大脑一片空白。

         如果黎原崇在那架飞机上,他要怎么办他为什么要把黎原崇一个人留在那里!为什么不能把他带回来!

         家属突然传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叫,原来,民航局统计的登机名单已经出来了。

         季蔚禾全身发颤,脚下如同千斤重,缓步挤开人群走过去。

         白纸黑字,扎眼的很,季蔚禾的目光从那一排排的名字扫过去,在看到黎原崇的名字不再上面时,眼泪再也没忍住,弯下腰,蹲身低低的啜泣起来。

         “先生,您节哀。”工作人员一脸抱歉。

         “不,谢谢。”季蔚禾哽咽,“他不在那架飞机上。”

         “季蔚禾!”

         人群中忽的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季蔚禾扭头,就见黎原崇坐在轮椅上,歪着脑袋,咧嘴笑的灿烂。

         季蔚禾鼻子一酸,冲过去,直接扑到他怀里,力气太大,差点没把轮椅直接撞倒。

         “为什么不接电话!”季蔚禾声音在发抖:“你知不知道,我以为你死了,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飞机上,手机关机了。”黎原崇替他擦眼泪,语气满是诱哄:“我知道,我知道你担心我,所以,我一下飞机,知道有飞机出事了,就在机场找你,我知道你一定会过来找我。”

         季蔚禾蹭掉眼泪,轻轻的“嗯”了一声。

         “好了,别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没事嘛。”黎原崇抚了抚他的眼角。

         “都怪你和陈叔,为什么不说清楚航班!”

         “临时改签的。”警方那边又来找了他一次,耽误了一个小时,他当时还抱怨,要晚点看到媳妇儿了,如今想想,真是太幸运了。

         “你真是踩到狗屎运了,明天就去烧香,拜佛去!”

         黎原崇满眼宠溺,唇角微微一勾:“好,还要感谢他一件事。”

         “事”

         黎原崇眨眨眼睛:“感谢赐给我这么好的媳妇儿。”

         季蔚禾脸一红,这才发觉机场的家属都摸抹着眼泪看他和黎原崇。

         这种场合,的确不好秀恩爱,尤其是其他家属正在承受悲伤之中,季蔚禾见状,赶紧推上轮椅,往外面走:“走,回家。”

         “你不是说要和我冷静一段时间的吗?”黎原崇歪着脑袋,嗤嗤的笑。

         “去他大爷的冷静,我现在就很冷静。”季蔚禾顿了一下,“我离不开你,黎原崇。”

         “我知道。”黎原崇抚上他的手,眼角一弯:“我也是。”

         有了这么一出,一路上,两人别提有多腻歪了,陈叔在机场没接到人,急得团团转,打电话给黎原崇,被黎原崇骂了个狗血喷头。

         明明手机有电,老古董却琢磨不透手机,直接把手机关机了,等找不到他人,才想起还有这么个高科技来,害得季蔚禾联系不上他,也联系不上陈叔。

         机场里,季蔚禾蹲在地上哭的样子,啧啧,真是把他的心肝儿都疼碎了,他不骂陈叔骂谁啊。

         “我今天真的吓坏了。”等黎原崇挂了电话,试着从轮椅上战起来时,季蔚禾突然从后面拥住他。

         两人自从确定了关系,这么久来,季蔚禾还是第一次这么主动。

         黎原崇也不打算错过机会,双手一路下滑,握住他扣在腰间的双手,轻轻一拉,一个转身,四目相对。

         “所以,我要好好安慰安慰你,让你相信,我还活生生的存在着。”

         说完,他便抬起季蔚禾的下巴,冲着那惨白的脸直接吻了上去。

         从客厅到沙发,滚烫的吻,无休止般落在季蔚禾的身上,他已经困倦一天了,在黎原崇松开他后,便伏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打着哈欠。

         “医生,我想试一试上次你说的方法。”

         “恐惧疗法”季蔚禾挑眉,上次在诊室,这个方法的副作用已经体现了出来,更何况陈淮前辈也说过这个方法并不可取。

         “我觉得挺有效果的,如果我不再害怕火焰……”

         季蔚禾抬起身子,看他:“黎原崇,害怕火只不过是你的一个小的心理障碍,我真正想要治的,是你心里的毒瘤。”

         被动攻击型人格障碍症。

         这才是让黎原崇变成如今这个样子的最大原因,也是最棘手的。

         “我知道了,那随你安排,我都听你的,只不过,我怕我会没时间了。”

         半年的约定期,就在各种琐碎的小事里耗去了一半。

         “别多想了,今天事情多,早点睡吧。”季蔚禾安慰他。

         “嗯,就这么睡”黎原崇挑眉,看着像八爪鱼一样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季蔚禾脸红,作势就要爬起来。

         黎原崇忽的把他往怀里一拉,摸了摸他一头软毛:“就这么睡,闭眼。”

         一夜安稳,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黎原崇怀里睡觉的感觉真的太棒了,他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睡的这么饱了。

         “医生,我今天可能要回家一趟。”黎原崇捏着手机,光着脚在他面前蹲下,伸手捏了捏季蔚禾的鼻子。

         季蔚禾迷迷糊糊的从沙发上坐起来:“回家,出什么事情了,要我陪你吗?”

         “我爷爷可能不行了,我妈喊我回家争家产。”

         “爷爷不行了”季蔚禾睡意顿时消散,急急忙忙站起来:“那你还待在这里干嘛,赶快回去啊,你等我一下,我换套衣服和你一起去。”

         “不用。”黎原崇拦住他,“我自己回去,处理好了,我会尽快赶回来。”

         黎家的事情拖了这么久,也是该趁着这个机会,一起解决了。

         黎原崇的爷爷名叫黎川,在十年前就患上了糖尿病,近一年来,并发症严重,全身都器官都开始出现病变,早就时日无多了。

         比起黎子洵这个私生的孙子,老爷子自然是宠爱黎原崇比较多,但关于他立下的黎氏事务所的股份和执行权,他一直都没有透露将把他交到谁的手上。

         黎原崇并不参与黎氏事务所的事情,黎子洵又没什么天赋,事务所常年被外人控制着,李淑君当然看不下去,在她看来,黎原崇完全是有实力去掌管黎氏产业的,她作为黎原崇的养母,自然要去给自己找一条好路。

         黎原崇回到黎家时,才发现家里热闹的要命,一大群等着黎老爷子升天的老家伙就坐在客厅里,一脸紧张与哀愁。

         “爷爷怎么样了”

         “大少爷,您终于回来了,老爷子现在神志还比较清醒,他一直都想见你一面,大少爷,时间不多了,您赶快上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