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5城
        黎原崇是在早晨六点钟醒来的,走进浴室,看着镜子中的脸,他才觉得,他的头发是真的有点长了,自打他遇上了季蔚禾,他似乎连打理自己的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

         以前他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就算病着,他也要风度翩翩的病着,做世界上最优雅的病人。

         黎原崇将头发理了理,忽的想到今天要去见的不是季蔚禾而是对自己死缠烂打的小姑娘余晴,立刻就打消了臭美的念头。

         揉了揉满头的杂毛,转身就走的黎原崇丝毫没意识到这样子的自己更加具有撩妹撩汉气质,让无意间走过来的管家都愣的不轻。

         黎原崇觉得自家管家总有一天要洁癖到去洗眼睛的地步。

         “少爷,您要出门吗?”

         “嗯。”黎原崇懒懒的走着。

         陈叔面色作难,搓着手跟在他后面:“少爷,老爷子还病着呢,夫人说您不能离开。”

         黎原崇停下来:“陈叔改行当医生了?”

         “啊?”

         “你我都不是医生,留下来老爷子病就能好吗?”

         陈叔皱眉:“少爷,话虽然这么说,但你毕竟是老爷子的长孙,夫人特意命令,说您最近不能离开这里。”

         老爷子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了,黎家无人掌家,黎原崇自己对偌大的黎家又不太上心,这么诱人的一块肥肉谁不眼红,公司里的那些老股东,早就眼巴巴的等着老爷子咽气呢。

         可惜老爷子早在半年前就将遗嘱交给了年轻时就跟着自己的吕律师,那个家伙嘴巴严实的很,李淑君敲打了好几个月了,也没问出什么信息来。

         “我今天必须出去一趟,晚上会回来的。陈叔,你帮帮我吧。”

         陈叔都要哭了,以李淑君那个脾气,他要是真把黎原崇放出家门,估计李君淑能把他的皮扒了。

         “少爷,对不起,我真的不能走。”

         黎原崇看着一眼自家的管家,这一次,没有再说任何的话,后退了两步,便一言不发的转身回了房间,听话妥协的一如往常那般顺利。

         黎原崇的房子在古堡的二层,古堡一层的高度接近三米,再加上中间的楼梯夹层,从黎原崇的窗户到地面,近乎是四米的高度。

         黎原崇将身子撑在窗户上,呆呆的看了一会儿。按在窗框上的手肘忽的用力,整个人便已经坐在了窗户上。

         赶来给黎原崇送早餐的管家一进门就看到黎原崇坐在窗台上的行为,吓得魂飞魄散:“少……少爷……你要干什么?少爷,你冷静一下,有什么话您先下来说。”

         黎原崇扭头笑的眉眼弯弯:“放我走”

         管家冷汗扑簌簌的淌,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少爷,您这是做什么啊,您先下来好不好”

         “啧。”黎原崇一皱眉,惋惜的摇头:“真遗憾,那,再见了。”

         双手微微用力,撑着窗台,黎原崇的身影瞬间便从四米多高的地方消失,紧接着便是“嘭咚”一声重物坠地的声音。

         陈叔瞪大了眼睛,身子软绵绵的瘫倒在地上,直到古堡外传来佣人的惊呼,他才手脚并用的从地上爬起来,朝楼下飞奔。

         黎原崇的事情吓傻了整个黎家古堡的人,除了躺在病床上陷入昏迷的老爷子,所有的人在那个上午都是魂不守舍,更有胆子小的,当天就借口回乡探亲辞了职。

         谁能想到黎家大少爷为了离开黎家竟然连命都不要了

         好在,黎原崇坠楼的地方种了半米高的一层草,软绵绵的,摔下来后他拖着条骨折的腿走了五分钟,才淡定的问佣人要了手机,打120急救电话。

         赶来的李淑君脸色惨白,再也不敢提这件事,只叫陈叔跟着黎原崇去医院,好生照料看护。

         黎原崇的右腿轻微骨折,至少要在医院里躺两个多星期,从手术室里出来后,他的精神就已经明显恢复到了满格。

         “能把我的手机给我吗,陈叔”

         陈叔坐在床边,低着个头,他后悔啊,早知道黎原崇真能做出出这种事,他说什么也不会拦着他了。

         听到黎原崇的吩咐,他赶忙把黎原崇的西装外套拿在手里,掏出手机递给他。

         黎原崇很委屈,一辈子都没这么委屈过,他需要一个人来安慰他受伤的心灵……当然如果季蔚禾想来安慰他的*,他也是会接受的。

         接到黎原崇电话时,季蔚禾正在睡觉。

         “黎原崇,怎么了?”

         “我不小心坠楼了……”

         管家:辣眼睛,原来不小心还可以这样用。

         黎原崇可怜兮兮的语调让季蔚禾心里一紧,赶忙从床上爬起来:“怎么回事啊,坠楼你不要紧吧”

         “一条腿骨折了,要在医院住院,你等一下,我拍张照片给你。”黎原崇冲着自己包的跟馒头似得脚“咔嚓”了几下,挑了张最惨的给季蔚禾发了过去。

         “你这么这么不小心,我才离开多久啊,你就不能让我省省心吗”季蔚禾看着照片,皱眉,虽然嘴上没答应,但人已经开始穿衣服,收拾东西了。

         “那你下次就不要离开我,好不好?”黎原崇像是耍起了小脾气的小男孩,满口的不开心。

         “我总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做啊,算了算了,我马上赶过去,腿疼不疼啊?”

         “疼,疼死了!”黎原崇夸张的大喊大叫:“你快点来。”

         “疼就吃止痛要啊,我去你就不疼了吗?”季蔚禾哑然失笑。

         “你就是我的药,看见你我什么病都好了。”黎原崇认真的冒着粉红泡泡,要是再亲一口,妈呀,绝逼长寿十年啊。

         “呐,这话是你说的啊,我去了以后,你要是不能跑不能跳,我就把你另只脚也给敲断。”季蔚禾捂嘴偷着乐。

         “医生……”黎原崇拉长腔调。

         “好了好了,医院的病号餐不好吃吧,想吃点什么,我给你带。”季蔚禾无奈。

         “想吃虾,要你亲手做,剥好的那种。”

         季蔚禾皱眉:“你倒是挺会享受的啊,等着吧,疼了就找医生给你处理一下,要是觉得无聊就找护士妹妹聊聊天,你长得好看,人家乐的和你讲话,听见没”

         “医生,你对我真好,就像是我媳妇儿一样。”黎原崇在电话里越发油腔滑调。

         季蔚禾吓得手一抖,险些把手机都给砸了,又和黎原崇随意扯了好几句,这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

         生而为人二十五年,第一次出现一个让他牵挂到睡不着觉的人,这个感觉,真的很好。

         季蔚禾走出卧室,赶巧就看到他妈买完菜回来,扒拉了一下买回来的东西,挑了虾,给黎原崇做了满满一碟子的虾。

         季父季母站在客厅里感动的泪流满面,儿子长大了啊,懂事了啊,知道心疼父母了啊。

         可谁料到,季蔚禾只是端着那盘虾,异常淡定的坐在桌前安安静静的剥了皮,然后把虾仁往保温盒里一放,拍拍屁股提了走人。

         “小禾,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季蔚禾微微笑,白皙的脸笑的褶子一层叠一层:“给人送饭去。”

         给老公送饭去!季蔚禾满心激动,欢天喜地的出门去了。

         而看着一副脑残粉模样的自家儿子,季父沉默半晌,忽的开口:“他看上哪家的汉子了?”

         “管他呢,只要不是洛林就好,这棵大白菜我巴不得送去给人拱了。”

         ******

         市立医院,黎原崇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自打挂了电话,他就化身为望媳妇石,恨不得季蔚禾下一秒就出现在门口,给他爱的滋润。

         而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的陈叔早就已经尴尬的不行了,他现在明白了,为啥子自家少爷从小就不喜欢余晴小姐了。

         原因要追溯到二十多年前,那年余晴小姐从娘胎里出身,不是个带把的,这就是悲剧的源头啊,谁让自家少爷喜欢的是男人!

         “陈叔,你还不走吗?”黎原崇满脸幽怨,他在,一会儿医生来了,他要怎么让季蔚禾喂他,要怎么秀恩爱

         陈叔擦着汗,全身都不舒服:“少爷,夫人吩咐了让我一定要留下来看着……”

         黎原崇给了他一个无比清淡的眼神:“陈叔医院很脏的,你坐在这里,就一会儿,身上就全是细菌了,知道吗?这样,真的没关系吗?”

         陈叔惊叫一声,手忙加脚乱的站起来,他就奇怪为什么全身到处不舒服,原来是有细菌!

         “陈叔,这里有这么多护士,我还能跑了不成?难不成,你想让我再跳一次”

         盯着黎原崇灿烂的笑容,陈叔果断的撤了。

         病房里顿时安静了下来,黎原崇长长的舒口气,背朝房门打算眯一会儿。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病房门被人从外面轻轻推开的声音,还未转身,他就已经闻到了一股女人用的香水气息。

         “原崇哥哥,你没事吧我收到伯母的消息就赶过来了,你的腿还好吗?”

         黎原崇看过去,一身黑色长裙的余晴正站在自己面前,满脸的担忧,他愣了很久很久,半晌,才露了丝好看的笑。

         “没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