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10城
        季蔚禾有点发懵,反应过来后伸手立刻推开黎原崇,轮椅车轮在光滑的地板上打着转,最后撞在墙壁上才停了下来。

         “嗷---!”手肘撞的发疼,黎原崇不由的嚎了一声。

         季蔚禾擦着嘴,一脸嫌弃,气急败坏的走过去,抬起他的胳膊,“撞哪了?疼不疼”

         “疼。”黎原崇偷偷笑:“不过,疼的真值。”

         “你还来劲是吧?”季蔚禾甩开他的手,站起身。

         “我说的是真的,季蔚禾可不是那么容易亲到的。”黎原崇转着轮椅,幽幽怨怨的来一句:“睡你就更不容易了,快说说,要什么条件!”

         “别开玩笑了,我现在烦得很。”季蔚禾面红耳赤,坐在椅子上揉着太阳穴:“本来都不打算再管这件事情了,可夏佳敏的话总让我觉得有点在意。烦!”

         “我说真的。”黎原崇把轮椅摇到他身边:“你要放不下,咱们就去美丽人生看看呗。”

         “那里只招收小孩子。”季蔚禾懒的抬眼。

         “屁话。”黎原崇摇头:“你给他钱,他能不收你,我来打电话。”

         黎原崇把手机掏了出来,按着网上的号码播过去,对方一听说来的是成年人,当场就拒绝了,黎原崇不死心,又打了电话,把价格飚到了一百万,吓得季蔚禾赶忙扑过去回了句“我们考虑考虑”,把电话掐了。

         “一百万!”季蔚禾吼:“黎原崇,你他妈散钱呢。”

         黎原崇捏着电话一脸无辜:“钱不是问题,医生,你知道我家现在因为那点家产闹得不可开交,现在不花,等到不是我的,想花都没了。”

         季蔚禾托着脑袋,心里想,黎原崇家是真的有钱。

         “勾搭了个这么有钱的病人,还不知道好好抱大腿,小傻瓜!”黎原崇抬手在季蔚禾的脑袋上点了点。

         “你才傻呢。”季蔚禾的脸红了。

         电话再打过去,对方似乎察觉到了这次的客人是个大款,硬是把价格又抬高了十几万,最终才把这件事情定下来。

         “美丽人生”不在本省,在外地,离海城还挺远。两人连夜定了直飞的机票,收拾了东西便往机场赶。

         到了候机室,季蔚禾都没弄明白,他干嘛要去多管这件闲事,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很多事情没那么简单,陷得越深,就越危险。

         他不是圣人,他只想过好自己的人生。

         黎原崇有点困了,歪着脑袋缩在轮椅里打着盹儿,季蔚禾起身先去找工作人员帮黎原崇办理特殊服务。走之前他特意把医院开的证明给带来了,医生的字龙飞凤舞,机场工作人员估计也没弄懂,季蔚禾好一番解释,才终于同意让黎原崇带着自己的轮椅登机。

         季蔚禾再回到候机室的时候,才突然想起唐生,不知道那小子调查自己出入境信息调查的怎样了

         见黎原崇还在沉沉睡着,季蔚禾走到一边去给唐生打电话。

         “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唐生声音软绵绵的,带着点纵欲过度后的疲软:“其实一般人也可以调查自己的出入境记录啊。”

         “我查过。”季蔚禾小声嘟囔:“上面显示我没有出过国。”

         “那你就相信呗,你又不是大明星,管理局还能为了你这么一个小人物篡改信息啊。”

         “你不懂,这是直觉。”季蔚禾皱眉:“我总觉得我出过国。”

         “得。”唐生在那里一咂嘴:“还真被你说中了,有这直觉你还当医生干嘛,不去当警察多可惜”

         “嗯?”

         “一般查询通道的确显示你并未出过国,但谁让我手欠呢,从内网黑进去就能看到一条被删除的出入境记录,我找人恢复了一下数据,时间是2004年的7月17号下午五点五十七分,桑城有一架波音飞机显示你的确是出过国。”

         “在哪里”季蔚禾手心冒汗。

         “美国。”唐生顿一下:“洛杉矶,季蔚禾,你去过洛杉矶,在2004年的夏天。”

         ……

         ……

         “女士们,先生们,开往d市的飞机即将起飞,为了确保飞机过程中各位乘客的安全,请检查……”

         二十分钟后,季蔚禾心思重重的的登上了飞机。自登机后,他就一直不太舒服,起初他只是半眯着眼睛,躺在座位上,昏昏的睡着,到了后来,竟然忍不住的轻轻“哼”了起来,气若游丝,像小猫咪的爪子一样,挠的黎原崇心里痒痒的。

         “医生季蔚禾醒醒?”黎原崇拍着他泛白的脸,有点急,这可是在飞机上,可千万别出什么大事啊。

         本想拍醒他,没想到却摸到满手的冷汗,黎原崇伸手解开季蔚禾的衣领,抽调他的领带,“你是不是晕机啊?”

         季蔚禾微微睁眼:“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做过飞机……”不,他坐过,只是他记不得了。

         “想吐吗?”黎原崇弯下腰贴近他,轻声问。

         “有点,我想躺一会儿。”

         黎原崇订的是普通的经济舱,椅子角度放到最低,还是没法让季蔚禾安稳的躺下来,黎原崇干脆直接解开他安全带,将季蔚禾的身子拉倒自己的大腿上,侧卧好。

         季蔚禾嘴角忍不住笑,眼睛不抬,很满足的嘟囔:“你对我真好,黎原崇。”

         “你是我媳妇儿,不对你好对谁好”

         公共场合,虽然黎原崇声音压的很低,但季蔚禾还是不由的红了脸。

         “妈妈,妈妈,刚刚那个哥哥喊这个哥哥媳妇儿呢。”邻座一小屁孩天真的和他妈妈说。

         “嘘,小孩子别乱讲话。”年轻的妈妈赶忙捂住小孩子的嘴,冲着黎原崇露了个抱歉的神色。

         季蔚禾觉得自己有点不想活了,面红耳赤,把整张红脸埋在黎原崇的两腿间。

         “妈妈,男的也可以叫媳妇儿吗?”小男孩很天真很纯洁:“我也可以叫这个哥哥媳妇儿吗?”

         黎原崇转头看着他,笑的像只诱骗无辜小朋友的大灰狼:“你叫一句试试,看我不把你从飞机上扔下去。”

         小男孩脸色一惊,嘴角弧度下弯,委委屈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妈妈……这个哥哥好可怕……

         黎某人满意急了,把脸转过来,用衣服盖住季蔚禾。

         空姐走过来两次,看到这个场景想提醒却又被黎原崇的目光给吓跑开。

         第三次再来时,终于忍不住的开口:“这位先生,为了您的安全,请您系好安全带。”

         季蔚禾已经处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了,听到声音,“唔”了一声,就要坐起来。

         黎原崇按住他的肩膀,没让他起来:“安心睡,宝贝儿,还早着呢。”

         季蔚禾就这么不争气的睡了过去,不得不承认,黎原崇的腿真的是太软了,好舒服。

         “这位先生……”空姐漂亮的脸上有丝为难。

         “没关系。”黎原崇微笑打断她,伸手抚了抚季蔚禾乌黑的碎发:“我不会让他有危险的。”

         下飞机还是被黎原崇叫醒的。

         “蔚禾,蔚禾,醒醒,我们到了。”

         季蔚禾抬起头,掀开身上的衣服,才发现机舱里已经没有人了,空姐把黎原崇的轮椅推过来,季蔚禾不好意思的从黎原崇的身上爬起来,扶着黎原崇往上一抬

         ---没抬动。

         废话,被压了几个小时,早就麻了,你抬抬试试看!

         黎某人的内心是崩溃的。

         “回去给你揉揉。”季蔚禾一边架着他一边面红耳赤的开口。

         “要好好揉揉。”黎原崇点头:“要爱意满满的那种。”

         空姐:被突然撒了狗粮,该怎么办

         怪不得她这么漂亮还找不到帅男友,因为帅哥都在一起了!

         哇的一声要哭出来。

         飞机比预定的时间提前了二十多分钟,因为已经是晚上了,两人只能拦车先去黎原崇预定好的酒店。

         “一间房还是两间房”

         “双人间。”黎原崇笑,忽的趴在季蔚禾耳边,轻轻咬了下他的耳垂:“情侣套房。”

         “……”

         “你睡了一下午了,晚上肯定不困,找点事情来做”

         季蔚禾白了他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内心似乎有一团火在燃烧,奇怪的很。

         酒店不算特别高档,只能算是当地的一家民宿,但环境特别好,干净,整洁。黎原崇坐在轮椅上,看着季蔚禾忙里忙外的收拾行李,和美丽人生约好了三天的治疗,他和黎原崇至少要在这里待三天。

         等到季蔚禾把东西收拾好,黎原崇才不紧不慢的摇着轮椅,拿纸给他擦汗:“累吗?”

         季蔚禾想的都是另外一件事:“明天是你要装作问题人士还是我要装作问题人士啊?”

         “这么有难度的事情当然是你去了。”黎原崇无辜的蹙眉:“我这么乖,别人一看就是假的。”

         季蔚禾忍不住要抽他:“你都残了条腿,还乖吗?听话,你去。”

         黎原崇不情不愿的嘟囔,给自己做心理安慰:“好吧好吧,听媳妇儿话的男人最好了。”

         “砰!”

         这下季蔚禾再也没忍住,捞起枕头直接砸向他。

         黎原崇笑眯眯的躲开,撑住轮椅扶手,跳着走向季蔚禾,把他压在床上。

         “媳妇儿,我想要了,怎么办?”

         天知道,今天季蔚禾把脸埋在他腿之间是种什么样的感觉,简直就是人世间最痛苦的煎熬!

         季蔚禾被他按的死死的,脸红的几乎能滴出血。

         “……”

         “跟我你不愿意吗?”黎原崇有点小忧伤。

         “没。”季蔚禾摇头,“你给我点反应的时间好不好”